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488 雨滂沱動情之時

晚飯過后,外面下起了大雨,方志誠從邱恒德書房出來之后,在客廳與謝芳姐妹倆聊了一會天。樂樂有點累了,躺在方志誠懷中竟然睡著了。等雨小了一點,謝芳便催促道:“你們趕緊走吧,等會雨再下大一點,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雨馨,你一定要把小方送到家門口。”
  謝雨馨沒好氣地白了謝芳一眼,道:“知道了。”
  方志誠將樂樂抱在懷中,謝雨馨打著傘,幫兩人擋著雨,謝芳站在樓梯口望著兩人的身影,嘆了一口氣,暗忖這兩人真的很般配,可惜不能走到一塊。
  方志誠和葉家千金訂婚的消息,在這個圈子里并不陌生,謝芳知道這件事情之后,還跟邱恒德大鬧了一頓,結果被邱恒德給好言勸説。謝芳也能理解,方志誠這么優秀的人,是應該找一個合適的人結婚,自己的妹妹雖然優秀,但畢竟結果一次婚,配不上方志誠。
  但謝芳不知為何,心中堅定地認為方志誠就應該是謝雨馨的良配,還是想要撮合他們倆。
  車行駛一段之后,雨勢開始變大,雨水砸在前擋風玻璃上出叭叭叭的響聲,雨刮器咕咕咕地搖動,與玻璃摩擦出有dian瘆人的聲音,車內的一對男女,只是沉默地看著夜色中的暴雨。
  “按照現在這個車,想要到家恐怕還得有半個xiao時。”方志誠苦笑著打破了沉默。
  謝雨馨轉頭望了方志誠一眼,笑問:“這么著急回家,難道家里有人等你不成?”
  方志誠毫不示弱地與謝雨馨對視一眼,笑道:“如果説有人等我,你會不會感到很失落?”
  “失落什么?”謝雨馨癟了癟嘴,“跟我沒什么關系,我只是想告訴你,心急也沒用,外面這么大的雨,路面太多積水,我只能開得這么慢。”
  方志誠見謝雨馨生氣了,心中暗自好笑。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轎車駛入方志誠家所在的xiao區。方志誠沒有告訴秦玉茗自己會回銀州,所以家中沒有人,他見雨勢越來越大,暗忖讓這一對母女這么回去的話,自己恐怕不會放心,便提議道:“要不今晚就住在這里吧?雖然有車,但這么大的雨,我有dian擔心你們的安全。”
  謝雨馨猶豫了一陣,終究還是dian了dian頭,因為雨下得的確太大了,剛才有幾個路口,有接近十公分的水坑,轎車這樣行駛的話極其容易熄火,她一路行來也是膽戰心驚。
  方志誠不等謝雨馨考慮清楚,走到后排,將樂樂抱了起來,謝雨馨這才反應過來,她手忙腳亂地熄火,然后提著紅色xiao包,緊跟著方志誠上了樓。方志誠挺細心,將樂樂身體全部擋住,所以樂樂并沒有淋到雨,但方志誠和謝雨馨有dian不堪,衣服都被打濕了。
  謝雨馨還是第一次來到方志誠的家中,從布置的細節能看出,這是一個有女主人的房子。方志誠將樂樂放在客房內,然后從主臥挑出秦玉茗的幾件衣服。謝雨馨皺了皺眉,還是接過衣服,然后轉身進了衛生間。
  方志誠從來對謝雨馨都沒有隱瞞過秦玉茗,從一開始,謝雨馨就知道方志誠喜歡一個已經有婚姻的女人,至于后來,方志誠通過謝雨馨在電視臺的關系,讓她成為名滿銀州的健身女教練,謝雨馨便和秦玉茗有所接觸。
  謝雨馨知道這是方志誠和秦玉茗的愛巢,當女主人不在家的時候,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邪惡的念頭,若是秦玉茗知道自己與方志誠同住一宿,她又會有何等反應呢?
  謝雨馨試了試熱水器,現有熱水供應,便索性洗了一個澡,等擦盡身上的水珠之后,突然現一件尷尬的事情,方志誠給自己的衣服里面竟然沒有最貼身的內衣。謝雨馨轉念一想,自己和秦玉茗的身材不一定相同,而且內衣這種私人物品,即使拿給自己,自己也不會愿意穿吧。
  謝雨馨在衛生間找到了電吹風,然后拿著潮濕的內衣慢慢吹了一陣,等到干了之后,才穿上原來的內衣。她原本打算將自己的外衣也吹干,轉念又想,若是自己穿秦玉茗的衣服,那又怎么樣?索性將方志誠給自己的衣服全部換上。
  謝雨馨現秦玉茗的身材真的很好,自己與她身高相差不了多少,但她的衣服型號,自己這么穿起來還略微有dian緊。
  “還行……”謝雨馨對著鏡子里的自己,上上下下審視一番之后轉了一個圈,出了衛生間。
  方志誠正在客廳里看電視,見謝雨馨出來,笑道:“隨便拿了一件,沒想到還挺適合,雖然是一樣的衣服,但你穿起來跟她的感覺不太一樣。”
  謝雨馨用毛巾搓著還有些濕漉漉的頭,問道:“哦?究竟哪里不一樣?”
  方志誠摸著下巴,笑道:“你嫵媚,她優雅。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謝雨馨挑著修長的眉毛,嘴角露出淺笑,道:“哦?那嫵媚和優雅之中,你更喜歡哪一種風格呢?”
  不得不説,謝雨馨此時此刻很是明艷動人,剛沐浴過的緣故,她肌膚瑩白如雪,衣服偏xiao一號,將身體裹得緊繃繃的,在加上那充滿挑逗的話語,方志誠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有種想從身體里跳出來的感覺。
  方志誠dian了dian頭,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一刻我喜歡嫵媚的風格。”
  謝雨馨咯咯笑了兩聲,將毛巾一摔,直奔方志誠而去,方志誠反應很快,將毛巾接到手中,放在鼻子邊嗅了一口,道:“第一次現這洗水這么香。”
  謝雨馨臉色微紅,嗔怪道:“輕浮。”言畢,她轉身回到衛生間,將毛巾掛在銀色的架子上。等冷靜下來之后,謝雨馨有dian暗惱自己方才的表現,那不是故意引誘方志誠嗎?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開放了?
  謝雨馨努力讓自己鎮定,警告自己不要做出出軌的事情,但一顆心還是不時地如xiao鹿亂撞。
  方志誠盯著衛生間的門看了一陣,琢磨著方才的所為,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生,眉眼中彼此傳遞的感情,那是自有熟悉到一定程度的情侶才能感覺。方志誠也現自己與謝雨馨在一起的時候,靈魂已經不受理智控制,變得飄忽不定。
  謝雨馨吹干了頭之后,出了衛生間,見方志誠還坐在客廳內,茶幾上的煙灰缸內多了好幾根煙蒂。謝雨馨充滿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已經洗好,你可以進去洗。”
  方志誠dian了dian頭,從臥室里取了換洗衣服,走入衛生間,現窗臺上多了幾根長頭,眉頭微微一皺,找到了一張衛生紙,將頭給包了起來。隨后,他又檢查了一下,現謝雨馨留下了很多長,這若是不處理的話,給秦玉茗看到了,還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他嘆了一口氣,仔細地將頭全部清理好,現其中有幾根微曲的毛摻雜其中,忍不住齷齪地胡思亂想一番后,將頭、毛全部整理好,全部用抽水馬桶給沖了下去。
  簡單地洗完澡之后,換了一身輕松的衣服出門,現謝雨馨并沒有進客房睡覺,正坐在沙前看著什么。謝雨馨現方志誠出來,赧然一笑,道:“看了你的私人物品,還請你不要介意。”
  方志誠心神微微一動,佯作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笑道:“沒事,我已經很久沒拿出來看過了。我媽的遺物都放在里面,她留給我的也只有這些了。”
  那是一個老式的飾盒,掛著一根古銅色魚鎖,盒身是純實木打造,底色為紅漆,雖然時間很久,但漆色如新,翻開最上面一層的盒蓋,里面泛黃的木色,使得飾盒時代悠久。
  謝雨馨手中拿著一張照片,照片有dian泛黃,彩色有dian失真,但畫中的女人,卻穿越了歲月,顯得美麗逼人,美艷無匹。
  “真是個美人!”謝雨馨由衷地感慨道。
  方志誠dian了dian頭,嘆道:“再美的女人,也無法敵得過歲月。”
  謝雨馨苦笑道:“你是在諷刺我,總有一天我也會老嗎?”
  方志誠笑道:“不是諷刺,而是實話實説。女人怕老,但留得下青春的,只有照片或者影像。”
  謝雨馨神色一黯,嘆了一口氣,道:“我記得你曾經説過,之所以關心我和樂樂,是因為同病相憐的緣故,你和樂樂一樣,都在單身家庭生活長大。我想問你,若是給你一次機會,你愿意讓你媽再選擇嫁給別人嗎?”
  方志誠沉默片刻,自嘲地笑道:“不愿意!”
  謝雨馨笑了笑,道:“為什么?”
  方志誠如實地説道:“因為我很自私。”
  謝雨馨沉默片刻,道:“或許樂樂也跟你一樣吧,她也不愿意生活中多了一個陌生人,然后分享我對她的關心和愛意。”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床邊,低聲道:“不一樣。雖然都是單親家庭,但我和樂樂不一樣,她有父親,而我從來沒看過父親。我還幻想著有一天,能夠見到父親,然后我們一家人團聚。”
  謝雨馨有種錯覺,外面的大雨滂沱,方志誠站立在窗口,使得他看上去就如站在風雨之中,有種彷徨無助的感覺,她心中突然升起了母愛,有種沖動想要摟住方志誠,給他關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