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469 獨立思想的記者

霞光區政府位于文曲路268號,處于西部商業中心,樓層不高,主樓只有五層,站在方志誠辦公室的門口,可以望見對面的時代廣場,盡管是工作日,但廣場內進進出出很多人,顯得十分熱鬧。
  從三年前起,區政府便準備搬遷新址,因為現在的區位處于黃金段,作為一個行政中心占據了這么好的資源顯得有些浪費。不過,新址搬遷的計劃一直沒有通過市里的審批,原因很簡單,倘若搬遷的話,肯定要涉及到大筆的資金,現在市里的經費很緊張,省里又對財政捏得很緊,像這種動靜很大的區政項目,市里一般都保持很謹慎的態度。
  謹慎、求穩,這是漢州市委書記夏蘭山的一貫執政風格。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方志誠從窗邊走到辦公桌前,道:“請進!”
  商燕推門而入,低聲道:“方區長,外面有一個姓左的記者說跟你預約好見面了。”
  方志誠來到沙發前,淡淡道:“請他進來。”
  商燕將左冷帶了進來,他背著一個登山包,頭發有些凌亂,臉色黑黃,不過一雙眼睛極為有神。
  方志誠指著沙發對面,道:“請坐!”
  左冷很隨意的坐下,看了一眼方志誠的辦公室,評價道:“很干凈。”
  左冷這樣的記者很有個性,即使面對國家領導人,他恐怕也會表現出這般模樣,正因如此,左冷才能成為一個成功的記者。記者必須要有批判的精神及一雙拋棄身份高低的眼睛,在他的眼中只有采訪對象,這樣才能讓寫出來的文章客觀公正。
  方志誠遞了一杯茶過去,左冷喝了一口,方志誠看得出來,他不太愛喝茶,轉身從辦公桌上取了香煙,遞了過去,左冷笑了笑,掏出打火機點燃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道:“方區長,咱們開門見山一點吧,你究竟能給我帶來什么樣的報道?”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報道最終的效果,取決于執筆者!”
  左冷微微一怔,嘆氣道:“你還是在跟我繞彎子啊。”
  方志誠擺了擺手,轉到書柜邊,從里面取出一疊文件,然后放在左冷的手邊。左冷翻了翻文件,腿部開始抖動起來,這是興奮后的反應。
  左冷長吁了一口氣,道:“你知道如果材料曝光的話,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嗎?”
  方志誠低聲道:“如果你覺得有壓力,害怕承受不了,可以選擇放棄。”
  左冷面色凝重道:“我不喜歡被人利用,被別人當作槍來使用。”
  方志誠搖頭道:“我從來沒想過利用你,只是希望你能夠幫助霞光區,這樣能夠讓一批人的生活狀態得到改變,能讓原本畸形的規劃回歸正常。”
  左冷沉聲道:“那你為何不自己出面去解決,而是希望將這些材料通過輿論來曝光?霞光區三元橋村中村改造有這么多的問題,你作為新任的區長,有義務也有責任,改變這一切。”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可惜的是,我的力量還不足以扭轉乾坤,需要借助其他的力量。我正在為之努力。”
  左冷長嘆道:“你是一個有意思的官員。或許,你也已經有想法,如何將這些材料通過媒體對外公布出去。”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如果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的話,我們可以選擇一個彼此都能夠相互理解的方式,比如,我可以成為你的采訪對象。”
  “什么?”左冷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他經常與政客打交道,也遇到過像方志誠這樣,希望用輿論的手段間接地對付競爭對手,但方志誠與眾不同,因為他竟然瘋狂地想要成為采訪對象,“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嗎?將自己暴露在輿論之中,會讓你成為群體攻擊的對象。當然作為記者,我希望你能出面,不過,這對你而言存在極大的風險。”
  方志誠笑道:“既然我主動提出,那么我肯定是綜合考慮了許多元素。”
  左冷面色凝重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實話實說,左冷原本對報道這個新聞沒有太大的興趣,城中村改造在全國范圍都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霞光區三元橋城中村改造放在全省或者全國范圍來看,也只是共性的案例。新聞講求新鮮性,如果單憑這些資料,是難以引起轟動效應。
  而且,左冷原本認為方志誠是帶著利用自己的目的,才跟自己主動聯系,然后將這些資料交給自己的。人都不喜歡被利用,尤其是左冷這種有著獨立思想的人,更是反感。
  但若是方志誠愿意作為采訪對象,成為這篇新聞的主角,從一個執政者的反思,來看待城中村改造的各種紛亂現象,新聞內容的分量無疑加深了不止一倍。左冷甚至可以預計,如果一經報道,便會引起全國熱議。
  更重要的是,方志誠沒有利用左冷,而是希望跟左冷一起做好這篇報道,甚至不惜以自己為炒熱新聞的噱頭。
  不過,這樣的報道對方志誠有著重大的負面影響。作為一名合格的政客,怎么能將自己家中的事情毫無保留地曝光在視野之中,尤其是在漢州,市委書記夏蘭山是個極其保守的一把手,若是方志誠自曝家丑,一定會引起夏蘭山的憤怒。得罪了市委書記,方志誠以后在漢州的發展可就難了。
  左冷在來采訪方志誠之前,已經做好了充足的訪前準備,他收集了方志誠的大量資料,包括在東臺時如何將招商局一步步經營起來,隨后又與前后兩人縣委書記斗法等事情。左冷對方志誠的判斷,這是一個謀定而后動的人,看上去有時候行為打破常規,但每件事都考慮得極為周到。他的行事風格猶如在下棋,落子之前早已看清楚了事態后面的變化。
  左冷認真地點頭道:“方區長,既然你愿意將未來的前程做賭注,那么我左冷就瘋狂一次,跟你一起做好這個報道。”
  方志誠臉上露出微笑,感慨道:“正如別人所評價的,左記者你淮南是為數不多,敢說真話的新聞人。”
  左冷擺了擺手,淡淡道:“你無需奉承我,既然我答應你,就一定會把新聞做好。下面我就要采訪你,你做好準備了嗎?很多問題,可能很尖銳,會讓你感覺不舒服。但我問的每個問題,都會是讀者想要問的,也請你能夠如實的回答。”
  方志誠正襟危坐,笑道:“我盡量配合你。”
  左冷取出錄音筆、采訪本、鋼筆,然后有條不紊地開始詢問方志誠。
  “方區長,你是如何看待三元橋社區的城中村改造的亂象,政府在這件事上承擔什么樣的責任?”左冷的第一個問題便很直接,他一開始便將方志誠逼到了邊緣,方志誠代表著政府,無論回不回答問題,都與推動城中村改造的官員站到了對立面。
  方志誠語速平緩地說道:“我認為城中村改造問題,政府存在最大的責任,沒有起到統籌協調的工作,將原本一件有利民生的事情演變成了悲劇。我這段時間走訪過不少城中村改造的受害者,因為政府推行這個項目導致家破人亡。我在深刻地反思,政府在推動一些影響民生的重大項目時,是優先考慮集體還是優先考慮個人?最終得出了一個答案,個人的利益應當凌駕于集體的利益,每個老百姓的利益,我們政府在規劃時都應當尊重并充分考慮。如此一來,就不會出現悲劇。”
  左冷沒想到方志誠會如此直接地抨擊政府,臉上露出欽佩之色,繼續追問道:“政府改如何做補救措施呢?據我所知,城中村改造還在繼續進行。”
  方志誠語氣誠懇地說道:“在接下來的城中村改造過程中,我們將組織人員走訪所有市民,征集他們的意見,以他們的意愿為主,比如補償金額不夠,那么政府將優先考慮提升補償金額,而不是用一些搬不上臺面的方法,來迫使老百姓簽訂違背自主意愿的拆遷協議。”
  左冷沒想到方志誠敢于這么說真話,心中竟然升起欽佩之情,因為他能聽得出方志誠說這些話時候發自肺腑之言,一個官員正在拿自己的仕途做賭注,這是何等的勇氣與創舉?
  左冷繼續問道:“你既然認為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存在過失,那是否要追究相應的責任?”
  方志誠語氣肯定地說道:“必須要追究相應的責任。但,如何追究責任,追究哪些人的責任,這是我無法確定的。但我相信,上級部門一定會重視三元橋城中村改造中出現的問題,會以此為突破點,改變原來在制度上或者管理上的缺失。沒有十全十美的政府,只有不斷進步完善的政府,社會才能變得更加和諧。”
  ……
  左冷問了許多問題,方志誠都沒有避諱,他很直接地回答了問題,不卑不恭,不偏不移,問道最后,左冷竟然手心起了汗,他第一次采訪遇到這么敢打破常規回答的問題的官員,他甚至意識到,自己在報道時,必須要進行一些處理,不然的話,通過上面的審稿會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