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509 放風箏的小技巧

為落實扶持小微企業政策,方志誠親自在商務局開了一天會,作了明確指示,首先是對小微企業摸底調研,看全區究竟有多少家小微企業,他們的生存環境怎么樣,需要政府給予哪些方面的幫扶;其次是針對小微企業遇到的諸多困難,逐一解決,并制定一系列的政策;最后是落實政策,并成立小微企業服務領導小組,自己擔任組長,成浩擔任副組長,小組成員均以各局正職參加。
  會議結束之后,成浩在方志誠的辦公室里坐了許久,與他探討后續工作該如何推進。方志誠雖說是組長,但成浩才是實際工作的執行者。成浩做事很認真,一絲不茍,知道方志誠心中已經有一整套的方案,所以便琢磨著要摸準方志誠的心思在行事。
  “老板,我覺得在幫扶小微企業工作上,最大難度在社區和鄉鎮,擔心他們更多地只是將此事當作一個任務,敷衍了事,提交上來的資料不夠詳實,或者制定了政策也沒法落到實處。”成浩眉頭擰成了川字,他有基層工作經驗,很清晰地看到工作背后的難點。
  方志誠沉吟半晌,道:“任何工作起步都有難度,看到困難是好事,但畏難不前那就不對了。既然你已經看到難點在鄉鎮,為何不多在社區和鄉鎮工作上下點功夫呢?”
  成浩苦笑道:“我也想在鄉鎮上下功夫,但霞光區的情況,你應該也有所了解,基本是陣營林立,想要齊心協力太難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成浩此話說到了點子上,現在霞光區的幾個社區和鄉鎮,存在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都立了山頭,連老百姓都知道,某個鄉鎮的一把手屬于哪個區領導或者市領導的嫡系。方志誠雖說現在基本控制政府的局面,但發布通知,下面的人不買賬,這也很難辦。
  至于成浩,他以前是分管農業工作,跟下面社區和鄉鎮打交道比較多,知道推動一個政策的難度。
  方志誠皺眉盤算了一陣,遞了一根煙給成浩,道:“你先推進調研的事情,至于推進政策落實這塊,到時候我會想辦法妥善解決。”
  成浩接過香煙,掏出打火機點燃,深深地吸了兩口,道:“老板,最近這段時間,市里的氛圍有點不太對勁啊。”
  方志誠嗯了一聲,淡淡地說道:“夏書記前兩天剛從省里開會回來,我估計這兩天正在籌備市里的會議,下周市里會有明文發布,整風行動要開始了。”
  成浩顯然也聽到了風聲,沉聲道:“每年整風行動都要走一批人,今年恐怕也不例外。政府工作需要求穩,只希望變動不要太大。”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與老張溝通一下,一起梳理一份名單,我有用!”
  成浩微微一怔,知道方志誠是有所準備的。
  等成浩離開之后,方志誠回到辦工作前在白紙上寫了幾個名字,其中包括鄧少群、劉金平、張權、余國良等幾名常委的名字,然后又將社區鄉鎮逐一寫下來,紛紛用直線連接,對號入座。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叩擊了一下,自己看似掌控了區政府的工作,但事實上,想要完全展開手腳,還需要在常委會上從長計議。霞光區總共有4個街道、6個鄉,1個鄉,幾乎每個鄉鎮被一個常委所控制,這種復雜的局面,難怪讓成浩有畏難情緒。
  難啃的骨頭吃起來才有滋味。成浩也很聰明,他提到了整風行動,這不得不說是打破現在陣營林立,改變山頭的一個好方法。
  而方志誠讓成浩去跟張曉亮商量的那份名單,有兩個用意,第一,要保護那些己方有潛力的官員,不至于在這一輪的整風工作中受到波及;第二,整風結束之后,必然在某些崗位上有大量空缺,這時候便需要有合適的人選頂上去。
  未雨綢繆,料敵先機,上兵伐謀。
  方志誠已經逐步轉換自己的身份,思考問題更加嚴謹,更加長遠。
  下午三點左右,張曉亮敲響了方志誠辦公室的門,進門之后見方志誠在審閱文件,也就沒說話,站了半分鐘,方志誠指了指沙發,道:“坐!”
  張曉亮正襟危坐,方志誠將文件改好,打電話讓商燕進來取了交給焦正才,然后坐到張曉亮的對面。
  張曉亮連忙將準備好的那份名單拿了出來,道:“這里是我跟老成商量的名單,都是一些不錯的干部。”
  方志誠瞄了一眼,搖了搖頭,道:“不行,還得重新篩選一遍。”
  張曉亮臉上露出遲疑之色,問道:“還請你指導一下,有什么要求?”
  方志誠嘆氣道:“難道老成沒跟你說明白嗎?我為何要這個名單?”
  整風運動?張曉亮很快反應過來,大致揣摩出方志誠的用意,他要的是一批身家清白,能在整風運動中全身而退的人。
  張曉亮和成浩給出的這份名單,大多是現在各區直屬單位或者街道鄉鎮有活動力的干部,這些人或多或少有些問題,顯然難以讓方志誠滿意。
  張曉亮會意地點了點頭,道:“那我再與老成商量一下,明天將新名單送給你。”
  方志誠沒有正面回答是或者否,沉聲道:“老張,對于你的私生活,我不想過多干涉,但作為同事,還是得提醒你一下,現在全省有一輪行動席卷而來,你在這個風口浪尖,務必要保護好自己。”
  方志誠說得很委婉,張曉亮自然明白,前幾日教育局那邊請客吃飯,恐怕讓方志誠對自己有些看法,自己和東城小學的女教師梅露,這幾天是打得火熱,方志誠莫非聽到什么傳聞不成?不過,他轉念一想,你還不是橫刀奪愛,拐走了王南生的目標姜佩?
  張曉亮心里這么想,嘴上可不敢說出來,連忙點頭道:“方區長,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出了方志誠的辦公室,張曉亮才發現自己后背出了一層汗,涼颼颼的,方才與方志誠只是簡單地交流了幾句,但他給自己的壓力實在太大,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等張曉亮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搖頭,暗忖這張曉亮處理事情要比成浩圓滑很多,但這心思也太復雜,不太好駕馭,所以他得不時地敲打一下張曉亮才行。
  至于張曉亮的私生活,方志誠沒興趣去管,只是他不要因為做了一些糊涂事,給自己招惹麻煩就好。他之所以在這件事上點撥了他兩句,那是為了讓張曉亮有點壓力。這猶如放風箏,若是風箏飛得太高,總得要收一收才行。
  下班之后,方志誠接到了沈薇的電話,他笑問:“在漢州了?”
  沈薇被嚇了一跳,道:“你怎么知道?”
  方志誠得意地說道:“那是我神機妙算。”
  沈薇哼了一聲,不悅地說道:“看你這個嘚瑟勁。我不高興了,原本想給你個驚喜的,你都猜中了,有什么意思。要不,我現在回瓊金吧?”
  方志誠連忙勸道:“既然來了,何必要走呢?咱們許久沒見面了,我也有許多事情要跟你好好聊聊。”
  沈薇抿嘴笑了笑,道:“正經事,還是不正經的事呢?”
  方志誠歪著脖子想了想,道:“都有!”
  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在家中見到了沈薇。沈薇精心打扮了一番,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薄衫,看上去肌膚若隱若現。
  沈薇一進屋,將皮包拋到沙發上,然后成一個大字躺在床上,抱怨道:“累死我了,今天高速公路堵車,從瓊金到漢州,竟然行駛了三個小時。”
  方志誠笑道:“長江一橋最近正在修路,大量的車輛都往二橋和三橋去擠,當然速度會很慢。不過,現在四橋不是也在建設嗎,再過幾年四橋通車之后,瓊金到漢州的時間將會大幅度縮短。”
  沈薇從沙發上坐起,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涼水,道:“你的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可惜我等不了那么久。我今天來見你,吃了這么多的苦,你不覺得要補償我一下嗎?”
  方志誠做到了沈薇身邊,伸手攬住了她的肩頭,笑道:“請問你要怎么補償?肉償如何?”
  “滾蛋!壞東西!”沈薇咯咯笑了一陣,站到一邊,“你還有沒有人性啊,我現在還餓著肚子呢,你就要干那種事情,就不怕我對你反感,以后對你冷淡嗎?”
  沈薇這女人就是跟其他女人不一樣,敢說真話,遇到不爽的事情,就會說出來,方志誠束手笑道:“行吧,那咱們先去填飽肚子。你想吃什么?我請你。”
  沈薇托著下巴想了一陣,連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她接通之后,道:“嬌嬌,有什么事嗎?”
  竇嬌嬌笑道:“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在漢州呢?”
  沈薇皺眉道:“你怎么知道的,不會是跟蹤我吧?”
  竇嬌嬌得意地說道:“我的眼線可多了,還需要跟蹤你嗎?”
  沈薇嘆了一口氣,道:“什么事兒,說吧。”
  竇嬌嬌聽出沈薇的語氣有些不滿,換位思考也能理解,偷會情郎被別人知道,這種心情怎樣都不會很美麗。
  竇嬌嬌連忙解釋道:“還記得我那個情人小項嗎?他在路上開車的時候碰巧見到你,所以便給我打了電話。我正好也在漢州,等下一起吃晚飯,如何?”
  沈薇看了一眼方志誠,嘆了口氣,道:“那行,你買單。”
  方志誠聽沈薇說明白始末,笑道:“有人請客吃飯,挺好的一件事,省了我一頓飯錢,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