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517 蘇老太爺的深謀

方志誠對趙清雅而言是個很特別的人,他幫自己重新找到自己,但又總能輕易地將自己拉回回憶里。趙清雅甩開方志誠的手掌,瞪了他一眼,道:“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明白?”
  方志誠訕訕地笑道:“在一起就是,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趙清雅呸道:“真不知羞恥。”
  方志誠嘆氣道:“男人如果臉皮太薄,討不了老婆的。”
  趙清雅道:“難怪你老婆那么多,左擁右抱,我就不蹚渾水了。”
  方志誠無奈地攤手道:“雅姐,原來我在你眼里這么花心,其實我這個人很專一。”
  趙清雅瞄了方志誠一眼,道:“既然專一地愛著你的嫂子,為何還要跟我水乳*交融?”
  方志誠現自己被逼入絕路,正好瞄見服務員過來上菜,轉移話題道:“哎呀,肚子好餓啊,我們吃飯吧,吃飽了才有力氣討論,咱倆究竟要不要在一起找個話題。”
  趙清雅沒興趣跟方志誠繼續糾纏這么個無聊的話題,不過她能瞧出方志誠佯作沒事,那是不想讓自己太傷心,默默地嘆了一口氣。趙清雅心不在焉地切著牛肉,終于還是忍不住提議道:“志誠,要不我帶你去陜州蘇家一趟吧?有些事情還是說開比較好,畢竟你留著蘇家的血液,是他們的家人。”
  方志誠低著頭,專心致志地對付著盤子里的青色西蘭花,道:“他們都不將我當作親人,我有必要貼過去嗎?”
  趙清雅也覺得不太適合,道:“那你準備怎么辦?”
  方志誠抬頭看了一眼趙清雅,沉聲道:“總有一天,我會站在蘇家人的面前,大聲說出我媽的名字,然后讓他們知道,犯下了多么卑鄙的罪行。”
  家族棄子,這種悲憤之情可想而知。不過趙清雅隱約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但她又想不明白問題出在哪里。
  ……
  陜州省會西京市一棟大宅內,大桌上坐滿了人,為的老太爺滿頭白,身形瘦削,但依稀能瞧出年輕時風流倜儻的模樣。老太爺默默地吃飯,旁邊人低聲不語,自然不敢多言。吃了一大碗飯之后,老太爺放下了筷子,問道:“你姐姐那邊最近怎么樣,據說國務院的局勢有些不太明朗啊?”
  坐在他身側的是一個看上去四十歲出頭的中年男人,他低聲道:“她正在努力控制局面,李思源從淮南沖入國務院,讓人始料不及,不過,這正是一號長的目的,通過一個局外人讓國務院重新煥活力,畢竟那里很多年沒有從長三角區域提拔過副國級干部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hua.”
  老太爺搖了搖頭,低聲嘆道:“這也是難得,二號那邊出了李思源這么一個能力突出之人。一號和二號這也是希望在退任之后,在國策方面保持穩定過渡,不希望退任之后,諸多決策變成徒勞,也算是用心良苦。”
  中年男人面色凝重,老太爺每天在家讀書看報打拳,很少出去閑逛,但對這局勢卻看得異常明朗。在他們心中有一盤棋,早就在多年之前埋好伏筆,只需要在關鍵的時刻看看棋盤,便能對局面作到了如指掌。
  中年男人名叫蘇摩,是蘇家的第二子。蘇家長子蘇剛突然離世,他便成了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不過,蘇摩與蘇剛的年齡相差十多歲,想要往上更進一步成為頂梁柱,起碼還得熬個十來年,現在蘇家處于青黃不接的環節,蘇家長女蘇青現在是黨組書記,主任,正部級干部,也是現在蘇系的靈魂人物。
  蘇青也算得上一個傳奇人物,是建國以來少有的幾名能夠沖擊副國級位置的女性官員之一。此人一生未嫁,也沒有子嗣,作風雷厲風行,有望成為現任女副總理燕牧接任者。現在蘇家將軍政所有資源全部放在蘇青的身上,為蘇摩接任提供緩沖期。
  蘇摩道:“最近五號長那邊壓力很大,現在經濟情況不明朗,股市震蕩,歐洲次貸危機已經影響到國家根本,如果不布一些政策,恐怕很難抵御這一波的外資入侵。”
  蘇老爺子眉頭挑了挑,道:“你與小青說一下,最近我會和寧家的那個老家伙見個面,他搞經濟有一套,說話也有點分量。”
  蘇摩點了點頭,道:“我等下便告訴姐姐。”
  蘇老太爺瞄了一眼蘇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我們蘇家現在人才凋零啊,竟然讓你姐一介女流站在前面沖鋒陷陣,實屬不該。你要趕緊成長起來,盡快為你妹妹分擔一些壓力才行。”
  蘇摩正襟危坐道:“爸,我一定會努力加油,盡快成為姐姐的好幫手。”
  蘇老太爺瞄了一眼蘇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放下筷子,道:“你們繼續吃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等蘇老太爺離開之后,飯桌上的氛圍才緩和一些。蘇摩的老婆呂雯道:“爸今天吃得有點少,等下給他再做一點吧?”
  蘇摩擺了擺手,道:“每年這段時間,爸的心情都不會很好,因為大哥的忌日就快到了。”
  呂雯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董之秋,陰陽怪氣地說道:“大嫂,還是蘇摩將大哥放在心上,到了忌日這段時間,他總會提前幾天回家。老三也太不上道了,尋常沒事不見蹤影也就算了,訂好這兩日大家一起聚會,他也沒個消息,實在太說不過去了吧?”
  董之秋知道老二和老三的媳婦關系不佳,她瞄了一眼袁琪,道:“老三,就沒個信?”
  袁琪年紀輕,在家里說話沒分量,她知道呂雯是故意針對自己,將筷子放在碟子上,不悅道:“是啊,你們就權當他也死了吧。”言畢,袁琪站起身,拉著女兒蘇媛往外離開。
  呂雯煽風點火道:“大嫂,你看看,咱們這個三妹脾氣還真夠糟糕的。”
  董之秋平淡地說道:“你嘴巴少說幾句,老三不回來,也不是袁琪能做得了主的。咱們一家人聚少離多,在一起和和睦睦得多好?”
  呂雯嘴巴不饒人,道:“大嫂,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不是幫著你說話嗎?”
  蘇摩瞪了呂雯一眼,道:“你話太多,少說兩句。這么好的飯菜都堵不上你的嘴?”
  雖說老大走了,但大嫂董之秋卻是一家之主,見呂雯說話越來越放肆,甚至要跟董之秋抬杠,蘇摩也就毫不猶豫地說了兩句。
  吃完飯后回到自己的房間,呂雯抱怨道:“老公,你剛才當著大嫂的面,那么說我,有點太過分,不是讓我下不了臺嗎?”
  蘇摩指著呂雯,道:“大嫂這么多年一個人很不容易,這個家如果不是她操持著,恐怕早就散了。老爺子在五年前起身體就一直不好,若是換作你來照顧他,能保證讓他健健康康的嗎?”
  呂雯臉色一黯,道:“我就是不喜歡你替她說話,我知道她辛苦,那也只能怪她命不好。”
  蘇摩見呂雯說話如此沒譜,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道:“呂雯,我跟你夫妻這么多年,知道你的性格向來直接,藏不住心里話,但我與你鄭重聲明,若是在提起我哥或者我侄子的事情,別怪我跟你不客氣。”
  董之秋的確命不太好,丈夫與大兒子都走了,尋常人都很難接受這種命運。
  蘇摩的脾氣向來很好,呂雯見他火,意識到自己失言,癟了癟嘴,轉身出了房間。
  蘇摩嘆了一口氣,給蘇青打了電話過去,道:“姐,我已經回西京了,你什么時候回來?”
  蘇青清了清嗓子,道:“再過兩日吧,現在事情非常多。怎么樣,家里是不是又吵得一團亂麻?”
  蘇摩暗忖大姐的判斷還是很準確的,笑道:“姐,你猜對了。不過,呂雯和袁琪這兩年也變成熟了,所以吵得也不至于那么嚴重。她們兩個人就服你,還等你回來好好做做她們的思想工作呢。”
  蘇青長吁一口氣,笑道:“我可管不了她們倆。老三回來了嗎?”
  蘇摩搖了搖頭,道:“應該是到西京了,打通了一個電話,匆匆掛斷之后就再沒聯系上。”
  蘇青苦笑道:“這個紈绔少爺、花花公子,都四十好幾了,還不收收心。我等下給他打個電話,若是他不回我電話,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蘇摩笑道:“若是姐你愿意出馬的話,他自然要給面子了。”
  掛斷了老姐的電話,蘇摩在房間里待了片刻,便往后院老爺子住的房間行去。老爺子近五十歲才生下自己,憑良心而言,蘇摩與父親存在很大的代溝,因此在他的面前,每次都很戰戰兢兢。
  快靠近蘇老爺子常住的大院,蘇摩現老爺子正在與人聊天。他想了想,還是停下步伐,但6續還是聽到了對話。
  老爺子語氣頗為凝重地說道:“此事還是暫時壓一段時間吧,現在是蘇家能否東山再起的關鍵時刻,不能受到影響。”
  對面那人嘆了一口氣,道:“行吧,長,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那人出了大院,見蘇摩站在不遠處抽煙,微微一怔,旋即跟他打招呼,道:“二公子好!”
  蘇摩掐掉了煙,道:“西山兄,你什么時候來的,我竟然不知?”
  孟西山笑道:“你們一家人聚餐,我低調而來低調而去比較好,否則反而破壞了聚餐的氛圍。我還有事做,就先走了。”
  蘇摩盯著孟西山筆直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暗忖也不知這老爺子最近在籌劃什么重要事情,竟然讓他以前最信任的警衛親自去辦理。現在的孟西山早已是軍方舉足輕重的人物,蘇系之中最有影響力的將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