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89 身世之謎露端倪

“你媽難道沒給你留下你爸的一點消息?”謝雨馨終究還是心亂,站到了方志誠的身后,她沒有摟住他,但將手放在他的肩頭,手掌微微用力,似乎想傳達心中的關心。
  方志誠伸手一搭,覆蓋住謝雨馨的手背,輕嘆道:“沒有,我小時候問過幾次,但每一次都被她回避了。有一次我發現,每當我提起爸爸,我媽雖然表面上保持很冷靜,但她背地里都會偷偷哭泣,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問她了。畢竟若是她愿意告訴我的話,總會主動跟我說。其實不知道沒有他的消息,也是一件好事,我生活得很自由,毫無牽掛。”
  謝雨馨聽出方志誠在說假話,輕嘆道:“對不起,我說了一些不該說的事情。”
  方志誠轉過身,早已淚流滿面,搖頭道:“有些話在心中憋久了,總需要釋放出來,其實我該謝謝你,或許只有在你的面前,我才會敞開心扉,說出藏著多年的話。”
  謝雨馨心里很感動,她能夠感受到方志誠心中的脆弱。單身家庭的小孩需要承受多大的壓力,謝雨馨還是能感同身受的,每次樂樂回來問自己,爸爸去哪兒了?她都會有種鉆心的痛,畢竟血濃于水,即使知道爸爸很壞,但樂樂還是忍不住思念他。
  謝雨馨決定給方志誠一點安慰,她踮起了腳尖,伸手挽住方志誠的脖子,嘴唇輕輕地親吻方志誠的額頭。
  方志誠終于忍不住,緊緊地摟住謝雨馨,留下了眼淚,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方志誠很聰明,也有魄力,年紀輕輕便成為了正處級干部,但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只要是人就會有七情與六欲,方志誠只是掩飾得很好而已,但如今睹物思人,再加上外面狂風暴雨與特殊的環境氛圍使然,藏在他心中多年的負面情緒,全部宣泄而出。
  謝雨馨將方志誠摟在懷中,沒有絲毫的雜念,她能清晰地感受到方志誠心中的痛苦,對于母親的思念,對陌生父親的復雜情感,在這一刻讓方志誠變得脆弱不堪。
  方志誠在謝雨馨面前會表現出脆弱的一面,那是因為謝雨馨在他的心中是一位單親母親,跟自己媽媽一樣的母親,只有她能夠接受自己,并給予自己撫慰。
  “讓你看到我丟臉的一面了。”方志誠過了片刻恢復情緒,露出尷尬地笑容,“外面下著雨,我的心也開始哭泣。這該死的鬼天氣!”
  謝雨馨往后退了兩步,發現自己面頰旁邊涼颼颼的,意識到那是淚水,苦笑道:“以前覺得你很堅強,現在發現其實你也就是個小男孩。”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是啊,謝媽媽,你愿意接受我這個小男孩嗎?”
  謝雨馨呸了一句,啐道:“臭不要臉的,你喊誰媽呢?我可沒你這么大的兒子。真是不害臊,虧樂樂還喊你叔叔呢,你這不是自降輩分嗎?”
  方志誠不以為意地笑道:“我這個人向來講究有恩報恩,剛才你借了我肩膀,我喊你一聲謝媽媽,這便算是補償了你給我的恩情。”
  謝雨馨被方志誠古怪的邏輯給弄得有點轉不過彎,知道再跟方志誠斗嘴下去,恐怕只有自己自討沒趣,打了一個哈欠,道:“時間不早,我有點困了。我準備去睡覺,你也早點休息吧。”
  方志誠見謝雨馨轉身往客房行去,暗忖她找的這個理由也太假了一點,自己與她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平常這個時間點,謝雨馨都在錄制節目,根本還沒有到休息的時候,哪里會犯困?
  方志誠準備將老媽留下的首飾盒小心地收拾好,想了想,又重新打開首飾盒,將里面的首飾和照片全部看了一遍。首飾盒分為好四層,最下面的那層用金魚鎖鎖著,方志誠找到了鑰匙,打開了那一層,突然一愣,因為這一層的東西放得有些古怪,沒有首飾,疊放著紙頁資料。
  方志誠能夠感覺到自己心跳在加速,他努力回想媽媽去世之前的種種表現,從那之后,自己就沒有好好地看過這個首飾盒,莫非這里面留著什么特殊的信息,會不會與自己爸爸有關呢?
  他抽出那些材料,一頁一頁地認真看著,結果有點令人感到沮喪,都是一些普通的發*票或者購物證明。
  方志誠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今天自己有點古怪,藏在心中很深的秘密,暴露了出來,其實自己一直很在意,究竟自己的親生父親是什么樣的人。當然,他不需要知道父親是不是很有錢,即使他是一個殺人犯,他也不會嫌棄,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他的至親之人,也就只有他了。
  當初媽媽因為未婚而孕,被外公家人趕了出來,這么多年,方志誠早已與他們沒有了聯系。那些雖然也是他的親人,但在媽媽與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沒有幫助他們,所以方志誠早已將他們視作陌路人。
  然而,對于陌生的父親,方志誠還是有種情節,想要知道父親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謝雨馨回到客房之后,注意力一直在客廳,回身將門打開一個縫隙,往外望了數眼,發現他正在研究首飾盒,心中有點好奇,重新走了回來。
  “是不是發現什么了?”謝雨馨輕聲問道。
  “沒有!”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我有點太敏感了,以為老媽會將什么重要的資料放在這個首飾盒內,其實她所有的東西,我都看過好幾遍了,根本沒留下什么,她或許真的不希望我找到爸爸。”
  謝雨馨想了想,道:“如果我是你媽,即使想要對你隱瞞,那也不會將所有的痕跡全部消除得一干二凈,她肯定會留下什么給你。”
  方志誠聳了聳肩,嘆氣道:“算了,我不抱有希望了。”
  謝雨馨想了想,站起身,輕聲問道:“在你媽去世之后,家里裝修過沒有?”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沒有,我一直將這里保持原樣,只是購買了一些裝飾品而已。”
  謝雨馨沉聲道:“我們好好找找,我懷疑你媽將東西藏在哪個地方了。”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我覺得不太可能,你是偵探小說看多了吧,我媽怎么會有這種想法?”
  謝雨馨眨了眨眼睛,笑道:“相信作為一個單親母親的第六感嗎?”
  方志誠被謝雨馨說服了,其實主要他的心中還保留著一份僥幸,于是站起身道:“行吧,那咱們就當一次名偵探吧?”
  方志誠領著謝雨馨首先進入儲藏室找了一陣,主要在那些老媽留下來的遺物中尋找,如同方志誠所料,并沒有發現什么。
  不過謝雨馨的動力十足,她繼續在主臥和客臥里翻箱倒柜的搜羅了一陣,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還是沒有吧?”方志誠失望地說道。
  謝雨馨搖了搖頭,道:“這才剛剛開始……”
  正當方志誠疑惑的時候,謝雨馨突然走到墻邊,將耳朵貼靠著墻面,然后扣起食指,輕輕地敲擊墻體。
  方志誠失聲笑道:“你不會懷疑我媽在墻體里砸了一個洞,然后將重要的物品全部放在那個洞里了吧?”
  謝雨馨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道:“單身女人會很沒有安全感,她們會將重要的物品藏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方志誠玩味地笑問:“那我可以這么認為,你家的墻中肯定藏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謝雨馨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知道的太多了,小心我殺人滅口。”言畢,她見方志誠無所事事地站在一邊,指著地板,吩咐道:“你負責檢查地面有沒有暗格,一般打空的地方,響聲會不一樣。”
  方志誠無奈地蹲下身子,將耳朵貼在地板上,用手指輕輕地敲了起來。因為方志誠心中突然也有種感覺,自己老媽還真是那種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找到了!”謝雨馨驚喜地說道,她站在一幅裝飾畫的前面,然后墊腳將畫給取下。畫的背后,墻面明顯有人工痕跡,應該是一個暗格。
  方志誠疾步走過去,臉上再也難以掩飾激動,他見上面掛著一個小鎖,想了想從工具箱里找了一個榔頭。謝雨馨連忙拉住了方志誠,道:“別這么沖動,我剛才在首飾盒里看到一把鑰匙,我投一下,如果不好用的話,你再敲不遲。”
  謝雨馨很心細,從首飾盒內取了鑰匙回來,插入其中,微微擰轉,便聽到吧嗒一聲,鎖真被打開了。拉開暗格的門,發現里面擺著幾張卡還有存折,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東西。
  方志誠打開存折一看,瞪大眼睛,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因為存折上的錢有一百多萬。方志誠的媽媽以前是在劇團工作,薪資待遇只能算中等,想養活兩人,只能勉強維持,她怎么可能積累這么一筆巨款呢?
  謝雨馨臉上露出豁然之色,低聲道:“查一下存折的流水,應該能找到蛛絲馬跡。”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