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515 陰魂不散的金鋒

(月初,求諸位手中月票。)
  鄧少群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他人生還是第一次這么畏手畏腳,沒想到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給擺了一道。他內心很難接受這個結果,所以使得心態變得極其畸形,甚至有些扭曲。
  家人是鄧少群的敏感點,禍不及家人,他認為官場博弈不應該牽扯到家人,這是最起碼的原則,但方志誠毫無底線,打破了這個規則,讓他怒火攻心。
  在喻金平的聯系下,鄧少群與金鋒見面。為怕被人發現,鄧少群選擇漢州城東一家看上去很普通的茶樓。這間茶樓從外表看上去,瞧不出什么名堂,但本地人卻知道這個茶樓開的時間夠久,差不多足有十多年了。
  鄧少群認識這間茶樓的老板,他喜歡吃這家茶樓做的湯包,幾乎每個星期都會來這里吃一次。鄧少群跟老板寒暄兩句,上了二樓的包廂。
  比起在云海的時候,金鋒顯得更加精神了些,戴著金絲眼鏡,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西褲、锃亮的棕色皮鞋,宛然一個成功人士的模樣。
  喻金平介紹道:“鄧書記,這就是來自銀州的著名企業家金鋒。”
  鄧少群與金鋒握了握手,笑道:“久仰金總大名。”
  金鋒笑了笑,道:“鄧書記,我一直想拜訪您,不過您工作太忙,所以我害怕打擾您。”
  鄧少群擺了擺手,淡淡笑道:“金總可能不太了解我的性格,像對你們這些客商,我是很歡迎的,無論何時來找我,我一定會抽出時間來與你們溝通、交流。”
  金鋒點了點頭,笑道:“別人都說鄧書記性格火爆,我還挺忐忑不安,今天一見發現那些都是謠言,您很熱情。”
  鄧少群哈哈笑道:“我的脾氣是不好,但那些僅針對工作,若是下面的人辦事不得力,我自然該說要,該罵得罵。”
  金鋒很自然地拍了個馬屁,道:“鄧書記,您果然是一個很直爽的人,說話不拐彎磨腳,直來直往,這在官場之中實屬少見,我很欣賞您。”
  鄧少群擺了擺手,嘆氣道:“我這個性格不太擅長在官場中生存,我也想改變呢,不過年齡大了,性格早已定型,根本改不了,索性就順其自然了。”
  金鋒輕輕地搖頭道:“鄧書記,這是您的個人魅力,千萬不要改,現在無論國家還是省里都重點培養一些有個性的官員,我認為您很符合條件。”
  金鋒這拍馬屁的功夫實在高超,不過鄧少群也不是那種膚淺之人,但也因為金鋒諸般示好,拉近了與他的距離,少了許多戒備之心,他笑了笑,問:“金總,不瞞你說,今天之所以跟你見面,是想跟你打聽一個人。”
  金鋒會意地一笑,“方志誠?”
  鄧少群暗忖這金鋒反應很快,點頭道:“沒錯,據說你曾經是他的同事,對他很了解?”
  金鋒嘆了一口氣,道:“若說同事或許還不妥當,真正而言,他是我的仇人。”
  “仇人?”鄧少群暗忖此事變得有趣起來,“你為何與他結仇?”
  金鋒露出一副很沮喪的表情,道:“鄧書記,我原本也是體制內的人,被他砸了飯碗混不下去,這才下海的。雖然這兩年從商取得的成績不錯,但還是少了一種歸屬感……”
  鄧少群好奇道:“他是如何逼著你下海的?”
  金鋒與鄧少群的談話極有技巧,他這兩年的成長速度很快,從一個不可一世的大秘,轉變成了一個狡猾聰明的商人。以前的金鋒,眼高于頂,別說一個區委書記了,即使一個正廳級市長,他也不一定放在眼里。如今的金鋒變得見風使舵,善于察言觀色,成為了個精明的上任。
  人跌了一跤,并不意味著永遠失去站起來的資格。金鋒不僅爬了起來,而且變得更加成熟。金鋒嘆氣道:“當初宋文迪在銀州上任的時候,我是市長夏翔的秘書。宋文迪為了爭奪權力,不惜制造了各種陰謀,導致夏市長最終落馬,而我呢也因為此事徹底在官場上站不住腳,只能被迫辭職從商。而方志誠當時是宋文迪的秘書,不少陰謀都是方志誠出的點子,從某種角度上,他才是罪魁禍首!”
  鄧少群能從金鋒憤怒的語氣中聽出他對方志誠的仇視,不得不說,金鋒的表演實在太到位了,鄧少群完全相信,金鋒與方志誠是不死不休的關系。
  鄧少群點了點頭,道:“金老弟,你對方志誠的看法與我不謀而合。作為霞光區的一把手,我自然希望與這個副手打好關系,不過他來到霞光之后,總是不停地找麻煩,讓我苦不堪言。現在,他甚至開始計劃對我的家人下毒手,這已經觸犯了我的底線。”
  金鋒眼中露出憎恨之色,怒道:“他就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陰險小人,對付他的話,你也只能比他更聰明,得用一些歹毒的方法。”
  鄧少群疑惑道:“哦?莫非你有對付他的方法?”
  金鋒這時笑了一聲,道:“鄧書記,我是一個升斗小民,如何對付他一個區長呢?真正想要對付他,還需要同等重量級的人才行。”
  鄧少群暗忖金鋒夠精明,他原本是這么琢磨,既然金鋒這么痛恨方志誠,那么自己因勢利導,利用他來設計陰一下方志誠。金鋒哪里會中招,簡單的一句話,就跳出了自己設下的坑。
  鄧少群輕嘆道:“說實話,我也調查過方志誠,此人幾乎沒有弱點,很難找到對付他的方法。”鄧少群瞄了金鋒一眼,他決定將話語權交給金鋒,一般這樣做,可以更好地套出對方的想法。
  金鋒不動聲色,沉聲笑道:“那是您不夠了解方志誠。他的弱點很多,比如跟一群女人關系不清,還有他的資產情況從來不透明……”
  鄧少群疑惑道:“那你的意思是?”
  金鋒暗忖鄧少群也太過狡詐,自己已經說得這么清楚,還故意擺出一副不解其意的樣子。金鋒也懶得跟鄧少群繼續兜圈子,他從皮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放在鄧少群的手邊,沉聲道:“這是我這幾年積累的資料,相信您一定可以用得上。”
  鄧少群接過之后隨手翻了翻,嘴角不自然地露出一絲詭異笑容,很快一閃而過。他將資料緩緩放在旁邊,輕嘆道:“資料我收下了,不過事情恐怕沒那么好辦。這次金總來漢州,想必也是帶著項目過來的吧?我聽老喻說過,你帶來的項目規模不小,要一口拿下四百畝的地,氣魄十足啊。”
  金鋒見鄧少群轉移話題,也就不再糾纏方志誠的事情,笑道:“霞光區的潛力不錯,尤其是漢州連接瓊金的西南地段,會成為瓊漢同城化的主戰場,在未來的升值空間很大。不瞞您說,我以前是搞房地產中介的,后來與一些炒房團關系相處得不錯,去年開始接觸房地產開發,也成功運作了幾個項目,我有信心拿地,只怕鄧書記不肯給我優惠。”
  鄧少群擺了擺手,道:“來霞光投資,我歡迎還來不及,至于優惠嘛,一定會給你現在區里最好的政策。”
  與金鋒又聊了一兩個小時,兩人這才作別。鄧少群坐在原位,喝了一口茶,喻金平送走金鋒,快步走入,鄧少群指了指位置,讓他坐下,問道:“你覺得此人怎么樣?”
  喻金平搖了搖頭,嘆道:“看不透,深藏不露,功夫修煉得很深。”
  鄧少群頷首贊同道:“他太敏銳了,知道咱們跟方志誠不和,所以才拋出了誘餌。”言畢,他用手指在桌面上點了點那份材料。
  喻金平道:“咬不咬餌呢?”
  鄧少群眉頭擰緊,陷入沉默,他自然瞧出金鋒是想借自己之手報復方志誠,這上面的資料肯定煞費苦心,而且對方志誠招招致命,但他必須要考慮清楚,既然拿了金鋒的材料,會不會被他牽著鼻子走,最終淪為金鋒手中的棋子。
  就在這長時間的沉默中,鄧少群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公安局副局長趙謙和打來電話,他語氣有些不安地說道:“老板,情況有些不對勁,我原本打算找受害者家屬好好聊聊,看能不能私下解決此事,沒想到那兩名受害者家屬已經被藏起來,根本找不到他們人。我懷疑,有人從中動了手腳,故意讓我們找不到。”
  鄧少群知道趙謙和的用意,所謂找家屬好好聊聊,就是威逼利誘,讓家屬改變主意,打消追求責任的想法,如此一來,鄧少安自然無罪釋放。但現在家屬被藏了起來,意味著這條路走不通了。
  鄧少群用手手掌重重地砸在那份金鋒給自己的材料上,沉聲道:“既然你絲毫不遵守規則,那我也就沒必要給你留有余地,就拼個魚死網破吧!”
  喻金平從鄧少群看似冷靜的態度中瞧出怒火,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畢竟鄧少群現在這個狀態,很難聽進自己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