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05 聲東擊西之計略

方志誠和戚蕓在一起的時候,更像是戰友,同處于一個戰壕,彼此能理解對方的處境,在適當的時候提出些建議,能夠讓對方茅塞頓開,這是與其他人相處時,不一樣的感覺。志同道合使得兩人能夠充分地理解對方的說話方式、行事風格與思路邏輯。
  與戚蕓吃了晚飯之后,方志誠開車將之帶到離東城附近的一個酒店。兩人剛進屋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了體內蘊藏的力量……
  方志誠輕輕地將戚蕓攬在懷里,戚蕓將臉貼在他的胸口,許久之后,戚蕓頗為自然地抬起頭,方志誠頭一偏,便穩住了她紅潤的嘴唇。兩人都閉起了眼睛,享受那清潤的感覺。
  久別多日的綿長細吻慰藉著戚蕓的心靈,戚蕓身體顫抖著,她在努力控制自己,其實內心有種沖動,恨不得讓自己成為方志誠的一部分,永遠不相離。
  男人與女人的故事其實很簡單,當愛了就會想要在一起。他們在一起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想要與對方更親密一些。
  與方志誠分手之后,戚蕓獨自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家,坐在車內,她托著雪腮,浮想聯翩。與方志誠的關系究竟該如何是好呢?戚蕓原本以為距離的緣故,能夠讓很多事情慢慢變淡,但事實并非如此,當再次見到方志誠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跨過雷池,享受那種異乎尋常的刺激。
  手機震動了兩下,戚蕓點開短信,方志誠發來一句話,“今晚的戚縣長很美麗。”戚蕓看了,嘴角不自覺地浮現出笑容。
  從戚蕓今天晚上身體的諸多反應來看,方志誠意識到她這么長的時間應該不會有其他男人,這讓方志誠的情緒非常復雜,雖說她結了婚,但始終沒有別的男人,只屬于自己,只要是男人都會生出自得意滿的征服感,但自己對戚蕓沒有承諾,以后自己終究會娶妻生子,這種結果對戚蕓而言太過不公平。
  戚蕓今年三十多歲,想想這么多年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青春早已一晃而過,正處級的身份看透了也只是一個虛名而已,她有時候會反思,自己這么拼究竟值得不值得?因為在華夏傳統的思維中,女人無才便是德,即使沒有工作,也應該有男人撐起家。
  她也曾經猶豫過,懷疑過自己,但從方志誠這里找到答案,自信自強的女人會獲得異性的尊重。
  就這么不清不白的耗下去吧,戚蕓走入死胡同,再也走不出來,婚姻是座墳墓,她在墓穴中找到了可以棲身的一隅,倔強固執的性格讓戚蕓有些不計后果。
  方志誠覺得自己不應該這么自私,但他又不能直接問戚蕓,是不是保持情人關系,然后互相給與對方空間,可以自由地去尋找屬于自己的生活。他很了解戚蕓,這是一個擁有**思想的女人,若是自己這么問她,只會顯得兩人的情感太廉價了。
  同樣,戚蕓很清楚,這種跨過道德禁區的情感讓自己感到很新鮮刺激,但不可能長久,只是短暫的歡愉,但她原本就是一個習慣寂寞的女人,偶爾嘗試一下這種異乎尋常的刺激,可以當作枯燥生活的調味品,有此足矣。
  ……
  霞光區的云海辦事處已經開始有序落實,方志誠期間給王崇打過幾個電話,讓他好好幫襯一點,王崇自然不遺余力。按照方志誠的思路,霞光區的招商辦事處和東臺的招商辦事處達成同盟關系,從短期來看,是東臺照顧霞光,但當霞光發展成熟之后,也一樣會給東臺帶來利益。
  因為招商引資就跟商場賣衣服類似,客人那么多,總有自己的喜好,不喜歡東臺的,不代表不喜歡霞光。霞光也有自己的優勢,尤其是當東臺現在招商處于飽和狀態,扶持政策不具備競爭優勢的情況下,兩相比較之下,不少企業更愿意到霞光區發展。
  方志誠暗自琢磨,是否在霞光區引入投融資平臺,重建一個東臺招商投資服務公司不太可能,但可以霞光區設立一個分公司,幫助霞光的中小企業實現快捷融資,促進地方經濟的快速發展。
  從現在全國經濟發展的態勢來看,中小微企業的繁榮程度決定著地方的潛力。大企業雖然在納稅、提供就業等方面,單體作戰能力強,但現在華夏已經進入全民從商的局面,大企業固然是重要的經濟增長點,但扶持并服務好小微企業也是一個極具潛力的領域。
  扶持小微企業,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第一是給予足夠的寬容,不能有太多的限制,同時要在稅收上給予減免;第二是提供更多地融資渠道,小微企業更多地是通過與銀行借貸完成資本積累,這種渠道太過單一化,引入更多融資渠道,才能幫助企業解決燃眉之急;第三是科學引導小區域小微企業單行業發展,形成合力。
  以鄉鎮為聚點,倡導xx城模式。比如某個鄉鎮的牙刷制品比較有名,那就引導該鄉鎮專攻牙刷制造,使這個鄉鎮變成牙刷城,如此一來,客商在尋找牙刷時就會聚集到這片區域,集中訂貨。有了源源不斷的客商,小微企業坐在家里也能收獲訂單,如此便能輕易存活。
  方志誠因為是秘書出身的緣故,他有隨時記錄想法的習慣,零碎的思路會記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系統的方案會錄入在電腦中。
  秘書商燕敲門而入,見方志誠茶杯中的水已涼,便給他更換一杯新茶,然后匯報道:“老板,下午兩點半要走訪區內三所重點小學,還請您注意騰出時間。”
  方志誠點了點頭,有點不悅道:“這個張曉亮啊,才讓他分管教育局,他就給我找事做了。”
  商燕笑道:“您出去走走,也是好事。畢竟很多人還不認識您呢,您太低調了,就是政府辦估計還有些人不認識您呢。不止一個人曾經偷偷問我,經常進出區長辦公室的那個小伙子是誰,我說是區長,他們還不信呢。”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這些人是那些人?”
  商燕連忙掩口,搖頭道:“老板,這我可不能說,不然的話,要得罪人的。”
  方志誠知道商燕是故意胡謅,來霞光區前三個月或許還有人不認識自己,但現在自己差不多在霞光待了有半年,哪里還有人不認識自己。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嘆道:“你與老郭溝通下,下午我們二點二十出發,提前一點走。”
  “不等張區長?”商燕有點疑惑地問道。
  方志誠點頭道:“若是什么事都被別人安排得好好的,這個區長做了還有什么意思?”
  商燕微微一怔,知道方志誠恐怕是想弄個出其不意,轉身出門給郭勁遠打電話,交代了下午的行程。
  莫進接受了方志誠的招安之后,區政府的主導權完全歸由方志誠。隨后,方志誠便主持了區長分工,成浩的位置往前挪了幾步,成為了第三副區長,分管重點項目、經濟及招商工作,而張曉亮也獲得了相對滿意的分工,分管科技、教育、衛生等方面工作。
  不得不說張曉亮此人有很強的經營意識,他迫不及待地邀請方志誠走訪幾所重點小學,目的很簡單,是想借助方志誠的身份來敲打教育局。按照正常的情況,分管教育的副區長都有教育系統的背*景,以前當過教育局長或者校長,對教育工作很熟悉,在系統內有一定的威望。張曉亮知道自己在這個方面是弱勢,難以服眾,所以才會邀請方志誠走訪重點小學。
  下午兩點半左右,張曉亮才得到通知,方志誠已經先行一步走訪小學,于是匆匆往既定的第一個小學趕。來到第一所小學之后,發現撲了個空,方志誠根本沒在,張曉亮連忙給商燕打電話,這才反應過來,方志誠玩了個聲東擊西之計,現在已經到了原本計劃走訪的第二所小學。
  行程表中的第二所小學,名叫長河育人小學,也是霞光區內的一所名校。方志誠與商燕來到保安室,保安瞄了方志誠一眼,疑惑道:“什么事?”
  方志誠笑道:“我們是三二班的學生家長,剛才班主任打了電話,小孩生病了,我們來接他去醫院。”
  商燕瞄了方志誠一眼,臉色一紅,暗自嘀咕了一句,這方志誠不是在占自己便宜嗎?這保安鐵定是將自己和他看成夫妻了。
  保安沒怎么搭理,擺了擺手道:“那就趕緊去接孩子出來吧。”
  方志誠輕松便進入了學校,不僅暗自皺眉,低聲與商燕道:“學校的安全意識也太薄弱了,這么輕松便放人進來,后患無窮啊。”
  商燕這才意識到方志誠是故意玩了一個計謀,看保安是不是合格,轉而想起自己剛才羞惱的情緒,不僅覺得自己想得太多了些。這時,商燕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捂著話筒位置,輕聲與方志誠匯報到:“張區長打來的電話。”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讓他來育人小學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