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第5章邱恒德主動邀請


  邱恒德連夜被送至市人民醫院,經過搶救,保住了一條性命。清晨七點左右,市人民醫院高級病房,便來了一名特殊客人。
  身材高大的宋文迪捧著茶杯喝了一口茶,盯著躺在病床上邱恒德蒼白的臉色仔細看看,笑問:“在鬼門關走一圈的感覺如何啊?”
  邱恒德面露苦笑,嘆道:“原本以為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現在仔細想想,自己很怕死!沉入水底的那一瞬間,腦子里跟放電影似的,那么多事情沒有做,現在就死了,豈不是太可惜?”
  “當官的,誰對權力沒有執念?豈會那么容易死!”宋文迪笑了笑,放下茶杯,突然嚴肅道:“推你下河的人,我已經安排人調查,初步分析,應該是有人故意動的手腳……”
  “哼!”邱恒德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低聲道:“把他逼得太緊,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
  “老曹那幫人夠毒辣!他們已經瞧出了我的布局,所以才會如此無所不用其極。”宋文迪拍了拍邱恒德的肩膀,站起身踱步到窗口。
  市委書記宋文迪在銀州上任后的這一個月,頻繁的人事調動,引起了銀州地方派系的警惕。若是把地方派系的主要核心市委組織部長曹紅章調出銀州,邱恒德就可以再往上走一步,幫宋文迪主持組織部工作。
  曹紅章把邱恒德視作潛在的競爭對手,才會動殺機。
  邱恒德點頭,冷笑:“曹紅章在銀州組織部多年,身后有復雜的關系網,如果打掉這只打老虎,對于你穩定銀州的時局,有很大的好處。”
  “想要穩定銀州時局,先要經營維護好身邊的人。”宋文迪輕描淡寫道,“對了,你有沒有什么可靠的人,我現在缺一名信得過的秘書。”
  邱恒德沉思片刻,踱步到床邊,在柜子第二層翻出了一份材料,遞到宋文迪的手邊,笑道:“看看他的簡歷……”
  “哦?”宋文迪翻了兩頁,“今年市公務員考試狀元?”
  邱恒德笑道:“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他,我這條命,就丟在幻海湖了。”
  宋文迪盯著邱恒德上下打量,好奇道:“你要推薦他?素質很不錯,也有膽氣,不過,沒有足夠的經驗,完全就是一張白紙!”
  邱恒德挺直腰板,沉聲道:“他的優勢就是一張白紙,你現在拿到的那些簡歷,想必都有些背*景,不是眼線就是臥底……咱們現在最能信得過的,無疑便是白紙……”
  宋文迪未作多言,默默地將材料放入文件包內。
  等宋文迪離開病房,邱恒德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思緒翩然。
  邱恒德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俗語云,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
  既然你救我一命,那我就送你一場錦繡前程的機會,不過,一切還得看他的運氣與實力,能否成為市委書記的秘書,還得過市委書記宋文迪那一關。
  宋文迪可不是好應付的人物。
  ……
  暴雨持續下了十多天,最終迫于天威,市委還是放棄了新源鄉,這使增援小組每個人的心里都籠罩了一層陰霾。到七月初,天空放晴,增援小組才由幻海撤回銀州。
  剛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從王柯那里得到一個消息,因為自己救了邱副部長,市委組織部及市委辦按照《公務員獎勵規定》,竟然要給自己記二等功。方志誠聽到這個消息,偷偷溜到廁所,一邊抽著煙,一邊狠狠地揮了揮拳頭。
  拋開生死,用性命搏殺,成了組織部副部長的救命恩人,原本以為要沉寂的仕途之路,無疑要迎來轉機了。
  快下班的時候,市委副秘書長、辦公室主任丁能仁將方志誠喊至辦公室,開門見山道:“小方,這次防洪表現得不錯,所以辦公室決定給你一個機會,明天參加市委書記秘書的面試會,結果不重要,關鍵是要展示出咱們辦公室的風采。”
  方志誠不動聲色地點頭道:“我會努力的,丁主任。”他心中了然,這不是辦公室給自己的機會,肯定是邱恒德在暗地里幫忙。
  丁能仁微微一笑,起身在方志誠的肩膀上輕拍一下,又道:“我知道這對于你而言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不過我還想跟你深入地探討一下……”
  方志誠微微凝眉,問道:“還請丁主任明示!”
  丁能仁親自用一次性茶杯給方志誠倒了一杯水,微笑道:“展示風采固然重要,但我希望你能注意尺度與分寸,不要覬覦那個不屬于你的位置!”
  方志誠恍然大悟,終于知道丁能仁另有深意,繞了一個彎兒,原來是希望自己放棄成為市委書記秘書的機會。
  他盡量克制著心中的怒火,反問道:“面試的時候,宋書記是主考官,我能不能成為他的秘書,可不是我能說的算的,按照丁主任的意思,莫非要我故意在面試環節,制造失誤?”
  “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丁能仁對方志誠的悟性很滿意,“雖然你這次選不上市委書記秘書,但我會給你在市招商局或者財政局安排一個位置。這兩個部門的發展平臺都很好,能讓你一展所長。”
  丁能仁給了一個不錯的選擇,市委書記的秘書,方志誠不一定能競爭得上,若是他主動放棄,自己可以為他謀好后路。
  “請問另外一名候選人是誰?”方志誠悄悄地捏緊拳頭,深吸一口氣問道。
  “告訴你也無妨,現在秘書二處的邵凌峰。”丁能仁淡淡笑道。
  雖然在公務員考試中,自己擠掉了邵凌峰的位置,丁能仁還是動用資源,幫邵凌峰在二處謀得一個職位,如今丁能仁用邵凌峰來擠掉自己成為市委書記秘書的位置,這便有報復的意味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方志誠冷笑道。
  丁能仁見方志誠想要反抗,板起面孔,赤裸裸地威脅道:“如果不同意,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市委書記秘書雖然身份特殊,但站得高,摔得重。千萬不要看著眼前的利益,而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丁能仁是正處級干部,身上自有一股不可拒絕的威勢。
  方志誠輕蔑地笑意一閃而過,站起身,主動告辭道:“丁主任的意思,我明白了。究竟該怎么做,我心中自有評判,還請您放寬心。”
  等方志誠轉身處了門,丁能仁目光中很厲之色一閃而過,似是自言自語道:“這小子很有個性,如果讓他成為市委書記秘書,豈不是還得翻了天?一定要阻止他!”
  言畢,他從抽屜里取出了一張文件袋,然后他撥通了邵凌峰的電話,吩咐道:“小邵,你過來我這邊取個資料,希望明天對你面試能有幫助。”
  ……
  第二日,市委辦內部第三次選拔市委書記秘書。
  邵凌峰從市委書記辦公室內出來之后,心情舒暢。雖然直面市委書記有點緊張,但所有的題目都在丁能仁交給自己的那份材料上,自己雖然沒有超常發揮,但也能打個九十分吧。
  他見方志誠正迎面走來,輕聲道:“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方志誠眉頭一皺,道:“有什么話,就這么直說吧,鬼鬼祟祟的,讓人厭惡!”
  邵凌峰抽動臉部,不自然地低聲笑道:“方兄,如果你愿意退出這次市委書記秘書選拔的話,我可以給你點好處。”
  “哦?什么好處?”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
  邵凌峰輕聲道:“男人愛的,無非金錢、美女,如果放棄這次選拔,我給你五萬塊現金,同時還讓市電視臺的美女主持人,陪你睡一晚,如何?”
  方志誠大笑兩聲,指著邵凌峰的鼻子,罵道:“你這個垃圾,認為我會如此短視嗎?竟然妄圖用這種歪門邪道的東西,成為市委書記秘書?你認為我會被這種花招給迷惑?”
  方志誠不給邵凌峰好臉色,邵凌峰做賊心虛,他意識到自己碰到了軟硬不吃地家伙,憤怒地跺了下腳,低罵了兩聲“不知好歹”,灰溜溜地下樓。
  進了市委書記辦公室,宋文迪正坐在沙發上泡茶,他抬頭瞄了一眼方志誠,指著對面,道:“坐!”
  方志誠依言坐下,主動請纓,“宋書記,請讓我來泡茶吧?”
  “哦?”宋文迪微微一怔,笑道:“可以啊!”暗忖方志誠果然初生牛犢不怕虎,剛才面試的邵凌峰見到自己,滿頭大汗,唯唯諾諾,而方志誠臨危不懼,倒是有大將風度。
  方志誠其實掌心全是汗,他輕吸一口氣,保持平和地心態沏茶。
  宋文迪見方志誠洗茶、泡茶動作流暢,沒有一點生澀感,目光中閃出一道異芒,淡淡問道:“你對茶藝有研究?”
  方志誠點頭,道:“我媽喜歡喝茶,去世之前,我經常泡給她喝。”方志誠知道宋文迪若是看過自己的簡歷,肯定知道自己的家庭背*景,現如今孑然一身。
  宋文迪輕聲道:“倒是一個挺重感情的小子。”
  “今天原本市委辦公室給我擬好了面試的題目,但我覺得題目是死的,人是活的。況且,你是今年銀州公務員第一名,基礎知識想必很扎實,問你其他問題,也沒有太多用處。”喝完兩杯茶,宋文迪放下瓷杯,倚著沙發,沉聲問道,“你認為市委書記秘書,首要素質是什么?”
  “運氣!”方志誠毫不猶豫地答道。
  宋文迪被這個匪夷所思的答案給逗樂了,幸好茶水飲入腹中,不然要當場噴出來,他笑了一陣,追問道:“你這個答案,讓人耳目一新,為什么說是運氣呢?”
  方志誠見宋文迪的情緒被調動起來,暗忖正中下懷,與領導談心,切忌不能死板,需要出其不意,搶到話語權。
  他不動聲色地侃侃而談道:“但凡能成為市委書記的秘書,經過層層篩選,基本素質都過硬,若是細分的話,可以分為三種人,第一種人擁有足夠的家庭背*景,靠的是家運;第二種人與市委書記關系很親密,能受到書記的信任,靠的是人運;第三種人是為應屆生,是一張白紙,靠的是機運。無論哪種人,能受到市委書記的認可,運氣都是極好的,因為這是可以看到未來的崗位。”
  宋文迪點頭道:“雖然有些牽強,倒是分析得倒是有點道理。不過,我問的是素質,你說的只能算是共性吧?”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不知宋書記聽過福將沒有?”
  “哦?”宋文迪面帶笑容,暗示方志誠繼續說下去。
  方志誠道:“古人言,勇將不如智將,智將不如福將。魏太祖重用曹子孝,唐太宗重用程咬金,便是深知其中道理。”
  宋文迪點頭,笑道:“你這個觀點很有意思!那你認為,自己是福將?”
  “能在滔天洪水中,救出邱副部長,這本身便是一種證明!”方志誠目光中閃過狡猾的精光,機智地問道:“宋書記,您是想當魏太祖,還是唐太宗呢?”
  “哈哈……”宋文迪先是沉默,旋即被逗樂,他指著方志誠笑了一陣,揮了揮手,道,“我對你已經有所了解,回去之后,等待消息吧。”
  方志誠出了市委書記辦公室的門,才覺得自己后背完全濕了。與市委書記的對話,果然很有壓力,若不是自己昨日對著鏡子,演練了很多遍,怕是難以做到如此寵辱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