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71 最最動人的浪漫

葉輕柔從衛生間里兜了一圈出來,換了一身輕松的睡衣,方志誠皺了皺眉,提醒道:“你穿得有點太少了吧?”
  葉輕柔聳了聳肩,道:“等下就睡覺了。【www.booksrc.net】我喜歡穿得少一點,這樣睡覺更香。”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有點慌亂地站起身道:“你睡客房,被褥是前兩日才換上的。”
  葉輕柔吸了一口氣,道:“哥,你還記得我這次來的目的嗎?”
  方志誠仰天長吁道:“年齡大了,容易忘事。”
  葉輕柔伸手叉腰道:“那我提醒你一下,我這次過來找你,是為了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我要把自己徹底地交給你。”
  方志誠擺了擺手,苦笑道:“可以拒絕嗎?我認為你還是好好慎重考慮一下,我是不是值得你這么做,你以后會后悔嗎?”
  葉輕柔指著方志誠,命令道:“你沒有拒絕的權力。”
  方志誠嘆氣道:“真是個潑辣、刁蠻、任性的小公主。”
  葉輕柔走到方志誠的身邊,挽起了他的手臂,將他拖到了臥室,整個人貼靠在方志誠的身上,方志誠血氣方剛,哪里能經受這么大的撩撥,很快便感覺口干舌燥,連忙掙脫了葉輕柔的攻勢。
  “哥,你太……”葉輕柔有點生氣了,她雖然主動,但畢竟是個女孩子,已經放下尊嚴,但方志誠還是想逃脫,這讓她失望無比。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伸手握住葉輕柔的手,誠懇地說道:“小柔,請相信我,真的不是討厭你。之所以不碰你,那是因為我想保護你。畢竟你還沒有出社會,以后還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
  葉輕柔主動捧起方志誠的臉,撅著嘴巴堵住了方志誠的嘴唇,一股清香的味道在口中彌漫開來,方志誠嗅到了青春的氣息,那種屬于少女的味道,讓人精神為之一振。葉輕柔并不擅長接吻,方志誠能夠感覺到她的舌頭很是笨拙地在口中橫沖直撞,于是他小心地引導,讓葉輕柔有些僵硬的舌尖慢慢變得柔軟。
  方志誠貪婪地吮吸著汁液,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溫柔地摩挲。
  葉輕柔則閉上了眼睛,沉浸在這種纏綿的滋味中。
  十來分鐘之后,唇分。
  方志誠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點了一下,笑道:“這是最大的底線,應該讓你可以回味很久了吧。”
  葉輕柔如同方志誠猜測的那樣,一顆芳心亂撞,以前與方志誠有過多次親密接觸,但這次的感覺讓她如同漫步云端。
  以前帶著曖昧的粉色,這次是充滿情感的紅色,融化了少女的芳心。
  方志誠之所以不動葉輕柔,原因沒有那么復雜,只是覺得葉輕柔還太小了,自己若是現在與她發生關系,很有可能會影響她一生。
  在感情上,方志誠其實一點也不強勢,他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弱勢的人。與他有關系的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與方志誠相處久了之后,心甘情愿地與他發生了進一步的關系。
  當然,這也是屬于方志誠獨特的魅力,女人都不會喜歡太強勢的男人,如同男人在征服女人中的過程中享受快感,女人也很喜歡那種慢慢奪取男人靈魂的滋味。
  葉輕柔躺在床上身體燥熱,翻來覆去睡不著,便給葉美姿打電話。
  方志誠上廁所的時候,聽見葉輕柔的聲音挺大,便湊到房門邊湊過去,貼在門上聽了一會。葉輕柔抱著電話,怨念道:“姐,他根本不愿意動我,是不是我沒有什么魅力啊?”
  葉美姿苦笑道:“你怎么會沒魅力呢?我懷疑方志誠有問題?”
  “啊?”葉輕柔驚訝道,“不會吧,哥挺健康的呢!”
  方志誠沒想到自己的一時仁慈,竟然讓葉輕柔誤認為自己不是正常的男人,他有種沖動推門而入,將葉輕柔就地正法,最終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惡念。
  “我逗你玩的。”葉美姿噗嗤笑出聲,“不過,我還是看得出來,方志誠還是一個挺有原則的男人。現在這種人太少了。”葉美姿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未婚夫林壑,唏噓不已,她卻是不知道,論正直,方志誠要將林壑甩開幾條大街,但論花心,方志誠與之不遑多讓。
  葉輕柔嘆了一聲,“我也覺得,他這樣的男人實在太稀少了。所以我決定要好好抓住他。”
  方志誠不知道葉美姿在電話那邊說什么,不過他隱約猜到葉美姿肯定夸獎了自己,心中方才的郁悶此刻緩解不少。
  又聽了片刻,方志誠心情不知為何激動起來,他腦海中不知為何騰出一個畫面,與這對堂姐妹大被同眠的場景。葉輕柔和葉美姿這對姐妹花,風格不同,葉輕柔敢愛敢恨,葉美姿溫柔體貼,那香艷的場面,不禁誘人想入非非。
  方志誠奮力地搖了搖頭,打消自己的胡思亂想,悄悄地走回臥室。他撿了一本書,看了一陣,終于有點困意,剛準備拉燈,葉輕柔笑嘻嘻地推門,露出了半張俏臉,道:“哥,有點事兒想跟你商量下。”
  方志誠笑了笑,坐起來,道:“那就說吧,不過要長話短說,我真的很困了。”言畢,他演技有點拙劣地伸出手掌在嘴巴上輕輕地拍了一下,虛偽地打了個哈欠。
  葉輕柔翹起了嘴角,坐在床邊,歪著腦袋盯著方志誠認真地看著,悠悠地蕩起了兩條細長的美腿,“哥,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聽我打電話了?”
  方志誠被嚇了一跳,暗忖這小妞也太敏感了吧,竟然發現了,不過他嘴上卻是不承認,輕哼一聲道:“我怎么會偷聽你這個小丫頭片子打電話呢,你可別冤枉我。”
  葉輕柔瞪大眼睛,氣哼哼地說道:“我看見門口有個人影一直晃著呢,如果不是你的話,難道是鬼不成?”
  方志誠擺手道:“還真有這個可能,我剛才一直在房間里看書,怎么可能在你房門口晃蕩?”他指著放在床頭柜上的書,再次狡辯。
  葉輕柔佯作不悅,把嘴巴撅得很高,眼睛水汪汪的,明媚動人,“真沒勁,太耍賴了!”
  方志誠索性躺進被子里,整個人背對著葉輕柔,懶洋洋地說道:“哎呀,小柔,我真的很累了,你啊,還是睡覺吧,明天早上我帶你出去玩玩,到時候可不要起不了床。”
  方志誠并沒有收到葉輕柔的回音,只覺得背后一涼,被子掀開,葉輕柔鉆到了方志誠的身后。方志誠苦笑道:“你這是做什么?”
  葉輕柔低聲道:“好哥哥,我有點頭昏,走不動了,今晚就睡在這邊了。”
  方志誠愕然無語,半晌才道:“竟然找了這么個經不起推敲的理由,如果你不離開的話,我可警告你,我會變得非常非常的粗魯。”
  葉輕柔將自己的身體縮成了一團,可憐兮兮地低聲道:“好可怕。”
  方志誠覺得有趣,轉過身朝著葉輕柔撲去,葉輕柔沒有想象中那般順從,舉起粉拳奮力反抗。方志誠花了好大的勁兒,才將雙手抵在她柔軟的腋下,葉輕柔咯咯地笑了起來,罵道:“大色狼,趕緊放開我。”
  方志誠心中一蕩,笑道:“我本來不想色的,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撥我,佛主也得破色戒了。”
  言畢,他歪著腦袋親了過去,葉輕柔伸出瑩白的手指抵住了方志誠的嘴唇,道:“哥,你不是說要保護我嗎?怎么現在出爾反爾,又對我無禮了?”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小柔,你忘記哥是做什么的了?我是當官的,當官的話,你竟然也信,實在太幼稚。”
  葉輕柔放棄了抵抗,伸手環住方志誠,低聲說道:“哥,咱們再像剛才那樣接個吻吧?”
  方志誠眼睛一亮,也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振奮地說道:“行啊,你等著。”
  葉輕柔嘻嘻一笑,往后一退,已經站在了床下,有種大仇得報的感覺,道:“哥,我是看透你了,其實啊,你一點也不正經,你就是一個大色魔。”
  方志誠怔怔無語,突然意識到葉輕柔從頭到尾就是弄了個陷阱,她是在報復自己,方才拒絕了她的要求。
  “居然敢耍我!”方志誠直接從床上挑了起來。
  葉輕柔對著方志誠做了個鬼臉,敏捷地打開門,直接沖回了自己的房間,留下了心情無比復雜的方志誠。
  如同意料之中,方志誠沒過多久便站在門外不停地敲門,足有十來分鐘,葉輕柔沒有答應。等他無趣地走回了自己的臥室,葉輕柔掏出手機,回復短信,“姐,沒想到你這么了解男人,他果然跟你說的那樣,對我的態度不一樣了。看來女人有時候矜持點,還是好的。”
  葉美姿自嘲地笑了笑,她竟然有點心虛,畢竟她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對于男女的情感也只有理論,沒有實踐過。
  這一刻,她挺羨慕葉輕柔,因為男女之間你來我往、你進我退的小插曲,是最最動人的浪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