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529 命中注定的孽緣

方志誠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是由佟思晴接的。方志誠笑道:“思晴姐,宋老板有事,咱倆聊幾句吧,最近你怎么總躲著我?”
  佟思晴苦笑道:“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給我擠眉弄眼,我怎么敢接你的茬兒?”
  方志誠嘆氣道:“思晴姐,你膽子太小了。”
  “哪里能有你膽大包天?”佟思晴瞄了一眼會議室,“他們那邊好像散會了,我現在把電話送過去。”
  十來秒的沉寂之后,方志誠聽到宋文迪的聲音,笑道:“老板,有件事需要你協調解決。”
  宋文迪想了想,道:“為了宏達集團而來?”
  方志誠暗忖宋文迪夠聰明,道:“沒錯,雖然北方中和已經推出投標企業,但省委的要求太苛刻了一點,我與宏達集團簡單溝通了一下,他們很難接受這樣的條件。”
  宋文迪沉吟片刻,道:“那是文書記的要求,我也研究過,稍微苛刻了一點,但相信宏達集團還是能夠承擔的。”
  方志誠聽宋文迪這么說,腦筋一轉,大致判斷出情況,此事恐怕文書記跟宋文迪早已通過氣,省委經過集體商議之后所做的決定。一般而言,省委常委會通過的決定,很難推翻改變。
  方志誠苦笑道:“老板,這可是不明智的做法啊。”
  宋文迪對方志誠的直接早已習以為常,笑道:“如何不明智,你倒是說一說。”
  方志誠解釋道:“城市運營商策略,是我們政府開展工作的一個大膽嘗試,將城建的風險與困難全部轉交給企業。作為政府,應該適當給企業減壓,為它掃清障礙,而不是設置難題。”
  宋文迪沉思數秒,道:“你說的意思,我能理解,但文書記有自己的考慮。其他省市也曾出現過類似利用企業來承建市政項目的情況,結果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爛尾,這種情況屢見不鮮。文書記是希望降低風險,確保項目萬無一失。”
  方志誠苦笑道:“老板,看來你也贊同文書記的觀點?”
  宋文迪沉聲道:“小方,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就知道事態的嚴重性了。有時候想法是好的,但具體實施起來,必須要考慮問題的方方面面,因為稍有閃失,后果不堪設想。省財政已經決定要在瓊漢同城化項目上投入近百億資金對城市運營商進行補貼,這筆財政撥款能不能用到實處,這需要慎重考慮。”
  方志誠見宋文迪這么說,知道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原本以為宋文迪會采納自己的意見,但在這件事情上,省委恐怕不會輕易地讓步。
  因為幾方所處的角度不一樣,方志誠站在基層政府的方面,要為企業爭取最好的政策及資源;企業需要考慮項目風險,斟酌項目的可執行性,需要將資金投入實現最大化;文景隆及宋文迪,需要從全省戰略布局著手,控制每一筆財政資金用到刀刃上。
  宋文迪還有其他行程,匆匆聊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深感無力,畢竟自己現在位置與級別還是太低了,在推動瓊漢同城化這樣的大型項目上還是力有不及。隨后他給趙清雅撥通了電話,轉達了省委最新的招標政策。
  趙清雅語氣凝重地說道:“如果首筆資金提升到二十八億,那么宏達集團必須要重新核算成本,畢竟瓊漢同城化,需要在五年甚至十年之后,才能逐步看到成果。將這么一大筆資金投入下去,誰也沒法保證什么時候能帶來收益。我們是商人,需要分析投入與產出比才能最終確定是否參與這次的政府招標。”
  方志誠也認同道:“作為投標企業,你們現在是需要慎重考慮,表達自己的意愿。相信省委會慎重考慮你們的意見,給與合理的答復。”
  趙清雅笑道:“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站在企業這邊的。”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省委考慮的是風險,霞光區考慮的是可執行性。企業只有積極主動地愿意去做一些事情,區級政府才能按部就班地推動項目開展。我們與企業是站在一起的。”
  趙清雅沉默片刻,道:“關于省委的最新政策,我會和其他幾家聯盟企業進行商討。只要不出現虧損,相信聯盟都會愿意去做的,畢竟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方志誠笑道:“那就辛苦你了。”
  若不是自己,趙清雅完全可以不讓宏達集團參與這個不見未來的項目,方志誠對趙清雅還是充滿感激的。
  掛斷方志誠的電話之后,趙清雅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蘇家那個人已經發來消息,經過DNA檢測,已經確定方志誠是蘇家的血脈。這個結果讓趙清雅也有點始料未及,她顯然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是前男友的弟弟,這就是命中注定的孽緣嗎?
  陜州蘇家大宅內,董之秋正在書房內看書,最近她正在研讀五代十國,這段時間的歷史在正史中很少提及,但讀起來卻是很有味道。
  自從丈夫去世之后,董之秋便開始看書,書房內多半是丈夫當年購買的書籍,現在董之秋一本本地重新拾起。蘇家的人都知道,一向不多言談的大夫人在用一種獨特的方式追憶自己的丈夫。
  書房,從某種角度上,已經變成了董之秋的私人領地,尤其是每天下午三點至五點,一般人都不會來到此處打擾。
  “大嫂!”
  一個聲音從房外傳來,董之秋皺了皺眉,嘆了一口氣,合起了書籍。
  老三蘇霖行事跟兩個長兄完全不一樣,說他幼稚,但他偏生在經商方面頗有天賦,說他成熟,但有時候行事作風實在讓人有點討厭。
  “老三,你怎么回來了?平常想見你一面真不容易,離你哥冥壽過去不到一周,你這次出現的頻次也太短了一點。”董之秋表情恬淡地說道。
  蘇霖微微一笑,道:“我這次回來,是有要事處理。嫂子,我平常不回來是有自知之明,你和老爺子都喜歡安靜,我這個人吵吵鬧鬧的,在你們眼前不停地轉,肯定遭你們的忌諱,所以就不經常回來。”
  蘇霖就是這樣,花花公子的做派,但向來有事說事從不藏話,比起老二蘇摩更為爽快,所以打心底里,董之秋對蘇霖更為親近。
  董之秋給蘇霖倒了一杯涼水,疑惑道:“這次究竟是什么事情?”
  蘇霖想了想,將一杯涼水全部喝掉,嘆氣道:“嫂子,這件事可能會傷害你,所以請答應我,一定要心平氣和地接受事實。”
  董之秋眼中露出一絲疑惑,頷首道:“放心吧,我大風大浪見過那么多,世界上還有什么事情能夠打倒我呢。”
  蘇霖眼中閃過一絲崇敬之色,董之秋的確比一般的女人要更為堅強,丈夫和兒子相繼去世,并沒有讓董之秋失去生活的動力。她還是平和地操持著這個家族,為大家提供后勤工作。
  蘇霖面色復雜,醞釀許久,緩緩道:“大嫂,我最近發現一個事情,大哥在外面有一個私生子。”
  任董之秋心理素質強大,聽到這個消息,也是五雷轟頂,臉色煞白。
  蘇霖見董之秋瞬間失語,被嚇了一跳,連忙起身給董之秋倒了一杯水。董之秋緩緩吐出一口氣,道:“不可能,你大哥不是那種人。”
  蘇霖臉上露出懊悔之色,暗忖不應該將此事告知他,畢竟大嫂和大哥的感情很深,為了那份感情,董之秋才接受一切,為家族默默地奉獻許多。
  蘇霖嘆道:“我給你看一張照片吧。”
  言畢,他將方志誠的照片遞到了董之秋的手邊,同時還有一份DNA鑒定書,上面是以蘇老爺子和方志誠的DNA進行檢測配對。結果是蘇霖和方志誠屬于叔侄關系。
  董之秋的手微微顫抖,聲音沙啞道:“他為何要這么對我?”
  蘇霖苦笑道:“這件事情一直被隱瞞著,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大嫂,你不要太激動,后面怎么處理,我聽你的。”
  等了十來分鐘,董之秋終于情緒平復下來,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徐徐道:“老三,我很了解你,你既然讓我拿主意,便是早已知道我的想法。如今蘇家這一代人才凋零,盡管他是個私生子,但畢竟也是蘇家的子孫,身上淌著蘇家的血脈。我愿意接納他。”
  蘇霖臉上露出動容之色,道:“嫂子,你做出這個決定太不容易了。不過,老爺子那邊似乎有意隱瞞一切,他不會讓這個私生子回到蘇家的。”
  董之秋淡然地望著蘇霖一眼,苦笑道:“老三,你這是希望請我做說客?”董之秋是個聰明的女人,蘇霖沒有明言,但董之秋豈能不知蘇霖心中所想?
  蘇霖點了點頭,道:“咱們家也只有你能說服老爺子了。”
  董之秋輕嘆了一聲,道:“我知道了。等晚點便去跟老爺子說說吧。”
  蘇霖離開書房,沒有轉身去看董之秋,因為她不需要自己的同情,這是個向來很堅強的女人,大哥走了,大嫂成了家族內部的頂梁柱,她不會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