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3 經濟體系須公平

(新書期,收藏對于煙斗非常重要,請大家支持一下。另外,本書正在開展投紅票和打賞有獎的活動。書友們可以在書評區了解一下,支持煙斗的朋友們,可以免費獲得縱橫幣哦。)
  接完秦玉茗的電話,方志誠感覺心情郁悶煩躁,想起程斌,難免咬牙切齒,暗忖這家伙也太無恥。在外面亂玩就算了,還把小三引導家里,導致正妻無家可歸,不僅如此,程斌還遲遲不肯離婚,他還從來沒看過這么厚顏無恥的人。
  正思考著,程斌的電話號碼打了進來。方志誠接通之后,壓抑著怒氣,冷淡地問道:“什么事兒?”
  程斌尷尬地嘆道:“想找你說會話。”
  方志誠面色一沉,不解道:“咱倆能有什么話?”
  程斌愁眉不展,許久才輕聲道:“誠少,我想了許久,我是真心愛玉茗的,如果離婚的話,她就徹底離開我,我無法接受這個后果。離婚的話,她是解脫了,那我呢?我就進入死胡同了。”
  方志誠微微皺眉,輕聲嘆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倆日子原本過得挺好,為何要死命的折騰呢?”
  程斌似乎在哽咽,痛苦地說道:“也不怕跟你實話實說。我跟你嫂子在一起時……不中用,但跟別的女人卻是很厲害……唉,男人嘛,都有那方面的需求,在你嫂子身上找不到快感,那我只能去別的女人身上找。但是,快感只是暫時的,我跟你嫂子那么多年相處,早已彼此分不開,我不可能接受離婚的。”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輕聲道:“程哥,你實在太自私了。”
  程斌并未否認,他陷入痛苦的自責之中,“人都是自私的,我現在后悔了,玉茗那么好的媳婦,我竟然沒有好好珍惜,當真是太作孽了。”
  方志誠笑著搖頭,低聲道:“如果你想懺悔的話,對象應該是嫂子,而不是我。”
  程斌嗓音干澀道:“她不理我,我也沒有其他人傾訴。”
  方志誠有點同情這個男人,雖然對程斌不滿意,但畢竟是鄰居,想起程斌曾經也幫過自己不少,他終究還是心軟,笑聲勸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那就讓它順利過去吧,畢竟那個女人已經有了你的孩子……”
  程斌突然打斷方志誠,輕聲道:“誠少,如果玉茗有了孩子,那還會不會離婚?”
  方志誠愕然無語,低聲道:“你為什么這么問?”
  程斌低聲道:“現在我媽主要見小虹有身孕,所以支持我們離婚,而且我媽一直懷疑玉茗不能生育……其實,是我不行……能讓小虹懷上完全是一個意外。”
  方志誠不知程斌為何將此事與自己說,他疑惑道:“這是你的隱私,為何要與我說。”
  程斌嘆了一口氣,悵然道:“我想你幫我一把,幫玉茗一把,拯救我們的婚姻,拯救我們的家庭。”
  方志誠輕嘆道:“我能理解你,其實程哥,我也知道你很愛玉茗嫂子,但現在已經進入死局,又如何拯救呢?”
  程斌似乎在下決心,他終于開口道:“誠少,事情已經說道這里,我就直接挑明了。我希望你能幫忙,讓玉茗懷上。”
  方志誠瞪大眼睛,倒抽一口涼氣,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漲紅臉,結巴道:“程哥,你的提議未免也太離譜了?嫂子,她能答應嗎?”方志誠內心十分恐慌,他暗忖程斌不會知道自己喜歡秦玉茗,故意在詐自己吧,有哪個男人如此愚蠢,竟然把自己老婆往外面推呢?
  程斌見方志誠沒有把話回死,輕聲勸道:“誠少,我之所以找你,是因為玉茗對你有感情,她不會太介意此事。玉茗那么漂亮,若是被別人占便宜,我會心疼,但對你,這種疼痛或許會少一點。而且,我對你的性格很了解,你一直在幫我,對我很講義氣,以后等有了小孩之后,也不會回頭再要孩子,這便少了麻煩。”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苦惱道:“程哥,你別再說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行。第一,玉茗嫂子是一個正經人,她絕對不會同意此事;第二,我和玉茗嫂子的感情如同姐弟之情,絕不能因為此事而褻瀆這份感情。”
  程斌依舊不泄氣,他勸說道:“玉茗那邊的工作,我會與她談的,我跟她夫妻這么多年,對她的性格很了解,她喜歡孩子,而且并不排斥你。”
  方志誠額頭冒汗,他琢磨著此事的可行性,自己若是果斷拒絕了程斌,他會不會病急亂投醫,去找別人幫忙,那樣豈不是讓秦玉茗有可能陷入更加不堪的危險之中。
  方志誠暗忖還是緩住程斌,低聲道:“程哥,你先別著急,這么大的事情,我還得再想想。”
  程斌見方志誠終于開始松口,欣喜若狂,忙不迭地說道:“誠少,這個忙,你一定要幫我。”
  方志誠沉思許久,終于咬牙道:“行吧,若是嫂子同意,我沒意見。”
  等程斌掛斷電話,方志誠暗忖程斌現在當真是急糊涂了,為了拯救婚姻,竟然把媳婦往外推。
  即將下班的時候,徐鵬走進辦公室,方志誠知道徐鵬是過來匯報銀州重機的工作,便進去通報了一下。徐鵬進去與宋文迪聊了近半個小時,旋即退了出來,用手佯作在頭上摸了一把汗,笑道:“幸虧備好課了,不然還真被宋書記考住了。”
  方志誠給徐鵬遞了一根煙,輕聲道:“題目越刁鉆,說明老板越重視你。如今你可是老板高度重視的人才,要好好努力才是。”
  馬向南被雙規之后,銀州重機的管理層進行大幅度調整,徐鵬作為一枚重要棋子進入決策層,宋文迪時不時地會與他單線聯系,了解銀州重機改制的進度,徐鵬現如今搖身一變,已是銀州重機的紅人。
  徐鵬有自知之明,他當然知道自己再紅,也比不上眼前這個年輕人深受市委書記的信任。其他人或許不知道,徐鵬卻是非常清楚,當初可是方志誠提點了一句,自己才能翻身做人。若不是方志誠讓自己先與馬向南虛以委蛇,然后臨陣打了馬向南一個措手不及。馬向南絕不可能敗得那么慘。徐鵬有意與方志誠拉近距離,經常沒事做便與方志誠打個電話聊天,將他引為知己。
  方志誠也知道在官場編織人脈的重要性,他瞧出徐鵬的潛力,也就愿意與他接觸。
  徐鵬抽了一根煙,吞吐一陣云霧,嘆氣道:“現在銀州重機非常棘手,盡管馬向南不在了,但以前的殘留勢力還存在,導致機構臃腫,流程繁復,想要有一個轉變,難度非常大。”
  方志誠瞄了一眼辦公室方向,努嘴道:“老板的意思,你莫非還不清楚?正是因為這仗難打,所以才破格提拔你上來的。若是你沒有殺身成仁的覺悟,我看你還是趁早消停吧。”
  徐鵬微微一怔,笑罵道:“臭小子,你在激我?”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我是在說實話,實話總是逆耳。”
  徐鵬面色黯然,輕聲道:“主要現在找不到破局的方法,不然早有動作了。”
  方志誠凝眉沉思片刻,建議道:“現在銀州重機改制勢在必行,隨后便是上市。一旦啟動上市計劃,集團上市辦將是一個核心部門。我覺得你現在可以努力,往集團上市辦那處發展。”
  徐鵬眼中射出一道精光,輕聲贊道:“方大秘,終于知道你為何能穩坐市委書記秘書這個位置了,眼力很準,而且深知宋書記的想法。”
  方志誠微微一愣,疑惑道:“老板,也是這么認為?”
  徐鵬點頭,微笑道:“下周由國資委牽頭,成立銀州重機上市辦公室,估計會給我一個辦公室副主任。”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暗忖徐鵬原來是故意賣關子,輕聲道:“那就提前預祝你馬到功成!”
  徐鵬嘿嘿壞笑兩聲,“等功成之后,帶你去開心開心。”
  方志誠與徐鵬接觸過一段時間,知道徐鵬這家伙并非古板之人,骨子里有股風流勁。
  徐鵬準備離開辦公室,方志誠喊住他,從抽屜里取了一條好煙遞給徐鵬,徐鵬并沒有客氣,爽快笑納。
  雖然成為市委書記秘書只有數月,但方志誠清晰地發現自己生活開始巨大的變化,比如會經常受到一些來路或明或暗的禮物、購物卡或大信封。方志誠一開始收到這些禮品時比較小心謹慎,會請示宋文迪。后來逐漸了解宋文迪的習慣,便不再請示,自己進行處理。
  額度不大的禮品,如茶葉、香煙、酒水等,方志誠會留下來,而若是涉及到大額的購物卡或者信封,他一般會委婉的退回,對方若是堅決不肯要,他也只能將之上交。
  雖然才做了數月的市委書記秘書,他陸續接觸到的款項最高超過五萬元。能有人敢這么送,這充分說明位置的重要,也難怪當初邵凌峰挖空心思買通丁能仁,幫自己安排、鋪路。
  下班之后,方志誠在一堆禮品里找了合適的東西,匆匆趕到銀州大學附近的一家東北餃子館。秦玉茗坐在靠窗的位置,見到方志誠連忙搖擺玉臂。方志誠笑瞇瞇地走過去,將手中的袋子遞過去,笑道:“普洱茶,別人送給我的,現在轉手贈佳人。”
  秦玉茗微微一怔,笑道:“志誠,你越來越出息了。普洱有減肥的效果,我就不跟你客氣了。”言畢,她與服務員點了白菜肉餡、韭菜肉餡的餃子。
  方志誠盯著秦玉茗入神,輕聲問道:“姐,你知道我愛吃餃子,所以特地選了這個地方嗎?”
  秦玉茗臉色漲紅,拿起筷子,在方志誠腦門上,輕輕地磕了一下,笑道:“從現在開始,你的嘴巴只準用作吃,不準使用其他功能,比如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