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490 辦事處籌建之始

這是一個無眠之夜,突然出現的一張神秘存折,打亂了方志誠一直自認為足夠沉穩的心智。老媽竟然有這么一筆財產,她為何沒有告訴自己,這些錢究竟是從何處而來?外公家的條件雖然還算不錯,但給這么一大筆錢,卻是力有不逮。
  方志誠排除了許多可能,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很有可能與自己的父親有關聯。莫非自己真是一個私生子,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老媽得到了這么一筆不菲的財富,這存折上面的錢就是封口費。還有,老媽選擇不告訴自己,那是因為她心中不滿,所以一直沒有使用,甚至沒有告訴自己。
  以老媽獨立堅強的性格,她的確會選擇這么做。
  與此同時,方志誠心中升起對陌生父親的仇視,因為這一切太不公平了,為自己的名譽,不惜毀掉一個女人的人生,真是太自私自利了。
  第二天早晨,方志誠起床之后發現謝雨馨已經做好了早餐。她關心地望了方志誠一眼,笑道:“樂樂,還在睡覺,我們先吃吧。”
  方志誠一夜沒睡好,大腦昏昏沉沉,他勉強擠出笑容,道:“謝謝你了。”
  謝雨馨給他盛了一碗粥,道:“我有一個朋友在銀行系統工作,要不你把存折的賬號給我,我請他幫忙,調查一下情況?”
  方志誠沒想到謝雨馨一直放在心上,見她也是好意,便笑道:“那就麻煩你了。”
  謝雨馨淡淡道:“舉手之勞而已,這算什么。你幫我和樂樂那么多次,我也是難得有機會償還。”言畢,她直接掏出手機,給那位朋友打電話去了。
  方志誠見謝雨馨外冷內熱,那么熱心,也就沒有攔著,暗忖時間還早,今天又是周末,恐怕她朋友還沒起床呢。大約五分鐘之后,謝雨馨回到餐廳,笑道:“這女人真夠懶的,還沒起床呢,被我電話吵醒了,跟我發了一堆牢騷。不過,我問過了,因為正好是她所在銀行的存折,想要調查一下明細并不復雜。等下周上班之后,她便會立刻幫我查查看,花費不了多長時間。”
  方志誠笑道:“等有空,我請她吃飯。”
  謝雨馨點頭微笑:“這是理所當然的,你可不能忽悠我。”
  方志誠搖頭道:“絕對不會。”
  正在兩人說話之間,客房的樂樂揉著惺忪地睡眼走出來,她頭發亂糟糟的,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露出一股說不出的萌態。方志誠走過去,將樂樂抱在懷中,笑道:“不好意思,我們把樂樂吵醒了,要不要洗臉,然后一起吃早飯啊?”
  樂樂點了點頭,道:“方叔叔,我要你幫我洗。”
  方志誠露出無奈之色,只能朝著謝雨馨笑了笑,然后抱著樂樂進了衛生間。方志誠幫她擠了牙膏,在漱口缸里放好溫水,然后樂樂取過,慢悠悠地刷了起來。等刷牙結束之后,樂樂看了一眼方志誠,低聲道:“方叔叔,你能不能出去一下,等會再進來?”
  方志誠有點詫異,疑惑道:“怎么?改變主意,不用我幫你洗漱了嗎?”
  樂樂搖搖頭,低聲道:“我要噓噓,你如果也在的話,多不方便啊。”
  方志誠張大嘴巴,連忙走出衛生間,給樂樂留下私人領地,暗忖這樂樂果然長大了。
  樂樂洗完之后,三人坐在桌子上吃早餐,謝雨馨突然問了方志誠一個問題,“你覺得我去瓊金發展如何?”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雖然銀州的媒體環境不錯,而且你也站穩了腳跟,但若是能去瓊金的話,的確對你的事業有更大的幫助。畢竟那里的節目可以上星,足以讓全國人民都看到你。”
  謝雨馨看了一眼樂樂,嘆氣道:“只是不放心樂樂。她從小跟我姐一起長大,如果我去了瓊金,她肯定得留在銀州,到時候將她丟給我姐,這有點不太好。”
  方志誠笑道:“我覺得可以問問樂樂。她已經是大姑娘,應該充分尊重她的意愿。”
  “問我什么?”樂樂將注意力轉移到方志誠與謝雨馨的對話上。
  方志誠緩緩說道:“樂樂,媽媽如果要去瓊金工作,你想怎么辦,是跟著姨媽留在銀州呢,還是愿意跟你媽一起去瓊金上學?”
  樂樂嘟著嘴想了好久,問道:“瓊金離叔叔工作的地方遠嗎?”
  方志誠笑道:“比離銀州近一點。”
  樂樂點頭道:“那我愿意去瓊金上學,因為可以更方便地見到方叔叔。”
  方志誠看了一眼謝雨馨,道:“去省城上學,還是不錯的選擇,那兒的教育水平和師資力量比銀州也要發達很多。”
  謝雨馨目光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低聲道:“我會跟姐去商量一下,當然她的意見也很重要。”
  方志誠承諾道:“如果決定去瓊金,你可以事先告訴我。我在瓊金也還算熟門路,到時候可以幫你安排一下,讓你盡快適應環境。”
  謝雨馨笑道:“被人認可、支持的感覺不錯!”
  方志誠一直覺得謝雨馨是一個優秀的女主播,她有很豐富的經驗及過硬的業務素質,如果給她一個更好的平臺,她應該走得更遠。
  當初自己的老媽也是一個優秀的演員,但因為自己的緣故,放棄了很多機會,所以出于這個情節,方志誠會堅定不移地支持謝雨馨大膽地走出去。
  單親女人又如何了?一樣擁有選擇事業,選擇未來的權力。
  方志誠在謝雨馨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老媽的影子,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深,所以他情不自禁地想要關心她,幫助她。
  ……
  回到漢州之后,方志誠開始著手啟動霞光區招商局在云海成立辦事處事宜。之前,霞光區在云海只有聯絡站,主要是為了承擔區領導至云海視察或其他事宜的接待工作。這個聯絡站只有四個人,隸屬于招商局的編制,但工作內容卻是偏向于政府辦的事務。所以方志誠必須要相關責權給分離出來,讓專業人辦專業事,而不是一鍋亂燉。
  霞光區招商局局長名叫連前朝,是一個儀表堂堂的中年男人,今年四十九歲,但看上去還是三十多歲人,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穿著筆挺的西裝還打著領帶,看上去極有氣度。
  不過,方志誠對連前朝做過一番了解,他讓張曉亮專門去調查過,這是一個關系人脈很廣的人,據說他的關系在瓊金,有人曾經說過,他是靠女人往上爬的男人。
  單從外表來看,連前朝確實有這個資本,若是等自己到了他這個年紀,恐怕也沒法如連前朝這樣擁有這般風流倜儻的外表。
  連前朝匯報道:“方區長,我已經按照要求,出了兩份關于云海辦事處的籌建方案,但都被你給駁回。我今天來拜訪,也是想請示一下,究竟怎么樣才行。如果你透露一下具體的籌建思路,我想可以更好地完成籌建方案。”
  連前朝說這段話的語氣,帶有一種不滿,畢竟他擔任招商局局長也有多年,被一個年輕后生不斷地駁回方案,這令他感到很沒面子。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老連你先不要著急,我有一份籌建方案,你可以參考一下。”言畢,他將王崇專門安排人寫的籌建方案擺在了連前朝的身前,繼續道:“并非我故意要刁難招商局,只是招商局在看待辦事處的問題上,所處的高度還不夠,視野太過狹隘。第一,你們的方案對于任務指標定得太低,如果在云海成立辦事處,我的要求是,一年至少招商引資破百億;第二,你們對辦事處的定位還不夠準確。對之前聯絡站所承擔的接待工作,應該給去除。招商辦事處,只做招商的事情,不做服務工作。至于接待的問題,我會與區委溝通,看是否讓區委辦安排編制與人員,在云海設立聯絡站。”
  連前朝聽方志誠這么說,頓時心中一驚。漢州的招商引資工作,其實都是些表面文章,所以聯絡站才會變成了接待處,每年的工作重心不是找到好的項目和好的企業落戶霞光,而是如何接待好前來云海視察的霞光區領導,這樣一來,也就避免了招商引資任務完成量不高的尷尬,畢竟聯絡站還是有存在的必要,把所有的領導都伺候得妥妥帖帖。
  然而,按照方志誠的籌建方案,如果去掉接待工作,那么壓力陡增,因為沒有實際的招商業績,處境就難堪了。
  連前朝咳嗽了一聲,道:“但您定的任務也太高了一點,我擔心辦事處難以承擔。”
  方志誠擺了擺手,語氣凝重地說道:“老連,招商局從來就不是個好啃的骨頭,如果你覺得太難咬的話,我可以與少群書記溝通一下,看是否給你安排一個輕松的差事。”
  連前朝聽方志誠這么一說,臉色頓時漲紅,他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敢當面羞辱自己。
  等連前朝憤懣地沖出辦公室,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的這個激將法,也不知道有沒有用?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