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28 為瓊漢同城輸血

“這是一個新手,根本不講究技巧,只是緊跟著我們,速度完全以我們的為標準,到下一個路口,我便會攔住他。”郭勁遠信心十足地說道。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一切以安全為首要因素,不要過分強求。”
  郭勁遠笑道:“老板,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方志誠閉起了眼睛,雙手抱在胸口,郭勁遠加大油門,轎車提速,顯然讓后面緊隨而來的車輛始料不及,它的速度也提了起來。郭勁遠在下一個路口拐角處,玩了一個簡單的漂移技巧,車身在高速的狀態下,如同游龍擺尾攔在路口,“吱嘎”,后面的車輛被這出乎意料的舉動嚇了一跳,往右側急轉,最終撞在了圍欄上。前車蓋因為劇烈的撞擊被高高地掀開,并冒出一陣白色的煙霧。
  過了半晌,一個長相清秀的男子從駕駛位上走了出來,他捂著嘴巴,臉色蒼白。
  方志誠瞄了一眼那個男的,頗為覺得意外,因為這算得上半個熟人,姜佩的老公孫柏,這家伙為什么跟蹤自己呢?
  “下車,下車!”孫柏來到車前,重重地拍打著車窗。
  郭勁遠道:“老板,你不用下去,我來處理。”
  方志誠點了點頭,畢竟現在是出了交通事故,為了注意影響,所以他盡量不要出面,若是郭勁遠能直接解決,那就再好不過了。
  郭勁遠下了車,見孫柏靠自己很近,他手上略微使力,輕輕一推,便把孫柏推了一個踉蹌。孫柏怒道:“你還敢打人?”
  郭勁遠笑了笑,道:“你既然敢跟蹤我,我為何不敢打你?”
  孫柏有點慌亂,暗忖自己的動機原來早已被對方發現,他嘴硬道:“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憑什么說我跟蹤你?倒是你,開車毫不遵守交通規則,彎道速度那么快,還強打方向,這不是惡意地造成交通事故嗎?”
  郭勁遠見孫柏強詞奪理,嘆氣道:“趁好就收吧,別蹬鼻子上臉。”
  孫柏瞄了一眼轎車,指著后排道:“你讓后面的人出來,我有話要跟他說。”
  郭勁遠皺了皺眉,道:“對不起,我們老板沒空。”
  孫柏笑道:“如果他不肯出來的話,那我只能報警了。”
  郭勁遠發現孫柏這家伙長得白凈,但行事也太無恥了,分明是他此前跟蹤自己,然后因為車技不佳,誤傷了自己,現在反倒咬自己一口,說自己是交通事故的首要責任人。
  郭勁遠冷聲道:“行吧,那你就報警吧。”
  孫柏掏出了手機,正準備撥通110,這時候方志誠從后排走了出來。郭勁遠向來辦事能力不錯,但如今遇到了狡猾的孫柏,郭勁遠顯然在嘴巴上比不上孫柏,只能自己出馬了。
  孫柏今天出門辦事,路過區公安局的時候,正好撞見了方志誠的那輛公務車。為了防止過于招搖,方志誠的這輛公務車沒有套政府牌照,而用的是非常普通的一個牌照。孫柏哪里知道這是區長的座駕,他記憶力很好,只記得這是姜佩情人的座駕,于是便動起了心思,尾隨方志誠,想了解一些他更多的信息。
  “方區長?”孫柏瞪大眼睛,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你是莎莎創意公司的總監孫柏吧?”方志誠微笑著說道,“老郭,一切都是個誤會,不要過多聲張,大家都是熟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孫柏神色復雜起來,他顯然沒想到自己老婆的情人竟然是方志誠,對他而言,當官的都極有權勢,若是換作普通人,孫柏早就沖過去了,但方志誠可是縣令爺,他總得忌憚一些。
  孫柏搖了搖頭,道:“方區長,你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方志誠知道其中恐怕有什么隱情,否則孫柏也不會跟蹤自己,他點頭道:“行啊,你先給保險公司打個電話,讓他們安排人來處理一下現場,然后我跟你單獨聊聊。”
  孫柏撥打了保險公司的電話,然后跟方志誠上了公務轎車。方志誠遞給孫柏一支煙,孫柏擺了擺手,想了想還是接了過來。孫柏嘆氣道:“方區長,你是不是認識我老婆姜佩?”
  方志誠聽孫柏這么說,大致能猜出始末,他點了點頭,如實道:“算得上認識,但絕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孫柏對于方志誠的坦誠感到豁然輕松,若是方志誠與自己老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系,他絕對不會表現得如此淡定。
  孫柏追問道:“可能是我多想了,但也希望你能幫我解答疑惑。一天晚上,我親眼見到你將我老婆送到樓下……”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孫總,你也是有社會經歷的人,難道男人送女人回家,就一定存在什么曖昧關系嗎?那天我去區教育系統調研,中途與姜老師一起離開飯局,于是順道送了她一程。”
  見方志誠如此坦然地說出一切,孫柏心情放松許多,他苦笑道:“對不起,方區長,我好像誤會你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沒關系,說來我和孫總你也是有緣的。其實我們早就見過面了。”
  “哦?”孫柏自然搞不明白方志誠的意思。
  方志誠道:“你的老丈人住在三元橋社區吧?當初我處理三元橋社區城中村改造問題的時候,曾經在他家中與你見過一面。”
  孫柏有了點印象,當時似乎有方志誠這么一個人,難怪見到方志誠時,孫柏覺得有點眼熟。
  孫柏笑道:“我想起來了。我跟方區長還真有緣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對姜老師的幫助,你就看成是對朋友的照顧吧,千萬不要多想。”
  孫柏意識到自己搞了個烏龍事件,懊悔不已,連聲道歉:“對不起,都是我太小心眼了。”
  方志誠輕描淡寫地說道:“夫妻之間一定要講寬容和理解。”
  孫柏暗嘆了一口氣,對自己的莽撞行為,顯然懊悔不已。
  半個小時之后,保險公司的人過來記錄了現場,責任全部自然記在孫柏的身上。郭勁遠開著車,見方志誠嘴角帶笑,疑惑道:“老板,究竟什么是讓你這么高興。”
  方志誠笑道:“回想孫柏這個人的行為,我覺得特別有趣。”
  郭勁遠搖頭不齒地說道:“這個家伙就是個娘娘腔,說話陰陽怪氣的,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方志誠感慨萬分,低聲自言自語道:“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難怪姜佩臉上總是布滿愁容,攤上這么一個嫉妒心和控制欲很強的老公,恐怕任何人也受不了。”
  轉眼進入十一月,瓊漢同城化工作已成為霞光區重點處理的問題,因為霞光區處于瓊金與漢州的交匯之處,項目規劃中有百分之六十的內容全部要在霞光區實現。方志誠為了協調解決問題,近一個月以來幾乎每周有三天都是在項目建設地點度過。
  宏達集團和北方中和集團的競爭也處于白熱化狀態,在主營業務及證券市場開展了一系列對攻戰,最終柳家朱家等幾個淮南本土企業攜手狙擊,將北方中和集團重創,因為資金鏈受到了嚴重的打擊,所以北方中和不得不退出瓊漢同城化的招標工作。
  這讓省委書記文景隆很是不悅,因此對招標企業,提出的要求極為苛刻,在時間節點、項目資金上均有了更新的要求,這無疑增加了以宏達集團為的首城市運營聯盟商的成本。
  比如在首款到位上,按照原本的項目規劃,要求中標企業在一個月之內輸入二十億元啟動資金,但現在時間縮短到半個月,同時資金要求二十八億,這無疑打亂了宏達集團的計劃。
  方志誠為此與戚蕓通了個電話,她在省委督查室工作,對這方面的信息了解得更為靈通。
  等方志誠說明來意之后,戚蕓沉默片刻,道:“說實話,文老板對宏達集團是有所懷疑的。畢竟它與常務副省長趙國義的關系不同尋常,文老板也有自己的苦衷,若是輕易松口的話,那么后面產生問題,又該怎么辦?”
  方志誠理解戚蕓的意思,盡管趙國義從來不過問宏達集團的事情,但宏達集團姓趙這是毋庸置疑的,因為陣營有別,文老板不能將這個事情輕易地便交給宏達集團,因為那就是變相地將瓊漢同城化工作交到了卜一仁手中。
  方志誠凝眉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事情沒有那么復雜,宏達集團是一個民營企業,它如何運營,不是一個人說得算,市場決定著它的發展路徑。目前淮南省也只有宏達集團有實力組織城市運營聯盟,為瓊漢同城化輸入血液。”
  戚蕓苦笑道:“誰也不明白文書記的想法。”
  方志誠知道戚蕓的難處,她在省委的級別很低,與文書記隔著好幾級,即使她認同自己的想法,也沒有辦法上達天聽。
  方志誠沉吟許久,暗忖此事還需要宋老板出面,現在卜一仁不太好出面,需要宋文迪進行斡旋協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