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487 外號花心大蘿卜

霞光區官場終于開始顯得波云詭譎,變幻無常,代區長方志誠在沉寂一兩個月之后,開始慢慢法力,逐步將權利收入囊中。令鄧少群措手不及的是,他沒想到新提拔上來的張曉亮竟然是方志誠的人。張曉亮以前在統計局的時候,行事很低調,看不出他有什么才能,但到了區政府之后,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混得如魚得水,竟然隱隱地形成了一個網絡,而這個網絡的核心便是方志誠。
  鄧少群原本想在人代會上給方志誠施加壓力,但從現在這種趨勢來看,若自己在人代會上刁難方志誠,顯得動機不純,因為方志誠在區政府的人氣還是很足的。
  一切都按照方志誠意料之中的步驟發展,與鄧少群之間的博弈,來日方長,他首先要拉低兩人之間的差距,彌補自己的缺陷。方志誠現在最缺的是便是下面人的支持,而通過張曉亮這個棋子慢慢地幫自己積累了人氣。
  周六上午,方志誠讓郭勁遠開著自己的車,兩人一同回到銀州,郭勁遠的家在東臺,方志誠讓他將自己丟在市委家屬大院之后,便讓他開著沃爾沃獨自回家。郭勁遠現在跟老婆是異地而局,方志誠曾經問過,這樣會不會影響他們夫妻的感情,郭勁遠笑道:“我們都是老夫老妻了,整天見面,看到對方都覺得有點厭,出來呼吸呼吸空氣也好,有句話叫做小別勝新婚。”
  不過方志誠還是琢磨著要給郭勁遠的老婆找個安逸的工作,之前他剛到區政府,很多事務不好處理,現在逐步掌控節奏,已經安排張曉亮幫忙,盡快為郭勁遠的老婆安排一份不錯的工作。
  秘書用三年,司機用一生。
  經過一年多的磨合,方志誠發現郭勁遠此人挺不錯的,符合自己對司機的要求,他開車穩重,拳腳不錯,偶爾可以兼職保鏢,嘴巴不碎,能保護自己的**與秘密。當然,更重要的是,方志誠相信郭勁遠對自己忠誠。畢竟若不是自己的話,郭勁遠的日子不會走上正軌。
  來到邱恒德家門口,發現兩道門只關了一道防盜門,還沒來得及摁響門鈴,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樂樂一直關注著門口,她連忙打開門,甜甜地笑道:“方叔叔,你終于來了啊?”
  方志誠雙手搭在將樂樂的腋下,將她捧在空中旋轉一圈,道:“哎呀,我親愛的樂樂,長大長高了很多。”
  樂樂咯咯地笑了一陣,等方志誠將自己放在地上,她伸手拉住了方志誠的大手,笑道:“趕緊進來,我給你看一個好玩的東西。”
  方志誠連忙換了拖鞋,來到客廳,發現沙發上擺放著燕京奧運會的吉祥物福娃,距離奧運會開幕時間不到兩個月,現在國內已經營造了一陣風氣,跟奧運會相關的東西,都很容易形成市場。
  方志誠抓了一個在手中,笑道:“原來樂樂已經有玩具了啊。我還給你買了生日禮物呢,現在琢磨著,要不要給你呢。”
  “我要!”樂樂拽著方志誠衣角,央求道。
  方志誠點了點頭,從包里取出了玩具和零食,謝雨馨聽到動靜從廚房里走出來,見方志誠買了外國進口的巧克力,有點責怪道:“樂樂現在的牙齒蛀得很厲害呢,你怎么買了巧克力,那樣對牙齒很不好。”
  樂樂見謝雨馨這么說,連忙將方志誠帶來的袋子給抱在懷中,可憐兮兮地說道:“媽媽,這是方叔叔給我買的東西,你不能對我們殘忍。”
  方志誠有點于心不忍,見謝雨馨想要過去將袋子搶到手中,便故意邁出一步,謝雨馨始料不及,半個身子撞在方志誠的懷中,她臉色一紅,跺腳怒道:“讓開!”
  方志誠摸了摸鼻子,覺得有點癢,笑著往前跨了一步,低聲道:“不讓,一切為了樂樂。”
  樂樂嘻嘻笑著,躲在方志誠的身后朝著謝雨馨做鬼臉,這場景正好被謝芳看在眼中,她嘴角露出笑意,道:“雨馨別跟他們爺兒倆鬧了,你趕緊過來幫忙,等你姐夫回來之后,就得吃飯了。”
  “姐,你胡說八道什么呢?”謝雨馨白了方志誠一眼,對“爺兒倆”這三個字很是敏感。
  謝芳指著方志誠和樂樂,道:“你瞧他倆那樂呵勁,就是親父女,恐怕感情也不過如此。”
  “姐,你更年期提前了吧,說話沒有邏輯,還嘴碎。”謝雨馨也是被逼急了,否則一個修養很高的女主播,嘴里怎么會蹦出這句話呢。
  謝雨馨進了廚房,謝芳走到方志誠身邊,笑道:“葉瀅有事不在,我忙不過來。今天雨馨一早就過來了,還特地請假,我估計一方面是為了樂樂,一方面是為了你。”
  樂樂在旁邊突然低聲道:“叔叔,告訴你一件事,媽媽今天出門之前換了好久的衣服,一直問我哪件衣服更好看呢。我覺得媽媽穿那些漂亮的衣服,是為了給你看的。”
  謝芳見樂樂這么說,頓時笑出聲,道:“你這個小壞蛋,怎么這么輕易就出賣媽媽了?”
  樂樂嘻嘻一笑,道:“方叔叔跟我最親了,他可不是外人,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告訴他。”
  方志誠充滿憐意地摸了摸樂樂的頭發,笑著解釋道:“樂樂,今天是你的生日,但你要記住,其實每個人的生日,媽媽是最偉大最辛苦的,因為她需要花費很多的精力和勇氣,才能夠讓你平安出生到這個世界,等會兒,你可要好好地感謝媽媽。”
  樂樂的小臉上露出嚴肅的神色,點頭道:“我知道了。”
  方志誠和樂樂在客廳里玩了十來分鐘,邱恒德推門而入,他現在是銀州的第三把交椅,地位舉足輕重,不過工作也辛苦不少,比起上次見面顯得有些憔悴,不過一雙眼睛依舊還是澄亮。
  幾人剛上桌,謝雨馨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跑過去接通電話,然后來到餐桌邊遞給樂樂,笑道:“干媽打給你的電話,趕緊跟她問聲好。”
  樂樂接過電話之后,乖巧地跟杜兮聊了幾句,然后又交給了謝雨馨。
  謝雨馨走到陽臺上,關心道:“在島國這幾天拍mv還習慣嗎?據說最近那邊總是地震,沒有受到影響吧?”
  杜兮感慨道:“這里的房子都很結實,經得起地動山搖,只是這邊的東西吃得實在不習慣,現在我每天都吃方便面,導致便秘了。”
  謝雨馨一陣無語,旋即安慰道:“獨自一人在外,要記得保護自己。”
  杜兮笑道:“放心吧,那么多保鏢跟著我呢,我想把自己丟了,也不簡單呢。對了,今天是樂樂的生日,那個大蘿卜有沒有到場?”
  “大蘿卜?真難聽。”謝雨馨被這個外號弄得哭笑不得。
  杜兮解釋道:“難道他不是花心大蘿卜嗎?跟你牽扯不斷的同時,還跟其他女人糾纏不清。”
  謝雨馨無奈地說道:“我跟他可沒有牽扯不斷,我們之間的關系可是清清白白的。”
  杜兮詭異地笑了笑,道:“真的清清白白嗎?你可瞞不了我!罷了,我也不逼你了,希望你能夠跟大蘿卜能終成眷屬吧。那邊催我繼續拍片了,等有空再給你打電話。”
  從陽臺走到餐廳,謝雨馨心情有些復雜,回憶過去的兩年,跟方志誠發生了許多故事,她一開始覺得自己會淡漠地處理,但結果發現很難很難,尤其是當夜班結束之后,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方志誠偶爾會不經意地打來電話問候,那一刻讓她尤其感到溫暖。
  方志誠是真正地懂得自己,他很體諒作為一個單親母親的無奈,知道自己獨自撫養樂樂的種種心酸,士為知己者死,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一個能讀懂自己靈魂的藍顏,那是何等不易。
  方志誠主動給幾人倒滿飲料或者紅酒,舉杯笑道:“祝我們活潑可愛的大美女樂樂,健康成長,越來越漂亮。”
  眾人紛紛舉杯,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錯。
  吃完飯之后,方志誠跟在邱恒德的身后進了書房。邱恒德輕聲道:“你在霞光區鬧出的事情,我在銀州都有所耳聞,聽說卜省長親自出面為你做了擔保,不過,文迪書記可花費了不少代價,你以后還是得小心注意一點,不能再如此莽撞了。”
  方志誠知道邱恒德之所以批評自己,那是因為把他當做自己人,心悅誠服地說道:“邱書記,這一招就跟空城計一樣,一輩子只能用這么一次,所以你放心吧,我再也不會如此做了。”
  邱恒德放心地點了點頭,笑道:“你做事情,我還是很放心的。不過,文迪書記這次為你的事情,雖說做了讓步,但這也讓兩派的合作更加深入,這無論對于整個淮南官場還是銀州官場都是一件好事。”
  方志誠也細細分析過,自己給淮南帶來的變化,他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那個關鍵人物,讓李系和卜系的合作進入另外一個階段。
  新任省委書記文景隆現在想必很頭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