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501 師母別有番風韻

文鳳很少會與人說出自己和丈夫宋文迪之間的問題,不知為何會選擇宋文迪的弟子方志誠說出了這一切。方志誠是這么理解的,文鳳從某種角度上是帶著恨意看待自己的這場婚姻,當然,她不僅僅是恨宋文迪,而且還恨自己。之所以將方志誠選作傾訴對象,極有可能是文鳳隨便想找個人來傾訴而已。
  正因為方志誠和宋文迪的關系特殊,所以文鳳知道他永遠不會與宋文迪說起此事。
  吃完早飯之后,方志誠主動幫文鳳收拾碗筷,文鳳也沒有攔著,獨自走到客廳去泡咖啡,等方志誠收拾好廚房之后,客廳內飄蕩著濃郁的現磨咖啡豆香味。
  方志誠剛端起咖啡杯,正準備拍馬屁,文鳳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望了方志誠一眼,轉身去了陽臺接聽電話。雖然隔著點距離,但方志誠還是聽到文鳳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陽臺上飄出。
  大約等了十來分鐘,文鳳回到客廳,方志誠起身笑道:“您有事情要處理,我就不打擾,先離開了。”
  文鳳暗忖方志誠夠機敏,瞧出自己有事情要辦理,立馬主動告辭。文鳳笑道:“你今天還有事情嗎?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就跟著我,如何?我就省得打電話給秘了。”
  方志誠心情愉悅道:“我正好開著車,不僅可以做你的秘,還可以做你的司機,包接包送。”
  文鳳白了方志誠一眼,落入方志誠的眼中,有些風情萬種,方志誠頓時心猿意馬,很快反應過來,那只是文鳳下意識行為而已,不摻雜任何感**彩,連忙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文鳳先進浴室洗了個澡,然后換了一身爽練的衣服出來,與方才相比,身上的官氣很足,她在擔任銀行行長之前,曾經擔任過地級市的副市長,所以舉手投足有種屬于女性官員的颯爽英氣。
  上了方志誠的車后,文鳳將今天要見面的情況給他簡單說明了一下,方志誠心中有數,文鳳見的不是一般人,否則的話,文鳳也不會在周六還抽出時間與之會面。
  “今天見面的對象是一個英國人,他是有名的銀行家,之前在云海憑借一個投資公司,在云交所掀起過腥風血雨。”文鳳語氣凝重地說道。
  方志誠輕聲嘆息道:“經過2007年的大牛市,2008年國內的股市泡沫隨時都可能破滅,但老百姓都沒有意識到危險性,預計在兩三個月內,股市肯定有反應,屆時國內經濟恐怕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文鳳凝視了方志誠一眼,疑惑道:“沒想到你對國內股市這么悲觀,現在可是很多人都對股市保持著旺盛的熱情。”
  方志誠道:“現在有種趨勢,只要進入股市大家都會賺錢,卻忽視另一個重要的問題,究竟是誰虧了?華夏這幾年的經濟增長速度很快,但還是支撐不了股市現在的爆發式增長,而且這兩年國際資本大量涌入國內,這才使得國內的股市如此火爆。大家現在賺的錢,都是那些國際資本,當那些國際資本收縮,到時候就是剪羊毛的時候了。”
  文鳳笑道:“你看待問題還是比較理智的,現在國內的金融情況的確有很大的風險,國務院已經要求銀行系統制定了多套策略,并考慮到如果股市大跌,后續的一整套應對策略。”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在金融領域,我們摔過大跟頭,受到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波及,曾經一度控制了我們增長速度,不過那一次的戰役畢竟是在香都,這一次的戰役則在國內,我們有必要慎重考慮后果。”
  文鳳搖頭苦笑道:“可惜現在大家都被蒙蔽了眼睛,擠破腦袋往股市里沖。”
  方志誠沉聲道:“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是要理智。”
  文鳳發現方志誠對金融研究得還是頗為透徹,笑道:“你猜一下,那個外國人今天會跟我聊什么呢?”
  方志誠沉吟片刻,道:“今天見面,更多地是了解一下情況,看淮南央行對待國外資本的態度如何。”
  文鳳微笑道:“你的分析很準確,看來今天帶你過來充場面,是個不錯的選擇。”
  去年的股市大火,方志誠曾經研究過股市方面的知識,不過他自認為只是皮毛而已,畢竟沒有在金融市場上博弈過的人,只能紙上談兵而已。
  在酒店的咖啡廳見到了那個英國銀行家,名叫布萊恩·希伯來,看上去四十多歲,頭發很短,長得很有男人魅力。布萊恩長期在華夏工作,因此漢語說得不錯。文鳳與他簡單聊了幾句之后,兩人進入針鋒相對的環節。
  布萊恩看似很紳士的評價道:“現在華夏的金融體系太脆弱了,如果還是按照以前的方法來管理,只會讓經濟變得越來越糟糕。歐洲那邊次貸危機已經爆發,現在逐漸波及到華夏,所以我建議你們少一點所謂的市場調控,將主導權徹底地交給我們這些職業的銀行家,徹底交給市場,按照金融規律辦事,那樣更加有利于讓華夏盡快地走出危機。”
  文鳳不以為忤,她與外國人接觸得不少,布萊恩充滿挑釁的話,是一種談判策略。
  華夏人在談判時一般都很委婉,布萊恩覺得這樣談判會很累,所以他還不如顯得攻略性強一點,這樣可以增加談判的氣勢,效果也很不錯,往往能如愿以償地讓華夏人產生畏懼。
  文鳳手指點了點下巴,淡淡道:“希伯來先生,如果你今天與見面,就是為了要跟我討論社會制度的問題,那我會感到很失望。因為即使我們討論出了結果,對你的公司也沒有任何好處。”
  布萊恩暗忖文鳳還真是個厲害的女人,眨眼之間就將自己的話給堵住了。
  布萊恩翹起嘴角,笑道:“文行長,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華夏女人,我為剛才的話向你道歉,只是為了更快地打開話題。現在我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希望淮南能放寬政策,允許我們外資銀行也能進入,現在我們已經在南粵、云海等多地設有分部,下一步則是淮南,但我們了解到,淮南央行這邊反對的聲音很大,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有所讓步。”
  文鳳美眸流轉,寸步不讓地說道:“希伯來先生,其他地方是否接納你們,我不想管,但在淮南我絕對不允許外資過度泛濫,這對于本土銀行企業而言,等同于慢性自殺。”
  布萊恩聳了聳肩膀,道:“沒想到你這么固執。”
  文鳳道:“這是我的原則。”
  與布萊恩的談話不歡而散,方志誠對文鳳也有了另外一番認識,這是一個充滿自信的女人。
  重新坐在車上,方志誠問:“現在去哪兒?”
  文鳳似乎還沉浸在方才的談話氛圍中,片刻才回過神來,道:“回家吧!”
  方志誠發動車子,想了想,笑道:“要不,兜一圈再回去吧?”
  文鳳微微一怔,道:“去哪兒呢?”
  方志誠道:“我是您的司機,您吩咐吧。”
  文鳳想了想道:“許久沒有逛街了,不如陪我買衣服吧。”
  方志誠笑道:“樂意奉陪。”
  來到步行街的一家大型百貨商場,文鳳和方志誠一前一后進入二樓的女服區,文鳳顯得心情舒緩了不少,在各式服裝店內挑了起來。文鳳的身材這一刻完全展現出來,幾乎所有的衣服在她的身上都能展現出特別的味道。
  不過,文鳳更偏好一些成熟風格的服飾,所以款式相對統一。
  “我家里有一件差不多的衣服了。”文鳳搖了搖頭,將剛換的衣服遞給服務員,惋惜地說道。
  方志誠笑著提議道:“文行長,那邊幾家店的衣服看上去也不錯,要不我們去試試?”
  文鳳搖了搖頭,拒絕道:“那邊都是適合二十多歲小女孩穿的衣服,我還是不用了。”
  方志誠微微一笑,伸手拉起文鳳的手,往門外行去。
  文鳳微微一愣,被方志誠唐突的動作給嚇到了,一瞬間竟忘記制止,方志誠將文鳳拉到那幾家青春點的服裝店,道:“文行長,人生若是沒有半點變化,那多么無趣,今天不妨換一種新的風格吧,我買單。”
  文鳳瞪了方志誠一眼,嘀咕道:“你是不是也經常這樣幫老宋做主?”
  方志誠撓了撓頭,嘿嘿笑道:“沒錯!有時候覺得老板某些問題做得不對,我會直接一點告訴他,正確的方法應該是什么?老板一開始有點排斥,但久而久之也習慣我這樣了。”
  文鳳吁了一口氣,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笑道:“行吧,今天就讓你做主吧。”
  文鳳很少來逛街,更很少逛這種適合年輕女性的服裝店,不過因為方志誠的緣故,她徹底放開了,仿佛年輕了十多歲,找到青春時代的自己。方志誠陪著文鳳,不時地給她出點主意,面對某件衣服意見向左的時候,他們還會拌幾句嘴,時間真心過得很快。
  結果,方志誠提了幾個大袋子,文鳳臉上滿是笑容,正準備離開商場的時候,文鳳突然站住腳步,背過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