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511 你有罪罪無可赦

深夜的工地上,原本應該是寂靜無聲,但一道道仿若貓叫之音刺破了寂靜,老保安罵了幾句,將電視機的音量調高。方志誠摸了摸肩膀,苦笑道:“薇姐,你剛才這口下得太重了一點吧,都出血了。”
  沈薇慢慢整理好衣服,嘆氣道:“我這是下意識的,就跟你一樣,蠻勁上來了,哪里還管得上其他的?”
  方志誠笑了笑,從身后的皮包里掏出了香煙,點燃吸了一口,沈薇癟了癟嘴,道:“掐掉,臭死了。”
  方志誠道:“薇姐,沒聽過事后一支煙,快活似神仙嗎?”
  沈薇紅著臉,啐道:“沒聽過,我只知道抽煙不利于身體健康,以后不準抽了。”
  方志誠笑了笑,將掐滅掉,攬過沈薇,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口,道:“行,什么都聽你。”
  他正準備與沈薇再溫存一番,不遠處傳來汽車行駛的聲音,沈薇臉上露出些許緊張,道:“這里不是沒人嗎?怎么還有車過來了?”
  方志誠想了想,道:“恐怕跟咱們一樣,都是過來解決某些需求的。”
  沈薇啐道:“胡說八道。”
  方志誠嘻嘻笑道:“要不,咱們等等?”
  “我才沒那種惡趣味呢。趕緊走吧,尷尬死人了。”沈薇在方志誠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方志誠發動車子,打開車燈,往外行去,那輛車早已停在路邊。沃爾沃路過那輛轎車的時候,突然發出一陣刺耳的長鳴,轎車的車窗很快打開,一個長發女人探出腦袋,大聲罵道:“神經病啊!”
  沈薇被方志誠的這瘋狂的舉動,弄得咯咯直笑,道:“方志誠,你就是個神經病,就是個大變態。”
  方志誠嘴角高高揚起一個弧度,得意地說道:“薇姐,那你豈不是喜歡神經病,喜歡大變態了?”
  沈薇輕哼一聲,不屑地說道:“你還真是自以為是,誰說我喜歡你了?”
  方志誠笑道:“如果不喜歡,為何要來看我?”
  沈薇沉默片刻,低聲道:“那是因為我太無聊了。”
  方志誠哈哈笑道:“真是好牽強的理由啊。”
  沈薇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警告道:“以后不準用這種吃定我的語氣跟我說話,我很討厭這種感覺。”
  方志誠輕嘆道:“薇姐,你越是這么說,越顯得你自己已經處于下風了。”
  沈薇將頭扭到了另外一邊,不再去看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將手伸到窗外,徐徐道:“志誠,我替你生個孩子怎么樣?”
  沈薇這前言后語轉折太大,方志誠被嚇了一跳,臉上正好有一個坑洼,車身劇烈地抖動一下,方向盤又沒扶穩,在路面上走了個弧度。
  沈薇瞪了方志誠一眼,沒好氣道:“瞧把你嚇得,沒種的家伙。”
  方志誠苦笑道:“薇姐,你怎么想要小孩了,你之前不是是丁克主義嗎?”
  沈薇輕松地說道:“人都是會改變的,雖然以前不想要小孩,不代表現在和未來都不想要小孩。”
  方志誠聽出些不對勁的味道,提醒道:“薇姐,如果你懷了我的小孩,那豈不是會讓你的婚姻亂了套?”
  沈薇默不作聲,許久后才說道:“我的生活早就被你搞得亂了套,還怕更亂了一些?”
  方志誠對沈薇的性格有些了解,這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說不定還真會做出這種大膽妄為的事情來,他苦笑道:“薇姐,你不會是說真的吧?”
  沈薇美眸流轉,大聲笑道:“瞧你這臉色慘白的,我只是逗你玩呢,放心吧,不會做那種蠢事的。你注定只是我的小情人而已,我有自己的家庭,怎么會做那種破壞自己家庭的事情呢?況且,蕭鏘對我真的很體貼,我現在偷偷來見你,這已經讓我很內疚,如果再做更出格的事情,恐怕我會自責而死。”
  方志誠連忙笑著說道:“一切罪過都在我的身上,你千萬不要怨自己。”
  沈薇點了點頭,刁蠻地說道:“當然,是你主動勾引了我,然后讓我掉進這泥潭越陷越深。你有罪,你罪無可赦。”
  兩人回到房子后,沈薇又進屋洗了一次澡。十來分鐘之后,她穿著寬松的紫色睡袍走出來,下身露出兩條嫩若蓮藕的美腿,瞄了方志誠一眼后,往臥室走去。方志誠看著他的背影,暗自唏噓了一陣,沈薇可真是性感尤物,方才的種種場景如同電影回放在腦海中閃現,別有一番風味。
  沈薇就是一匹永遠無法完全調教的烈馬,蕭鏘不能,方志誠也不能,成熟的年紀,賦予了她絕美的身材姿容,氣質讓人捉摸不透之中透著股靈氣,讓人欲罷不能。
  “美女,你準備睡覺了嗎?”方志誠站在門口,望了一眼躺在被褥里的沈薇。
  沈薇抿嘴一笑,神色嬌慵地說道:“趕緊去洗澡吧,等下我有話要跟你說。”
  方志誠心頭一熱,樂滋滋地轉身便去浴室洗了澡,等再回頭卻發現門已經被關上。
  “薇姐,你出爾反爾。”方志誠義憤填膺地說道。
  沈薇得意地在里面說道:“我是小女子,說話不算話,這又算得了什么?”
  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只能耐心地勸說道:“薇姐,咱們難得見一次面,不僅你有很多話要跟我說,我也有許多話要與你傾訴,你趕緊把門打開,我們來個促膝長談吧?”
  沈薇笑道:“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你這話騙鬼去吧。”
  方志誠暗忖沈薇果斷很棘手,想要吃到這唐僧肉還真不簡單,不過,人就是這樣,征服的過程越是艱難,越是讓人樂此不疲。
  方志誠見軟的不行,只能來硬的,重重地敲了兩下門,語氣嚴肅地說道:“薇姐,如果你不開門,我就破門而入了啊。”言畢,他用腳重重地踢了兩下門。
  “你瘋了吧?”沈薇被嚇了一跳,猶豫再三才過去把門給打開,“干嘛發愣,我只需要你多勸勸,總會心軟的。”
  方志誠一把將沈薇攔腰抱起,口氣霸道地說道:“胭脂馬就是要用力量與野性征服,我討厭婆婆媽媽的。”
  有些女人喜歡你對她溫柔體貼,有些女人喜歡你對他霸道野性,沈薇顯然就屬于后者。
  沈薇在漢州住了兩三日才離開,方志誠與她在一起總能感覺到異常不到的驚喜。秦玉茗是一杯充滿清香的茶,她沈薇是一朵帶刺薔薇,一個需要靜靜品,一個需要強行征服。
  周五下午,方志誠接到一個電話,頗為意外,是溫靈打過來的。溫靈和秦朗的關系已經基本確定,雙方家庭還是挺滿意的,兩人準備一兩年就結婚,從某種角度上來看,她算得上自己的弟媳。
  溫靈的聲音異常清脆,她柔聲道:“姐夫,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幫忙。”
  方志誠挑了挑眉,疑惑道:“說吧,究竟是什么事,只要我能幫得上你,一定不遺余力。”
  溫靈緩緩道:“我媽生病了,想到瓊金的醫院看病,你也知道,現在醫院的專家門診都需要預約,及時預約了,我害怕也是走馬觀花。你有沒有熟人,幫我疏通下關系?”
  方志誠想了想,笑道:“我雖然不認識醫院的人,但可以幫你去協調一下,這樣吧,半個小時之后,我給你打電話。”
  溫靈見方志誠很爽快地答應,心情少許放松,誠懇地說道:“姐夫,謝謝你了。”
  掛斷電話之后,溫靈瞄了一眼秦朗,道:“開口請你讓你姐夫辦個事,怎么這么難呢?”
  秦朗尷尬地一笑,道:“你媽那又不是什么大事,為什么非要去省城去看呢?我姐夫是做大事的人,為了你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動用關系,那多不好?”
  溫靈臉色變得陰沉下來,道:“秦朗,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媽這是生病了,咳嗽了好幾天,市醫院查不出原因,她能不著急嗎?”
  秦朗嘀咕道:“不就是咳嗽嗎?血也驗了,騙子也拍了,醫生說,正常吃藥就可以了。”
  溫靈瞪了秦朗一眼,秦朗連忙舉手投降,道:“好了,戰爭到此為止吧,姐夫不是答應你了嗎?”
  溫靈惱怒地說道:“那還不是我自己去求他的?”
  秦朗嘆了一口氣,暗忖這溫靈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強勢了一些,自己跟她說話,總得小心翼翼的。方志誠跟秦玉茗只是男女朋友關系,畢竟還沒有談婚論嫁,自己去拜托他辦事,總有些不妥當。他雖說是正處級干部,但畢竟不是在瓊金當差,而溫靈卻將方志誠當成無所不能的人,這顯然有點太為難人了。
  此事對方志誠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給趙清雅打了個電話,趙清雅聽明白始末之后,便布置秘書去處理了。以宏達集團的實力,要在醫院拿個專家號,這自然不是什么難事。
  趙清雅調查自己的身世,似乎有些進展,約好周六見個面,她親自來漢州。這不僅讓方志誠的心情再次變得風起云涌。r10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