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499 不如退而求其次

(開始準備婚事,很忙很忙,近期開始存稿,以防五月份長期斷更,所以每天改為一更,請大家見諒。)
  花園國際酒店的包廂內,鄧少群微微閉上眼睛,不是地抽一口煙,思考的時候,閉著眼睛抽煙,這是他的一個習慣。在霞光區也有些年,他已經很少像這么頭痛過了。
  “哥,你怎么了?”鄧少安見鄧少群心情有點不好,小心翼翼地問道。在外面,鄧少安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到處橫著走的人物,但面對自己的大哥鄧少群的時候,他總有些畏懼。或許是因為從小開始,就沒少挨鄧少群揍的緣故。
  鄧少群擺了擺手,淡淡道:“工作上有點煩心事而已,最近你的生意做得怎么樣?”
  鄧少安正襟危坐,認真匯報道:“最近我又收購了兩家服裝廠,準備在汊水那邊搞-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一個廠房,將那些收購的設備全部集中到廠房里面去,做大做強,爭取兩年內能上市,到時候借殼融資,再投資房地產。”
  鄧少群以前聽鄧少安說過此事,眉頭微微一挑,道:“汊水那邊我已經幫你打過招呼,今天區里對那邊支持力度很大,批下來的廠房用地額度足夠,你過去找汊水的黨委書記郭大軍,他會幫你解決問題的。不過,你過去辦廠我是沒意見,而且會大力支持你,但你千萬不能搞歪門邪道,如果出了問題,我絕對會大義滅親。”
  鄧少安連忙點頭,賠笑道:“哥,我知道分寸,現在正處于關鍵時期,聽說市里準備有所調動,要從各區提拔三名副市長,你的呼聲很好,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鄧少群知道鄧少安做事還算仔細、謹慎,不過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或許是因為方志誠來到霞光官場的緣故,總覺得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仿佛有人在暗處鋪了一張很大的漁網,只等自己鉆入網中難以自拔。
  電話鈴聲打斷了鄧少群的思路,莫進剛剛散會便與鄧少群匯報工作,“云海招商辦事處的籌建方案,剛才沒有通過,方志誠不滿意招商局給出的方案,讓招商局重新提交方案。從會議上的態度來看,方志誠已經基本控制了局面,老板,我需要你的支持。”
  莫進現在也是走投無路,馬振才經過城中村改造的事件,已經徹底退出江湖,隱居二線,莫進現在也只能抱鄧少群的大腿,否則的話,只會被方志誠一步步地分解手中的權力,最終成為一個傀儡。
  盡管知道與鄧少群站在同一陣營,他更多地會成為掣肘方志誠的工具,也沒有什么好下場,但莫進知道,如果自己現在不借勢、借力,只會讓自己敗得更快、更慘。
  鄧少群眉頭皺了起來,按照正常的流程,政府那邊的相關文件資料,必須通過區長的認可,才能繼續往上遞呈。鄧少群還沒有看到那些資料,便被方志誠在例會上給堵截了,這讓他有點不悅。
  鄧少群沉默片刻道:“老莫,你怎么會被一個新人弄得手足無措?XX的,既然他選擇故意刁難你和招商局,你為什么不態度堅決一點?”
  “這個?”莫進對鄧少群的建議感到有些驚訝,因為他竟然煽動自己與方志誠對著干。
  鄧少群冷笑一聲,“XX的,既然在常委層次上,他將我這個一把手的話當作耳邊風,跟我明目張膽地對著干;那么在政府層面,你又何必對他言聽計從呢?你是常務副區長,是政府班子的二號人物,若是他有什么做得不到位,完全可以用實際行動糾正他的行為嘛。”
  莫進嘆了一口氣,道:“鄧書記,我知道您的意思了。”
  鄧少群淡淡道:“放心吧,在政府工作方面,常委會竭盡全力地支持你。做任何事情,不要有后顧之憂。”
  “任何事情?”莫進忐忑不安地求證。
  鄧少群頷首,笑道:“沒錯,任何事情。”
  與鄧少群掛斷電話之后,莫進眼中射出一股憤然之色,因為從鄧少群那邊不僅沒有獲得支持,只是得到了一些陰狠的慫恿。莫進不是小孩子,他哪里聽不出鄧少群是想自己故意跟方志誠對著干?
  區長和常務副區長有矛盾的地方不少,但真正紅了臉的又有幾個?自己與方志誠真出了矛盾,省里或者市里恐怕只會追究自己的責任。
  鄧少群的話讓莫進很寒心,他顯然沒有預計到鄧少群看待自己就是一枚單純的棋子,巴不得自己飛蛾撲火,死無葬身之地呢。
  莫進現在真的很迷茫,面對馬振才的離棄,方志誠的施壓,鄧少群的利用,他現在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說出。
  在離市政府大院不遠的一座茶樓內,方志誠、成浩、張曉亮三人坐在一個桌上打牌。方志誠的牌技不行,成浩打牌不熟練,倒是張曉亮贏了不少。
  十幾輪下來之后,三人聊天對話也就變得隨意了許多。
  張曉亮心情不錯,笑道:“老板,今天這場會議效果不錯,我已經讓人把消息擴散出去,接下來幾天,投靠咱們的人肯定會更多。”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咱們這邊的人已經夠多了,但都是一些沒有戰斗力的人,下一步我們得改變策略,要篩選出一些精兵強將才行。”
  張曉亮面露疑惑,苦笑道:“老板,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但副處級以上的人就那么多,大部分都是鄧書記的人,想要爭取他們,難度實在太大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現在有一個好機會擺在我們面前,如果能爭取下來,整個霞光區的官場勢力就徹底轉變了。”
  張曉亮搖頭苦笑:“老板,還請你指點一下,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成浩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的撲克牌上,這時突然說話道:“他的意思是,可以爭取馬振才的遺留勢力,那樣就可以跟鄧少群進行抗衡了。”
  張曉亮有點瞠目結舌,吃驚地說道:“現在咱們不就是跟莫進斗嗎?怎么現在又要爭取他入伙?這思路可行嗎?”
  成浩瞄了一眼方志誠,見他臉上帶著笑意,知道自己怕是猜中了他的想法,咳嗽了一聲,打出兩張牌,解釋道:“此前之所以與莫進總是針鋒相對,那是因為他還不清楚風向與行情,讓他一連吃了好幾個虧之后,莫進等人想必應該知道,方區長可不是省油的燈。現在馬振才已經退居二線,他們沒有主心骨,莫進如果還是死扛著,只會讓自己手中的權力,變得越來越弱。所以對于莫進等人,現在最好的結果,便是方區長完全接受他們,不再追究之前的事情。”
  張曉亮從方志誠沉默不語的態度中也看出,方志誠的確是這么想的,不過他這個人性格圓滑,但心胸卻有點狹隘,很難接受讓莫進成為自己的盟友。
  張曉亮嘀咕道:“那豈不是引狼入室嗎?”
  方志誠能瞧出張曉亮的心思,現在方志誠身邊沒有大將,所以對自己十分倚重,但若是多了許多支持者,那么自己的地位豈不是要受到危及。
  方志誠抽出兩張牌,摔在牌桌上,淡淡地說道:“老張,你看過《水滸傳》沒有?”
  張曉亮點頭道:“當然看過!”
  方志誠笑道:“朝廷明知梁山好漢勢大,強攻不下,最終決定用招安的方法,但結果又如何,那些被招安的好漢,下場是什么呢?”
  張曉亮心中終明白方志誠的意思,他想要暫時性地收容莫進等人,但嘴上卻是抱怨道:“老莫那幫人,又怎么能算得上梁山好漢呢?”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從現在來看,若是霞光區缺少了這幫人,的確會導致大亂,所以不如退而求其次了。”
  方志誠綜合考慮過,霞光這邊官場的排外現象非常嚴重,若是自己真將莫進斗下臺,后果極有可能遭到強烈的反噬,自己在霞光官場再也呆不下去,最終獲益者無疑是鄧少群,他可以利用自己與馬系的紛爭,徹底地掌控霞光。
  方志誠所處的角度比張曉亮要高一個層次,張曉亮思考地是,如何幫助方志誠完全獲得政府權力,而方志誠則已經考慮到在常委層次上的交鋒,那才是事關方志誠能否完全掌控政府,讓霞光按照自己思路發展的決定性一步。
  成浩不善言辭,但心里一片敞亮,他對方志誠的方法、是感到頗為驚訝,因為很少人在自己占上風的時候,不是趕盡殺絕,而是握手言和,考慮給對方一個活路,這種氣度不是他這個年齡應當有的。
  張曉亮腦筋急轉,終于有所明悟,低聲道:“老板,等會我便去老莫家里一趟,如何?”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成浩,你去老區長家里。”
  成浩知道方志誠想讓自己成為敲門磚,自己與老區長同事一場,雖然心中有些芥蒂,當初老區長選擇了莫進而不是自己,當綜合考慮自己去拜訪馬振才那是最適合不過的,所以他也就沒有拒絕,語氣凝重地說道:“我明白了,會跟老區長好好交流的。”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