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486 外鄉人逆勢之為

方志誠是個記仇的人,早在第一天鄧少群無視自己,這仇便在他心中結下了種子。
  方志誠想得很明白,既然鄧少群對自己存著敵意,那他就沒有必要熱戀貼冷屁股。鄧少群是黨委一把手,從原則上方志誠需要聽從他的安排與指示,但現在的主流趨勢是,經濟建設為中心,政府一把手的權力同樣很大。在某些地方,政府一把手比黨委一把手更加強勢的情況屢見不鮮。方志誠沒有必要在鄧少群面前太過低聲下氣,那樣只會讓他的工作越來越難做。
  與當初在東臺的時候相比,方志誠的心態隨著環境的變化悄然轉變,當初面對孫偉銘的時候,方志誠因為是常務副區長,級別和權力上有差距,他在適當的時候,還是要給孫偉銘一點尊重。但現在方志誠已經是代區長,正處級干部,他必須要表現出氣度與魄力,否則會變成像邢繼科那樣的傀儡,任由別人牽扯、擺布。
  簡而言之,只要兩人同在霞光區一天,因為利益的緣故,鄧少群與方志誠難以避免地會成為競爭對手,因為一山容不得二虎。
  方志誠坐在辦公室沉思許久,商燕瞧出方志誠心情不好,中途給他的茶杯中蓄了兩次熱水,見方志誠始終一言不發,終于忍不住,問道:“老板,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平靜地說道:“事情還沒有發生,不過即將到來。”
  商燕疑惑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我能不能幫上你的忙?”
  方志誠微笑著看了一眼商燕,知道她是誠心誠意為自己著想,搖頭道:“不需要,這次誰也幫不了我,只能我自己努力了。”
  商燕見自己幫不上忙,或者方志誠不愿自己相幫,略有點遺憾地出了辦公室。方志誠手里轉著鋼筆,許久之后,嘆了一口氣,給張曉亮打了個電話。大約半個小時之后,張曉亮提著一個大挎包進了辦公室,方志誠知道那挎包里放著的是自己要的那些官員資料,長吁了一口氣,道:“辛苦你了。”
  張曉亮連忙擺手道:“這算什么,是我的本職工作……”
  方志誠笑了笑,暗忖副區長的本職工作可不是為區長干私活,他沒多說話,拉開拉鏈,從里面取出了十幾疊整理好的材料,慢條斯理地翻閱起來。張曉亮并不知道,方志誠看似平靜的外表,其實有些焦急。
  與鄧少群的那番對話,最終以失敗告終,意味著鄧少群很快會給自己一個沉重的打擊,從現在自己的處境來看,鄧少群可以發揮的,無疑便是人代會上,關于自己的代區長轉正問題。
  盡管按照正常的流程,方志誠轉正的話,沒有太大的問題,因為是從省委下派的干部,如果霞光區人民代*表大會上沒有通過,那么作為黨委書記這是一個嚴重的失職,無法給省委合理的交代。
  所以鄧少群還不至于那么做,最大的可能是,人代會上壓低票數,以很少的票數通過自己轉正,這樣既可以給省委和市委一個交代,同時也可以狠狠地壓制方志誠,讓他知道自己的處境。
  方志誠順手整理,將資料分為兩疊,囑咐張曉亮道:“你重新再去審核一下,看我分類對不對。如果沒問題的話,中間這疊材料中的人員,你需要聯系起來,注意以你的身份活動。”
  張曉亮見方志誠這么吩咐,有點摸不著頭腦。
  方志誠也不好與張曉亮明說,只能隱晦地點撥他,“人需要未雨綢繆,你與他們打好關系,屆時我會用得上。”
  張曉亮沉吟許久,還是沒法知道方志誠的用意,不過,他隱約知道方志誠在籌劃事情,這些人員到時候能夠起到大用場。
  為了防止在人代會上,用轉正一事陰自己,方志誠已經搶先一步開始計劃,他第一個方法便是讓張曉亮在暗處斡旋,爭取到那些自己爭取到的人。方志誠現在已經是區長,他需要組建自己的勢力與派系,而張曉亮便是他用來招賢納士的重要棋子。之所以看中張曉亮的緣故,正是因為他做過統計局長,對全區的情況非常熟悉,同時還挺會做人。
  忙完工作的事情之后,方志誠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前段時間謝雨馨發短信告訴自己,樂樂快要過生日,問自己能不能抽空回去參加她的生日宴會。屈指一算,樂樂現在已經八歲,方志誠雖然離開銀州,但時長還是能接到她的電話。
  方志誠想了想,喊商燕入屋,問道:“你知道八*九歲的小女孩喜歡什么嗎?”
  商燕皺眉想了想,笑道:“無外乎洋娃娃,各種零食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從皮夾里掏了一千塊,笑道:“給你個任務,買一件小姑娘喜歡的禮物,錢若是不夠的話,你再與我拿,我過兩日就要用。”
  商燕笑著打趣道:“是你親戚家的小孩嗎?老板,你年齡不小了,也該成家要個小孩了。”言畢,她覺得有點多嘴,連忙捂著嘴笑了一聲,走出辦公室。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有點后悔招商燕成為自己的秘書了,原因還真就是性別的問題,一個女人家偶爾跟你撒個嬌,你作為領導還真不能吹須瞪眼,只能任由她弄了自己一個尷尬。
  接下來的一兩天,霞光官場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方志誠的辦公室變得熱鬧起來,無論是辦公室還是住處,幾乎每天都有人進出。方志誠保持著開門迎客的大度,只要登門來訪的,都不會拒之門外。這讓莫進有點坐不住,他喊來焦正才,兩人關起門商量。
  “方志誠這幾天葫蘆里賣得什么藥?怎么搞了這么多人來他辦公室,跟走花燈似的。”莫進眉頭擰著,相對而言,自己門前就有點太過冷清了。
  焦正才嘆了一口氣,分析道:“方志誠這是在集聚人氣,他來霞光區也已經快有三四個月了,需要用這種氣度讓霞光區的人接受他。”
  “一個外鄉人而已,接受他做什么?”莫進不悅道,“你有沒有詳細記錄一下,最近去他辦公室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焦正才點了點頭,“我留意了一下,都是之前坐冷板凳的那些人。當初老區長在的時候,把他們安排到二線,都是一些被冷落的副處級干部。”
  莫進摸著下巴嘀咕道:“莫非他想復活這些棄子?”
  焦正才搖頭道:“更可能是營造一種氣氛,讓別人認為方志誠改變了政府原有的狀態。他是在造勢,這恐怕就是他的第二把火。”
  莫進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方志誠真是個厲害的家伙,竟然想到了這個招數。營造利于自己的環境氣氛,的確能影響許多東西,至少這可以打消不少人心中對他外鄉人身份的忌憚。”
  本土官員之所以排擠外鄉人,是因為心中有地方保護的想法,認為外鄉人的到來搶奪了原本他們自己的資源,這就形成本能的反感。
  方志誠用了一招攻心之法,采取開放式的辦公環境,吸引不少原本坐冷板凳的人紛紛擺放自己,這樣一來,可以打消他們心中的疑慮,讓自己更快地融入到霞光區的官場氛圍之中。
  城中村改造項目是一個大轉折,盡管聲勢不大,余波也被控制,但改變了政府多年以來被馬系力量所占據的現狀。
  莫進蹙起眉頭,有點憤怒地說道:“莫非就讓他這么一步步蠶食我們的勢力?”
  焦正才嘆氣道:“前幾日我找過鄧書記,主動提出調離政府辦,鄧書記沒有同意,邀請方志誠針對我的問題進行了談話,結果兩人的對話不歡而散,也就是說,現在的戰斗,我們并不孤獨,鄧書記恐怕也對方志誠有所不滿。”
  莫進眼中流露出復雜之色,道:“你的意思是,我們暫時不要有什么行動,等待鄧書記與方志誠碰撞一次?”
  焦正才點頭道:“城中村改造的事情,我們損失太大,尤其是老區長已經決定撤出紛爭,現在我們需要休養生息。若是鄧書記愿意掣肘方志誠,這無疑是一件好事。”
  莫進對焦正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你下了一步好棋啊。”
  焦正才心中暗嘆了一聲,自己這步棋走得很險,若是鄧少群不接盤的話,自己就真要離開政府辦了。政府辦的權力很大,無論平級調動到那個部門,對于自己而言都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當然,焦正才選擇這么做,也是被逼到了懸崖的邊緣,莫進跟方志誠沖突看似很大,但真正別扭的是焦正才。他是政府辦主管,區長不信任他,這讓他行事很不便利,一個簡單的報告都可能會被駁回。
  焦正才知道自己必須要扭轉現在的情勢,不然的話,自己總有一天會被方志誠一腳踹出政府辦,而且若那一天到來,自己沒有主動權,可能會摔得很慘。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