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495 用拳頭證明素質

樸泫雅尷尬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滿是歉意地說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會出現,否則,就不會讓你來這兒了。”言畢,她瞄了一眼坐在車文太旁邊的一個女人,心中了然,定然是她通知車文太的。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之前已經跟你打過招呼,我今天只是一個看客而已,所以別想利用我幫你解決麻煩事。”
  樸泫雅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車文太不會來,但她隱隱還是猜到李慧英會提前通知車文太。車文太長得不錯,家境也跟自己旗鼓相當,不過樸泫雅偏生不太喜歡車文太,因為這是一個脾氣很怪的男人。
  至于李慧英,這是一個充滿心機的女人,她明明很中意車文太,但卻是變著方法撮合自己和車文太。唯一的解釋,李慧英想借用樸泫雅作為與車文太慢慢熟悉的橋梁,她知道樸泫雅對車文太沒有好感,當有一天車文太累了倦了,自己則正好可以見縫插針,成為車文太的女人。
  樸泫雅還是能理解李慧英的心態,畢竟她的家庭條件相對而言就差了一點。在韓國老百姓的收入貧富懸殊很大,李慧英便住在相對較落后的地區,能來到華夏留學,憑借地是自己不錯的成績。
  當然,留學生之中還有一個說法,李慧英為了拿到出國的名額,不惜成為了當時學校里對外交流領導的小三。韓國人是一個懂得、喜歡抱團的民族,雖然知道李慧英的人品不是很好,但這些外國留學生平時還是包容地生活在一個圈子里。
  樸泫雅是一個編劇,她經常會沉浸在自己描寫的王子與公主的韓劇世界之中,車文太雖說對自己很用心,但比起那些故事里的主人公差了不止一籌。所以樸泫雅還是更喜歡充滿神秘感的方志誠,從第一天的見面邂逅,她就認為這就是命中注定會發生的愛情。
  樸泫雅有點失望,苦笑道:“行吧,等會我們早點走。”
  這女人臉皮挺薄,比方志誠更加受不了車文太的挑釁。
  當然,這也是因為方志誠有個特殊語音,那就是他不懂朝*鮮語,車文太嘰里呱啦地說了一堆,他權當耳邊風與噪音,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完全無視車文太。
  車文太見方志誠始終不上鉤,面色變得陰沉下來,李慧英湊過去,低聲道:“歐巴,你用韓語罵華夏人,別人根本聽不懂,當然沒有絲毫反應。”
  車文太愣了愣,尷尬地低聲道:“我倒是忘了這一茬了。”車文太的智商顯然有點不行,當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漢語學得一般,勉強的溝通交流尚可,但若是罵人的話,難度就有點大了。畢竟漢語老師絕對不會教他那些詞匯。
  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氣,用不太熟練的漢語,道:“你,請離開泫雅!你,配不上她!”
  方志誠看了一眼車文太,道:“哥們,咱倆第一次見面,沒必要有深仇大恨似的,你不要像唐僧一樣,嘰嘰喳喳個不停了。我只是想過來吃個飯而已。還有,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如果你真的特別想要,那就送給你好了。”
  樸泫雅臉色變得有點難看,她沒想到方志誠會這么說話,露出有點傷心的表情。
  方志誠對樸泫雅原本就沒有什么感情,在桌上突然惹到車文太這么個神經兮兮的棒子,心情頓時有點不美麗。
  李慧英譏笑地看著樸泫雅,道:“泫雅,沒想到你的眼光這么差,他可一點也比不上文太歐巴。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你跟著他以后可有苦頭吃了。”
  樸泫雅漲紅了臉,不悅道:“你懂什么?這叫做男子漢霸氣。我就喜歡志誠歐巴身上的這種氣質,你們這些女人不懂得欣賞。”
  方志誠聽樸泫雅這么說,心中倒是有點歉意了,他后悔剛才表現得太流氓。
  車文太沒想到方志誠這么橫,主要方志誠今天心情不太好,同時對外國人原本就存有一絲戒心。
  老祖宗有句話是這么說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車文太被氣得不行,他來到華夏之后,若是身邊的人知道自己是韓國人,總會對他表現得很和善,這慢慢地便形成了他一種優越感。
  車文太憤怒地罵道:“你是一個沒素質的華夏人。”
  先前車文太罵了方志誠一大堆,方志誠沒聽明白,不代表他會默默忍受車文太的言語攻擊。
  方志誠這兩天的性格已經變得平和很多,其實他骨子里有痞性,否則也不會在東臺的時候,將鄧洪國打了兩次。
  方志誠站起身,指著車文太道:“什么叫做素質?只會打口炮,就是有素質嗎?今天我就告訴你,咱們華夏男人跟你們韓國男人的不同之處在于。我們的素質,是用拳頭來證明的。誰的拳頭大,誰就有素質。”
  樸泫雅沒想到方志誠的語氣這么有殺氣,頓時愣住了,也不知道她是芳心大亂,還是不知所措。
  沒有等樸泫雅反應過來,方志誠站起身,走到車文太的身前,他大致判斷了一下車文太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比起方志誠矮了半個頭。方志誠一手提住車文太的領口,用力推搡了兩下,車文太剛才的氣焰頓時消失不見,眼中流露出驚恐之色。
  方志誠的動作一氣呵成,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一腳踹中了車文太的腹部。車文太抱著肚子,痛苦地半跪在方志誠的身前。
  大家都愣住了,都沒想到方志誠會真正出手。在韓國的話,像類似的公共場合也會出現爭執,但大家更多地是用語言來辯駁,很少訴諸行動。放大來看,面對與島國的領土爭議,他們也更多地是搖旗吶喊,或者像美利堅尋求聲援。
  每個民族都有劣根性,比如華夏民族喜歡冷漠圍觀,各自為營,很少抱團;而韓國民族都自視甚高,覺得自己道德高尚,喜歡自吹自擂,其實自卑心理很嚴重。
  “還不走嗎?”方志誠回頭看了一眼樸泫雅,冷冷地說道。
  “走!”樸泫雅終于回過神來,撿起放在旁邊的皮包,跟著方志誠出了餐館。
  “不好意思,我今天沒幫你演好這場戲。”方志誠見樸泫雅情緒低落,柔聲安慰道。
  樸泫雅搖了搖頭,露出懊惱之色,道:“這與你沒有關系,主要是文太君太過分了。當然,你也不應該動手打他。”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有些爭議可以用言語交流來解決,但有些爭議說再多的話也是沒用的,只有訴諸最原始的武力。車文太跟我在言語上有溝通障礙,正如他用朝*鮮語說了許多臟話來罵我,若是我用很多漢語來反擊他的話,恐怕也會是對牛彈性,所以我選擇了更加簡單直接的方法,讓他完全閉嘴。”
  樸泫雅愣了半晌,顯然是在仔細理解方志誠話中之意,許久之后,她方才道:“我終于明白了。你是覺得文太君的漢語水平太差,不屑與他用漢語爭辯,所以才會用拳頭告訴他,你不喜歡他。”
  方志誠歪著頭望著樸泫雅,覺得她理解的方式有點古怪,但也相差不遠,便笑了笑道:“對,就是這么個意思。”
  樸泫雅突然停頓一下,摸著肚子,臉上露出尷尬之色。
  方志誠笑道:“肚子餓了嗎?既然我搞砸了你的聚會,那么我請你吃飯作為補償吧。”
  樸泫雅連忙擺手,道:“不需要你請,還是我來請你吧。”
  方志誠對韓國人的性格慢慢有些了解,這是一個喜歡打腫臉充胖子的民族,所以也就不再多言,道:“附近有很多餐館,咱們選擇一家吧,你想吃什么?”
  樸泫雅心情變好了些,道:“我現在特別想吃烤五花肉!”
  方志誠微微一怔,果然如同傳聞,韓國人真是一個對豬肉情有獨鐘的國家。
  周圍都是一些中式餐館,想要吃到烤肉難度不小,方志誠隨便選了一家,給樸泫雅點了一份鹽煎五花肉。鹽煎五花肉的做法是,將五花肉切片,在油鍋里稍炸,然后再放入青椒去腥味,最后出鍋的時候,再撒上一些孜然粉,味道十分獨特,有點像韓國烤肉,但比那個味道更佳濃郁。
  樸泫雅第一次吃這道菜,嘗過之后贊不絕口。方志誠見與樸泫雅已經在一個桌上吃飯,這也算是從陌生人到熟人的過渡,便有意問了樸泫雅的家庭與背*景。
  樸泫雅似乎不太愿意說自己的家庭,總是被她巧妙地給繞了過去。方志誠暗自琢磨,這韓國女人恐怕不如外表看上去那么簡單,身上似乎藏著什么秘密。
  不過,她既然不愿意說,自己也就沒必要緊緊逼問,否則反而會顯得自己目的性太強。
  吃完飯之后,兩人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到小區,方志誠將樸泫雅送到樓下,笑道:“謝謝你今晚請我吃了一頓大餐。”
  樸泫雅美眸泛光,輕聲邀請道:“要不上去坐坐?我請你喝杯咖啡?”
  方志誠翻了翻腕表,婉言拒絕道:“不用了,這個時間點喝咖啡,豈不是要一宿無眠?我還是回去洗個澡,早點休息吧,明天還有工作。”
  樸泫雅臉上毫不掩飾遺憾之色,目送方志誠的背影逐漸消失,對方志誠越發充滿好奇,這究竟是個什么樣的男人?
  你說他成熟,但他偶爾會表現得幼稚;你說他溫柔,但他會展現出狂野、暴躁的一面;你說他粗魯,但他很懂女人的心,會照顧自己……
  女人一旦對男人有了好奇心,那是很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