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13 明日放線釣大魚

華夏地大物博,人數眾多,公務員因為特殊的身份,進入這個群體,需要通過層層審核,能進入其中,多半是精英人物。然而,精英人物也分三六九等,在陳超看來,方志誠這么年輕便坐到區長的位置,無疑潛力無限,處于金字塔尖,鄧少群與這么一個人敵對,顯然沒有把握好心態。
  陳超心中所想所思,鄧少群并非想不到,只是權力這個東西,太誘人了,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當被人虎口奪食的時候,誰還能容忍?
  趙謙和匆匆趕到三元橋派出所,審訊室正關著門,他走過去敲了敲門,有人拉開門,派出所長杜飛正坐在里面,他抬頭看了一眼趙謙和,道:“趙局長,你怎么來了?”
  趙謙和眉頭微微一皺,暗忖這杜飛還真是明知故問,他瞄了一眼鄧少安,低聲道:“小杜,我是過來帶人走的。”
  杜飛年紀不大,三十三四歲,從部隊轉業回來之后屢破奇功,所以被提拔成為了三元橋派出所的所長。趙謙和對杜飛不太熟悉,畢竟全區那么多派出所長,總有幾個人不受自己控制。
  杜飛為難地看了一眼趙謙和,苦笑道:“趙局長,今天你恐怕還沒法將鄧少安帶走。”
  趙謙和眉頭一擰,自有一股威勢,“為什么?”
  杜飛頗為惋惜地說道:“他手上有人命案。”
  趙謙和聽杜飛這么說,心里一驚,若是真有命案的話,恐怕就不能善終了。
  鄧少安激動地說道:“別血口噴人,誰殺人了?你們不要冤枉我?”
  趙謙和朝著杜飛招了招手,道:“你出來說吧,我想詳細了解一下情況。”
  杜飛看了一眼另外一名辦案的警員,跟在趙謙和的身后出了辦公室。杜飛知道現在趙謙和擔任新局長的呼聲好高,他也得服從命令,這是公安人員的基本原則。
  杜飛將自己的辦公室打開,趙謙和坐在沙發上,語氣凝重地說道:“杜飛,我想你也是知道鄧少安的身份,他是區委鄧書記的親弟弟,你今天拘留了他,這是一個很犯忌諱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趕緊將他放走。”
  杜飛給趙謙和倒了一杯茶,臉上露出苦笑之色,道:“趙局長,我自然知道事情的分寸,但事情發生在轄區,有人證在場,如果我把他放掉的話,誰來承擔后果?”
  趙謙和從杜飛的語氣中聽出些凝重,他沉聲道:“你把前因后果跟我簡單說一下吧。”
  杜飛便給趙謙和陸續說了一段,鄧少安前段時間見有兩家服裝廠生意不錯,便動了心思,準備收購那兩家服裝廠,但人家生意興隆,憑什么賣給你呢?于是,鄧少安便安排一伙流氓,三兩天到服裝廠去鬧,這便影響到別人的生意。其中一家知道鄧少安勢大,便妥協了,很快簽訂了轉讓協議;另外一家老板是東魯省人,性格剛烈,偏不低頭,并與那伙流氓產生武力沖突。
  這東魯老板練過武術,一個人能打四五個,鄧少安便多安排了幾個流氓,誰曾料到,第二次沖突的時候,雙方紅了眼睛,有流氓動了刀子,結果東魯老板被誤殺了。
  趙謙和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上,雖然鄧少安沒有出手,但他是幕后之人算作主謀,如果上綱上線的話,命案的第一責任人便是他。
  趙謙和嘆了一口氣道:“這件事情是不是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為何現在才爆出來?”
  杜飛站起身從辦公桌上取了一份文件,遞給了趙謙和,道:“這是出境記錄,請您看看。”
  趙謙和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道:“這么說來,鄧少安還對死者家人進行了非法拘禁?”
  杜飛苦笑道:“趙局長,事情發生在三元橋,事態如此嚴重,你覺得我要不要管?”
  趙謙和點了點頭,嘆道:“若真是情況屬實的話,誰也保不了他了。”
  趙謙和站了起來,在辦公室內擰緊眉頭,來回踱著步子,他心中開始動搖,畢竟事態嚴重,如果要帶走鄧少安的話,自己必須要承擔很大的責任,為了局長的位置,自己要擔那樣的風險,究竟值不值得呢?
  趙謙和在猶豫。
  杜飛目光冷靜地看著趙謙和,他知道趙謙和是帶著上面的命令而來,但在鄧少安的事情上,他顯得很坦然,鄧少安犯了大事。
  其實杜飛早就開始關注鄧少安了,只是一直時機未到,今天他得到了一個指令,所以迅速收網,在鄧少安租用的一個民房里查到失去人身自由的受害者,隨后迅速對鄧少安實施了逮捕。
  不過,這鄧少安很狡猾,他堅決否認一切,同時還給鄧少群打了好幾個電話,讓他安排人來救自己。
  如果將鄧少安放出去的話,那便意味著給了他充足的空間,可以銷毀一些證據。甚至,鄧少安如果畏罪潛逃的話,想要再抓到他,難度實在太大了。
  所以杜飛心中的想法只有一個,無論誰來了,想要帶走鄧少安,都不行!
  趙謙和思索良久,沉聲道:“小杜,我也跟你實話實說,今天我是奉命而來。這樣如何,我們各退一步,先讓鄧少安回去,你們繼續調查其他線索,等證據確鑿之后,再對他進行逮捕。”
  趙謙和玩了一個小花招,他既沒有否認鄧少安身上的嫌疑,但同時還在為鄧少安的離開做鋪墊。趙謙和的任務是,今晚帶鄧少安離開,至于明天如何,趙謙和就不需要去管了。
  杜飛苦笑一聲,道:“趙局長,現在的證據已經足夠充足,還需要怎么調查呢?”
  趙謙和擺了擺手道:“畢竟殺人的不是鄧少安,他究竟是不是主謀,還有待商榷。”
  杜飛對趙謙和的強詞奪理感到無奈,道:“趙局長,你這是一心想帶走犯罪嫌疑人了?”
  趙謙和眉頭挑了挑,道:“小杜,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我希望你慎重考慮后果,不要讓我為難,不要讓上面的領導為難。”
  杜飛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道:“對不起,趙局長,今天誰也別想帶走鄧少安,別說是區委書記了,就是市委書記、省委書記來了,我也要依法辦案。”
  趙謙和見杜飛不惜撕破臉皮,冷冷地怒視他一眼,道:“杜飛,你太囂張了。”
  杜飛不屑地看了一眼趙謙和,道:“道理在我這邊,我有資格囂張!”
  趙謙和見已經沒法繼續聊下去,怒哼一聲,匆匆走出了辦公室。杜飛是派出所所長,如果他放了人,以后即使出現了問題,趙謙和大可以將責任往他身上推,沒想到杜飛是個食古不化之人,根本軟硬不吃,趙謙和總不能強行帶走鄧少安,只能先行離開了。
  趙謙和剛進車便趕緊給鄧少群撥打電話。鄧少群聽明白事情始末之后,眉頭微皺,道:“你覺得他獲罪的可能性多大?”
  趙謙和苦笑道:“百分之八十吧,因為找到受害者,這是沒法改變的事實。”
  鄧少群挑眉道:“讓受害者改變口供呢?”
  趙謙和眉心跳了跳,“老板,這難度有點大啊。”
  鄧少群淡然地說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此事就交給你來辦理,若是辦不好的話,我拿你是問。”
  聽著電話里傳來忙音,趙謙和嘴角浮現出苦澀的笑意,這鄧少群完全就是將自己往火坑里推啊,不過,他現在處于懸崖邊上,若是不按照鄧少群的意思去做,肯定前途無望。但若是按照鄧少群的意思去辦,自己難免沾上了污點,為以后留下個定*時炸彈。
  聽著趙謙和的轎車發動,確定他離開后,杜飛撥通了一個電話,道:“項哥,果然不出你所料,剛才趙局長過來提人了。”
  項新嗯了一聲,問道:“這個案件不會這么簡單,我估計他們那邊肯定有其他的后手,你現在要做的是,千萬不能讓鄧少安離開,如果他一旦出了派出所的門,恐怕會立馬逃逸,到時候想要再抓到他那就難了。阿飛,這次辛苦你了,恐怕要抗住不少壓力,畢竟牽扯到鄧書記。”
  杜飛點了點頭,道:“項哥,你說這話太見外。當初你可是幫我擋過刀子的,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早就死了。既然你要辦的事情,我一定全心全力地把它辦好。”
  項新嘆了一口氣,笑道:“你是我的好兄弟,此事關乎我未來的前途,等事成之后,我請你好好喝一頓。”
  杜飛點頭笑道:“有你這句話,那就足夠了。”
  趙謙和有自己的優勢,他資歷足,經驗豐富,上面不少領導都很看重他;項新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擁有一幫支持他的好兄弟。
  與杜飛又聊了一陣之后,項新才掛斷電話,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然后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事情已經在有條不紊地發展中,鄧少群已經上鉤……”
  未過多久,手機震動,他點開短信一看,上面寫道:“明日放線釣大魚。”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