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7 誰是魚鉤誰是魚

下班之后,方志誠應約來到銀州大學西校區的一家西餐廳。西餐廳裝修得有點品位,類似地中海風格,靠近服務臺有一處書櫥,最上面放著一把紅色的吉他。書櫥上擺放著許多散文類書籍,看封面都有些破損,顯然來這里的人都喜歡一邊看書,一邊喝咖啡。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之后,秦玉茗與徐嬌手挽著手,從門口進入,兩人相談甚歡,彼此親密地咬著耳朵,討論著彼此能懂的悄悄話。
  見方志誠等待許久,秦玉茗扶著裙子坐下,笑道:“不好意思,剛才在街邊逛了一會,讓你久等。”
  方志誠攤開手,作出無所謂的姿勢,笑道:“男人等待女人,這是一個彰顯紳士風度的機會。”
  秦玉茗微盯著方志誠那張清俊的臉,故意調笑道:“那以后可得讓你多等等。”
  方志誠苦笑道:“嫂子,你也未免太會順桿子往上爬了吧?”
  徐嬌掩口笑道:“剛才還說紳士呢,現在便反悔了,果然男人都經不起考驗。”
  方志誠瞄了一眼徐嬌那張青春可愛的俏臉,反駁道:“女人讓男人偶爾考驗一次,那是浪漫,若是不間歇地考驗,那就不是浪漫了。”
  徐嬌好奇道:“那是什么呢?”
  “矯情!”方志誠輕聲道。
  徐嬌覺得方志誠挺幽默,笑聲如同銀鈴,清脆悅耳。
  秦玉茗則擰起眉頭,作出要拉徐嬌離開的模樣,道:“徐嬌,清楚方志誠是什么樣的人了吧,這小子看上去老實巴交,其實嘴巴損得厲害,咱們就矯情給他看,別理他,讓他一個人在這邊守著。”
  方志誠哈哈大笑,作出求饒的姿勢,道:“嫂子別鬧了。還是坐下來,決定今晚吃什么吧?”
  秦玉茗也覺得在徐嬌面前斗嘴,總覺得心里有些歉疚,又有些心虛,輕哼一聲,翻了翻菜單,遞給徐嬌道:“還是你來點吧。”
  徐嬌琢磨一陣,為自己和秦玉茗各點一份牛排。方志誠見兩人沒有獅子大開口,狠敲自己一筆,便招手喊來服務員,又點了海鮮拼盤、水果沙拉、特制飲料及冰激凌。
  秦玉茗給方志誠使眼色,輕聲道:“點這么多做什么,咱們吃得了嗎?”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在擔心價格很貴,笑道:“近期發了點小財,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正好請你倆吃飯。”
  秦玉茗好奇道:“怎么發財?你不會貪污了吧?”
  方志誠連忙擺手,苦笑道:“嫂子,你怎么能這么瞧我,我是那樣的人嗎?”
  徐嬌輕聲笑道:“我也覺得方哥不是那樣的人。”
  聽著徐嬌替自己說話,秦玉茗玩味地望著方志誠,方志誠轉過臉,望向玻璃窗外的路人,當作什么都不知道。
  秦玉茗與徐嬌關系的確不錯,兩人吃著飯,便聊起學校里的一些事情。秦玉茗似乎故意說給方志誠聽見,道:“張鑫最近還纏著你嗎?”
  徐嬌瞄了一眼方志誠,似乎怕他生氣,連忙給秦玉茗使了一個眼色。
  秦玉茗湊到她耳邊,輕聲道:“受歡迎的女人,才更有魅力。”
  徐嬌臉上卻露出惡心之色,道:“那家伙太討厭了,跟牛皮糖似的。”
  “那也是因為你有足夠的魅力。”秦玉茗喝了一口檸檬水,諷刺道:“可惜某些人,眼睛不好使,不知道珍惜。”
  徐嬌頓時臉紅,下意識俯身取過粉色皮包,輕聲道:“我去一下洗手間。”
  等徐嬌離開,方志誠一把抓住秦玉茗放在桌面上的柔夷,生氣道:“剛才你說的話,有意思嗎?”
  秦玉茗一把甩掉方志誠的手,得意道:“我覺得很有意思。你與徐嬌真心很般配,我對她十分了解,沒有談過戀愛,說明她還保存著女人最珍貴的東西。”
  方志誠苦笑道:“女人最珍貴的東西,那是相對的,只是對某些人而言,可能有些人一點都不稀罕。”
  秦玉茗不屑道:“胡扯,你敢對天發誓,不稀罕?”
  言畢,短暫的沉默,服務員開始上牛排與水果沙拉,兩人便停止爭吵,誰也不搭理誰。
  等徐嬌入席,三人自顧自地吃了起來。方志誠與秦玉茗正對而坐,便脫了皮鞋,故意用腳尖去勾秦玉茗。秦玉茗抬頭回瞪了方志誠一眼,將腿縮了縮,卻是沒有再說什么。方志誠膽子便大起來,一雙腳如同雷達,追逐著秦玉茗的玉腿,那短兵相接地摩擦,如同細微的電流,從腳尖傳來,讓方志誠不禁食欲大開。
  吃完晚飯,秦玉茗找了個借口,讓方志誠與徐嬌獨處。方志誠恨得牙癢癢的,暗忖這秦玉茗也太過分了,自己都與他坦白,竟然還給自己這么個難題。
  拒絕女人一次,那可以優雅,拒絕女人兩次,再溫柔,那也遭人唾棄。
  與徐嬌徜徉在大學校園的塑膠跑道上,方志誠頓時覺得步伐沉重,每走一步都在遭受良心的譴責。
  “徐嬌”“志誠”……
  兩個聲音竟然默契地同時發出,徐嬌掩口笑,方志誠更加譴責自己。
  “你先說吧。”方志誠訕訕道,“女士優先。”
  徐嬌面朝星空,輕聲道:“上次,你拒絕了我。謝謝你的坦誠,但我覺得男女之間的事情,不可能見一面就能彼此了解。所以,我愿意與你多接觸幾次,即使做不了戀人,也能做很好的朋友。因為我聽玉茗姐說了許多關于你的故事,挺欣賞你的為人。”
  兩人來到操場看臺,扶著欄桿,方志誠朝遠處望去,只見不遠處的草坪上,少女少女零星依偎,坐在一起親昵。方志誠笑道:“那我們從普通朋友開始做起吧。”
  微風吹亂額前劉海,徐嬌目光望著腳,輕聲道:“又是一次委婉的拒絕嗎?”
  方志誠搖頭道:“不是拒絕,而是認真在考慮。你是一個挺單純的女孩,有這么一個單純的朋友,其實挺好。”
  徐嬌苦笑:“即使你在拒絕,我已經下定決心。”
  “下定決心做什么?”方志誠疑惑地問。
  “追求你。”徐嬌聲音細若蚊蚋,“你是我第一個相親的男人,憑什么看不上我。我心里很不服氣,所以一定要讓你喜歡上我。”
  方志誠愕然無語,嘆道:“你是個驕傲的姑娘。”
  徐嬌輕輕點頭,望著方志誠的側臉,“對,你傷害了我的自尊心,所以我要扳回一局。”
  方志誠笑道:“不過,結果很有可能是,一敗再敗哦?”
  徐嬌也笑了,面若桃花,“反正敗給的都是一個人,輸一次與輸兩次沒什么區別。”
  方志誠覺得徐嬌的思維方式很有趣,點頭道:“其實我更想避而不戰。”
  徐嬌搖頭,伸手挽著方志誠的胳膊,輕聲道:“你別無選擇,除非你不是男人!”
  方志誠知道自己看錯徐嬌,原本以為她是一個柔弱女教師,其實骨子里很驕傲。
  她的邏輯是,方志誠竟然拒絕自己,那么她便要讓方志誠后悔,不惜一切代價,讓方志誠喜歡上她。徐嬌并不是花癡,見了方志誠一面,便想以身相許,她只是接受不了,被拒絕的那種滋味,從小到大,都是她在拒絕別人,方志誠是第一個拒絕自己的男人,徐嬌覺得氣不順,必須要重新找到屬于自己的驕傲。
  方志誠當然是男人,所以他沒說話,牽著徐嬌柔嫩的玉手,將她送到宿舍樓下。等徐嬌上樓,方志誠無奈苦笑,暗忖莫非難道真的有那么帥,最近的桃花運也太好了點,現實趙清雅,現在又遇上徐嬌。
  方志誠揣摩著等有時間,去算個命,畢竟桃花多了不是壞事,但若是變成爛桃花,那還挺頭疼,比如與這徐嬌的關系,若是不小心對付,說不定會惹出什么事端,因為她可是有一群狂蜂浪蝶在后面追著的。
  方志誠這念頭剛剛結束,便見徐嬌慌張地從樓上跑了下來。后面跟著一個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眼鏡男,在后面邊追邊喊著:“徐老師,別跑,等等我。”
  徐嬌見方志誠沒走,暗自松了一口氣,躲到方志誠身后,指著眼鏡男,威脅道:“張鑫,這就是我男朋友,你別再糾纏我了。”
  “男朋友?”眼鏡男抬了抬眼睛,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輕聲道,“男朋友,又怎么樣?即使是你老公,我也不怕。我喜歡你,第一次見面便迷上了你,徐嬌,如果你跟我好,我一定會好好待你,一輩子不讓你吃苦。”
  方志誠輕聲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情癡?”
  徐嬌低聲道:“趕緊幫我趕走他,他似乎喝了需多久,跟瘋子一樣。”
  方志誠點點頭,指著張鑫,道:“你好歹是個為人師表,不要不知羞恥,徐嬌是我女朋友,請你離他遠一點,不然的話,小心我揍你!”
  “揍我?”張鑫仰天大笑,指著方志誠的鼻子罵道,“你小子,膽大包天,既然是你先挑起事端的,那就別怪我辣手無情。”
  話音剛落,張鑫一個虎撲,出其不意地伸拳朝方志誠面門揮了一拳。
  方志誠退后兩步,張鑫雖然瘦,但腳步挺靈活,貼身向前,一記搗拳正中他的腹部。劇痛之余,方志誠感到嘔心,差點把晚上不便宜的晚餐給全部吐出來,而張鑫又逼上前,肘部朝他面門揮去,若是被打中,半邊臉肯得給毀了。
  方志誠急中生智,往后再退半步,提起另一腳往張鑫的膝關節踩去。方志誠身高腿長,占了優勢,一腳將張鑫給踩趴了,然后狠狠地扇了他一個耳光。他正準備揮拳再打,宿舍保安沖出來,攔住了方志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