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506 別去做領導的主

等電話掛斷之后,張曉亮連忙吩咐早已等候多時的教育局長王南生,道:“你趕緊給育人小學那邊打電話,方區長第一站去了育人小學,讓他們提高警惕,接待好方區長。”
  王南生年紀接近五十,他聽說方志誠先去了育人小學,也是有點措手不及,連忙吩咐下面負責協調的人,趕緊給育人小學那邊打電話。
  王南生是漢州教育界響當當的人物,當初曾經締造過漢州奇跡,他曾經擔任過區重點中學漢州一中的校長,任職的那幾年,每年一中在高考成績上都名列全省前茅,所以被提拔為霞光區教育局長。不過,王南生在任上主抓初中和中學教育,在小學的基礎教育上投入的不多。畢竟想要出成績,高考是一個重點突破口,這也算有得放矢。
  王南生對張曉亮這個主管領導,打心底不感冒,畢竟論資歷,他在霞光區教育界那是響當當的,也算得上桃李滿天下。張曉亮大張旗鼓地張羅這次走訪活動,王南生哪里猜不出用意,他是想借方志誠這個區長來給自己施加壓力。
  王南生表面上對張曉亮態度有加,但骨子里有點不屑,所以這次走訪工作并沒有怎么用心準備,只是給三個學校的校長打了電話,讓他們稍作注意。
  王南生是一個很務實的教育局長,這么多年在崗位上自認為也是兢兢業業,他不太擅長權術,否則的話,他的平臺應該是市教育局,也不會局限于區里。
  方志誠打了個時間差,在學校里走了一圈。育人小學的整體環境還是不錯,衛生搞得很好,但體育設施稍微顯得破舊了些,操場上雜草重生,中央佇立著兩個銹跡斑斑的球門,跑道上則是煤渣鋪成的簡易路面,與東臺那邊的小學環境差遠了。
  方志誠忍不住皺了皺眉。
  育人小學的校長趙昌明聽說區長先來到自己學校,被嚇了一跳,趕忙來到校門口,問事先安排好把風的副校長。那副校長撓了撓頭,面露疑惑道:“沒看到車隊啊?”
  趙昌平道:“方區長一個人來的,沒帶車隊過來,剛才有沒有人進出過校門?”
  那副校長搖了搖頭,道:“沒有什么人啊?只是一對夫妻過來接孩子去醫院看病。”
  趙昌平皺起眉頭道:“那對夫妻呢?”
  副校長道:“去三二班了。”
  趙昌平嘆氣,匆匆往里走,道:“趕緊去找他們!”
  匆匆來到三年級辦公室,問了三二班的班主任,班主任一臉茫然,道:“我們班上沒有同學生病啊。”
  趙昌平心下一沉,嘆氣道:“那個肯定是方區長了。”
  副校長嘀咕道:“不像啊,那個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人。”
  趙昌平跺腳道:“那就對了,方區長也就這個年齡。”
  正當趙昌平在學校里找方志誠的時候,方志誠已經出了校園,坐進了轎車。
  五六分鐘之后,張曉亮帶著車隊趕到,方志誠這才下了車,張曉亮為他介紹了幾名教育局的干部,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道:“育人小學就不用進去了,我剛才已經看過了,現在我們去下一個學校吧。”
  王南生面露苦澀,張曉亮深吸了一口氣,暗忖方志誠還真不好伺候。
  自己今天本來是想請他給自己走個場面的,沒想到方志誠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讓自己措手不及。張曉亮突然有所悟,方志誠是想要告訴張曉亮,自己不會按照他的思路來走。他突然有種背脊生寒的感覺,自己不會引起方志誠反感了吧?
  官場之中,有一大禁忌,不要去做領導的主,張曉亮今天所為,難免有種利用方志誠的成分在內,張曉亮意識到方志誠在這方面不是一般的敏感。
  其余兩個小學也就是走馬觀花,行程結束之后,方志誠要求去教育局進行座談會。
  王南生心中一陣嘀咕,有人說這方志誠是個難成的人物,話一點也不假,下午原本訂好的計劃完全被打亂,完全是被他牽著鼻子走,因為行程不可控,所以暴露出來的問題很多。
  教育局的會議室不大,十多人將將坐下,張曉亮主持會議,他深吸一口氣,語氣凝重地說道:“今天的走訪工作,不是游園會,也不是表揚會,而是一次查遺補漏,糾正錯誤的調研會。首先有請方區長發言,讓他指導一下,我們今后的工作該如何改進。”
  方志誠瞄了張曉亮一眼,道:“我最后再做總結吧,首先請各位教育局的干部和校長們說一下自己現在遇到的問題,區政府一定會為大家竭盡全力解決困難。”
  調研會的目的主要以采集信息,解決問題為核心內容,這是常規流程,校長們便陸續發言,主要是圍繞教育經費的問題,這兩年財政對教育經費挪用的次數很頻繁,甚至還出現教師工資連續兩個月未能及時到位的情況。方志誠不時地追問幾句,然后在筆記本上記錄下要點。
  等校長講完話之后,方志誠與教育局的幾名正副局長,道:“我對教育行業肯定沒有你們了解,所以幾位校長提出的問題,應該由你們來回答。”
  王南生干咳了一聲,道:“教育經費的問題,不僅存在于霞光區,這是漢州的普遍現象,我認為學校要充分給予理解,畢竟政府和教育是一脈相連,不可分割的整體。當然,在下半年,我們會注意協調好,不會再出現教師工資延遲發放的情況。”
  方志誠點頭道:“國家曾經說過再苦再窮也不能窮教育,我在這里也給大家承諾,以后政府絕對不會再動用教育經費,所以教育局會及時將這筆資金發給辛苦的園丁,如果有延遲的話,不僅是你們,我也會找南生同志的麻煩。與此同時,據我所知,教育經費包含很多內容,不僅僅是教師工資,還有校園的基礎設施,這些錢是否都用到實處,我也想請大家討論一下。”
  王南生頓時醒悟過來,方志誠是刻意地將話題引到校園基礎建設中來,他今天視察的時候,想必是發現了一些問題。王南生尷尬地笑了笑,道:“方區長,您有所不知,現在全區基礎教育的條件的確有點苛刻,主要我們把中心放在初中及高中教育上,改天你可以去區一中看看,一定會對教育設施滿意。”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南生同志,雖然我沒從事過教育工作,但有些常識我還是知道的,每年國家下撥的教育經費是一個蘿卜一個坑,每個學校都有相應的額度,莫非區里沒有這么做,而是進行了調配?”
  王南生暗忖方志誠雖然年輕,但言辭犀利直指要害,他點頭道:“沒錯,我們是進行了適當的調整,這也是當初馬區長認可的。錢拿到手了,要靈活的使用,好鋼用在刀刃上,才不至于浪費。”
  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王南生這句話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竟然搬出了馬振才,這可是犯了大忌。
  方志誠語氣凝重地說道:“你這個觀點,我無法說是錯誤的。但我不得不提醒你,明年上半年,即將迎來‘兩基國檢’,這對于咱們區政府而言是一個重大的考驗,按照區里現在基礎設施的狀況,我們能夠應付過去嗎?”
  方志誠此話一說,連張曉亮也有吃了一驚,因為張曉亮也是才接觸教育工作,對國檢也還是第一次聽。不過,王南生是教育界的老兵,還是知道嚴重性的。
  國檢是國家教育督導團檢查地方教育局在落實教育政策的過程中是否到位,并通過這種行動,督促地方強化基礎教育的軟硬件配套,提升地方政府教育水平的一種手段。軟件方面的東西,學校可以在資料上下功夫進行包裝,但硬件方面的問題,學校就很難應對了。比如育人學校那糟糕的操場,這是看得見的東西,督導團肯定不可能輕易地通過驗收。
  王南生嘆了一口氣,道:“這兩年在基礎教育上的投入,我們的確太少,預計在后面幾個月,會加大力度,備戰明年的兩基國檢。”
  方志誠沉聲道:“除了基礎教育投入這一塊,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需要關注。學校必須要加強安全措施,實行嚴格的進出管制。比如我今天隨便找了個理由,便進入了育人學校,這是有潛在危險的,不知大家有沒有關注過新聞,前段時間在云海發生了一起精神病人砍傷十多名小學生的事件。雖然沒有發生在霞光,但我們必須引以為戒,一旦發生這種事情,后果不堪設想,你我難辭其咎。”
  方志誠言及此處,哪里還有教育門外漢的架勢,讓王南生等人紛紛改觀。
  張曉亮則心思百轉,暗嘆自己與方志誠有著不小的差距,自己挖盡心思想要權術來改變教育系統對自己的看法,遠不如方志誠幾句話點到霞光區現在教育的問題上,把話講到他們的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