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9 每臨大事有靜氣

周六天空略有些陰沉,偶爾吹來清風,將暑氣削弱,上午八點左右,兩輛豐田轎車駛入玉湖生態區的金銀島漁場,因為四周環湖,這里的氣溫比市內要低上好幾度,倒是一處納涼避暑的好去處。
  場主鄧慶棟知道來的是貴客,早已站在門口迎接,等汽車停下,他笑瞇瞇地走過去,與兩位從后排走下的領導紛紛握手。
  “宋書記、夏市長,好。”鄧慶棟露出一副深感榮幸的表情。
  宋文迪瞄了一眼方志誠,暗示怎么場主知道自己身份,方志誠聳了聳肩,露出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宋文迪無奈苦笑,知道定是有人走漏風聲。
  夏翔走在宋文迪的身側,輕描淡寫道:“宋書記,不要多心,鄧場主知道咱倆身份,是我透露的,與小方無關。”
  宋文迪微微一笑,嘆氣道:“原本想請你來漁場釣魚,現在怎么覺得倒是你成了東道。”
  夏翔不置可否,淡淡笑道:“我怎么敢與宋書記搶做今日主人,只是覺得宋書記初來乍到,而我對玉湖生態區比較熟悉,所以稍微作了點安排,主要是想讓今天的釣魚活動更加豐富精彩一些,希望宋書記不要太過介懷。”
  夏翔這話有言外之意,方志誠暗忖這夏翔口氣倒是很大,盡管語氣謙和,但依舊能讀出一絲倨傲的氣息。
  站在夏翔身后的金鋒臉上露出微笑之色,與方志誠目光交接,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鄧慶棟走在前面,感覺有些奇怪,昨晚他準備許久,把漁場的產值、規模爛熟于心,但宋文迪一句話也沒有多問,暗忖看來今天這市委書記與市長,還真是來散心的。
  方志誠與金鋒各自挎著彼此領導的釣具,離前面足有十來米遠。
  金鋒輕聲道:“小方,宋書記釣魚的技術如何?”
  方志誠搖頭,如實道:“我跟著宋書記的時間尚短,不太熟悉宋書記的技術。釣魚只是修身養性的一個方法而已,技術如何不重要,關鍵在于是否能放松身心吧。”
  金鋒淡淡笑道:“小方,你這想法便錯了。如果一個人垂釣,那自然是想放松休閑,但若是兩人垂釣,那自然有競爭的意思在內。在國外,釣魚大賽如同高爾夫球賽一樣尋常普遍,每年各國各州都會舉辦家喻戶曉的冠軍賽,讓釣魚增加競技的氣息,能為生活平添許多樂趣。”
  方志誠暗忖這金鋒的性格果然如同傳聞中一般,高傲、好戰。他笑道:“看來夏市長今日想與宋書記筆試一番了?”
  金鋒搖頭,輕聲道:“老板,他們不是尋常人,哪里有這種想法,我覺得咱倆倒是可以打個賭。”
  “怎么個賭法?”方志誠不動聲色地問道,心中猜測著金鋒的想法。
  “以咱倆領導今日的成果論輸贏,以一千元為籌碼,如何?”金鋒得意道。
  方志誠頓時進退兩難,這金鋒也太囂張,盡管他沒有明言,但似乎對夏市長的釣魚技術十分自信,而自己的卻對宋文迪的技術不清虛實,若是直接拒絕的話,豈不是間接承認宋文迪在釣魚上技不如人?
  “要不,加點籌碼?兩千元?”方志誠感覺沒有退路,便往前更進一步。即使到時候輸了,起碼現在氣勢上不能弱下去。況且,方志誠還是懂點釣魚,若是宋文迪一竅不通,到時候他來親自上陣。畢竟釣魚比賽的主角盡管是宋文迪和夏翔,但不代表秘書就不能幫忙。
  金鋒見方志誠竟然提高籌碼,微微一怔,笑道:“有意思,那就賭兩千。”
  進入漁場腹地,夏翔和宋文迪各自選擇一個釣魚位置。兩人各自找了一處樹蔭,彼此相隔大約三十米左右。
  宋文迪見方志誠似乎有心事,笑問:“小方,似乎不太高興嘛,有什么事,不妨直說。”
  方志誠覺得瞞著宋文迪沒有必要,或許直言的話,會讓宋文迪更重視今天的釣魚結果,他便一五一十地將方才金鋒約賭的事情說出口。
  宋文迪聽完之后,沉吟許久,問道:“小方,你為什么要提高賭碼?”
  方志誠笑道:“因為我覺得老板,您是一個很理智聰明的人,絕不可能挑選一個自己不擅長的戰場!既然今日與夏市長約在漁場,你肯定有勝他的信心。”
  “你小子,太狡詐,又開始拍我馬屁了。”宋文迪笑著拍了一下方志誠的肩膀,笑罵道:“你真的如此自信?”
  方志誠苦笑著搖頭道:“只有一半的自信,畢竟沒看過老板釣魚,也不知夏市長的功夫,我現在祈禱夏市長很不擅長釣魚哩。”
  宋文迪瞄了一眼不遠處,見夏翔雙手伏在身后,金鋒蹲在他身側繞線,輕聲道:“夏翔雖然不擅長釣魚,但他的秘書金鋒卻是釣魚好手,所以他才會主動跟你打賭。其實,你應該先捫心自問,自己釣魚技術能否勝過金鋒,然后再作決定。”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您的意思是,今天由我來釣?”
  宋文迪微笑道:“不然呢?夏翔不用動手,莫非你還要我動手不成?”
  “……”方志誠撓頭道,“我原本以為宋書記,你真喜歡釣魚的。”
  宋文迪拍著方志誠的肩膀道:“我和夏翔都喜歡釣魚,不過他不出手,我自然也不能出手。所以今天能否贏得你與金鋒的賭局,關鍵不在我,而是在你自己。”
  方志誠點頭,臉露鄭重之色,輕聲道:“那我趕緊準備。”言畢,他俯下身去拼接魚竿,而宋文迪則看著魚餌入神。
  不遠處的樹蔭下,夏翔目光平和地掃視著青色的大湖。金鋒一邊整理釣具,一邊笑道:“老板,剛才我已經跟方志誠約賭了,籌碼是兩千塊。”
  夏翔微笑道:“欺負一個年輕人,有什么意思?”
  金鋒搖頭,嘆道:“他雖然年輕,但宋書記卻沒那么簡單,今天他約你來漁場,是知道你喜歡釣魚,故意想勝你一次,你又怎么能輸呢?”
  夏翔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吞吐一陣云霧,嘆道:“宋文迪可沒那么簡單,若是他沒有準備,又怎么會主動約戰?”
  金鋒笑道:“放心吧,今天這場釣魚比賽,我們一定贏。”
  夏翔滿意地拍了拍金鋒的肩膀,笑道:“那就看你的表演了。”
  夏翔對金鋒釣魚的技術很信任,若是全國有專業釣魚選手排名,金鋒起碼能進入前十位。夏翔很喜歡釣魚,喜歡魚兒從水面躍出的那瞬間,而并不關心這魚是誰引上的鉤,誰扯的線。
  金鋒很快將釣具整理好,他早已先熟悉地形,選擇一處狹窄地帶。此處有水草,不時有氣泡冒出,依稀能見菱角葉被魚咬噬殘缺。金鋒早已打好窩,窩很遠,靠近蔭涼的深水區,一個瀟灑的拋竿劃出漂亮的弧度,釣鉤準確地落在窩點,沒有發出太大的響聲。
  金鋒輕輕抖動魚線,不一會兒,浮子沉浮數次,竟然有魚上鉤。
  方志誠雖然會釣魚,但技術只能算是一般,不遠處一聲驚呼,一條一尺長度的鰱魚,隨著釣線飛落在地上,方志誠臉露苦澀,低聲罵道:“這家伙還走真狗屎運了。”
  宋文迪聽見這句,低聲笑罵:“弱者才會把一切歸于運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方志誠的收獲卻不是很多,而不遠處金鋒卻是釣上來七八條,暗忖差距越來越大。不過,他并沒有慌張,而是自顧自地看著魚符,靜靜等待。
  釣魚講究的是耐心,即使最終輸了結果,但過程中,方志誠不能慌張,因為宋文迪在觀察著他。
  場主鄧慶棟送來水果與飲料,宋文迪喝著冰鎮果汁,與鄧慶棟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鄧慶棟似乎知道兩方在比賽,指著遠處一段水灣,提醒道:“這里的位置固然不錯,但比夏市長占的那個位置要差了些許,前面那段水灣魚會多點。”
  宋文迪擺了擺手,笑道:“既然選擇這里,那就定在此處。”
  鄧慶東見宋文迪不聽取自己的意見,只能作罷,見不遠處金鋒又釣上來一尾鯉魚,琢磨著今天市委書記這方怕是要敗了。
  不知不覺已到中午,鄧場主邀請四人在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農家飯。同時雙方均大致估算了一下半天的成果,方志誠不及金鋒的三分之一。方志誠倒也不急躁,早已把兩千元拋之腦后,輸錢就罷了,若是還輸風度,難免更被人瞧不起。
  不過金鋒看向方志誠的眼神,卻是變化不少,言談舉止之間依稀能品出,對這場比賽的勝利志在必得,而方志誠更掀不起波瀾。
  吃完午飯之后,四人繼續來到湖邊釣魚,空中陰云漸消,艷陽高照。夏翔似乎覺得有些無聊,他走到金鋒身邊,笑道:“我也來嘗試一下,大魚上鉤的感覺。”
  金鋒將魚竿遞到夏翔的手上,夏翔輕松地一甩,一聲輕微的水聲響起,湖面突然激起一陣小小的波瀾,浮標也輕輕地抖動一下,夏翔心頭一喜,好像魚兒上鉤了,他下意識地緊緊捏著魚竿,正準備用力。
  “滴滴滴!”
  在這個關鍵時刻,放在不遠處折疊矮桌上的手機震動著,不合時宜地響起。夏翔皺了皺眉,湖下的魚兒受到鈴聲的驚嚇溜走,湖面歸于平靜,原本蹦跳著的浮標靜靜地浮在那里,一陣輕風起,浮標隨波逐流,但手中的釣竿卻變得輕飄飄。
  金鋒將電話遞到夏翔耳邊,他聽了幾句,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下意識地朝不遠處望去,目光中露出深深的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