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08 上位者的神秘感

傳統意義上的歌舞廳在九十年代已經慢慢沒落,現在的歌舞廳開始升級,大家不僅在里面可以跳舞唱歌,還可以觀看表演。舞臺中央是一個胖女人和一個瘦男人,兩人正在說一些葷話。
  方志誠在位置上坐了一會,沈雪不時地湊到自己耳邊,低聲說話,方志誠倒也紳士,不時地點頭微笑,讓沈雪誤以為方志誠終于對自己有了點興趣。
  王南生今天找到了機會,竟然約到了姜佩,這讓他大喜往外。早在一兩年前,王南生在飯局上見過姜佩一次,便對她有了好感,之后主動約了幾次,不過這姜佩始終不上鉤,他差一點就沒了信心。
  姜佩今天之所以來赴這個飯局,一方面是校長下了死命令,另一方面則是家里的情況復雜,自己與孫柏正處于冷戰,她索性來到這個飯局,原本以為只是吃個飯而已,沒想到被王南生跟纏上了。
  很多人都以為王南生是一個優秀的教育家,但姜佩卻知道王南生骨子里是個色狼,自從與他吃過一次飯后,王南生經常會給她發一些曖昧短信。姜佩琢磨著自己也是教育系統里的人,所以才一直隱而不發。
  “我去上個衛生間!”當王南生將手放在姜佩的大腿上,她再也忍受不了,慌忙地站起身。
  方志誠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姜佩的身上,見她匆匆出去,笑著與沈雪道:“我出去接個電話。”
  姜佩腳步很快,到了大廳放緩下來,心中有些猶豫,因為自己若是就這么離開,恐怕影響不大好,畢竟王南生是教育局長,自己以后還得在教育系統工作,若是一走了之,肯定以后會被穿小鞋,但她能猜到后面的情節,若是繼續發展下去,王南生肯定要得逞。
  姜佩對王南生沒有好感,每當他將臭烘烘地嘴巴靠近自己時,總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姜佩雖然不是什么貞潔烈女,但她也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走,還是不走?”姜佩一時失神,被方志誠的一聲輕問拉回現實。
  姜佩紅著臉道:“我只是出來上廁所的!”
  方志誠笑道:“那就當我沒問過,你繼續和王南生那個老色鬼糾纏不清吧。”
  呃……姜佩愣住了,她顯然沒意識到方區長會這么評價王南生,她原本以為當官的都是一個貨色。
  姜佩輕嘆道:“我也是沒辦法,如果現在離開的話,明天到了學校里,恐怕要受批評了。”
  方志誠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處,并非所有人都能夠高風亮節地拒絕潛規則,姜佩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需要生活,所以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
  方志誠想了想道:“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被批評,而且還受到關照。”
  姜佩微微一怔,道:“什么方法?”
  方志誠笑了笑,掏出手機給張曉亮打了個電話,道:“你繼續玩,我先走了。”
  張曉亮有點驚訝,尷尬地笑道:“那你等等,我送你上車?”
  方志誠輕咳一聲,道:“那就不需要了。對了,你順便跟老王說一句,剛才正好得知姜老師跟我家住得很近,我順路就將她送回家了。”
  “姜老師?”張曉亮半天沒有反應過來,怔怔地想了十幾秒,恍然大悟道,“哦,那行,沒問題,有姜老師陪著你,我就放心了。”
  言畢,他覺得自己的話有些語病,只能無奈苦笑。
  “老王,剛才方區長打電話過來,說自己有事先走了。”張曉亮摸了摸鼻子道。
  “哦,走了啊!”王南生倒也沒在意,他瞧得出來,沈雪不太中方志誠的意,強扭的瓜不甜,還不如讓他走了,其他人也能放得開一點。
  張曉亮補充道:“另外,你們那個姜老師,方區長說與她順路,所以送她回去了。”
  “啊?”王南生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張曉亮湊到王南生的身邊,低聲提醒道:“老王啊,既然她被方區長看上了,就不要再糾纏不清了,我看那女人對你也沒啥意思,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了。”
  王南生吃了個啞巴虧,做了一個局,結果便宜了別人,那心中無奈可想而知,他只能尷尬地點頭道:“是啊,你說得沒錯,方區長高興就好!”
  情況突然變化,王南生終于意識到為何沈雪各種誘惑方志誠,方志誠始終不上鉤,原來他早已對姜佩有好感。
  男女之事怎么能比的上仕途之事,王南生盡管對姜佩有極強的占有欲,但還是理智地潑滅了那團火氣。他暗自琢磨,要好好挽回一下,不然的話,姜佩跟方志誠吹個枕頭風,將以前自己發的那些沒臉皮的情話告訴方志誠,自己豈不是麻煩就大了?
  當然,他沒想到,方志誠沒想那么多,只想幫姜佩度過難關而已。
  上了轎車,與方志誠并肩坐在后排,商燕瞄了一眼姜佩,道:“老板,去哪兒?”
  方志誠笑道:“先送姜老師回家吧。”
  姜佩見車上還有司機與秘書,心情舒緩下來,知道方志誠沒有什么其他用心。
  車子發動起來,在路燈的漫射下,快速游動。姜佩突然道:“方區長,我怎么有種感覺,與你似曾相識?”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或許因為我是大眾臉的緣故?”
  姜佩認真地搖頭,語氣凝重地說道:“不可能的,我覺得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見過面。”
  方志誠不再多言,有些事情還是等對方慢慢發現才好,若點破了反而不美,這樣藏著掖著,等某一天恍然大悟,哦,原來在那里見過你,這不是挺有意思的嗎?
  姜佩等轎車駛離,才慢慢轉身往家里行去,推門而入,發現客廳的燈光暗淡,一個人影在沙發方向,沒有其他聲音,有點瘆人的感覺。
  姜佩輕輕地拍了一下墻壁上的開關,嘆氣道:“你這是做什么?坐在那里不開燈,想嚇人啊?”
  孫柏緩緩地起身,望向姜佩的目光有些陰鷙,他冷冷地問道:“今晚你去哪兒了?”
  姜佩一邊換鞋,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我去哪兒關你什么事?我們不是要離婚了嗎?你沒有權力管我!”
  “啪嗒!!!”
  一聲清脆的響聲,孫柏憤怒地摔碎了茶幾上的陶瓷茶葉罐,他咆哮道:“你這個賤人、婊子,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沒離婚呢。”
  姜佩輕蔑地笑了笑,道:“你這個娘娘腔,沒擔當的懦夫。”
  姜佩看準了自己丈夫的性格,最多也就是摔罐子而已,她搖了搖頭,轉身進入衛生間。孫柏還拿起了手機,高高地揚起手,終究還是無奈地放下。
  花灑溫熱的水,落在姜佩嫩若凝脂的肌膚上,她用手輕輕地搓了自己的臉兩下。孫柏是一個很細心的男人,但同時也是一個很敏感的男人,姜佩曾經很喜歡他的性格,但現在卻有點受不了了。
  為了自己弟弟姜帆的事情,孫柏幾乎每天都要跟她吵架,姜佩已經受夠了這種生活。
  “你給我出來!”孫柏憤怒地拍著浴室門,“今晚你究竟去見了誰,那輛轎車是誰的?”
  姜佩冷冷地笑了笑,根本不回應孫柏。
  孫柏氣急敗壞地在門口來回走了好幾圈,道:“別以為我拿你沒轍,今天那轎車的車牌號我已經記下來了,明天我就讓車管所的朋友去查查,究竟是何方神圣。既然你都不要臉了,那我也不怕了,到時候別怪我讓他身敗名裂。”
  姜佩見孫柏的想法如此畸形,終于忍不住罵道:“你是不是變態啊?”
  孫柏見姜佩有了反應,陰測測地笑道:“對,我就是變態!”
  姜佩洗完澡之后,孫柏已經睡在了臥室,她徑直躺在客房的床上,對著天花板怔怔發呆,孫柏每天在折磨自己,然而她又何嘗不是自己每天在折磨孫柏呢?
  先將方志誠放在小區后,郭勁遠再將商燕送回家。商燕有件事想不明白,好奇地問郭勁遠,“今天為何方區長將帶著姜佩上了車?難道不應該是帶著沈雪嗎?”
  郭勁遠搖了搖頭,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商燕托著下巴苦思許久,還是沒有想明白,嘆了一口氣,道:“真的越來越看不明白方區長了。”
  郭勁遠見商燕還是不通竅,終于開了金口,道:“你還是不了解老板的性格,他是那種愿意被別人安排的性格嗎?”
  商燕這才恍然大悟,道:“我理解了。老板知道沈雪是對方安排給自己的,所以故意不上套,然后出其不意地拐走了姜佩,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郭勁遠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商燕長嘆一口氣,跟在方志誠身邊總能學到東西,比如這行事的分寸,與處理問題的火候上,方志誠雖然年輕,但遠勝過許多人。
  方志誠最后姜佩離開,只是告訴那些人,不要用自己的想法來揣度自己,他們猜不到,猜了也沒用。
  上位者要保持足夠的神秘感,才能夠駕馭下面的人。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