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77 御下慣用的方法

方志誠是一個擅長謀局的人,他喜歡在籌謀一個事情之前,綜合考慮各種因素,最終推斷出一個結論。當然,某些細節的變化會讓結果變化多端,不可妄自猜測,但他對最終結果的把握上還是驚人的可靠。
  方志誠知道即使自己主動作為采訪對象,參與到左冷的這篇報道,會引起巨大的反響,但絕對不會在漢州或者霞光形成地震般的連鎖反應,因為他分析過漢州市委書記夏蘭山的性格,這是一個很保守的一把手,他不會允許漢州出現大面積的失控。
  不過,若是不產生這么大的動靜,很難讓省里插手漢州的事務,所以方志誠必須要以自己為棋子,讓省里重視霞光的問題。方志誠在霞光區太孤立無援了,孑然一身,他必須要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氣,踩一次地雷。
  至于夏蘭山,或許對自己的印象會大打折扣,但那又如何?按照夏蘭山的性格,只要知道自己在省里有人,他就不會輕易妄動,給自己穿小鞋。
  社會其實很殘酷,人心更多的是欺軟怕硬,方志誠變成了一個惡人,在霞光區捅破了一個大窟窿,這沒有引起大家的敵視,反而讓大家覺得方志誠深不可測、不好惹。
  收服人心,駕馭人心,一種方法是贏得別人的尊重,另一種方法是威懾別人,讓別人畏懼。方志誠新官上任一個月之后,選擇了第二種方法,這出其不意地行為,打破了霞光區原有的既定規則。
  馬振東原本只是退居二線,在政協還兼了職務,此事發生之后,他申請內退,徹底成為了一個退休干部。這也是一個信號,霞光區政府徹底從“馬時代”走出,跨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劉榮離開霞光區副區長位置,導致區長位置出現了空缺,不少人都為之奔走。方志誠不得不佩服權力的魔力,竟然有人專門堵在自己家門口等候多時,為了這次不可多得的機會。
  與左冷分手之后,方志誠讓郭勁遠送他回酒店,自己則和葉輕柔回到了小區。剛到門口,便見一男一女站在門前,低聲交談。
  見方志誠出現,那中年男人臉上露出謙恭的笑容,道:“方區長,終于等到您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統計局的張曉亮。”
  方志誠點了點頭,在記憶中調出了張曉亮的資料,統計局局長,今年應該四十二歲左右。統計局是一個清水衙門,沒有什么油水可撈,有沒有什么政績可言,因此想要更進一步難上加難。
  方志誠淡淡地看了一眼張曉亮,打開門,邀請道:“進來坐吧。”
  方志誠現在缺的是兵馬,雖然對張曉亮的貿然拜訪有點反感,但他還是需要保持招賢納士的態度,這樣才能廣納賢才。張曉亮是第一個主動上門、毛遂自薦的人,方志誠自然不好關門避客。
  進了屋,張曉亮換了鞋,與老婆對視了一眼,瞧得出對方的驚訝,因為沒想到方志誠的住的地方這么雅致、豪華。他們今天是帶著紅包過來的,從這裝修的奢華程度看得出來,方志誠是個不缺錢的人,于是那紅包的厚度難免顯得寒磣,不由得擔心事情能不能辦成。
  方志誠掃了一眼張曉亮老婆手中提著的袋子,見她擺在沙發的旁邊,沒有多言,然后笑瞇瞇地讓葉輕柔回臥室,自己則煮了開水,泡茶招待張曉亮夫妻。
  “曉亮同志,請問這么晚過來找我有什么事?雖然這是下班時間,但如果情況嚴重的話,我會幫你立即處理。”方志誠遞了兩杯茶給兩人,緩緩道。
  張曉亮咳嗽一聲,道:“方區長,統計局的工作一直處于政府工作的邊緣,所以很少見到您。您擔任區長位置這么久,我沒有與您好好溝通過工作思路,所以我這次過來是向您匯報工作的。”
  方志誠擺了擺手,打斷張曉亮的話,正色道:“曉亮同志,對于你的話,我有些地方不能認同,誰說在統計工作很邊緣?我認為,統計對于指導政府如何開展工作,有著重要的意義。以經濟建設而言,現在霞光區的大中型企業數量各是多少,生產制造企業、商貿流通企業的占比各是多少,對于霞光的招商引資,后期產業布局有著巨大的意義。但前提是,統計工作必須要精準,而且,不僅要有數據,更要有分析,為政府工作后期的開展,提出建設性的意見。”
  張曉亮沒想到方志誠說話如此犀利,自己只不過是謙虛地自嘲了一句工作,被方志誠劈頭蓋臉地數落了一陣。
  方志誠沒等他回過神來,緩和語氣道:“區統計局,我雖然沒去調研過,但情況我還是有所了解的,現在已經變成了養老院,十個工作人員,做事的恐怕只兩三個,這種境況,我認為有兩層原因,第一,以前有關領導不夠重視統計工作,任由統計局形成了散漫的工作氛圍;第二,統計局自身認識不夠,曉亮同志,你作為統計局的一把手責無旁貸啊。”
  張曉亮額頭上冒出汗珠,他今天原本過來是想跟方志誠套近乎,看能否在區政府崗位調整過程中更進一步,沒想到方志誠竟然嚴厲地批評了自己,指出在工作中的不足之處,這豈不是告訴自己,想更進一步,毫無可能嗎?
  方志誠注視著張曉亮的面部表情,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見他坐立難安的時候,語氣一轉,輕嘆了一聲,道:“當然,我也知道你有難處。這幾年霞光區在統計工作上的經費投入不足,人員工作積極性不高,那也是因為復雜的關系所致,并非你愿意如此。從去年的統計報表上來看,統計局在調研、采集數據時,還是保持了客觀公正,沒有弄虛作假,為全區開展各項工作,提供了科學的數據支撐。統計工作枯燥乏味單調,能做出這樣的水平,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對你的能力,還是感到很欽佩的。”
  張曉亮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尷尬地笑道:“謝謝方區長的安慰,我知道自己工作還有許多不足,今天得到您的指示,回去之后一定查找問題,完善現在的諸多不足。”
  方志誠笑了笑,道:“曉亮同志,你有這種態度,相信一定能做好統計工作。”
  張曉亮原本還打算提起政府工作變動過程中,自己有沒有更進一步的可能,哪料到方志誠從頭到尾都控制著話語權,自己根本沒有機會引出這個話題。他只能笑道:“今天與方局長您溝通了一下,我受益良多,時間也已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您休息,先回去了。”
  方志誠便起身道:“歡迎以后經常來做客。”然后,他來到了沙發邊,提起袋子遞給張曉亮,又道:“東西就帶回去吧,如果不拿回去,下次就不用來了。”
  張曉亮完全被方志誠的氣勢給壓倒了,連忙唯唯諾諾地接過了袋子,他老婆在旁邊還想推脫一番,張曉亮拉著老婆便出了屋子。
  “你這人怎么變得這么膽小?他讓你將禮物收回去,你就收回去了啊?”老婆盧曉芬抱怨地說道。
  張曉亮苦著臉道:“聽話聽音,你沒瞧見他是什么態度嗎?很強勢,根本不容人喘氣,若是我不收回禮物,恐怕明天紀委就要找我喝茶了。”
  盧曉芬癟了癟嘴,道:“就你這個膽子,一輩子就混個沒有實權的正科級吧。”
  張曉亮咂嘴琢磨了半晌,突然眼中露出一絲神采,道:“老婆,我仔細想了想,有點不對勁。”
  “哪里不對勁?我看你是腦瓜不對勁!”盧曉芬不滿地說道,今天張曉亮前來拜訪方志誠,是她壓著過來的。盧曉芬在市廣播電臺工作,是一個新聞欄目的編導,對政治類信息尤為敏感,丈夫在正科級位置上耗了不少年,她隱隱覺得這是一次機會。
  張曉亮用舌頭舔了舔發干的嘴唇,分析道:“如果我想給下面的人一次升官的機會,不會直接說出來,而是要讓他知道,自己為他爭取這個職位那是多么的難能可貴。所以在與他交流的時候,會給他施加壓力,讓他知道自己身上有諸多的不足,等到后期,他獲得夢寐以求的答案時,他會對你更加的忠心和感恩戴德。”
  盧曉芬大概明白丈夫的意思,“你是說方志誠現在是打你一悶棍,后面還會給你丟一塊糖。”
  張曉亮點頭道:“這是御下之道慣用的方法,如果他對我沒有絲毫看法,又為何苦口婆心地說那么多話呢?”
  盧曉芬見丈夫信誓旦旦的模樣,嘆了一口氣,道:“你們這些當官的,行為處事也太復雜了一點,我可不知道那些潛規則。不過,我提醒你,這次你一定要站好隊,這方志誠可不簡單,在省里有很強的背*景,你若是能榜上他,以后可是潛力無窮。”
  張曉亮暗嘆老婆的官癮比自己還大,無力地嘆氣道:“知道了,我會盡力而為的。”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