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10 那個空曠的地方

七點半左右,方志誠跟沈薇趕到約好的餐廳,竇嬌嬌抱怨道:“怎么這么遲啊?我都快餓死了。”
  沈薇笑道:“洗了個澡。”
  竇嬌嬌湊到沈薇耳邊,壞笑道:“不是鴛鴦浴吧?”
  沈薇瞪了竇嬌嬌一眼,啐道:“你這個死東西,整天腦里想什么呢?”
  竇嬌嬌嘻嘻笑著,拉著沈薇坐了下來。方志誠對竇嬌嬌的性格覺得挺欽佩的,她越是這樣顯得口無遮攔的,越能跟別人很快拉近距離。
  項新與方志誠兩人相視一笑,這便算是打過招呼了。
  方志誠心中琢磨著,今天這頓飯局,如果沒猜錯的話,是項新主動請竇嬌嬌張羅的。項新現在是區公安局的副局長,最近這段時間正局位置可能有所調整,項新可能想要爭取一下,便想從方志誠這里找出路。
  方志誠在公檢法上的確是個弱項,以前在東臺的時候,出了些事情,還可以從銀州鐘揚那里搬救兵,但現在遠水救不了近火,所以他一直在物色一個在公檢法這塊能幫助自己的人。項新是個不錯的人選,做事情比較懂套路。但,方志誠在用人上還是特別注意對方的可靠程度,畢竟跟項新只是第三次接觸,對他還沒有更深的了解。
  今天晚上吃的是粵菜,口味比較清淡,四人沒有喝酒,只點了飲料。
  竇嬌嬌是個話嘮,拉著沈薇一直在說話,“你知道廖莎最近的情況嗎?”
  沈薇搖了搖頭,道:“不是一路人,自從她嫁給個洋鬼子,我就沒有根她再聯系過了。”
  竇嬌嬌神秘地笑了笑道:“前段時間,我看見她了,跟她聊了幾句,你知道怎么了,她離婚了!”
  沈薇微微一怔,疑惑道:“為什么離婚?當初不是愛的死去活來,連家里反對都不顧嗎?”
  竇嬌嬌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洋鬼子對那方面要求特別多,她又一次被帶到了個特殊的派對,她老公竟然要求她跟其他男人……”
  沈薇頓時無語,道:“廖莎也是倒霉了。”
  竇嬌嬌眨了眨眼睛,道:“她本來找個洋鬼子,不就是想享受那方面的事情嗎?”
  沈薇沒好氣道:“嬌嬌,你能不能留點口德?”
  方志誠在旁邊聽著竇嬌嬌和沈薇的對話,也是有點世界觀改變,暗忖原來女人在一起討論話題,尺度竟然不比男人討論的小。
  見兩個女人聊得火熱,方志誠便跟項新單獨聊了起來。項新笑道:“后來那個棒子沒再找你麻煩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給過他教訓,不敢再招惹我,對了,上次的事情,我還得謝謝你。”
  項新連忙道:“方區長,你別這么客氣,說到底,我是你的下屬,能夠為你辦事,那是理所應當的。”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老項,有什么話,不妨直說吧,我對你的感覺不錯,以后我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
  項新見方志誠主動給自己的機會,哪里不知道順藤而上,便說道:“有件事我還真得求你幫忙,最近這段時間區公安局出現大范圍人事變動,正局的位置留下來了,有三四個人在競爭……”
  方志誠臉上露出危難之色,道:“這事挺難辦,你也知道,人事問題一般都是少群書記做主的。我一般負責政府工作,很少插手人事方面。”
  項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苦笑道:“少群書記那邊的意思很明確,他看中了另外一名副局長。我和其他幾人,只不過是競崗的附庸而已。”
  方志誠能理解項新的處境,全區副科級干部那么多,項新雖然能力不錯,但鄧少群不一定能看重他。
  方志誠深深地吸了口氣,道:“此事得從長計議,你明天將候選人的資料給我一份,我盡量幫你爭取一下吧。”
  見方志誠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項新的面色豁然開朗。方志誠心中暗嘆了一口氣,項新在人前也算是個鐵骨錚錚的漢子,但面對權力,難免也會變得軟弱。
  無欲則剛,有欲則柔。存在于這個社會,誰又能無欲無求,倘若有欲有求,那便得低頭,自尊與傲氣此刻變得不堪一擊。
  方志誠盡管現在已經是一區之長,但他面對上級領導的時候,還是要表現得謙恭謹慎,這與項新向自己示好是一個道理。官場其實骨子里還是強者為尊的,只是表現方式變得內斂許多。
  竇嬌嬌和項新將方志誠與沈薇送走之后,竇嬌嬌問項新,道:“老項,你的事情跟方志誠談得怎么樣?”
  項新搖了搖頭,苦笑道:“他雖然年輕,但說話滴水不漏,我也不清楚結果如何,不過現在霞光區能跟鄧少群叫板的,也就只有這個新來的代區長了。他現在大肆招兵買馬,我現在投靠他,是最恰當不過的。”
  竇嬌嬌嘆氣道:“老項啊,我上次就跟你說過,我在瓊金有點關系,動用人脈資源完全可以將你調到省里去。”
  項新擺了擺手,笑道:“瓊金水太深,我還是想在霞光穩扎穩打。”
  竇嬌嬌無奈地笑道:“我知道,在你前妻的事情上,我給你的傷害太大,你無法信得過我。”
  項新面色微微一變,道:“別跟我提她,小心我跟你翻臉。”
  竇嬌嬌平常也是挺大大咧咧的一個人,此刻沒有說什么,眼中充滿后悔。
  項新的老婆原本是竇嬌嬌公司的一名財務主管,當初竇嬌嬌的公司出現賬務問題,讓項新的老婆頂包,承擔了所有責任。項新的老婆最終選擇坐牢,然后跟項新離了婚。項新因為此事不惜鬧到了竇嬌嬌的公司,最終才知道自己老婆其實早就跟公司某個高層有染,那賬務也是因為她的過錯才出現問題的。
  “打開天窗,有點悶!”沈薇撩了撩頭發,慵懶地說道。
  方志誠笑了笑,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現在雙手扶著方向盤,沒精力開窗戶呢。”
  沈薇惡狠狠地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道:“這么簡單的事情都不滿足我,你還是不是男人嗎?”
  方志誠嘿嘿一笑,道:“我只滿足高難度的事情,這舉手之勞就罷了。”
  沈薇對方志誠這種拒不合作的態度,早已習以為常,等了他一眼之后,還是打開了天窗,輕嘆道:“你覺得玉茗現在做什么呢?”
  方志誠不知沈薇為何現在提起秦玉茗,深吸了一口氣,道:“怎么,犯罪感又升起來了?”
  沈薇點頭道:“是啊,玉茗可是我最好的閨蜜,她的男朋友現在開車帶著我兜風,這是多么內疚的一件事情啊。對了,這邊有沒有比較空曠的地方?”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咋啦,尿急想上廁所?”
  沈薇呸了一聲,道:“當我沒說過。”
  方志誠哦了一聲,繼續開車往前走,只聽沈薇低聲罵道:“死人……蠢貨……笨蛋……白癡……”
  他突然腦海里閃過一道光,這么晚了,開車找空曠而鳥無人煙的地方,若不是為了三急之外,還能為了什么呢?
  沃爾沃在拐口處,突然調轉了一個方向,往左側一個很狹窄的道路,疾馳而去。
  “是不是走錯路了?”沈薇皺著眉頭,望著一臉淫笑的方志誠。
  方志誠搖搖頭,賤兮兮地笑道:“前面有一塊剛批下來的地,鳥無人煙,你下去解手的話,絕對不會有人發現。”
  沈薇漲紅了臉,啐道:“我不要解手,你往回開吧。”
  方志誠輕嘆道:“薇姐,人有三急,可不能憋壞了。”言畢,他狠狠地踩了一腳油門,發動機嗡嗡地響了起來,這段路不是很平整,劇烈的顛簸讓沈薇驚呼連連。
  SUV終于停在了更深處,方志誠擰掉了鑰匙,車子很快熄火,不過燈光有延遲,借著微弱的光線,他一動不動地望著沈薇。
  沈薇毫不示弱地回敬一道兇狠的目光,嘴角上揚,微弱的燈光下,她那張俏臉異常的動人,仿佛精美的工藝品。
  “啪嗒……”沈薇慢慢蹲坐在座椅上,然后伸手拉開座椅上方的開關,靠背便順著她推動的力量,放了下去。
  沈薇巧笑倩兮地望著方志誠,伸出尾指朝著他勾了勾。
  方志誠哪里還忍得住,如同猛虎下山,朝著獵物撲了過去……
  這塊地是剛剛被一個開發商高價競標得來的,預計在下個月便開始投入建筑,雖說暫時還沒有工人施工,但開發商已經安排了一個守門的老保安日夜吃住在這里。
  沃爾沃貿貿然地沖入這里,引起了老保安的注意,不過他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推開門遠遠地往了一眼那輛車。老保安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哀聲嘆氣道:“鳥不拉屎的地方,也只有這些爛鴛鴦過來瞎搞了。”
  老保安也只是罵罵咧咧幾句,很識趣地沒湊過去打擾,畢竟這男女之事,若是拆穿了不只是對方尷尬,自己也羞于言表,索性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作被風沙迷了眼睛了。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