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16 那我們在一起吧

金鋒離開茶樓之后,匆匆趕到一家四星級酒店,見到等候多時的夏芒。夏芒訂的是一間商務套房,一室一廳,外面可以會客,里面是臥室。金鋒進門的時候發現一個細節,地面上有一雙粉色鑲鉆涼鞋,他瞄了一眼虛掩的臥室門,笑道:“你手腳挺快的嘛,這才到漢州多久,便勾搭上了一個?”
  夏芒淡淡一笑,道:“在路邊遇見的,我見她身材不錯,便開著車跟著,等她發現之后,約她去喝點酒,沒想到她還真答應了。”
  金鋒無奈苦笑道:“你又用藥了嗎?”
  夏芒聳了聳肩,道:“只用了一點點而已,有時候需要用點催化劑,才能揭掉那層遮羞布。這女人一開始不樂意,但藥效上來之后,真的很夠勁。她現在還沒緩過神來,你要不進去試試?”
  金鋒暗忖夏芒的私生活還真夠荒唐,他搖了搖頭,拒絕道:“那就不用了,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夏芒哈哈大笑,問道:“跟霞光區的黨委書記談得如何?對方愿意出手對付方志誠嗎?”
  金鋒沉吟片刻,道:“身在官場的人,有幾個不是老江湖?鄧少群也是一個聰明之人,他不會輕舉妄動的。不過,我從細節之處觀察到,他跟方志誠之間肯定有嫌隙,想除之后快。”
  夏芒臉色陰鷙地說道:“這個可惡的方志誠,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他的。”
  金鋒嘆了一口氣,夏芒的家族衰敗,其實歸根到底不在方志誠的身上,而在華英集團的寧香草身上,但夏芒想去碰寧香草力有不逮,所以便將怒火撒在方志誠的身上。
  東臺高爾夫球場項目,是夏家的滑鐵盧,夏芒原本想借這個項目來跟華英集團彌合關系,沒想到跳進陷阱,賠了夫人又折兵。
  金鋒目光射出仇恨之色,道:“老夏,在這個上面,我跟你的態度是保持一致的。方志誠害得我丟掉了一切,我必須要變本加厲地讓他感受到那種痛苦。”
  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很難想象,仇恨讓兩個心懷不軌的人走到一起,而且相處得看上去很融洽。
  金鋒掏出煙盒,遞給夏芒一支煙,道:“我哥那邊怎么樣?”
  夏芒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你哥人太謹慎了,想要對他下手,機會不多,必須要小心計劃才行。現在我已經買通了你哥身邊的一個人,等到時機恰當的時候,他會跟我們里應外合的。”
  金鋒疑惑道:“我有點好奇,你是如何買通他身邊的人。我哥這個人疑心病很重,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他是不可能收為己用的。”
  夏芒笑道:“你哥的定力十足,但不代表其他人面對金錢、美色的誘惑,能不動搖。放心吧,此事你需要插手,只要準備好早日回歸金家,到時候帶著我一起發財便好。”
  金鋒微微一笑,道:“我們算得上生死之交,只要你幫我掌控金家的勢力,錢財那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夏芒瞄了金鋒一眼,他表情自然,瞧不出一點破綻,暗忖若我真幫你除掉你哥,也不怕你到時候擺我一道,兩人接觸這么久,夏芒知道金鋒太多秘密,若是金鋒過河拆橋,自己有許多方法讓他身敗名裂。
  金鋒哪里不知道夏芒的險惡用心,他知道這是個后患,但他現在又不得不借助夏芒。夏芒的家族雖然已經敗落,但夏芒此人是一個野心家和陰謀家,他擅長陰謀詭計,若是利用他來改變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未嘗不是一種選擇。
  至于夏芒也是存著利用金鋒的心理,兩個人各懷鬼胎,但表面上宛如鐵哥們般,實在令人感到諷刺。
  金鋒又坐了一會,屋內傳來女人的驚叫聲,夏芒咧嘴笑了笑,道:“我進去看看。”
  金鋒點了點頭,目送夏芒進了臥室,很快里面傳來女人的哭泣之聲。即使那個女人多么隨便,在清醒之后,恐怕也很難接受被迷昏的事實。
  他不僅暗嘆,夏芒也實在陰損之極,利用這種迷藥的方式,不知禍害了多少女人。當然,這一方面是因為現在女人很多不夠警惕,太容易相信人的緣故,另外一方面也瞧得出夏芒玩這一招已經是爐火純青。
  又過了十來分鐘,夏芒走了出來,笑道:“女人就是這樣,特別矯情,上了我的車,明明就是想跟我搞一夜情,當事實發生了之后,又會后悔。”
  金鋒目光瞄了一眼臥室,笑道:“怎么解決的?你耍了手段,若是她出去報警的話,你吃不了兜著走。”
  夏芒眼中露出狡猾之色,輕哼道:“我也不是第一次這么玩了,知道安撫她的方法。我拍了一些照片,同時還把她手機里面的號碼全部拷貝下來,如果她報警的話,那我就讓她以后沒臉做人。”
  金鋒倒吸了一口涼氣,苦笑道:“你做得也太狠了吧?”
  夏芒聳了聳肩,道:“最終她選擇了另外一套方案,就是我給她一筆錢,以后兩人形同陌路,權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金鋒暗忖這夏芒的心理實在太歹毒了,幸好自己與他是同一陣營,不然有這么個對手,還真夠頭疼的。
  ……
  方志誠與趙清雅在周六晚見了面,兩人約在一家咖啡廳邊吃邊聊。
  趙清雅見方志誠面色不太好,關心道:“身體不舒服嗎?”她其實能猜到方志誠這兩日肯定不好受,這可是牽扯到自己父親是誰的大事。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這兩天有點失眠,睡眠不足的原因。”
  趙清雅嘆氣道:“早知道,我在電話里直接跟你說明情況,省得你心里有事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事情還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
  趙清雅點點頭,道:“主要情況比較復雜,我怕在電話里也說不清楚,所以覺得還是跟你當面聊那樣比較好。”
  方志誠雙手合握,沉聲道:“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趙清雅從皮包里取出了一張照片,遞了方志誠,道:“你看看這個人。”
  方志誠瞄了一眼,眼中露出驚訝之色,因為照片上是一個中年男人,看上去五十多歲,相貌跟自己極其相似。方志誠的第一反應是,他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父親。
  趙清雅緩緩道:“此人名叫蘇夔,是陜州蘇家的長子,原本擔任陜州省組織部長,不過五年前在山區走訪調查過程中出了車禍,不幸離世了。”
  “去世了?”方志誠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情緒也從高峰瞬間跌到谷底。
  趙清雅輕嘆道:“如果我在電話里跟你說的話,我怕你接受不了事實。陜州蘇家老爺子總共有三子一女,其中大兒子蘇夔原本是家族的希望,他生有一子一女,我前男友便是他的兒子,現在已經移居國外,另外一個女兒年齡不大,才二十多歲,現在還在燕京念書。”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按照你的意思,我很有可能是他的私生子了?”
  趙清雅點頭道:“老爺子結婚比較晚,生兒育女也遲,二兒子才四十歲,三兒子比二兒子小一歲,所以都不太可能……”
  方志誠嘆氣苦笑道:“我原本以為找到父親,沒想到遇到這么個尷尬的結果……看來他們一直隱瞞著我,只是不想我給死者抹黑吧。畢竟出了個私生子,對蘇家,不是什么光榮的事情。”
  趙清雅還是第一次見到方志誠如此失落,任何人遇到這種情況,恐怕都很難接受,伸手握住了方志誠的手,道:“這只是我初步了解的情況,我也只是簡單地調取了蘇家的族譜,所做的分析,或許你跟蘇家沒關系,你父親并不是蘇夔,而是其他人。”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勉強擠出笑容,道:“雅姐,謝謝你幫我了解一切。我仔細想了想,我媽也是那個時候精神狀態變得不好,然后生了一場大病,三年前離世的。”
  將事情全部串聯在一起,方志誠已經很確定,自己的父親恐怕就是蘇夔。
  蘇家為了避免方志誠這個私生子曝光,所以竭力將自己隱藏,而老媽恐怕也是害怕影響蘇夔,所以默默忍受這一切。這也可以與自己想要調查那張存折,蘇家極其敏感地扼殺了線索聯系在一起。
  盡管一切都沒有確鑿的證據,但方志誠覺得推論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現在讓方志誠感到無比痛苦的是,知道事實真相那樣如何?甚至比不知道還要殘酷,因為他現在確定自己是個孤兒,父親去世了,母親也去世了。
  趙清雅也陷入了沉默,她能夠感覺到方志誠的悲傷,因為預計到他會有這個反應,所以趙清雅才會跟方志誠當面說出一切。畢竟自己陪著他,這樣總比讓他一個人接受結果要好。
  “志誠,沒什么的,我會永遠跟你在一起,你不會孤獨,我陪著你。”趙清雅眼中噙滿淚光,往事與現實交融,若是當初知道前男友身患絕癥,自己一定會不離不棄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那我們在一起吧。”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