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535 大兄死命運逆轉

張曉亮抱著材料在方志誠辦公室等了半天,今天常委會開得比預計時間要長得多,鄧少群說了不少話,主要是強調瓊漢同城化的重要性,后期工作將為同城化工作讓步,不能有絲毫懈怠。
  鄧少群三令五申地強調,自是接到了市里的指示,不過方志誠卻是有自己的想法,同城化工作固然重要,但其他工作也不能受到影響,最好能并駕齊驅,各不相擾。
  方志誠在會議上沒有過多表態,主要因為鄧少群說的都是一些務虛的東西。按照鄧少群的意思,以后全區各級部門隨時要做好增援工作,一旦同城化需要支持,則需要盡快投入,填補空缺。
  省政府召開招投標工作,已經將同城化的基礎工作全部打包給了以宏達集團為首的城市運營商聯盟,后期工作已經不需要政府再插-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手,最多起到一個監督作用。鄧少群顯然還沒有領會這一精髓,還將政府視作瓊漢同城化的主體。
  方志誠從張曉亮手中接過文件材料,仔細看了看,皺起眉頭,道:“每年從財政上拿出六千多萬用于增加全區教職工的薪酬待遇?此事是誰報上來的?王南生嗎?”
  張曉亮點點頭,道:“從全市的情況來看,霞光區的教職工看上去待遇差不多,其實相比其他地區要低上不少。前段時間,市委接到霞光區教職工聯名要求漲工資的材料,并要求區政府給與解決,最終區教育局提出了這么個解決方案,每年合計六千三百八十萬元。”
  方志誠沉吟片刻,道:“老張,給教職工漲工資,這是一件好事。教育問題是地方能否振興的根本,但是這么一大筆錢,想從財政里走,恐怕難度不小。”
  張曉亮見方志誠面有難色,連忙道:“要不,我打回去,讓王南生再提一個更加合理的方案上來?”
  方志誠擺了擺手,瞄了他一眼,道:“他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案?以后你辦事還需要自己多動動腦子,不要全部推給下面人來做。”
  張曉亮見方志誠這么說,心中一驚,自己的確有這種習慣,比較喜歡將事情推給下屬來做。他點頭訕訕地說道:“主要我不太熟悉教育方面的工作,還在摸索之中,還請方區長放心,我會盡快上手的。”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敲擊了幾下,身居一區之長的關鍵位置,其實更多要承擔的是決策者身份,下面的人負責執行,讓他們拿出像樣的方案來,難免會因為所處的層次不一樣,無法達到要求。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道:“方案沒錯,但沒有考慮到現在的財政狀況,如果財政能夠有一筆六千萬的資金,那么漲工資就不在話下。這樣吧,時間緩一緩,去年的政府工作乏善可陳,沒有絲毫預留,按照我的估計,到今年年底,全區財政收入能夠突破九億大關,取出一系列的財政支出,大約能有兩億的留存,其中六千萬便從留存中出吧。”
  張曉亮對方志誠暗自佩服,顯然沒想到方志誠對全區的經濟情況早已了如指掌,心中早已有一個賬本。
  方志誠繼續說道:“漲工資的事情,也就在半年左右的時間,可以提前放點風聲出去。”
  張曉亮露出了然之色,笑道:“方區長,你這手緩兵之計使得漂亮。”
  讓教師們知道會漲工資,這樣就能暫時安撫一下他們的情緒,只要市政府不再追究聯名信訪一事,那么區教育局就松口氣了。
  前段時間,方志誠走訪了幾家市區的小學,他對現在基礎教育的狀況感覺到有些擔憂,城區的小學便如此,那么鄉鎮小學的情況可想而知,只會更加糟糕。
  方志誠現在的身份是區長,他現在需要做到面面俱到,不僅僅要關心招商引資工作,一些正常的政務工作,也需要將之做好。
  張曉亮離開之后,方志誠給莫進打了個電話。莫進現在是常務副區長,主管全區的財政工作,他對財政情況也比自己更加熟悉。莫進得知方志誠想投入六千多萬用來增加教職工的薪資待遇,為難地說道:“方區長,從暫時的情況來看,今年的財政收入明顯好過去年,六千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全區有不少國有企業,他們的生存情況讓人擔憂,鄧書記上次就說過,要對這些單位給與一定的幫助。”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不悅地說道:“現在全國都在推進國有企業改革,讓在產能、管理、制度等方面落后的國有企業自尋出路,自謀發展,他們怎么還將政府當成奶媽?你倒是提醒我了,三天之內提交一份關于全區國有企業盈虧情況的材料給我。我們需要大刀闊斧,對全區的國有企業進行梳理。”
  莫進苦笑道:“那可涉及到數千員工的生計問題啊?”
  方志誠沉聲道:“財政收入是我們從全區幾十萬市民身上征繳上來的,如果不用好每一分錢,后果更加嚴重。”
  莫進嘴角泛著苦笑,顯得五味雜陳。
  方志誠最近一系列的動作,在莫進看來幅度太大了一點。其他的工作,比如在全區各級推進績效管理制度也就罷了,對國有企業再來一刀,顯然沒有太大的必要。因為國家號召對國有單位改革,已經推進了這么多年,能改革的早已都改掉了,現在剩下的都是一些難啃的硬骨頭。
  莫進明白方志誠的意思,下一步要重點針對區屬國有企業單位進行重點整合,首先是要梳理債務,其次便是融資,利用混合所有制形式,引入新鮮血液。
  這其實是莫進一直想做的而沒做的,因為國企改革越到后面越艱難,以區屬運輸公司為例,員工人數三四百人,讓這批人下崗,豈不是要讓全區的交通系統癱瘓?
  莫進沒有多說什么,第一,他提出的建議,方志誠不一定會聽取;第二,自然方志誠愿意跳入這個泥潭,自己又何須阻止他呢?
  莫進現在對方志誠低頭,那是暫時的,如同受傷的惡狼,直待方志誠露出破綻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地撲出,朝他狠狠地咬上一口。
  ……
  一輛黑色的轎車行駛在瓊金通往漢州的路上,坐在后排的男人,閉著眼睛,抓緊時間休息。這兩年,他太累了,幾乎將時間掰成兩半來使用。沒有了家族支持,金鋒只能用時間彌補一切,在過去的兩年時間內,他成功組建了一個房產中介集團。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微微一愣,終究還是接通了電話,“嫂子,怎么了?”
  趙凝緊緊地抱著電話,顫聲道:“金鋒,我該怎么辦?”
  金鋒眼睛突然睜開,他盡量壓抑著心中的起伏的情緒,道:“你說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我才好幫你。”
  趙凝不停地哽咽著,斷續說道:“今天金德如同往常一樣喝醉了歸來,洗完澡之后,他一直沒有回房,我不放心,在游泳池找到了他……他死了!”
  “死了?”金鋒瞪大眼睛,他一直等著這個消息,夏芒在背后籌劃了那么久,終于還是動手了。
  自從夏翔倒臺,自己失勢,現在已經過去兩年時間,自己如同喪家之犬。他心中一直對兩個人充滿仇恨,方志誠只能排在第二位,最恨的是他的哥哥金德。因為他知道,如果不是金德,自己不可被家族完全拋棄。
  趙凝顯然不知道金鋒心中所想,她仍舊因為金德之死,處于混亂之中。
  她混亂地說道:“金德就這么死了,我該怎么辦呢?”
  金鋒沉聲道:“首先,你要保護好自己,先給我爸和叔叔他們打電話,說明情況。然后,我會趕緊往家中趕,放心吧,我很快就會回來。”
  “金鋒,我現在六神無主,也只有你能幫助我了。”趙凝無助地說道。
  這么多年來,盡管趙凝嫁給了自己的哥哥,但金鋒一直沒有與這個青梅竹馬長大的情人斷了關系。金鋒嘆了一口氣,安慰道:“放心吧,我會站在你身邊的。”
  掛斷電話,金鋒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然后吩咐司機道:“回蓮城。”
  司機低聲道:“從這里趕回蓮城,需要十多個小時。老板,你要不睡一覺吧?”
  金鋒擺了擺手,嘴角浮現出一種難以察覺的笑意,道:“不睡了,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睡得著呢?”隨后,他掏出手機,翻出一個沒有署名的電話號碼,發送了四個字過去,“斬草除根”。
  所謂的斬草除根,不僅要干掉那個一直隱蔽在自己大哥身邊的親信,同時還要除掉夏芒。夏芒此人雖然跟自己隸屬同盟,但實在太過于心狠手辣,如果現在不殺了他,難免未來會被他陰一記。金鋒利用夏芒來對付自己的大哥,如今金德已死,他已經再無價值。
  至于夏芒根本不知道,金鋒早已在他身邊安插了幾個眼線,等到時機到了,便讓他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這個時機,就是大哥金德,命喪之時。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