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494 喋喋不休的棒子

方志誠接到了宋文迪的電話,聊完之后,他心情有些沉重,宋文迪站在客觀角度給自己提了一個建議,讓他暫時不要去觸碰那道線,畢竟對方有意隱瞞自己的信息。
  方志誠原本就不是一個心胸開闊的人,他對陜州蘇家沒有一點好感。他更多地是為自己老媽感到不值,拋棄一個女人,讓她孤苦伶仃地帶著孩子,飽受別人的鄙視生活,這是何等的狠心。
  至于那張存折上面的錢,方志誠永遠不會去動用,自己老媽都沒有用,自己又怎么會去動它呢?
  方志誠心中升起了一股憋屈之意,若是他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他肯定要去蘇家去質問,究竟自己的身世隱瞞了什么秘密。
  前提是,他需要擁有強大的力量,足以讓蘇家重視自己。
  不過,按照正常的速度,這個時間需要長達十多年之久,畢竟自己現在還只是正處級干部,想要能引起蘇家的重視,起碼也得要達到宋文迪的那個級別。
  方志誠進入官場之后,一直是按部就班的往上慢慢走,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不過,他現在的心態有些轉變,比起任何時候,他都有種向上晉升的沖動。
  蘇家,猶如一張大網,籠罩在方志誠的頭頂,若是不沖破這個囚籠,他就永遠生活在陰影之下法如愿的呼吸。
  方志誠突然也明白,為何老媽直到臨死都沒有告訴自己身世,一切都是因為她知道面對權勢滔天的蘇家,方志誠太過脆弱力。既然如此,老媽更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拘束,自由自在的人。
  老媽不希望方志誠有太多的錢,所以讓方志誠進入官場找了個鐵飯碗。
  方志誠雖然理解她的良苦用心,但他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行為。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老媽一定要出這口惡氣。
  下班之后,方志誠有點心不在焉地回到了小區,剛下車沒走幾步,突然眼前一晃,樸泫雅不知何時沖了出來,用手掌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問道:“歐巴,今天心情不好嗎?怎么看上去在走神?”
  方志誠輕輕撥開樸泫雅的手掌,笑著轉移話題道:“你這是準備出去嗎?又找素材?”
  樸泫雅眨了眨眼睛,笑道:“歐巴,我求你一件事,可以嗎?”
  方志誠皺了皺眉頭,苦笑道:“明知我心情不好,還麻煩我,這樣好嗎?”
  樸泫雅搓著手,臉上露出拜托之色,懇求道:“今晚有一個同鄉會,在漢州留學的幾個韓國朋友都會參加,而我現在需要一個男伴。”
  方志誠盯著樸泫雅仔細看了一陣,疑惑道:“看來我們見面不是巧合。”
  樸泫雅可愛地吐了吐舌尖,低聲道:“沒錯,我從下午一點開始就等著你了。”
  方志誠仰天長嘆一口氣,面對樸泫雅這種瘋狂的追求,有點不知所措。他不喜歡樸泫雅,但男人面對女人的追求總是免疫力極低的,何況樸泫雅看上去挺舒服。
  他暗忖如果自己現在回家,肯定會不停地想著那張神秘存折的事情,索性還不如跟樸泫雅出去玩玩,也是放松心情,于是點頭道:“約法三章,我只是陪你過去演戲而已,不要讓我做一些違背原則的事情。”
  樸泫雅見方志誠答應了,十分高興,伸手挽住方志誠的胳膊,笑道:“到時候你只要坐著便可以,不需要你說什么。”
  方志誠點點頭,道:“那行吧,開我的車去?”
  樸泫雅猶豫片刻,搖頭道:“還是喊輛出租車吧,等會可能要喝酒。”
  方志誠苦笑道:“剛剛還跟你說,不做其他事情的。”
  樸泫雅眨了眨大眼睛,道:“請你免費喝酒,這難道違背原則嗎?不然的話,你請我們喝也行!”
  方志誠暗忖韓國人的邏輯還真夠古怪的,又一時找不到反駁的話,只能奈嘆了一口氣。
  樸泫雅在小區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下車的時候,也是她付的錢。正準備進聚會的韓國餐廳,樸泫雅捂著嘴“阿么”了一聲,道:“剛才沒注意,今天你穿的衣服有點太正式了,跟我一點也不搭配,要不這樣吧,旁邊有一個商場,我去跟你買幾件衣服,這樣咱倆才搭。”
  方志誠苦笑道:“不就是一個聚會嗎?有必要弄得這么復雜嗎?”
  樸泫雅又開始搓手,露出可憐兮兮的神色,方志誠只能奈地嘆了一口氣,道:“行吧,那就聽你的。”
  在商場里兜了一圈,樸泫雅付錢給方志誠上上下下買了一身衣服,都是韓式風格,方志誠身材高大,穿著這一套衣服,比起平常中規中矩的衣著打扮年輕了起碼五六歲。樸泫雅對著方志誠比了個大拇指的,道:“歐巴,你知道現在看上去像誰嗎?”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誰?”
  “玄彬!”樸泫雅笑道,“那可是韓國超一流的人氣偶像。”
  方志誠苦笑道:“我可不認識他。對了,據說在韓國,男明星也整形,是嗎?”其實方志誠在諷刺,玄彬很有可能是整出來的偶像。
  樸泫雅是外國人,可不知道泱泱華夏華夏漢語的多層意思,哪里聽得出這弦外之音,懵然點頭,道:“大部分演員都會微整形,這就跟華夏現在開始流行整牙、割雙眼皮一樣,其實都是微整形的一種,手術并不是很復雜。”
  方志誠卻又另外一番想法,文化輸出會造成意識形態的變化,華夏人傳統認為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會輕易地傷害自己,但近兩年來,國內已經開始流行整容,有些小女孩才上高中,為了外貌形象,會選擇去割雙眼皮。
  方志誠能夠想象,再過個幾年,華夏國內恐怕整形、隆胸的人造美女將會多不勝數。如今走在大街上,隨處可以見到整容醫院的廣告,甚至還有些整容醫院為了炒作,甚至會對外公布整形過程的影像,挑戰人們所能接受的底線。當底線拉得越低,老百姓就會被洗腦洗得更加透徹。
  方志誠不反對整容,但對這種文化侵蝕還是存有一定的警惕。
  跟著樸泫雅進入韓國餐廳,不遠處坐著幾人,若是仔細去看,會發現這些女人長得都差不多,一色的大眼睛,挺鼻梁,厚嘴唇,臉上施著略濃的水粉。如此一對比,樸泫雅的樣貌倒顯得不太一樣,樸泫雅的鼻子很小巧,沒有墊鼻的痕跡,嘴唇也有點薄,或許正如她所說的,只是微整形而已。
  方志誠不懂韓語,樸泫雅跟其他留學生坐在一塊,嘰里咕嚕地說起話來,他有點聊,便拿起菜單,慢慢地翻了翻。方志誠不是第一次吃韓國菜,不過他對韓國菜并不感冒,尤其辣白菜、大醬湯,吃得很不習慣。
  樸泫雅與其他人寒暄了一陣,笑著說道:“我們為了照顧你的感受,決定說漢語。”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康撒杭泥嗒。”
  其中一人道:“沒想到你韓語說得還挺標準的。”
  方志誠聳了聳肩,謙虛地說道:“其實我也就只會這么一句而已。”
  見方志誠表現得狠隨和,一點也不拘束,樸泫雅放下心來。又等了一會,又來了幾個人,多了兩名男性。其中一名男性見到方志誠坐在樸泫雅旁邊,臉色就有點不大好,用韓語問了其他人,樸泫雅有點不高興,方志誠揣度,恐怕那男人對自己說了一些臟話,讓樸泫雅很難堪。
  樸泫雅反唇相譏了兩句,那男性用有點古怪地強調,指著方志誠罵道:“你,給我滾開,這里不歡迎你。”
  樸泫雅站起身,沉聲道:“車文太君,這是我的男朋友,請你放尊重一點。”
  “男朋友?”車文太露出一副很鄙夷的目光,“泫雅,你是我的女人,我才是你的男朋友。還有,你所謂的這個男朋友,也太差勁了一點,看上去就像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樸泫雅不悅道:“車文太君,我不允許你這么說我的男友!”
  車文太改用韓語嘰里咕嚕地說了一陣,大概是說樸泫雅不應該找個華夏男人當男友,這讓本國人很沒面子,甚至還對華夏的環境,進行一系列的貶低。
  方志誠雖然聽不懂,但從他的神情能猜出一些什么,這小子嘴里沒好話。
  韓劇當中,韓國男人的形象都是風度翩翩,但車文太卻給人一種喋喋不休,啰里啰嗦,拖泥帶水的感覺。
  韓國人,尤其是韓國男人,骨子里有大男子主義,崇尚大韓民國主義,在亞洲最歧視的是島國人,其次便是對華夏國人沒有好感。在韓國有嚴格的影片限制,比如電影更多地引入華夏八*九十年代制作的影視,所以大部分韓國人和朝*鮮人沒有什么差別,都認為華夏人活得很貧困。
  當然,車文太作為一個留學生,他對華夏還是很了解,觀念已經有所轉變,但他潛意識里還是對華夏人,尤其是男人存有很強的敵視。
  何況自己喜歡的女人,樸泫雅竟然帶了一個自己不認識的華夏男人,這讓車文太的心情很不舒服。他用朝*鮮語說了很多難聽的話,除了樸泫雅之外,其余幾人都帶著玩味地笑容望著樸泫雅和方志誠。R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