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21 人得分三五九等

為了謀劃這個局,方志誠隱忍了半年的時間,一開始與莫進短兵相接的時候,他便開始調查鄧少群的弱點。找到鄧少安這個目標之后,他沒有輕舉妄動,而是與莫進進行了一系列交鋒,轉移了鄧少群的注意力,讓他誤以為自己的目標是在政府。甚至,方志誠還借用了鄧少群之手,削弱了馬振才的力量,收編了莫進、焦正才等人。
  方志誠一開始的目標便是鄧少群,原因在于,鄧少群在自己上任第一天,便對他充滿了敵視。方志誠知道若是不與鄧少群博弈一番,很難在霞光區站穩腳跟。
  鄧少群小看了方志誠,他并不知道方志誠跟著宋文迪耳濡目染,早已深知官場斗智斗勇的套路。
  其實方志誠與鄧少群的這番博弈,手段與宋文迪當初與夏翔相爭的套路不謀而合,一樣是先低調蟄伏在后期發力,只是個中的計謀更為隱蔽,方志誠將意圖隱藏得更深了一些。
  鄧少群面色變得暗沉,他終于嘆了一口氣,沉穩地說道:“說吧,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方志誠雙手合十,道:“第一,鄧少安必須要受到處罰,他雖然不是直接導致受害者重傷的人,但是幕后指使者,必須要承擔責任。當然,責任的輕重上,可以適當減輕。第二,項新、杜飛等人在處理這個案件時,表現了一名優秀公安干警的過人素質,他們不畏各種困難,堅持了自己的理想,因此需要給他們認可及激勵……”
  鄧少群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弟弟必須要坐牢,同時還要給項新和杜飛升職?”
  方志誠點了點頭,淡淡道:“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最差的結果是,鄧少安不僅要坐牢,而且還要受到重罰,同時鄧少群還得受到牽連,極有可能影響未來仕途,而一旦鄧少群的地位被動搖了,方志誠自然坐擁權力,到時候項新等人想要升職,那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這的確是方志誠手下留搶了。
  鄧少群變得理智起來,他沉思許久之后,說道:“我可以讓步,但希望在我弟弟的事情上手下留情。”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這個你放心,他畢竟不是主要責任人,我們現在已經安排人去追捕那個兇手,若是能逮捕到他,鄧少安的責任將會大幅度減輕。”
  鄧少群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心中有許多想法,他與方志誠接觸不多,雖說兩個人一正一副,但私下交流很少。更關鍵的是,以前鄧少群從來沒有將方志誠視作同量級的對手,他現在發現自己錯得厲害。
  喻金平一直守在鄧少群的辦公室,等他推門而入,從他的臉色已經瞧出了什么。
  “明天的計劃還繼續進行嗎?”喻金平道,按照鄧少群的計劃,今天他過去跟方志誠虛晃一槍,看似妥協,事實上明天互聯網上便有關于方志誠的負*面消息出現。喻金平已經聯系好了平臺與槍手,只等時機成熟,便有序地將資料發放到網上。
  用輿論攻擊對手,這已經成為官場博弈的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法。
  鄧少群擺了擺手,語氣深沉地說道:“老喻,我應該早點聽你的話,不應該將方志誠視作對手。”
  喻金平苦笑道:“不只是我這么認為,陳超也曾經提醒過我,讓我好好勸勸你。”
  鄧少群滿臉不悅地說道:“難道你們都確定我斗不過他嗎?”
  喻金平勸說道:“這世界上人分九等,在我看來,鄧書記您處于上三等,而我只能屬于中三等,至于方志誠則處于上三等的一等之列。這種人物只要不夭折,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鄧少群點了點頭,掏出一根煙,抽了幾口,感慨道:“我以前不服氣,主要是被權力給沖昏了頭腦,現在也想清楚了,當初我能為馬振才讓步,為何現在就不能對方志誠讓步呢?”
  喻金平苦笑道:“主要是方志誠的年紀太輕,誰都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與老謀深算。”
  鄧少群有些落寞地搖了搖頭,有些情況他沒有跟喻金平說,比如今晚方志誠又設下一個圈套,讓他防不勝防。
  方志誠來到霞光區之后半年有余,在這段時間,鄧少群也是能看到政府工作得到明顯改善,以前總是強調形象工程,如今政府在推進規劃的過程中更加務實,更偏向于建設一些利于民生的項目。
  招商系統的優化,也是一大亮點,通過建立云海招商辦事處,成功引入血液。近一個月以來,足有七八波從云海感到霞光調研的企業家。方志誠在政務工作上的確有一手,尤其在經濟決策上,有長遠的視野,這是老一派官員馬振才無法媲美的。
  “有件事你明天需要去處理一下——任命項新為公安局局長。”鄧少群沉聲吩咐道。
  喻金平臉色微變,顯然對這個結果始料不及,疑惑道:“莫非他們以少安的事情要挾你?”
  鄧少群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道:“我弟弟的事情到此為止吧,他前幾年活得太順了一點,不如讓他吃點苦頭,人生這么長,等他出來之后,希望他能夠洗心革面。”
  喻金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能從鄧少群的語氣中聽出蕭索之意,在這一輪的博弈之中,鄧少群無疑成為了最大的輸家,他甚至來進攻都還沒來得及,便被方志誠用犀利地手段重傷了要害。
  等喻金平離開之后,鄧少群坐在桌前許久沒有起身,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對于接下來的霞光區,他需要重新作一個判斷,因為方志誠表現得如此強勢,若是在常委會上不好好部署一番,恐怕在未來,自己的權力會受到嚴重影響。
  ……
  不得不說,面對鄧少群的妥協,方志誠還是松了一口氣的,畢竟在霞光區自己人生地不熟,與地頭蛇斗了這么久,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他自感運氣不錯,如果不是遇到張曉亮毛遂自薦,恐怕很難做到暗度陳倉。
  利用萬衡的關系,讓張曉亮進入政府,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步奏,若沒有張曉亮,自己很難快速地融入到霞光區的政府氛圍之中。
  第二個關鍵點是項新。有了項新這個公檢法系統的關鍵棋子,方志誠才有機會打出一張令項新很難應對的牌。
  當然,成浩在自己的人脈關系網中,屬于中流砥柱的人物,他沉穩冷靜,能在恰當的時候給自己提出合理的建議,是自己日后依仗的左膀右臂。
  方志誠以這三個人為核心,正在慢慢構建一個網絡,他有信心在霞光區構建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力量。
  將沃爾沃停好之后,方志誠緩步往家中行去,來到門口,發現一個身影蹲在門口,他被嚇了一跳。
  “誰啊?大半夜地蹲在別人家門口做什么?”方志誠苦笑道。
  “歐巴,是我!”樸泫雅抬起那種精致漂亮的臉蛋,嘟著嘴道,“我等你好幾個小時了,怎么現在才回來?”
  方志誠一邊開門,一邊無奈地問道:“歐巴需要工作,需要賺錢。你餓的話,自己去吃飯便好了,為什么要在這里等我?莫非想讓我給你做飯吃?”
  樸泫雅站起身,捶著因為蹲了太久有點發麻的小腿,無奈地說道:“我今天在家里打掃除,出來丟垃圾的時候,順手帶上了門,后來發現鑰匙丟在家里,再也進不了門。”
  方志誠嘆氣道:“你進不了門,來找我也沒用啊,因為我沒鑰匙。其實你可以撥打電話110,讓他給你安排一個指定的開鎖公司。”
  樸泫雅歪著頭,露出驚訝之色,道:“原來還可以這樣的啊?”
  方志誠也不知道樸泫雅是不是故意裝傻,起身進了廚房,看了一眼冰箱里的食材,然后準備晚餐。即使樸泫雅不來的話,方志誠因為沒有吃完飯,所以也得自己做,不過,落在樸泫雅的眼中,讓她感覺到格外的感動,編劇的想象力不是一般豐富,她認為方志誠這是專門為了自己下廚。
  “會做飯的歐巴,真帥!”樸泫雅捧著一碗熱面的時候,感覺眼睛酸酸的,她被深深地感動了。
  方志誠用筷子敲了敲她的腦門,提醒道:“面要趁熱吃,若是時間久了,就容易爛,味道就沒那么好了。”
  樸泫雅點了點頭,“希希嗖嗖”的吃了起來。
  方志誠下意識皺了皺眉,默默地暗嘆,這韓國人吃東西的品相也太丑了一點吧,華夏人一般會這么教導晚輩,吃飯的時候注意不要發出聲音,要細嚼慢咽,不過,這樸泫雅吃得噪音不斷,讓他覺得有點嗓子發麻。
  “面條就這么好吃嗎?”方志誠疑惑地問道。
  “是啊,我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面條。”樸泫雅雙眼發亮地說道,“我們一般喜歡吃泡面。”泡菜和泡面是韓國食物的兩大特色。
  “喜歡吃,那就多吃一點吧。”方志誠想了想,將碗里的一般面條,倒入了樸泫雅的碗中,暗嘆這妹子恐怕真是餓了。
  方志誠有時候就是這么不解風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