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0 初生牛犢不怕虎

“今天這場比賽,我們不能贏。”夏翔接完電話,瞄了一眼水桶里的魚,輕嘆道。
  金鋒微微一怔,意識到有情況,疑惑道:“老板,怎么了,莫非出事了?”
  夏翔輕輕點頭:“玉湖生態區三年前的那份案卷,剛剛有人再次提及。”
  金鋒臉色變白,隱約猜到剛才電話是由省里打來的,沉聲問道:“宋書記是想以此要挾?”
  夏翔臉上露出惘然之色,低聲沉吟:“這是一個籌碼,希望我們能讓步。那件事雖然早已塵封,沒想到現在又有人提起,實在出其不意,盡管翻案的可能性不大,但畢竟牽涉很廣,足以影響到你我的前程,所以我們不能冒險,不得不讓步。”
  三年前為了推動玉湖生態區建設,在銀州發生一起嚴重的暴力拆遷事件,在那次事件之中足有十多人受傷,甚至還出現命案,不過在夏翔的一手力壓之下,沒有因此傳播開來。不過,因為那次事件的影響,夏翔在省委某些領導眼中印象一直不佳,所以市委書記走馬上任好幾個,但始終沒有人讓夏翔再網上走一步。
  夏翔在等待機會,他一直想消除那次事件的負面效果,沒想到再次被提起,無疑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此外,那次事件因為處理得及時,知道的人很少,宋文迪竟然找到這個破綻,可見宋文迪對自己研究之深刻,而且定是有省委大佬對其透露了信息。夏翔目光中閃過一道精芒,臉若冰霜,他輕聲吩咐道:“放水吧。”
  正在這時,另一邊一陣驚呼,方志誠竟然釣到一條一尺多長的鰱魚,顯得十分興奮。
  金鋒深沉道:“一定要放水嗎,或許只是宋文迪的疑兵之計?”他倒不是在乎這場釣魚比賽,而是考慮到玉湖生態區的掌控權。
  人是有慣性的,一旦退了一步,極有可能習慣性地往后退好多步。
  夏翔皺起眉頭,斜視金鋒一眼,暗忖他盡管看似處事老辣,但畢竟還年輕,沒有遭受過太大的挫折,輕嘆道:“為官之道,必須小心謹慎,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危險,那也不能忽視。”
  金鋒知道夏翔此言非虛,但心中難免憤怒,原本是他主動挑起的戰火,如今遙遙領先,卻不戰而敗,未免太憋屈。他沉聲道:“或許是老板你多慮了呢?”
  “金鋒!”夏翔面對金鋒的質疑,微微有些惱怒,因為自己秘書特殊的身份,所以夏翔一向對他很放任,但不代表夏翔會對金鋒言聽計從,他語氣變得嚴肅而深沉,“請記住自己的身份。”
  金鋒也意識到自己剛才太過沖動,連忙低下頭,真誠地道歉:“老板,對不起,我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夏翔擺了擺手,淡然道:“你是我的秘書,與我早已拴在一條船上,或許你覺得我為人處世很保守,但那是因為跌倒無數次總結得出的經驗教訓。今天這場比賽,我們必須輸,而宋文迪那邊,自然也不會輕舉妄動。適度的示弱,那是一種智慧。”
  金鋒雖然心生不滿,但還是沒有繼續堅持自己的想法,隨后的幾個小時內,他將魚鉤上的餌食摘掉,然后以空鉤垂釣。
  下午四點左右,夏翔主動走過去,看了一眼方志誠身側的水桶,笑著與宋文迪道:“宋書記,看來今天收獲挺豐啊。”
  宋文迪笑道:“上午運氣不佳,下午倒是上鉤不少。莫非老夏你那邊下午戰況不佳?”
  夏翔訕訕笑道:“宋書記這里下午的伙食好些,魚兒都往你這里游,金鋒連一條也沒釣到呢。”
  “那運氣也太差了一點……”宋文迪自顧自地輕聲道:“看來今天這場釣魚比賽,我贏了?”
  夏翔點頭笑道:“沒錯,宋書記,是你贏了。”
  見夏翔主動認輸,宋文迪瞇著眼睛,繼續道:“今天咱們既是休閑放松,又是在調研銀州的重要產業。玉湖生態區的確發展勢頭不錯,但我認為要在其中注入一些與時代掛鉤的經濟元素。市發改委的項目調整方案,不知老夏有無認真研究?我認為,還是很有可行性的,現在房地產在全國開展得如火如荼,咱們銀州自身擁有不弱于任何城市的人口基數,而且背靠云海,若是借此風潮,利用好玉湖生態區這片優質的土壤,面向全國招標,相信一定能吸引眾多房地產開發商。其實,這與原有的生態區規劃建設不背離,只是錦上添花,畫龍點睛而已。”
  夏翔沉吟許久,差點被宋文迪說服,他輕聲道:“此事不是你我能決定,還得從長計較。”
  宋文迪見夏翔還是不松口,暗忖他實在難纏,不過還是壓制脾氣,繼續勸說:“如果你同意在玉湖生態區開發房地產項目,我將全力支持市政府東遷項目。”
  夏翔目光中閃過一絲精光,市政府東遷陸續提報過多次,但因為省委有人認為夏翔野心太大,提出不同的觀點。
  銀州是淮南省最東邊的城市,因為毗鄰云海,所以經濟增長速度太快,近幾年發展,已經出現趨附云海的趨勢,離省城瓊金出現越來越遠的趨勢。作為全省經濟發展的重要地級市,省委的態度猶豫不決,一方面想借助云海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又怕銀州脫離掌控,處于糾結的狀態之中。
  宋文迪由省城空降銀州,背*景自然在省委,若是他能夠全力支持,“市府東遷”無疑是很有希望的。
  宋文迪送出一個承諾,對于夏翔而言,也是一顆定心丸。市府東遷一旦啟動,對于自己而言,自然是獲得一個更為有利的政績,讓自己以后競爭更高的位置,提供了不錯的履歷。而且,宋文迪想在玉湖生態區上增加房地產項目規劃,這也是一個可執行的方案,即使他現在讓宋文迪插手,宋文迪作為市委一把手,總會參與到其中的工作中來,更關鍵的是,宋文迪竟然對數年前的拆遷事件關注,種種原因,讓夏翔只能再退一步。
  夏翔淡淡道:“宋書記,你是班長,既然你這么有信心與決心,那么就按照你意思來辦,在常委會上,我會表態的。”
  與夏翔在玉湖生態區項目糾纏數月,宋文迪使出各種手段,見他終于放手,讓自己參與其中,宋文迪終于心情豁然開朗,點頭微笑道:“玉湖生態區三期項目的啟動方案,在會議上在一起審議吧。”
  既然夏翔在關鍵問題上讓步,宋文迪自然也退了一步,各取所需,尋求平衡之道。
  不知不覺,夕陽遠掛西角。落日的余暉灑在玉湖上,在水面染上一層淡淡的金色。
  金鋒與方志誠將水桶掛在電子稱上稱了一番,結果自然是方志誠贏了。鄧慶棟原本想將釣上來的魚免費贈給市委書記與市長,不過,方志誠及金鋒還是各自出錢買下了戰利品。
  付完錢,金鋒從皮夾內取出二十張大鈔遞給方志誠。方志誠微微一笑,毫不猶豫地結果,爽快地令金鋒感到憤怒。
  兩千塊對于金鋒只是九牛一毛,不過失敗的滋味,讓金鋒感到無比郁悶。若不是省里打來的那個電話,金鋒又如何能放水?
  不過金鋒畢竟休養極高,并沒有流露出絲毫不悅,反而很大度,他淡淡道:“希望下次比賽,你還能贏!”
  方志誠將錢小心翼翼地塞入錢包,小心翼翼道:“這次是金大秘承讓,下次哪里還敢與你再賭?”
  金鋒淡淡一笑,依然抬頭挺胸,高調地離開。方志誠盯著金鋒的背影看了一陣,暗忖這金鋒怕是沒想明白,看上去輸了,是因為故意放水使然,但放水的原因,又何嘗不是他心虛?
  輸就是輸,沒有任何理由,再多的理由,改變不了結果,都是借口。
  從漁場離開之后,轎車徑直開往宋文迪家中。方志誠提著魚進入客廳,發現里面早已有客人,卻是邱恒德在等待,原來宋文迪早已約好邱恒德過來吃魚。方志誠便幫著小燕,在廚房里準備晚餐。小燕見方志誠殺魚剖魚摘菜洗菜十分干練,心中升起好感,笑道:“沒想到方大哥,挺能干。”
  方志誠笑道:“若不是因為不知道宋書記的口味,我完全有信心掌勺表現一番。”
  小燕掩口笑道:“那我可不能答應,豈不是要被大哥搶了俺的飯碗?被叔叔看見,要批評的。”
  半個小時左右,小燕將涼拌魚皮、剁椒魚頭、紅燒鯉魚、鯽魚湯等菜端上餐桌,邱恒德走過來瞧了一眼,笑道:“宋書記,今晚我可沒白來,不錯啊,今晚竟然能吃到全魚宴,賣相比得上大酒店。”
  宋文迪走過來,點頭微笑道:“不錯,小燕雖然廚藝不錯,有幾道菜,倒是挺新鮮,以前從來沒吃過。”
  小燕笑道:“方大哥跟我一起做的,魚籽豆腐煲和涼拌魚皮,我可做不來,所以功勞不全歸俺。”
  宋文迪對涼拌魚皮感到好奇,便夾了一筷子,只覺得香菜與魚皮混合在一起,散發著鮮爽清脆的奇特味覺,忍不住點頭,又見方志誠系著圍裙從廚房里走出,笑著招手讓他趕緊坐下,嘆道:“小方,你趕緊坐下吧,今天陪我和老邱多喝幾杯。”
  方志誠端著杯子,一點也不怯懦,眼前兩人,都是他現在仕途路上最為依仗的前輩,他保持赤誠之心,主動出擊敬酒,將二兩白酒一飲而盡。
  方志誠酒量確實欠佳,也不知道怎么就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