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527 誰膽子如此之大

最近從多方面得到消息,區治安情況很讓人頭疼,竟然屢次出現飛車搶劫的惡劣案件。一名婦女剛從自動取款機取了三千塊錢,出門之后便被一個騎著無牌摩托車的口罩男給奪了過去。另外,有一名女市民下夜班,行駛在路上,突然沖出一輛摩托車,將她放置在前簍的皮包給奪走。
  飛車搶劫一開始生在南粵、湘南一帶,淮南省的整體治安環境相對比較好,但最近南粵等省重點整治社會治安,于是這群團伙便流竄到了其他省市。
  方志誠很注意治安管理,因為這影響到市民的安全指數,一個宜居宜住的城市應當講求法制與文明,應當杜絕暴力事件的生。若是治安環境不好,外面的企業根本不可能愿意落戶當地,長期以往會影響城市的展。
  方志誠對霞光的定位就是在“宜居城市”上,利用宜居兩字做文章,吸引眾多客商來到霞光投資。暴力事件無疑已經碰及他的底線,所以他才會主動召開治安管理會議。
  項新匯報道:“經過一周左右時間的摸底盤查,我們初步對劫匪的作案手法有一定的了解。他們至少有五人團伙,除了實施搶劫的人員之外,還有四人進行防風,或者機動協助。他們作案的度非常老練迅,前后不到三十秒時間。同時,他們還攜帶管制刀具,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方志誠不悅地皺了皺眉頭,道:“老項,這些情況我大致都了解,你還是直接一點,告訴我什么時候能夠將劫匪做拿歸案?因為你也說了,這些人是有組織有計劃的,讓他們逍遙法外一天,那便對市民存在威脅。”
  項新面有難色地說道:“這些人都是老手,我們調取了附近的監控視頻錄像,現他們都做了精心準備,看不清他們的面部。”
  方志誠不悅地點了點桌子,說道:“據我所知,你們的確調取了監控視頻錄像,但并非這些錄像設備沒有記錄,而是很多設備都沒有啟動,根本就是個擺設。霞光區從2oo6年便開始推動城市綜合治安監控系統,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這些都是市民的血汗錢。需要這些設備揮作用的時候,卻毫無用武之地,這不是變相地在浪費錢嗎?”
  項新頭皮有些麻,他與方志誠接觸過很多次,很少見到他如此動怒。項新如實說道:“方區長,這些監控設備都是由市里統一安排組裝的,我們現很多設備失靈之后,也向上級部門反饋過,但始終沒有得到回音。”
  方志誠面色變得凝重起來,質疑道:“不要將責任推卸給別人,要從自己身上找問題,既然市局沒有給你們回復,那么你們為何不找找辦法,比如向區政府反映問題呢?”
  項新苦笑道:“方區長,這件事是我們公安局做得不對,以后一定會改正工作作風,持續跟進問題,做到務實求進。”
  方志誠抬頭瞄了一眼趙謙和,他立馬有些不自然。
  趙謙和哪里不知道方志誠是指東打西、指桑罵槐,看上去每一句都在針對項新,事實上,每一句話都是說給自己聽的。
  全區視頻監控系統設備的安裝,一部分是由市里統籌協調安排裝建的,但還有一大部分,都是區里自己申請到相應的財政資金,然后6續安裝的。而趙謙和便是這個工作的主要負責人,若是細查的話,那些毫無作用的監控設備都是后期區公安局進行獨立安裝的,跟市局沒有任何關系。
  趙謙和背脊一陣涼,他知道方志誠這是針對自己而來。
  項新雖說擔任公安局局長,但年紀輕,在號召力上不及趙謙和。趙謙和稍微動點手段,便讓項新推進工作艱難。項新請來方志誠作為救兵,這是要敲打趙謙和,讓他稍微收斂一點。
  而方志誠選擇的突破口極其犀利,趙謙和在全區監控視頻系統上肯定不清不白,一旦官員牽扯到經濟問題,便如同被扼住了喉嚨。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各位公安系統的同志們,整體來看,近幾年霞光區的治安情況還是很不錯的,但我們必須警惕,也存在很大的問題。除了近期生的連環飛車搶劫案外,其他問題也不容小覷。比如在東站商圈,經常有一群新疆人,他們看上去是在擺攤,做小生意,但事實上以此作為偽裝,進行盜竊。這種現象不可助漲,需要諸位同志認真重視,積極應對。”
  項新將方志誠的要求記錄在筆記本上,語氣堅定地說道:“還請方區長放心,我們從明天起就會開展治安整頓工作,在一個月之內,會解決您所提出的問題,同時還會逐步排查,將一些其他問題全部處理。”
  方志誠這才滿意地點頭,道:“老項,你這是新官上任,要一鼓作氣,做出些實事來,如果需要政府配合你做什么,一定要及時告訴我。我會配合你的工作。”
  趙謙和聽到此處,難免嘴角泛起苦笑,暗忖這方志誠對項新的態度也太明顯了,就是要幫助他穩定在公安系統的地位。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進了項新的局長辦公室。項新給方志誠倒了一杯茶,笑道:“剛才你在會議上的態度嚇了我一跳,我以為這新局長還沒做幾天,就要備你罷免了的。”
  方志誠淡淡笑道:“我說的幾個問題,你還是要放在心上,不能麻痹大意。”
  項新點頭笑道:“方區長,我知道你的意思,這是在給我指明路徑呢。我剛上任,腦袋里也是一團亂麻,不知道從哪里入手。現在我想明白了,第一個是飛車搶劫案,第二個便是西疆盜竊團伙。”
  方志誠暗忖項新的思路還是比較清楚地,自己稍微點撥一下,他便知道該如何去辦了。飛車搶劫案可以引申到全區視頻監控管理上來,因為是趙謙和主要負責的項目,只要稍有動作,便能讓趙謙和受到掣肘。至于西疆盜竊團伙的問題,最近被電視臺曝光過多次,如果項新能妥善解決此事,無疑便為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這也是為他增加功績。
  項新對方志誠的及時援手還是覺得有些感動,畢竟公安系統都是一群老油子,單靠自己的能力還不足以服眾,而方志誠采取比較嚴厲的手段,這也是有針對性的,畢竟你軟趴趴地跟一些搞治安、刑偵的公安人員好言相說,他們根本不會買賬。
  按照方志誠的計劃,黨政工作最好的切入點便是公檢法,既然已經在公安系統安插了一枚重要的棋子,自然要適當地給之澆澆水,讓它茁壯成長,以備后期有所用處。
  項新年紀比較輕,比自己大了七八歲,因此還算比較好溝通,從前幾次的接觸來看,這是一個處理問題有想法有思路之人,這也是方志誠愿意培養項新的主要原因。
  出了區公安局,郭勁遠動車子,問道:“現在去哪兒?”
  方志誠想了想,道:“回單位吧。”
  等車行駛了幾十米,方志誠突然問道:“老郭,你老婆的問題解決了嗎?”
  郭勁遠咧嘴笑道:“小商幫她聯系好了,預計下個月便來漢州上班。”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孩子上學的問題,我也跟曉亮提過了,絕對是最好的學校。”
  郭勁遠無奈地苦笑道:“我那小子太不成器,這才十三四歲,便經常跟別人打架,就是再好的學校讓他上,恐怕也不行。”
  方志誠感慨道:“老郭,這一點是我對不住你,兩年來你一直跟著我東奔西走,小孩沒有父親在身邊沒人耐心地教導,自然會出現小問題。不過,你放心,等到一家人都來霞光,到時候我會給你放松放松,不需要整天跟著我轉了。”
  郭勁遠不善言辭,但能從方志誠的口中聽出深深滴關切之意。自己沒有提起家事,方志誠在穩住腳步之后,便立即給郭勁遠妥善解決,有這么一個替自己著想的領導,那是一種幸運。
  方志誠見車不斷地增加,他心中一片敞亮,對于自己身邊的人,還是要給予一定的好處,以老郭為例,他雖然不太講究物質生活,但他也是有家庭的人,想要別人為自己賣命,自己應當給他一定的補償。
  方志誠歪著頭,目光游離在窗外的風景之中,突然郭勁遠一個方向急轉,嚇了方志誠一跳。
  “怎么回事?”方志誠凝眉道。老郭開車向來很穩重,出現這種情況,肯定是出現什么重大問題。
  郭勁遠臉色陰沉地說道:“老板,我們應該是被人跟蹤了,后面有一輛黑色的帕薩特,從我們剛出公安局,便一直跟著我們。”
  方志誠知道郭勁遠以前在部隊當過偵察兵,對這種事情有種天生的敏銳,他沉聲道:“等他們跟上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誰膽子如此之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