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502 辯證唯物式算卦

方志誠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等不遠處一對夫妻帶著兒子離開,他輕聲問道:“遇見誰了?”
  文鳳尷尬地笑了笑,道:“一個副行長……”
  方志誠笑著打趣道:“那你為什么躲著他?莫非我見不得人嗎?還是怕他產生誤會?”
  文鳳擺了擺手,白了方志誠一眼,啐道:“我怕什么?我的年齡可以當你媽了,別人看了也不會多想什么,只是我怕他會尷尬。”
  方志誠露出了然之色,苦笑道:“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副行長帶著的女人和孩子,不是他的……”
  文鳳頷首道:“之前高管聚會,與他的老婆見過面,是一個很胖的女人,年紀也有五十歲,今天那個女人最多三十五六,身材苗條,從親密的程度來看,肯定是他的情人。”
  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道:“現在這社會是怎么了,若是有點錢就去包養情人。”
  文鳳玩味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打趣道:“若是沒錢有權,也可以包養情人。”
  方志誠臉色一紅,知道文鳳在諷刺自己,他有點心虛地轉移話題道:“哎呀,怎么沒人包養我做情人呢?我肯定是一個好情人,性格溫和,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文鳳白了方志誠一眼,一本正經地說道:“小方,有件事我得跟你說說。作為一個長輩,我必須要提醒你,在對待男女問題上要慎重一些。從現在每年落馬的官員來看,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后院失火。男人走上仕途,難以避免地會受到這方面的誘惑,我希望你要時刻保持警惕。”
  方志誠暗忖自己與文鳳逛了一下午街,原本以為能拉近兩人的關系,沒想到因為遇見那個副行長包養情婦,又讓文鳳重拾師母的架子。
  方志誠賠笑道:“放心吧,在這方面我很有原則,不會亂來的。”
  文鳳知道自己的話恐怕對方志誠沒有太大作用,與方志誠相處一天下來,她對這個年輕人更加的有好感。文鳳道:“你今天二十八了吧?葉家的小姑娘才上大二,你還得等兩年,這段時間更多地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吧。”
  方志誠連忙點頭,轉念一想,文鳳對自己這般說話,那也是因為與自己關系更進一步的緣故。
  離開文鳳和宋文迪的家,方志誠將車停在路邊,掏出手機許久,琢磨著找誰比較好,佟思晴、戚蕓、趙清雅?最終方志誠用了一個簡單的方法,給三個人發送了短信,結果戚蕓最先回復短信,佟思晴次之,趙清雅則許久沒動靜。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給趙清雅打了個電話,男人的心理往往就是這樣,越是對自己愛搭不理的,往往越是想要去征服。
  當然,與趙清雅見面,還有其他原因。城市運營商的創意,方志誠決定將之在霞光區逐步試行,他現在需要堅實的后盾,宏達集團無疑便是最好的選擇。宏達集團以商業地產為發家之始,如果運營主體的話,那是再好不過的。
  電話響了好幾聲,趙清雅都沒有接聽,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將手機擺在一邊,然后打開電臺隨便找了個節目,節目里一男一女正在說著很莫名其妙并自以為很幽默的閑話。聽了一陣,趙清雅終于打了電話過來,問道:“剛去接待了一個客人,有什么事嗎?”
  “趙董事長好忙啊,今天是周末,還在搞接待。”方志誠笑道,“對了,我在瓊金迷路了,需要一個導游,你愿意嗎?”
  趙清雅輕聲笑道:“不同的導游,價碼可不帶一樣,找我的話會很貴哦。”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定地說道:“沒事,我有錢!”
  “你在哪兒?我來接你吧!”趙清雅嘆了一口氣,今天后面還有其他應酬,不過方志誠過來了,她選擇將之全部推掉。
  “今天不用你接,我來接你吧。”方志誠道,“半個小時之后,在你公司樓下,車牌號淮K38672。”
  趙清雅抿嘴笑道:“行吧,我等你。”
  這真是前后矛盾的一段對話,方志誠第一句是說自己迷路了,需要一個向導,對話結束的時候是,方志誠這個迷路的人來接向導趙清雅。
  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來到宏達集團總部大廈,他的方向感不錯,只是跟著感覺便摸索到了目的地,當然,這是因為瓊金城市規劃比較科學,道路指示牌比較多,只要注意方向,便能找到處于主干道的宏達集團。
  將車停在地下停車場,等了十來分鐘,手機響了起來,趙清雅道:“我已經等很久了,你到了沒啊?”
  方志誠笑道:“我現在的位置應該處于你的正下方。”
  “好好說話行不行?”趙清雅沒好氣地笑道:“停車場嗎?”
  方志誠點頭微笑:“如果好好說話,那世界多無趣?”
  趙清雅嘆了口氣,道:“我現在已經進電梯,估計三分鐘就會到。”話剛說完,方志誠的手機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知道趙清雅這是進電梯,里面沒信號了。他便下了車,掏出一支煙往電梯方向行去,煙剛點燃,趙清雅便走了出來。
  方志誠將煙直接掐滅,笑道:“你這個向導還真夠風風火火,我抽只煙的功夫都不給我。”
  趙清雅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嘴角上揚道:“吸煙有害健康,少抽一點對身體好。”
  方志誠嘆氣道:“許久不見,變嘮叨了。”
  趙清雅揮出粉拳,輕輕地落在方志誠的胸口,啐道:“不愛聽的話,我從現在開始一句不說。”
  方志誠連忙舉手,道:“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不要上綱上線吧。”
  趙清雅知道方志誠嘴貧的時候,無人能敵,干脆不搭理他。
  方志誠有點無趣,將安全帶系好后,問道:“大向導,咱們現在去哪兒呢?”
  趙清雅道:“不想去太吵的地方,找個地方喝酒吧?”
  方志誠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兩下,道:“我有個地方,保證安靜。”
  趙清雅挑眉,疑惑地問道:“哪兒?”
  方志誠指著趙清雅笑道:“去你家!”
  趙清雅點頭道:“的確是個好地方,不過家里沒酒也沒菜。”
  方志誠道:“去一趟超市,不就什么都有了?”
  先去了趟超市,兩人買了各種東西,不僅是吃的,用的也有。讓方志誠有點無語的是,趙清雅毫不避諱自己,連自己每個月必需的女性用品也買了些。回到公寓,在門口遇到一個擺攤卜卦的老人,趙清雅有點好奇,拉著方志誠過去湊熱鬧。
  老人正在給一對母女算卦,母親五十多歲,女兒三十歲上下。那老人帶著一副墨鏡,不知是真瞎還是假瞎。那母親不知聽老人說了什么,異常高興地從皮甲里掏出錢,道:“謝謝大仙,如果事情成了,我到時候請大仙你喝喜酒。”言畢,她拉著女兒離開,母女倆交頭接耳心情不錯。
  “騙人的,這你也信?”方志誠輕聲嘀咕道。
  那老人耳朵很尖,干咳一聲道:“騙不騙人,算過了才知道。不準不要錢,準了看緣分給錢。”
  方志誠頓時覺得算卦老人有點意思,與他隔了足有三四米,與趙清雅說的那些話,音量很低,一般人是很難聽見的。
  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輕聲呵斥道:“不準說話。”
  方志誠無奈苦笑,不再多言,趙清雅好奇地問那老:“怎么算?算什么?”
  算卦老人道:“我眼睛不好,看不了面相,測不了字,只問生辰,幫問姻緣。”
  趙清雅想了想,將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訴了那老人。
  老人沉吟片刻道:“你一生衣食無憂,生活在富裕的家庭之中,看似榮華富貴享之不盡,但人生有缺陷,注定前三十年無比寂寞……”
  “寂寞”二字戳中了趙清雅的敏感處,她嘆氣道:“那后面呢?”
  老人擺了擺手,道:“人的命運是會改變的,前塵之事已然注定,不可逆轉,但未來的事情,誰也沒法準確預言!”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算卦,不就是為了算未來?”
  老人停頓了片刻,道:“年輕人,你這個想法是錯誤的。算卦,是認識過去和現在的自己,繼而推斷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看似是為了算未來,事實上,關鍵在于了解現在自己的不足,已經需要防范哪些危機。”
  方志誠見老人這么說,倒是有點愣住了,因為顯然沒想到老人的思路很辨證,將唯心的算卦說得唯物了。
  方志誠道:“那你推斷一下未來的事情吧?”
  老人指了指方志誠站著的方向,笑道:“那我得知道你的生辰八字。”
  “為什么?”方志誠笑道,“是她算,又不是我算!”
  老人摸到了茶杯,飲了一口,道:“兩個人的生辰八字放在一起,演繹出來的未來才更有趣。”
  方志誠越來越覺得這老人不一般,便將自己的生辰報了出去,那老人沉默許久,擺了擺手道:“不好意思,今天的生意我就不做了。”
  “為什么?”趙清雅疑惑道。
  老人不言語,起身便收掛攤。方志誠一開始覺得老人有點門道,見他變得神神叨叨,便拉著趙清雅離開。
  等方志誠和趙清雅上了樓梯,老人將白色的布袋搭在肩膀上,托了托墨鏡,他長吁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若是今天這生意接了,我這右眼怕是也得瞎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