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504 李思源離任后手

不得不說方志誠的想法很大膽,他的想法超出很多人能理解的范疇,將政府城市規劃部分一起打包丟給市場,讓自由的資本按照市場需求合理規劃,如此可以更好地完善地方的經濟結構。
  當然,這種模式存有一定的風險,從意識形態上來看,地方對于企業的倚重太大,上綱上線的話,那就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后期的話肯定會遭受不少右派的詰難。不過,霞光區不是東臺,只是一個三四線城市的縣區,不會受到太多人的關注。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現在全國各地已經進入各顯神通的競爭環節,偶爾地踩線,只要是符合經濟發展的,上級部門都能給予一定的讓步。
  十二點左右,兩人有了醉意,趙清雅去浴室里洗澡,方志誠這幾日身心俱疲,坐在沙發上頭一歪便睡著了。趙清雅回到客廳,見方志誠酣然入夢,找了一床被子蓋在他的身上。
  第二天早晨六點左右,方志誠才從夢中醒來,畢竟睡在沙發上的緣故,頸椎有點不舒服。他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到主臥門口,推了推門,見已經反鎖,有點遺憾地進衛生間洗漱,隨后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早餐。
  趙清雅推門而出,見桌上有豆漿油條還有小米粥,笑道:“收容你一宿,有點好處。”
  方志誠艱難地扭了扭脖子,苦笑道:“這也叫收容,條件太艱苦,害得我落枕了。”
  趙清雅白了方志誠一眼,道:“誰讓你昨天那么困,我洗完澡之后,你就睡著了。我又抱不動你,又不忍把你喊醒,索性讓你躺在沙發上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尷尬地笑道:“我昨天的確太累了。”
  言畢,趙清雅扭身進了衛生間洗漱,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覺得與趙清雅很近,想要捅破那層窗戶紙,但又覺得現在這樣也很好,彼此有點空間,不會讓對方有壓力。
  吃飯的時候,方志誠突然想起一件事,試探性地問道:“雅姐,有件事我想問你,可能會有點唐突。”
  趙清雅笑道:“沒事,你盡管問吧,咱們之間這么熟,沒必要藏著掖著。”
  方志誠沉聲道:“你的前男友……”
  趙清雅臉色微微有些改變,見方志誠欲言又止,自嘲地笑了笑,道:“沒事,那已經是過去式了,盡管問吧,我前男友究竟怎么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你曾經說過,我跟你前男友很像,所以我有點好奇,你前男友姓什么,是什么人?”
  趙清雅嫣然一笑,道:“其實我等你問這個問題,等了很長時間了。你也是能忍著,現在才問我。”
  方志誠知道趙清雅這么說,是為了打消自己心中的疑慮,其實趙清雅對這個問題還是很敏感的。他吐了一口氣,嘆道:“我也是俗了一把。”
  趙清雅輕嘆道:“他是陜州蘇家的人,我們在一次酒會上相識,后來便接觸了一段時間。后來他突然消失,那個故事我曾經告訴過你。”
  陜州蘇家?
  方志誠對這個家族有所耳聞,他之所以今日想問問趙清雅,是因為突然有種心血來潮的感覺,自己的身世會不會跟他前男友有關聯呢?華夏有十幾億的人口,人與人相像是有可能的,比如有段時間,綜藝節目流行模仿秀,在全國范圍內找到與明星相似的人,放在一起參加節目,結果還真能找到許多相似的人,但是,現實中更大的可能是,有血緣關系的兩人才會特別相像。
  方志誠從趙清雅這里得到了一個關鍵的線索,自己會不會和陜州蘇家有關聯呢?
  趙清雅見方志誠面色陰晴不定,疑惑道:“究竟怎么了?”
  方志誠想了想,他對趙清雅還是很信任的,終于還是沒忍住將心中的困惑說了出來,“雅姐,我最近知道一張老媽遺留下來的存折,每年有人會往上面打一筆款,但當我調查那個打款賬號的時候,遇到了困難,明顯有很強大的勢力在背后操控著一切。”
  趙清雅很快讀懂了方志誠的意思,道:“你覺得,陜州蘇家跟你的身世有關?”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嘆道:“宋書記的妻子文行長似乎知道什么,昨日與她見面,她希望我不要繼續追查下去,因為對我的仕途會產生不利。”
  趙清雅猶豫片刻,道:“我當初與他相處的時候,曾經認識蘇家的一些人,要不這樣吧,我幫你找一些資料。”
  方志誠搖頭道:“還是不要了,對方很敏感,我怕你受到傷害。”
  趙清雅微笑道:“我有方法可以查出些線索,而且若真是蘇家的話,請你放心,他們絕對不會傷害我。”
  方志誠從趙清雅的語氣中能夠聽出些東西,當初趙清雅和前男友顯然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最終因為前男友身患絕癥,為了害怕連累趙清雅,才去了國外,杳無音訊。
  身世問題,一直困擾著自己,若趙清雅能幫自己調查,也算是多一個方式。盡管答應了文鳳,自己不會繼續往下去調查,但他心有不甘。
  離開瓊金之前,方志誠跟戚蕓見了個面,戚蕓比起在銀州的時候,氣色要好了很多,畢竟回到家中,有父母照顧她。許久未見,兩人難免有些生疏感,戚蕓理了理劉海,沉聲道:“最近省委的動靜不小,第一步是在瓊金準備開展整風行動,第二步則是在全省范圍內開展一系列的行動。整風主要包括三大塊,第一塊是整治干部貪污**之風,第二塊是糾正社會不良之風,第三塊是整頓經濟界別各行各業自律之風。”
  戚蕓將此事告訴方志誠,想必有深意,方志誠輕聲道:“看來省委這次要下狠勁了!”
  戚蕓點了點頭道:“每次整風行動,都要有大批人落馬,這是一次機會,也是一次考驗。”
  方志誠知道戚蕓的意思,對于自己而言,整風行動可以用來對鄧少群發起進攻,另一方面,鄧少群恐怕也會利用這次契機對自己施加壓力,畢竟他現在已經對鄧少群構成威脅,政府幾乎已經被他完全掌握在手中。
  鄧少群的優勢在黨務工作,此次整風行動是黨委發起的,他若是巧妙運用的話,大可以削弱方志誠的實力,重新布局。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他對現在投靠自己的那些人底細不是很了解,也摸不透那些人有幾個屁股是干凈的。
  方志誠默默記下戚蕓的善意提醒,望著她純凈的眼眸,笑道:“看得出來,你已經適應新書記的工作了?”
  戚蕓點點頭道:“文書記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的領導,行事作風沉穩、有力,判斷極其準確,盡管有時候手段強硬了些,但他的出發點還是很真摯的,希望淮南官場有一番新的變化。他上任之后,還是充分認可思源總理的規劃與思路,很少插手政務,更多地將注意力放在反腐倡廉上。淮南省這么多年經濟發展勢頭很好,但也豢養了大批蠹蟲,這早已引起中央的重視。”
  方志誠嘆道:“中央考慮問題還是很全面的,為思源總理找了個好的接班者。”
  戚蕓微笑道:“其實思源總理看得很清楚,據說景隆書記甚至還是他一力舉薦的呢。”
  方志誠心下有點明悟,李思源在離開淮南之前,怕是已經發現淮南官場的痼疾,所以請示中央安排了一位強勢的省委書記坐鎮淮南,希望能夠一改淮南官場的風向。當然,強勢的文景隆真正來到淮南之后,行為方式就不再李思源的控制之中,他與卜一仁多次交鋒,甚至還屢屢壓制李系力量,其實換位思考,這也在情理之中。正部級的封疆大吏有自己的執政策略,哪里會任由別人擺布。
  方志誠感慨道:“淮南省在一兩年內,恐怕會要地震不斷了。”
  戚蕓淡淡道:“地震倒也不至于,但省委最近在討論全省處級干部交流輪崗制,這會引起很大的反響。”
  聽戚蕓這么解讀,方志誠對淮南官場的局勢大致有了判斷。即使沒有地震,頻繁的崗位調整也是必須的。按照正常情況,處級以上的干部調動都是在市內,也就是漢州的處級干部最多是在各個縣區流動,但文景隆下一步的策略,恐怕會在全省進行一系列復雜的調整,如此一來,地方抱團的情況就沒有了,人還是那些人,但全省的格局就完全不一樣。
  李思源是一個善于搞經濟的省委書記,而文景隆在黨務工作上確實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淮南省經過這一番變化之后,會去除一些因過分追求經濟發展而帶來的不好雜質,迎來全新的氣象。
  方志誠笑道:“文書記給淮南帶來了一縷清風。”
  戚蕓抿嘴一笑道:“對了,文書記還提過你,有一次我送材料給他審閱的時候,他突然問起我是不是跟你一起搭過班。”
  方志誠警惕道:“他不會以為你是‘臥底’吧?”
  戚蕓搖頭道:“你多想了,主要因為城中村改造項目,讓他對你印象深刻,認為你是個值得培養的苗子。”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實在榮幸之至。”r10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