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519 魚和熊掌怎兼得

(月初,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
  二零零八年九月初,霞光區召開四屆六次人代會,會議上進行了選舉,代區長方志誠成功高票“轉正”,成為霞光區人民政府區長。方志誠在選后發言中表示:“衷心感謝全體代表的信任與支持,我深感責任重大,使命光榮。作為一個來到霞光區才半年的人,我發現自己已經融入霞光區,成為霞光區的一份子。我將義無反顧地勇挑重擔,奮發有為,絕不辜負各位代表和十萬人民的信任和重托。”
  會議結束之后,鄧少群面色陰鷙,沒有與方志誠作任何交流,快步走出會堂。張曉亮湊到方志誠的身邊,低聲道:“方區長,今天鄧記有點不正常,平常他的講話總是很長的,今天只是走了個形式而已。”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可能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吧?”
  張曉亮微微一怔,不明白方志誠是何用意。
  鄧少群回到辦公室之后,憤怒地將會議資料扔進了垃圾桶內,這讓后面走入的組織部長喻金平被嚇了一跳。
  “為什么幾乎是全票通過?”鄧少群目光陰沉地看著喻金平。
  喻金平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議之前,我找過幾個代表談話,委婉地告訴他們意思,但沒想到最終結果出乎意料之外。”
  鄧少群原本希望在方志誠轉正的時候,給他使一個絆子,但沒想到情況失去控制,最終以方志誠幾乎全票通過了轉正。
  鄧少群并不知道,張曉亮在其中做了多么艱辛的工作,他與每個人大代表都溝通了不下兩次,出了一些屬于鄧少群派系冥頑不靈之輩,都被張曉亮超群的說服力逐個擊破。
  這也是方志誠在人代會之前,給張曉亮下的死命令,如果轉正不能順利通過,那么他這個位置就不要做了。張曉亮才享受副區長的職位沒幾個月,哪里愿意走人,所以近乎變態地執行了方志誠的命令。
  鄧少群長吁了一口氣,他這兩年脾氣收斂許多,若是換做以往,早就雷霆大怒,然后亂砸亂吼一陣。
  “材料核實得怎么樣了?”鄧少群沉聲問道。
  喻金平點了點頭,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提醒道:“如同金鋒所說,基本屬實。方志誠的確與多名女人有著曖昧不清的關系,但他那些女人大都動不得。至于方志誠所住的房子和使用轎車,都是別人的名義,他為借用。”
  鄧少群手指在辦公桌上敲了敲,道:“為何動不得?你倒是跟我說清楚。”
  喻金平徐徐道:“秦玉茗,玉茗傳媒集團的董事長,是方志誠表面上的女朋友;戚蕓,原先與方志誠搭過班的女*干部,現在是省委督查室的副廳級主任;佟思晴,瓊金市委記辦公室副處級秘;沈薇,玉茗傳媒集團總經理,父親是淮南首富沈千山……”
  鄧少群平靜地等待與喻金平說完,其實內心早已被震撼得如同一團亂麻,他原本是想從方志誠的私生活入手,借著整風運動給方志誠施加壓力,誰曾料到方志誠的這些女人都是家底殷實,很有實力的人物?
  鄧少群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后果能否承擔?
  喻金平見鄧少群臉色陰晴不定,提醒道:“方志誠是省委空降的干部,若是鬧得太兇,上面肯定會施加壓力。”
  鄧少群其實上次從夏蘭山那里已經探出口風,他也不希望自己過分針對方志誠,“那你的意思是,我就聽之任之,讓方志誠這么囂張下去?”
  喻金平苦笑道:“鄧記,按照方志誠的年齡以及履歷,在霞光區只是走個過場,最多五年,他必然要去下一站,忍一時風平浪靜。”
  鄧少群猶豫不定之間,手機響了起來,趙謙和打來的電話,低聲道:“少群記,事情不好了。你弟弟在機場被人抓到了。”
  鄧少群臉上露出震怒之色,道:“什么?”
  趙謙和解釋道:“我剛才得知的消息,項新早已安排人監視你弟弟的一舉一動,見他今天準備從瓊金機場出境去加拿大,匆匆趕到機場將他逮捕了。現在他們收集了許多證據,有幾個地痞指證,是你弟弟主謀,導致傷人、殺人事件發生。現在根本找不到兇手,所以責任全部壓在你弟弟的身上,因為情節影響嚴重,又在運動的風口,若是判刑的話,起碼是期。”
  趙謙和下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等待鄧少群的指示。他故意說出了項新的名字,目的明確就是為了告訴鄧少群究竟是何人在暗中下手。當然,這也是因為項新是自己公安局局長的競爭對手。
  趙謙和對項新原本是不屑一顧的,因為論以年齡與資歷而論,他都法與自己相提并論,但從鄧少安的事情上,他瞧出了端倪,項新背后之人是方志誠。現在方志誠正處于大肆招兵買馬之計,很有可能會拉項新一把,那樣自己則就得不償失了。
  “項新?”鄧少群冷笑一聲,“他以為找到方志誠做靠山,就可以坐穩公安局局長的位置了嗎?真是幼稚!”
  組織工作是由鄧少群說得算,現在項新站到了對立面,還想晉升,那可是癡心妄想。
  趙謙和添油加醋地說道:“相信這是想至你弟弟于死地呢。”
  “在我看來,其實你弟弟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雖說他雇傭了幾人與對方談判,但他不是實際的執行人,沒有讓那些人傷害對方。說你弟弟是殺人兇手主謀,這顯得罪過太重。”
  鄧少群不太喜歡趙謙和這種陰陽怪氣的語調,淡淡道:“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多管,只想知道怎么把我弟弟救出來。”
  趙謙和道:“還需要從項新入手。”
  鄧少群理解趙謙和的意思,若是調走項新的話,問題便迎刃而解了。他暗忖這趙謙和倒是挺聰明,用了一招漂亮的借刀殺人之計。
  鄧少群道:“此事我會考慮,你繼續注意觀察我弟弟那邊的情況,不要松懈。”
  掛斷電話之后,喻金平忍不住提醒道:“鄧記,這次整風運動勢頭很猛,省里很關注,若是這個時候插手你弟弟的事情,恐怕會帶來不好的影響。”
  鄧少群怒道:“那就見死不救嗎?他是我的親弟弟,我的家人。”
  喻金平嘆了一口氣,道:“我認為此事可以采取其他的方法斡旋一點處理,現在處于風頭上,如果頂風作案,肯定會被省里樹立為典型,到時候不僅救不了你弟弟,甚至還要讓您也要搭進去。所以我建議你,先讓局里暫緩此事,也不要急著將他撈出來,等到整風運動過了之后,在進行運作,屆時一定能有轉圜余地的。”
  鄧少群瞇著眼睛看了一眼喻金平道:“如果我現在調走項新,如何?”
  喻金平連忙擺手,道:“萬萬不可!如果調走項新,那么便是給了方志誠機會。”
  鄧少群嘆了一口氣,道:“你說吧,究竟該怎么辦?”
  喻金平道:“此事只能采取折中平衡的方法來解決,不如給項新一個局長的位置。”
  鄧少群有些不滿地說道:“這是低頭啊,不似我的風格。”
  喻金平苦勸道:“若不低頭,那么項新極有可能采取極端的方式來處理,畢竟您弟弟身上有著黑社會屬性,現在風頭上,進去蹲幾年那還算是輕的。”
  鄧少群嘆了一口氣道:“罷了,此事就按照你的方式來辦吧。”
  喻金平松了一口氣,他就怕鄧少群固執己見,不聽自己的勸說。與方志誠的這番交鋒,完全是己方弱在下風,鄧少群原本是想拿方志誠的黑資料來弄個陰謀,未曾想那些人都是不好惹的主,頓時前怕狼后怕虎起來。而方志誠則動作果斷,早就布置好一切,雷厲風行,一刀砍在鄧少群的七寸要害,讓他痛不欲生。
  方志誠辦公室內,除了張曉亮和成浩之外,項新也在其列。經過這次的事情,項新也進入了方志誠的陣營之中,成為主要核心之一。
  剛剛喻金平來方志誠的辦公室跑了一趟,委婉地表達了鄧少群的意思,也就是說,若方志誠不再緊咬不放,愿意讓項新來擔任公安局的新局長。方志誠隨后便將三人喊到辦公室,集體商議。
  “方區長,鄧少安的事情如何辦?按照上級部門提出的標準,像項新這種行為,已經可以對其進行拘留,甚至如果嚴格追究的話,必須要承擔殺人案的首要責任。”項新緩緩匯報道,“至于拘謹受害者的家屬,這也屬于情節極為嚴重的范疇。”
  成浩眉頭皺了皺,道:“鄧少安必須要追究其責任,不過,后果可能是,項新你的局長位置恐怕就得飛了。”
  項新眼中遺憾之色一閃而過,苦笑道:“若是能讓鄧少安這個社會大毒瘤繩之以法,當不當那個正局長又有什么關系呢?”
  方志誠暗忖項新還挺烈性,他擺了擺手,道:“鄧少安堅決不能放,而這個公安局局長也必須要你來當。”
  張曉亮與成浩對視一眼,都有點云里霧里,不知道方志誠有何辦法,讓這魚和熊掌都能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