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492 你也是我的家人

一場專門為圍剿方志誠而召開的臨時書記會,最終以不冷不淡的方式收場。方志誠沒有參加會議,招商局的云海辦事處如何籌建,怎么籌建,也就沒有討論出個具體的方案。不過,在會議上,鄧少群明確授意莫進為招商局云海辦事處的總負責人,需要在一周之內拿出具體的籌建方案。
  鄧少群是有這個權力的。
  區委書記的權力很大。打個簡單的比方,區委書記就如同公司的董事長,而區長則是公司的總裁。董事長負責戰略規劃,而縣長則負責具體的運營。如今董事長對總裁不滿,所以將執行權交給了副總裁,這意味著霞光區政府的權力結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當然,公司和政府是有差異的。公司的董事長是由董事會推選,一般最大的投資人,會成為董事長,而區政府的黨委書記是由上級部門綜合考慮安排,如果區長的身份背*景夠硬,那么區委書記一樣對區長沒有辦法。
  不過,從鄧少群今天會議上的態度來看,他已經決定架空方志誠。而得知這個決定,最高興的無疑是莫進,因為他成為兩人斗爭之下最大的獲益者。
  方志誠今天調研的單位名為莎莎公主文化創意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專注于“女孩產業鏈”的文化創意產業公司。它的商業模式是,借用“芭比娃娃”的發展形勢,打造一個屬于華夏女孩的時尚生活館。
  在接待人之中,方志誠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讓他暗嘆世界之小。前段時間為了解三元橋城中村建設的情況,方志誠曾經幫助過一個姓姜的老人。姜老頭有一女一子,大女兒名叫姜佩,而這個熟悉的面孔,便是姜佩的老公孫柏。
  方志誠跟孫柏只有一面之緣,他的記憶力很好,所以對孫柏有印象,只是孫柏沒想到自己當日在姜老頭家中的失態、無情的樣子被方志誠看在眼中。
  孫柏是這家公司的高層管理之一,他負責給方志誠進行介紹公司的相關情況。方志誠不時地會問孫柏兩句,孫柏反應很快,能夠給方志誠一個合理的答案。
  調研結束之后,方志誠笑著與孫柏道:“你們公司有三個優點,第一,輕資產運營。只負責文化創意,將繁雜的生產環節全部交給工廠來負責;第二,市場定位準確。隨著經濟發展,老百姓的消費能力水漲船高,女孩市場很大,只要做精做透,一定能帶來龐大的收益;第三,商業運營模式十分超前。看得出來,你們極其重視對品牌內涵的挖掘。社會已經進入創業的二次元時代,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爭十分激烈,想脫穎而出,那就必須在品牌知名度上實現差異化,你們做到了這一點。”
  此前方志誠一直沒有說話,孫柏還有點輕視方志誠,暗忖這恐怕也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官員,來這里走個過場而已。
  不過,方志誠一段評論出口,孫柏立馬意識到這是一個有點門道的領導。
  方志誠笑了笑,道:“既然來你這邊看了,我也給你們出個建議。當然,對你們而言,只是作為一個參考。現在已經是互聯網時代,在信息泛濫的今天,如果只是注重打造品牌,而不注意維護渠道拓展,那對企業的成長是不利的。最近兩年電子商務發展極其迅速,如果莎莎想打造成為全國第一大女孩時尚品牌,那就必須要關注與電子商務相結合,拓寬新的營銷渠道。”
  孫柏對電子商務顯然也不陌生,苦笑道:“電子商務雖然是個趨勢,但現在發展還不夠完善,比如幾個平臺的在線支付系統還存在漏洞,另外就是物流不夠發達,還沒發做到銷往全國。”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支付流程總會有完善的一天,至于物流的話,現在國內的交通已經在慢慢系統化、規范化,只要時間恰當,配套物流一定會跟上。這是一個潛力無窮的領域,早一步則就可以抓取先機。”
  孫柏心中有些懷疑,不過他還是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笑道:“謝謝方區長給我們提出合理化建議,我會向高層反映。”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知道孫柏說的是套話,也就不以為意。他知道這些企業在應付政府官員時的心理,認為他們都是打官腔,走個形式。同時,企業還會認為政府官員都不懂如何運營企業,其實這其中有些誤解。
  政府官員來調研,是為了更好地了解當地的經濟環境,是有目的而來,否則,完全可以呆在辦公室里閉門造車,制定一系列的相關政策。
  其次并非所有官員都不懂經濟,像方志誠這種主抓經濟的官員,他們對經濟政策吃得很透徹,從今年開始發改委的幾個通知來看,政府正在努力引導經濟往信息化方向建設,其中不起眼的一個領域便是電子商務。
  方志誠當初提議趙清雅投資電子商務的時候,重點研究過相關資料,從國外的諸多資本近期的投資方向來看,已經慢慢從互聯網新聞門戶往電子商務領域方向轉移,簡而言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大量的資本會在電子商務領域燃燒,國內會出現幾個大型的電子商務平臺,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主要推手。
  可惜的是,還很少有企業看到這個方向與趨勢,還沉浸在陳舊的商業理念之中。以莎莎文化創意公司為例,他們的觀念看似在地方上很超前,但其實已經比有些敏感的企業落后了兩到三年。
  離開莎莎公司之后,方志誠直接回到了家。剛進門接到了謝雨馨打來的電話,他心中嘆息一聲,知道謝雨馨肯定是帶來了那張存折留下的線索。
  方志誠其實骨子里挺害怕接到這個電話,他想要找到那個人,但又怕得知什么不好的消息,人對未知的信息總是充滿恐懼。
  謝雨馨語氣柔緩地說道:“志誠,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方志誠苦笑道:“先說好消息,再說壞消息吧。”
  謝雨馨道:“好消息是,在過去的二十八年里,每年到了九月,都會有人往你的銀行賬戶上匯一筆錢。”
  “九月?我生日的那個月嗎?”方志誠情緒復雜地說道。
  謝雨馨點頭道:“不過,那個匯款賬號,以我朋友的賬戶根本無法調取信息,那屬于神秘領域。”
  方志誠略微有點詫異,因為他從來沒有想過會這么復雜,莫非自己的父親涉及到什么隱秘的人物不成?
  方志誠嘆氣道:“謝謝你幫我做了這么多,后面的事情,我自己去處理吧。”
  謝雨馨嗯了一聲,道:“我會考慮一下,看能不能幫你再通過其他方式查找線索。”
  方志誠淡淡地笑道:“無以為報,愿以身相許。”
  “不稀罕!”謝雨馨笑了笑,掛斷電話。
  方志誠隨后緩步走到陽臺邊,望著天空陷入沉思。媽媽究竟對自己隱瞞了什么呢?對于那個沒有任何消息的親生父親,自己是不是要去調查他呢?為什么銀行內部人員找不到那個神秘匯款賬戶,莫非存在什么巨大的陰謀嗎?
  許多問題紛至沓來,將方志誠弄得有點頭疼,他從口袋里摸出打火機,準備掏一支煙,發現煙盒內只留下最后一支香煙。
  方志誠有一個習慣,當他香煙盒內只剩下最后一支香煙的時候,正常會選擇不去直接抽它,等到開了新的一盒后,他才會選擇將最后的那支香煙給抽完。這也算是一個極其怪異的習慣。
  重新找到香煙后,方志誠點燃香煙,電話正好響了起來。他緩步走過去,接通后電話那邊傳來謝雨馨的聲音。謝雨馨語氣有些緊張地說道:“志誠,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我那個朋友今天下午被開除了。”
  方志誠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追問道:“莫非跟查那個存折有關?”
  謝雨馨苦笑道:“具體的理由,她也不知道。只是說突然得到消息,讓她離開公司了。”
  銀行的工作屬于編制內的鐵飯碗,如果沒有特殊的問題,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唯一的解釋便是,那個存折導致的連鎖反應。
  方志誠苦笑道:“事情皆是因為我而起,我會為她的工作負責。另外的話,你讓她注意安全,我懷疑還有更復雜的事情會發生。”
  謝雨馨點頭道:“工作倒是不用擔心,因為她的家境原本不錯,只是我在想,這么個情況恐怕你想要找到存折背后的秘密,難度太大了。”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雨馨,此事后面你再也不要去管,我會慢慢去查。”
  謝雨馨微微一怔,意識到方志誠是擔心自己也受到傷害,所以才會讓自己不要再插手,她笑道:“換個角度,若是你遇見我這種情況,會撒手不管嗎?”
  方志誠心中一暖,低聲道:“這是個不恰當的比方,因為我們畢竟不一樣,我是個無根的浮萍,而你有家人和樂樂。”
  謝雨馨微笑道:“你也是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