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484 焦正才以退為進

名義上吳勇是方志誠的秘書,商燕掛的是綜合科的編制,但實際上,方志誠只是將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交給吳勇。吳勇明知方志誠的實際用意,但他還是故意排擠商燕,這一方面是嫉妒,一方面是想給商燕施加壓力。
  如果商燕有一天心中有了怨言,自己辭去了現在的崗位,到時候吳勇豈不是還有機會,獲得方志誠的信任與重用?
  盡管接觸不到方志誠的核心事務,但在一個辦公室內待了這么久,吳勇還是看到方志誠的真實能力,不動聲色地將劉榮調走,出了那么大的負*面消息,竟然跟沒事人一樣。所有的一切都預示著,方志誠不同尋常。
  方志誠坐在辦公桌上,一邊批改文件,一邊問道:“你為什么對吳勇那么順從?”
  商燕微微一怔,低聲解釋道:“第一,吳勇比我大,第二,他是正牌秘書。”
  方志誠將筆拍在桌上,沉聲道:“論年齡,吳勇比我還大幾歲呢,那豈不是我還得聽他指派?論資歷,誰是正牌,誰是冒牌,你應該早已清楚。這兩點都不是合理的解釋。”
  商燕有點語塞,她最受不了的便是方志誠這種質問,不是特別的盛氣凌人,但卻讓自己敬畏無比。她徐徐嘆氣道:“老板,我錯了。”
  方志誠的語氣稍微緩和下來,拿起筆繼續埋頭看文件,“錯在哪里?”
  商燕如實說道:“我不應該故意示弱,然后演戲給你看。”
  方志誠沒有作過多評價,淡淡道:“還有呢?”
  商燕索性一五一十地將自己心中想法,完完全全地說了出來:“我覺得吳勇已經沒有在咱們辦公室的必要了。區長秘書只需要一個而已。”
  方志誠緩緩抬起頭,道:“給我三個理由。”
  商燕脆聲道:“經過您前段時間的部署,現在區政府已經風氣煥然一新,焦主任的氣焰已經被你打壓下去,現在你無需太過忌憚他;其次,吳勇在咱們辦公室雖然接觸不到核心資料,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他哪一天走漏了重要的信息,豈不是對我們很不利;最后,吳勇對您不夠忠誠,他總有一天會咬您一口,養虎為患,毫無必要。”
  方志誠見商燕如此分析,嘆了一口氣,道:“商燕啊,你就是太聰明了。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不過讓吳勇離開,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畢竟他的編制在這里。”
  商燕不再多言,畢竟如何讓吳勇離開,她不能多嘴,這是方志誠做主的事情。
  方志誠摸著下巴想了想,道:“這樣吧,你出去跟吳勇說,以后每周打掃衛生的事情,你們兩人輪流來,另外,以后外勤的工作,就不需要他跟著了,他主要負責處理辦公室的各項綜合事務。”
  商燕聽方志誠這么說,疑惑道:“老板,這話我跟吳勇說,不太好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必須是你跟他說,這樣才有效果。”
  商燕腦筋很快轉過來,恍然大悟,道:“我這就出去跟他說。”
  等商燕出了辦公室之后,方志誠心情復雜無比,官場實在太復雜了,以自己辦公室這三個人而言,也存在著你爭我奪。
  今天自己進辦公室之前的那個場景,看似是吳勇肆無忌憚地欺負商燕,但仔細揣摩,卻是商燕故意給吳勇下了個套,讓方志誠“正好”撞見吳勇欺負商燕。人都有同情之心,商燕知道方志誠更重用自己,又豈會饒得了吳勇?
  可惜那吳勇也太過愚蠢了,還自以為能壓商燕一頭。卻不知,在辦公室內,商燕已經告了他一狀。
  在這件事情上,商燕的策略是正確的,她充分把握了方志誠的心態,知道方志誠即使明知自己耍了個小手段,也不會反感自己。
  人在仕途,誰心中沒有小算盤,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代價。
  盡管商燕的出發點不壞,甚至可以說為自己考慮,但方志誠還是將她喊了進來,好好地敲打了一番。如果商燕夠聰明的話,應該知道分寸,如果以后她還敢再如此,謀算到自己的頭上,即使商燕能力再強,方志誠恐怕也會選擇讓商燕離開。
  方志誠說的話,不是很重,但商燕知道此事再無下例,若是自己再在方志誠面前耍小聰明,恐怕方志誠就不會如此對自己。
  不過,商燕也是存著破釜沉舟的心思,自己現在的位置太尷尬了,名正方能言順,吳勇就是橫在自己面前的絆腳石,她如果搬不開這塊石頭,就永遠無法成為方志誠真正意義上的秘書。
  出了辦公室之后,商燕一改之前乖巧順從的語氣,不冷不淡地說道:“勇哥,剛才老板交代了,以后外勤工作,就不需要你跟著了,以后你負責處理辦公室的綜合事務。”
  吳勇聽商燕這么一說,立馬皺起眉頭,不悅道:“那豈不是要我跑腿打雜?”
  商燕瞄了一眼吳勇,道:“有什么疑問,你直接去問老板好了。”
  吳勇見商燕語氣轉變,哪里還有以往溫順的模樣,心中一沉,突然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這是一個簡單的信號,決定著方志誠以后不會再用自己,而自己的上司變成了商燕。以后自己的工作,將會由商燕來安排,否則的話,方才商燕對自己說的那些話,理應是由方志誠進行交代才是。
  吳勇越想越憋屈,他原本以為成為區長秘書,這是自己人生的一次重大轉折,現在仔細一想,卻是調入了一個無法走出的泥淖之中。讓自己成為商燕的下屬,吳勇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中午午休時間,他來到焦正才的辦公室,焦正才見他臉色不好,給他倒了一杯茶,問道:“究竟發生什么事情了?”
  吳勇唉聲嘆氣道:“焦主任,我在區長辦公室混不下去了,今天商燕發話,以后外勤事務都不要我參加了。這意味著什么?老板,他不想我跟著他。”
  焦正才聽得也微微變色,他在官場上混的時間可比吳勇久多了,從這個簡單的事情上,可以延伸想到許多事情。焦正才沉吟許久,嘆了一口氣道:“吳勇,看來你得動一動了啊。”
  “這個……”吳勇原來只是訴苦,就跟女子在婆家遇到困難,找娘家人抱怨一番而已,哪曾想到焦正才直接便讓吳勇要離開區長辦公室,這就猶如剛結婚沒幾天的新娘子就得離婚一般。
  焦正才嘆氣道:“不要多想,至于你去哪里,我肯定會給你一個圓滿的答案。”
  吳勇知道焦正才心意已決,只能無奈地接受。
  等吳勇離開之后,焦正才陷入焦灼不安的情緒之中,他知道方志誠逐步控制權力之后,開始慢慢發力了,以前或許對自己有些忌憚,所以才將吳勇放在身邊,虛晃一槍,然而現在吳勇已經是個無用的棋子,所以方志誠決定丟棄他。
  方志誠說的那番話,是希望傳到焦正才耳朵里,對吳勇的不滿,正是對焦正才的不滿。他讓商燕以后負責分配吳勇的工作,其實是間接地告訴焦正才,他的工作隨時會被架空。
  若是在一個月之前,焦正才或許會不屑,但現在風向已經改變,自己的老領導馬振才已經完全失勢,至于莫進,焦正才對他并不看好,因為方志誠太不簡單了。一個人便攪得漢州天昏地暗,連夏書記都拿他沒轍,又豈是一個莫進能斗得過的?
  焦正才琢磨許久,他給區委書記鄧少群打了個電話。鄧少群在電話里說,我正在開會,等有空的時候,我給你回電話。大約等了半個小時之后,鄧少群果然給焦正才回了電話,笑道:“老焦,你可是難得給我打電話,說吧,是不是政府有什么事情難以解決?”
  焦正才笑了笑,道:“鄧書記,我有個事情想跟你請示一下。在政府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上,我也干了不少年,人若是總在一個位置上,難免眼光會變得狹隘,所以我想請示您,能否換個崗位?”
  鄧少群沒想到焦正才打電話過來是直接向調換崗位的,沉吟片刻,方道:“老焦,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難題了啊?我認為,現在全區適合擔任政府辦公室主任的,非你不可,若是你撂挑子,那對政府工作開展,可是不利的啊。”
  焦正才真誠地說道:“此一時彼一時,鄧書記,現在方區長上任了,工作方式和工作節奏煥然一新,我跟不上節奏,總不能拖后腿,索性主動請辭,這樣反而利于政府工作更新換代。”
  鄧少群摸著下巴想了許久,道:“老焦,你稍安勿躁,此事還是等我跟志誠同志,好好商量一番,最終在給你答案吧。”
  鄧少群老謀深算,哪里瞧不出焦正才是以退為進,不過他倒是不能任由方志誠在政府橫行無忌,需要適當地敲打一下方志誠才行。
  如何敲打,這倒是得好好琢磨一番。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