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31 為何要淚流滿面

霞光區政府工作會議上,大家都是明眼人,今天的會議,莫進試圖打個反擊戰,但被方志誠強勢地給壓制下去。這代表莫進已經徹底俯首,霞光區已經被方志誠牢牢地控制在手中。這也是因為方志誠與鄧少群的交鋒取得階段性勝利使然。
  一個能與區委書記扳手腕,不弱于下風的區長,大家在心中不禁都掂量了一下,尤其是莫進,他必須要暫時地夾著尾巴做人了。
  回想半年之前,莫進每次跟方志誠見面時舉手投足展現出來的不可一世,現在判若兩人,在方志誠面前就是一只乖巧的貓咪。
  莫進走回辦公室的時候,一直低著頭,他心情很不好,所以即使與他走得近的副區長也沒有過去搭訕。當然,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知道需要跟莫進保持一定的距離。相反,他往成浩和張曉亮湊了過去,因為這兩人可是現在政府紅人,深受方志誠的器重。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張曉亮跟了進來,抱怨道:“今天莫進在會議上也太不懂得看臉色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暗忖張曉亮這個人優點不少,但就是背地里喜歡打別人的小報告,這可不是一個好毛病。至少自己不喜歡這種人,他淡淡地說道:“莫進也有自己的立場,推翻發展工業的思路,那就意味著產業園二期需要重新定位,這讓他的工作帶來很大的困難。”
  張曉亮很不屑地說道:“產業園原本就了無生氣,推翻重來未嘗是一件壞事。莫進只是害怕,如果推翻重來,他以前賴以為榮的政績就全部變成了泡影。”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張曉亮的判斷還是很敏銳的,莫進今天之所以還爭上一爭,因為他知道那已經觸犯到了自己的利益區域,產業園可是莫進最為重要的一個私人領地,誰也不能過去觸碰,盡管知道趨勢不可避免,但他還是要勉力去爭上一爭。
  張曉亮添油加醋地又說了一些莫進當初在產業園的行事,自然是諸般貶低他的人品。
  方志誠的想法早已轉移到其他方面,張曉亮之所以對莫進各種埋汰,那是因為他們直接有矛盾與沖突,方志誠現在處于的層次更高一些,因為莫進和張曉亮都屬于他的棋子。所以方志誠不會過多地牽扯到張曉亮和莫進的互相斗爭之中。
  方志誠現在考慮的是,如果不推進工業經濟,集中去向服務業或其他第三產業轉型,應該如何去做。方志誠此前有許多想法,但都被一一地給排除掉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莫進怎么考慮,我不管。霞光區以后怎么發展,必須要我說的算。”
  張曉亮被方志誠簡單的一句話嚇了一跳,可以瞧得出方志誠的雄心與魄力。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張曉亮笑問:“方區長,有件私事想問問你。”
  方志誠道:“說吧。”
  張曉亮低聲道:“你與那個姓姜的女老師還有聯系嗎?”
  方志誠皺眉,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道:“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而已,聯系或者不聯系,這很重要嗎?”
  張曉亮原本以為方志誠和姜佩已經發展到情人關系的,沒想到方志誠根本不承認這層關系,暗忖自己還是高估了與方志誠的關系,還無法獲得方志誠的信任,這種私人問題,他還不放心跟自己說。
  張曉亮連忙解釋道:“方區長,事情是這樣的,那天在飯局上見過姜老師一面,覺得她的素質很不錯,政府辦這邊正好缺少一個與教育系統對接的人員,所以我便想將她調動到政府辦這邊來。”
  方志誠擺了擺手,知道張曉亮的良苦用心,這家伙是借著幫姜佩調整工作向自己示好拍馬屁呢。他轉念一琢磨,因為當日虎口奪食,恐怕整個霞光區教育系統都以為姜佩與自己有染。
  他不僅暗嘆了一口氣,道:“這種事情,你自己做主解決就好,不需要請示我。”
  張曉亮連忙點頭,在他看來,方志誠沒有做決定,其實已經變相地認同自己的安排。他心中暗自琢磨,自己這個年輕的領導還真會裝,演技很好,表現得與他沒有半點關聯。不過,張曉亮還是確信,方志誠對姜佩肯定有好感,否則當日也不會做出那種出其不意的舉動。
  至于方志誠,他心中感慨無比,到了一定的級別之后,下面的人就會揣摩自己的想法,自己有時候又不能明確地告訴對方自己怎么想,因為必須要保留屬于上司的神秘感,但為了保持這種神秘感,有時候某些行為又不可避免地被誤讀。
  所以方志誠干脆也不解釋,就索性讓誤會越來越深。
  臨近下班的時候,方志誠接到沈薇打來的電話,心情也是五味雜陳,因為這個任性的少婦已經做好決定,準備在下個月就要出國了。
  方志誠嘆氣道:“你就不能再考慮一下嗎?”
  沈薇撇嘴笑道:“怎么?你害怕承擔責任?”
  方志誠苦笑道:“不是!我只是覺得在國外生活,你太孤獨了。”
  沈薇沉默片刻,道:“難道你就不會去看我嗎?或者直接陪我去讀書?”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是政府公務人員,外出的話,手續和流程都非常繁復。不過,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去探望你的。”
  沈薇甜蜜地笑道:“這話還算人說的。否則,我差點就要罵你禽獸了。你就放心吧,我爸已經安排好一切,那邊有人照料我的起居生活,我不會遇到任何麻煩。”
  方志誠疑惑道:“你爸就沒問什么嗎?”
  沈薇語氣變得凝重而嚴肅,道:“當然,他憤怒地扇了我一個耳光,還逼我說出,究竟是哪個混蛋上了她的女兒。”
  “呃……”方志誠頓時無語了。沈千山聽到這個消息,的確有可能會這種反應,“要不我跟他解釋一下?”
  沈薇哼了一聲,譏諷道:“你怎么解釋呢?難道要跟他說,是你這個殺千刀的故意勾引他清純的女兒,犯下這為道德所不容的事情嗎?”
  方志誠撓了撓頭,哪里有心情辯論,究竟是誰勾引了誰,他有點尷尬地說道:“我愿意承擔這些,你現在肚子里是我的孩子。我理應承擔責任,而不是讓你承擔所有壓力。”
  沈薇沉默半晌,終于說道:“志誠,請原諒我的任性,我知道生下小孩,理應尊重你的選擇。但我真的舍不得放棄他。還有,我爸很疼愛我,他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愛我的人,所以我無論犯下什么錯誤,他都會幫我處理掉。而且,我并沒有告訴他,孩子真正的父親是誰,他也沒有追問。”
  沈薇知道方志誠并不希望這個小孩出生,畢竟沈薇已為人妻。如果小孩出生下來之后,方志誠該如何承擔父親的責任呢?方志誠對秦玉茗有承諾,他無法對沈薇作出承諾。當然,沈薇也不需要自己付出承諾,這是一個隨心所欲的女人,她只是憑著本心做事,想要生孩子了,那么就生下他。
  方志誠心中還是有點感動,沈薇將所有的壓力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他輕嘆道:“蕭大哥那邊怎么說呢?”
  沈薇徐徐說道:“這輩子虧欠蕭鏘太多,只能下輩子再償還他了。孩子出生之后,我會以領養的名義帶回他,看蕭鏘能否接受?”
  方志誠苦笑道:“他總有一天會知道一切的。即使接受,那也是違心的吧。”
  沈薇道:“盡量隱瞞吧,我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寶寶的身上,等他出生之后,再找個機會與他坦白一切。”
  方志誠未作多言,蕭鏘和沈薇的婚姻注定到了末路。
  蕭鏘在愛情上面付出很多,但最終還是被背叛。這其實并非因為蕭鏘做得不夠好,而是太好了。人有種自虐傾向,越是對自己好,自己越是不在乎。
  與沈薇又聊了片刻,方志誠掛斷電話之后,打開電腦,查找了一些關于懷孕的基本常識。盡管事情發生得很突然,但方志誠心中還是有些興奮,畢竟自己要當父親了。
  方志誠有點迷茫,盡管在官場上他能處理的如魚得水,但面對如此重大的事情,還是顯得手足無措。
  沈薇的出國手續辦理得非常快,一周之后,她便準備從云海飛往瑞士。出國的那一天,蕭鏘將沈薇一直送到安檢位置,當沈薇的背影即將消失的那一刻,蕭鏘忍不住大聲問道:“沈薇,你究竟愛不愛我?”
  這應當是女人經常問男人的一句話,但作為一個大老爺們問出這句話,可想而知,那是何等的無奈。
  沈薇被蕭鏘這突如其來的疑問嚇了一跳,她猶豫片刻,朝著蕭鏘舞了舞手臂,笑道:“老公,等我回來,我會經常給你打電話的。”
  沈薇離開了,蕭鏘呆然站在原位,沈薇的答案,讓他感到苦澀。
  沈薇不好回答,她心中其實有這個答案,如果還愛著一個人,為何還會愛上第二人呢?
  愛情是自私的,通過安檢后,沈薇坐在椅子上,不知為何淚流滿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