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1 拿什么拯救婚姻

南方之國在銀州是首屈一指的花園型小區,一九九八年銀州某知名地產在玉湖公園東側以天價拍賣下地皮,隨后建成一片錯落有致的建筑群。南方之國目前已經建造到第三期,樓宇外表都以青磚白粉形成獨特的風格,小區內有數條人工湖,營造出一幅江南水鄉的畫卷。小區內綠蔭環繞,每個百米便能見到適合休閑健身的空地,形成一幅和諧的宜居畫面。
  南方之國的東北角,離玉湖最近、視野最佳的區域,佇立著近二十棟洋房別墅,這里集中著生活在銀州金字塔尖的那群人。
  自從去年搬入南方之國之后,金鋒突然有種失去目標的感覺,盡管現在行政級別不高,但他生活層次已然到達頂尖,在銀州沒有繼續下去的動力。所以他曾經與遠在燕京的老爺子溝通過幾次,隱晦表示想換個位置。
  老爺子并未贊同,只說了兩個字“靜氣”。
  “每臨大事有靜氣,不信今時無古賢”出自晚清風云人物翁同和的一幅對聯。現在的年輕人大多浮躁,能深知這“靜氣”兩字內涵的卻是極少。
  金鋒意識到自己在老爺子眼中,還是不夠成熟,希望自己在銀州再呆數年,把心沉下去之后,再往高處行走。金鋒才二十八歲,正處于打基礎的階段,若是基礎不牢靠,會為以后帶來極大的風險。
  但金鋒并不認同這個觀點,那是老一輩的想法,現在的時代已然不同,要求年輕人動靜結合,光有靜氣,那是不足夠的,還需要有靈動的思維,與主動的精神。所以金鋒與老爺子爭執一場,最終結果卻如同自己所料,老爺子還是要求自己在現在的位置上靜靜等候。
  金鋒站在落地窗前,看了許久,兩輛豪車停在門口,一輛是保時捷卡宴,另一輛是瑪莎拉蒂GT。又過了五六分鐘,殷雄與史東勾肩搭背走進客廳,見金鋒沉思,均下意識噤聲。
  金鋒轉過身,擺擺手,讓兩人坐在沙發上,旋即從酒柜里取出一瓶價值不菲的洋酒,給兩人各倒一杯,輕聲道:“這么晚喊你們過來,有急事商量。”
  殷雄喝了一口酒,眉頭擰成一團,粗聲道:“是不是玉湖生態區出問題了?”
  金鋒點了點頭,輕聲道:“夏市長讓步了。”
  夏翔在玉湖生態區項目上讓步,意味著項目牽扯的諸多領域面臨著重新洗牌。殷雄與史東均以玉湖生態區起家,若是洗牌的話,首當其沖受到沖擊的便是兩人在玉湖生態區投資的公司。
  玉湖生態區經過幾年發展,已經初步形成完善的產業鏈,其中有機生態旅游及有機農業基地是兩大核心鏈條。
  綠色環保無公害有機食品在國內還屬于奢侈品,市場還未完全形成,不過在國外十分受歡迎,殷雄與史東兩人創辦的金利有機食品公司,掌控玉湖生態區內有機農業產品的銷售渠道,前年在金鋒的幫助下,打通對外進口渠道,獲利不菲。
  原本玉湖生態區是由夏翔親自主抓的項目,自然利益蛋糕由殷雄與史東獨占,但若是宋文迪插手生態區,肯定會有所行動,屆時必然會嚴重影響自身利益,所以他們不得不警惕。
  史東尖聲道:“其實,今日我們早已準備好。如果你給個信號,完全可以保證宋文迪離開不了漁場。”
  殷雄也點頭道:“市委書記又如何?咱們可不怕他,若是給他一點教訓,他會乖巧一點。”
  金鋒面色一凜,搖頭嘆道:“宋文迪沒你們想得那么簡單。夏市長之所以讓步,是因為三年前強拆的事情,重新被提及。若是你們再次出手,那豈不是自投羅網?宋文迪在省委的背*景很深,超出咱們的意料。以前你們或許敢豁出一切,但如今情勢不同,咱們需要從長計議。”
  殷雄與史東頓時沉默下來。
  三年前在銀州發生的惡劣暴力拆遷事件,盡管不是兩人故意所為,但與他們也有著不可推卸的間接關系,省里知道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不是銀州政府采取保密措施,后果不堪設想。
  當初兩人可能不會在乎,但現在不一樣,他們如今成為銀州最年輕的富翁,若是受到那個風波的牽連,財富、社會地位、未來前程,都有可能化為泡影。
  殷雄沉聲道:“鋒哥,我們都聽你的。”
  史東也嚴肅地點頭。
  殷雄與史東兩人,當初都是紈绔子弟,家族幾乎都已經放棄他們,因為金鋒這幾年的引導,兩人才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置,并受到家族的重新重視。殷雄與史東早已將金鋒視作偶像,自然言聽計從。
  金鋒看了一眼兩人,淡淡道:“你們這兩年手中都賺了不少錢,現如今是將那筆錢給砸出去的時候,若是能借助生態房地產的勢頭,不僅可以賺一筆,而且還能更好地維護好現有的產業。”
  史東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金鋒輕聲道:“趁著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還沒有搬上日程,若是能搶先買下現有的土地,掌握了土地的所有權,自然便能控制以后該規劃的進程。”
  殷雄拍著大腿,目光中閃過欽佩之色,粗聲驚呼道:“鋒哥,你太牛了。”
  金鋒不動聲色,吩咐道:“消息很快便會傳播開來,你們要抓緊時間,這兩天便開始跑有關部門。若是遇到阻礙,及時給我打電話,我會幫你們斡旋協調。”
  史東沉聲道:“放心吧,我們會把握好這個良機的。”
  玉湖生態區還有大批價格低廉的土地,一旦市政府決定啟動生態房地產規劃,那便意味著土地價格會有大幅度上升的潛力。金鋒看到了這一點,將消息透露給史東與殷雄,若是兩人抓住這個政策,便能一本萬利。
  這便是金鋒的厲害之處,他原本很排斥對玉湖生態區規劃進行改動,但如今見改革勢在必行,很快反應過來,巧妙利用政策的變化,給自己帶來最大的利益。
  金利公司表面看上去,負責人是史東與殷雄,其實幕后的大老板是金鋒。金鋒很清楚,若是自己想在仕途上混得風生水起,只憑政治上的進步,那是遠遠不夠的,關鍵還需要身后有強有力的財閥相助,那樣才能保證前路光明。
  等史東與殷雄離開之后,手機突然震動起來,金鋒點開未讀短信,平靜地回復一條過去。過了半分鐘,那條短信又發了過來,“鋒哥,我在你門口,快過來開門?”
  金鋒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他快步來到門口,只見一俏麗的少婦站在黑夜之中。她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裙擺很低,露出修長的玉腿,身材火辣纖細,如扶柳,又如妖蛇。
  金鋒微微一怔,輕嘆道:“趙凝,你怎么過來了?”
  趙凝是金鋒大哥金德的未婚妻,理應在燕京,如今突然出現在銀州,無疑讓金鋒十分錯愕。
  趙凝笑道:“能讓我先進屋喝口水嗎?”
  金鋒尷尬地一笑,將趙凝迎了進來,道:“屋內沒有水,只有酒。”
  趙凝滅了金鋒一眼,媚笑道:“威脅我嗎?有酒,我就不敢進了?”
  趙凝扭著豐滿的腰臀,在前面走著,金鋒心緒復雜。
  趙凝比金鋒還小兩歲,兩人從小在一個大院長大,從青春期開始,金鋒便一直喜歡著趙凝,但他心中一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能偷偷地看著趙凝,從含苞欲放的花朵變成妖媚可人的花魁,不能夠再往前走一步。
  因為整個金家都認為,趙凝是自己大哥金德的媳婦,她是自己未來的嫂子。
  趙凝從英國留學歸來之后,兩人之間的婚事便搬上了日程,再過半年,趙凝便要嫁給金德,正式成為自己大哥的妻子。金鋒很不愿意,但不得不接受。于是,他開始躲避。
  這幾年來,金鋒回燕京的次數屈指可數,與趙凝上次見面,還是兩年之前,隨著距離變得疏遠,金鋒以為會淡忘這個占據了自己青春期幻想的女人,但他發現錯得離譜,成熟豐腴的趙凝,還是一如既往,讓冷靜冷酷的他,怦然心跳,不可自拔。
  金鋒為此有些惱意,暗忖趙凝你為什么要來銀州?
  進了客廳之后,趙凝瞄了一眼桌上的茶幾,她微微一笑,旋即作出讓金鋒更為詫異的行為。只見趙凝輕輕擰手至背后拉開銀色的拉鏈,隨后褪下薄如蟬翼的連衣裙,黑色的裙子堆在腳邊,除了內衣之外,雪白的肌膚完全裸露在空氣中,綻放出曲線玲瓏的柔美身段。
  金鋒如同被施了定身法術,雙眸充血,怔怔地看著趙凝,腦海如同一團亂麻。
  “趙凝,你這是在做什么?”金鋒還是勉力移過目光,輕聲責罵道。
  “我想求你救我!”趙凝臉色變得蒼白,聲音開始顫抖起來。
  金鋒緩緩地再次抬起頭,卻發現趙凝悄然轉過身,露出玉背,只見紅色的疤痕密布,破壞了美感,讓原本如同藝術品般的身體,變得凄美凌亂。
  “這是怎么回事?”金鋒瞪大眼睛,吃驚道,“我哥干的?”
  趙凝蹲下身子,如同貓咪般哭泣,道:“救我……鋒哥……我知道……只有你能救我……”
  金鋒嘆了一口氣,走到趙凝身后,緊緊地摟住她,手指觸碰她那斑駁的傷痕,沉聲卻道:“我愿意保護你……但不是現在……你今晚必須離開!”
  趙凝聽見這句話,渾身顫抖著,淚水如同珠簾砸在地上,她意識到自己看錯金鋒,放下自尊懇求他,原來他沒有為自己獻出一切的覺悟。趙凝狼狽不堪,慌張地穿起連衣裙,隨后匆匆地離開別墅。
  金鋒盯著她遠離的背影,眼中有遺憾,但更有果決,丟掉羈絆,才能握住未來,江山、美人?金鋒自然更愛前者,他嘴角浮出充滿野心的笑意,雖然隱含著痛苦。
  此刻,金鋒很清晰地知道,自己還沒有挑戰他大哥的能力,他必須隱忍,將所有的痛苦,隱藏在內心深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