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00 黎明何時會到來

選擇戰爭還是和平,選擇沖突還是安逸?
  莫進沒想到張曉亮會突然拜訪自己,顯得有點措手不及。
  張曉亮沒有繞彎子,直接開誠布公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老莫,方區長有句話要我捎給你,之前發生的事情,都既往不咎。我也覺得方區長的想法不錯,大家放棄私人恩怨,齊心協力,共進共退,切實地為老百姓牟取福利,為霞光區的經濟建設作出自己的努力,你覺得如何?”
  莫進搖了搖頭,道:“你不是一個很好的說客!”
  張曉亮微微一愣,笑道:“我的確是第一次當說客,技巧不是很熟練。但我這個說客的任務也很簡單,只是帶一句話。當然,你也可以換個角度來考慮,我之所以到來,是為了給你一個臺階下。”
  “臺階?”莫進忍不住笑了,他倒不是覺得張曉亮的觀點可笑,而是對自己的處境感到可笑,同是對方志誠正確的判斷,也覺得自嘲。
  莫進突然想明白了,他看上去跟方志誠在不停地摩擦與碰撞,其實方志誠從來沒有將自己當成旗鼓相當的對手。方志誠從來到霞光區第一天,在宴會上的態度,便告訴莫進,在我的眼中,你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棋子只配任由人擺布,而沒有說話的權力。
  莫進對自己此后許多行為感到可笑,因為他還誤以為自己能夠用計謀逼走方志誠,其實放在方志誠的眼中,自己不過是跳梁小丑而已。方志誠覺得自己真正的對手,應該是馬振才、鄧少群,而其他人只不過都是棋子。
  莫進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方區長的話,我已經明白,不過此事還需要我慎重考慮下。”
  張曉亮暗自松了一口氣,他原本以為莫進會譏笑自己,同時將自己趕走,但沒想到莫進不僅沒有拒絕,而是表示要認真考慮,他心中對方志誠充滿了佩服,因為方志誠在掌控莫進心理上展現了高超的水平。
  送走了張曉亮,莫進給老區長馬振才撥通了電話。
  馬振才早猜知道他會打電話,輕聲道:“小莫啊,時代已經變了,以后你們要學會自己做主。今天成浩晚上找過我,我當時也是這么回答他的。”
  成浩當初和莫進是馬振才的左膀右臂,最后馬振才選擇莫進接自己的班,將成浩變成了棄子,但歸根結底,兩人都與馬振才有師徒情分。
  莫進苦笑道:“老領導,我們都是你帶出來的兵,無論何時何地都只聽你的調遣安排。”
  馬振才沉默片刻,道:“你能這么說,我心里感到很高興,但現實是殘酷的,我不希望自己帶出來的兵最終全軍覆沒。我這輩子沒做出什么出色成績,但很自豪的是,帶出了一群有能力的干部。在我看來,你們羽翼已豐,沒有我的庇護,相信你們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莫進很感動,馬振才對自己的評價很中肯,他之所以成為霞光區的常青樹,在區長位置這么多年,一個關鍵因素,他帶出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干部。在對待下屬方面,馬振才一直口碑很好,所以即使他離開了崗位,
  莫進從馬振才的口中已經得到了默認,這個老區長愿意將手下人交給方志誠。
  掛斷電話之后,莫進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人一旦沒有權力,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以前自己印象中的老區長是無所不能,如同大山一般可靠,但真退居二線,會發現他與普通老人一樣,沒有魄力,沒有野心,安于求穩。
  莫進原本很糾結,他想要進入鄧少群的陣營,但鄧少群對自己的態度太隨意了,完全像對待一個棋子一樣,讓自己沖鋒陷陣,絲毫不顧自己的死活。
  方志誠的態度,讓莫進感覺到事情有轉機。
  方志誠雖然沒有自己出面,但至少派出了張曉亮作為說客,表達些許尊重。
  盡管自己與方志誠矛盾沖突曾經很激化,但官場中人對這種沖突早已習以為常,但情況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往往可以選擇拋棄成見,以求利益的最大化。
  方志誠現在比鄧少群更加需要莫進,莫進代表著馬系力量,鄧少群甚至比方志誠更加希望莫進這股勢力灰飛煙滅。
  想清楚了這一切,莫進終于做出重要的決定,他接受了張曉亮送來的招安書,愿意支持方志誠成為區長。
  第二天一早剛上班,莫進主動來到方志誠的辦公室,一呆就是兩個小時,從這個不同尋常的信號,不少人敏感地意識到,霞光區政府的更新換代徹底完成。年輕的代區長方志誠上任近四個月,前三個月蟄伏,第四個月發力,合縱連橫,軟硬兼施,讓霞光區政府的老派代表莫進認可了他。
  誰也不知道方志誠與莫進交談了什么,但下午三點左右,一份關于招商局云海辦事處籌建方案的文件通知迅速下發。這份籌建方案與招商局之前提交上來的完全不一樣,有人認為是方志誠親自操刀的,但以招商局名義提交的。
  霞光區在云海設立新的招商辦事處,不再承擔政府接待工作,年招商引資任務需要超過兩百億大關……一切都按照方志誠的思路來推進。
  周六上午十點,方志誠自己開車拜訪文鳳,雖然工作上取得較大的突破與進展,但生活上的陰霾一直籠罩著自己。
  自己的身世其實早就困惑了他多年,如果戳到了舊病沉疴,不僅讓他陷入了焦作不安的情緒之中,若不是幾年在官場上養成了較好的修養,與掩藏心態的技巧,方志誠恐怕很難表現的如此平和。
  方志誠來過宋文迪和文鳳在瓊金的家多次,宋文迪今天不在,在燕京參加中央會議,文鳳正在家里鍛煉身體,方志誠摁響門鈴之后,見到文鳳時,微微覺得尷尬,因為她衣服被汗水浸濕,看上去有點薄透。
  在文鳳的眼中,方志誠是自己的晚輩,所以她并沒有覺得什么不妥,用毛巾擦拭著額頭的汗水,笑道:“平常工作忙,所以我一般選擇在周末鍛煉一到兩個小時。人若是經常運動的話,不僅身體健康,在處理問題上也能保持旺盛的精力。”
  方志誠笑道:“我不會打擾你了吧?”
  “當然不會!有人跟我聊聊天,這樣鍛煉起來不至于寂寞。”文鳳搖了搖頭,領著方志誠來到陽臺,踏上了踩步機,然后按動鍵鈕,輕快地跑了起來,方志誠心中暗嘆,文鳳雖然已過四十,但保養得很好,尤其是身材給人一種精致的感覺,那種動靜間散發出來的成熟風韻,別有一番風味。
  方志誠不知為何有點心猿意馬,男人就是這樣,明知眼前這個女人是自己老板的老婆,但心中不自覺地會升起邪惡的念頭。
  方志誠往后退了兩步,靠在墻邊,側對著文鳳,道:“不會讓您討厭,那就好。”
  文鳳轉過臉,白了方志誠一眼,啐道:“怎么會討厭呢?我跟老宋一樣,都覺得你是個優秀的年輕人,覺得你有很強的潛力,只要繼續按部就班地發展下去,一定大有可為。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有些話必須要告訴你。關于你的身世,可能需要停止下來,權當那張存折從來沒有出現過,如何?”
  方志誠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如果我不這么做呢?”
  文鳳將跑步機的速度降低下來,一本正經地說道:“沒有如果!你沒有選擇。”
  方志誠知道文鳳肯定知曉一些內幕,追問道:“能告訴我原因嗎?”
  文鳳搖頭道:“不告訴你,那是對你好。”
  方志誠苦笑道:“我現在感覺很痛苦,宛如陷入了泥淖之中。”
  文鳳道:“當世界陷入黑暗,最好的選擇就是什么不做,靜等黎明到來。”
  方志誠輕嘆道:“黎明何時會到來?”
  文鳳笑道:“總會到來。”
  與文鳳的這番對話,飄在云里霧里,讓方志誠捉摸不透,但他能感受到文鳳話里話外都充滿了關心,這讓方志誠的心情變好了許多。
  文鳳跑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方志誠便告辭準備離開。文鳳喊住方志誠,邀請道:“一起吃個早飯吧。”
  方志誠琢磨著可以跟文鳳更多交流,便欣然允諾。早飯很簡單,幾片面包加牛奶,文鳳還為了方志誠煎了荷包蛋,賣相一般,味道還行。
  文鳳不知為何嘆了一口氣,方志誠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文鳳苦笑道:“已經很久沒人陪我吃過早飯了?”
  “文迪書記呢?”方志誠說完話,覺得有點后悔,對于他們夫妻倆感情不和,自己是知道的。
  文鳳面對方志誠沒有避諱,道:“我們盡管住在一個屋子里,但宛如陌生人,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業,卻忘記生活里還有另外一半。他恐怕跟我一樣痛苦吧。聽說你和葉家的小姑娘訂婚了,我要說一句,如果你不愛她,那就不要在一起,只有政治沒有感情的婚姻,是自私也是殘忍的。”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