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76 沒有地震勝地震

方志誠接到了宋文迪的電話,他第一次受到宋文迪如此大的怒火。宋文迪一連用了八個“瞎胡鬧”。
  “你知道嗎?你這是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在賭博!”宋文迪毫不客氣地批評道,“作為政府官員,你自曝家丑,這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方志誠沉聲道:“老板,你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印象深刻,要做一個有底線的官員。三元橋城中村改造的亂想,已經嚴重觸犯到了我的底線。我無法違背自己的良心,任由事態發展下去。”
  宋文迪輕嘆了一聲道:“你啊,有時候太聰明,有時候也太糊涂。罷了,事情已經這樣,你吸取教訓吧,以后我可就不保你了啊。”
  方志誠腆著臉笑道:“老板,你可不能過河拆橋啊,漢州可是您把我調過來的,讓我自生自滅怎么能行?”
  宋文迪無奈地說道:“你啊,恐怕早就預料到后果,甚至猜到我會救你,所以才會那么膽大妄為吧?”
  方志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轉移話題道:“老板,什么時候來漢州,我帶你到處轉轉,這個城市還是很不錯的,小貴小,但貴在精致。”
  宋文迪沒好氣道:“我可沒有那個閑情逸致,有事情要處理,就不跟你胡說八道了,記得我的話,下次我就沒這么好說話了。”
  方志誠自然知道自己的這次貿然之舉帶來的影響,他甚至已經做好打算,大不了被上級部門通報批評,但沒想到,市里沒有下達這方面的文件,反而要求紀委對霞光區城中村改造存在問題的官員進行了嚴查。
  方志誠原本理應成為這次事件的主角,但卻被人有心給淡化。后續的輿論均是繞過了方志誠這個名字,宣傳強調漢州市委對此事的高度重視,開展了整風行動,逮捕了涉案的十幾人,并給與相應的懲罰。
  不過,方志誠的地位經此一役,算是徹底地穩定了。惹出這么大的風波,最終跟沒事人一樣,大家都知道方志誠的能量不可小覷。
  方志誠一開始在霞光區猶如一滴水,平靜地落入霞光這個大湖之中,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但這滴水最終卻是醞釀了一場改變霞光政局的風暴,讓原本馬系的力量受到了重大的損失。
  常務副區長莫進雖然沒有因為此事受到懲處,但他隱隱感到不安,因為市委組織部下發調令,原本分管經濟的副區長劉榮被調到市科技局擔任副局長。劉榮原本是莫進的死忠,這個調令一下,打了莫進一個措手不及,讓他頓失一臂。
  還有一個受到波及的是縣政府辦主任焦正才,他被安排到市委黨校參加正科班的學習,這種人為痕跡太過明顯。
  事態急轉直下之后,莫進曾經給老區長馬振東打了個電話。馬振東的語氣有點古怪,隨意應付了自己幾句,便掛斷了電話。他也能理解馬振東的心思,退居二線之后,被人重重地捅了一刀,那種滋味可想而知。
  馬振東之所以絕口不提此事,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他親自去見了夏蘭山一面,并得到了夏蘭山的承諾,但沒想到最終事態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發展,甚至處理問題的方式,還與夏蘭山的性格相左,他便聰明的意識到,這其中的水很*深。
  馬振東退居二線,一條腿已經上了岸,豈會犯蠢,再次上船?
  商燕站在辦公桌前,平靜地看著方志誠審閱材料。許久之后,方志誠緩緩抬頭,微笑道:“材料寫得不錯,可以打九十五分了。”
  商燕謙虛地笑道:“這可是老板你教導有方。”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拍馬屁的話就不用說了。對了,我提醒你一下,下個月的工作任務將非常繁重,我們不僅要把霞光區的重點企業全部跑一遍,還要準備出差去云海一趟。”
  商燕知道方志誠這是準備有大動作了,自從方志誠來到霞光區之后,一直給人種低調的感覺,甚至讓別人都忘記,方志誠有個強大的能力,那就是招商引資。
  方志誠埋著頭,似是自言自語地說道:“現在霞光區的產業結構太脆弱了,沒有龍頭企業,全部都是靠著小微企業,這種發展模式看上去是百花齊放,實際上是小打小鬧。進入經濟發展的后期,各行各業已經進入寡頭時代,只有吸引一些在行業舉足輕重的優質企業加入霞光,才能改變現在的狀況。”
  商燕默默地將方志誠的話記在心中,問道:“在此之前,我需要準備什么?”
  方志誠想了想,翻出了一個有些殘舊的筆記本,找出了個電話號碼,道:“你去之前,可以與東臺市招商局聯系一下,他們會安排好我們的行程。”
  商燕記下了號碼,然后轉身出了辦公室。
  晚上方志誠在食為天酒樓請左冷吃飯,此外還帶著葉輕柔和郭勁遠。左冷見到葉輕柔之后,微微一愣,玩味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笑著介紹道:“這是我的妹妹,葉輕柔。”
  葉輕柔盯著左冷看了一眼,癟嘴道:“邋遢的大叔。”
  左冷尷尬地撓了撓頭,道:“你這妹妹,嘴巴好厲害啊。”
  方志誠將手在左冷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別在意,不過,她說的也實話,若是你注意點形象,一定特別有女人緣。”
  左冷忙不迭地擺手,紅著臉道:“有女人能看上我?別逗了!”
  左冷三十五六歲,至今還是單身,為何如此,恐怕與他的性格有關,總是這么不修邊幅,而且記者的工作也是飄忽不定,為了報道一個新聞,往往要潛伏十幾天乃至一兩個月,這么不規律的生活作息,誰愿意與他相處?
  這便形成了惡性循環,左冷更加地不注意形象,搞得跟個流浪漢似的。葉輕柔口直心快,一句話便點破了左冷的弱點,弄得他有點不知所措。
  方志誠跟左冷相處了一段時間,對他還是挺有好感,看上去是個毫無遮攔的人,但骨子里熱心善良,有一腔正義的熱情,與左冷相比,方志誠都覺得自己有點卑鄙。自己經常為了達到的目的會選擇不擇手段,但左冷始終堅持自己的信念,不偏不移,在這個社會上已經太少見了。
  就以霞光區城中村改造這個事件來看,若是換作其他記者,十有八*九會選擇躲避,但左冷卻是義無反顧地承擔下來。此事的負面影響,最大的是方志誠,其次便是左冷。因為對左冷有點過意不去,所以方志誠才主動要請他吃飯。
  等菜上了桌,左冷主動提杯,給郭勁遠敬酒,道:“我以前也見過高手,但跟你相比差遠了。那些人都是花拳繡腿,而你的是真功夫。多謝你上次相助,不然的話,我恐怕現在還被人軟禁著。”
  郭勁遠不善言辭,咧了咧嘴,這便算是笑過了,一仰脖子便將酒全部飲盡。
  方志誠提杯給左冷敬酒道:“左兄,我這輩子暫時只佩服兩個人,第一個便是我的老領導宋文迪,那是一個充滿智慧的戰略家,第二個便是你,有勇有謀,敢作敢為,富有正義精神的真記者。如果不是你的話,霞光區一些潛藏在深處的病根永遠不能暴露在視野之中,我謝謝你。”
  左冷揮了揮手,笑道:“志誠,你千萬別夸我,我這個人經不起夸。說實話,我一開始對你沒啥好感,知道你是想利用我,對付那些官場上中的對手。但跟你相處久了之后,發現你不簡單,你與一般的官員不太一樣,是一個擁有打破規則能力的官員。其實,我也不愿意接這個采訪,但為什么我最終還是接了呢?主要是你給我的刺激太大了。你敢用政治前程做賭注,我一個光著鞋走路的新聞民工,又怕什么呢?”
  方志誠嘆氣道:“聽說《淮南日報》那邊給你壓力,想要把你調走?”
  左冷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睛,輕聲道:“這可是給我一次機會。省日報社雖然地位很高,但制度太死。我早就想挑出那個牢籠,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了。這次給《南國日報》供稿,正好也是一次機會,那邊想邀請我過去擔任新聞中心副總編,我還得考慮一下。”
  方志誠心中的歉意少了許多,原本擔心此事對左冷負面影響太大,沒想到柳暗花明,左冷找到了個更好的出路。
  方志誠語氣凝重地承諾道:“老左,以后只要有能用得到我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保證鼎力相助。”
  左冷托著杯子想了半天,咧嘴道:“我覺得我現在什么都圓滿了,恐怕只是缺一個老婆。”
  方志誠拍著大腿笑道:“行,這事兒就交給我了。保證趕明兒給你介紹一個年輕溫柔、如花似玉地老婆。”
  左冷抬頭看了一眼葉輕柔,見她鄙視地瞥了自己一眼,老臉一紅,暗忖這方志誠的妹妹長得漂亮,只是這脾氣也太壞了一點。方志誠連這樣的女人也能收服,足見在泡妞上有點真功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