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68 究竟是誰在作惡

夜風習習,晚春的風中帶著些許暖意,已經沒有了幾日前的料峭之意。方志誠沿著三元橋社區高低不平的街道繞了一圈,收集了些許資料之后,往自己租住的那個蟻巢出租屋行去,臨近姜老頭家,現有個瘦高男人,站在門口,趴在窗戶上朝里面張望。
  方志誠第一反應,這男人恐怕便是姜老頭的兒子,大吼一聲,“什么人!”
  那瘦高男人被嚇了一跳,從窗臺上滑落,埋頭就往前沖去,方志誠每天都鍛煉身體,腳力不同尋常,跑了十幾米,一把便撈住那瘦高男人的衣領,狠狠一甩,那瘦高男人便丟掉了重心,摔了個狗啃泥。
  “媽的,你是誰啊?”瘦高男人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眼睛瞪著方志誠,罵罵咧咧道。
  方志誠皺眉道:“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你才是,大半夜的,你趴在別人的窗臺上做什么,我懷疑你是賊!”
  “你他媽的……才是……賊!”瘦高男人結結巴巴地罵道。
  這邊的動靜引起附近住戶的注意,有人湊過來,看清楚那瘦高男人,喊道:“姜老頭,你兒子回來了,趕緊出來。”
  姜老頭睡得比較早,簡單披了件衣服出來,見到那瘦高男人,頓時開始激動起來,旁邊的街坊怕姜老頭犯病,連忙勸住了姜老頭,有人便熱心地給姜老頭的女兒姜佩打電話。
  “你個混小子,竟然還敢回來?”姜老頭穩定住情緒,怒斥道。
  那瘦高男人站起身,與一般的癮君子都差不多,臉色都有點慘白,眼睛毫無神采,仿佛沒睡醒的模樣,他伸手打了個哈欠,道:“老頭子,今天你必須要給我錢,不然的話,我跟你同歸于盡。”
  姜老頭仰天長天,痛哭流涕道:“我怎么養了你這么個忤逆子,家里的錢全部都被你吸毒吸得一干二凈了。行吧,既然你要同歸于盡,那么咱倆就一起死吧。”
  姜老頭轉身要沖進屋內取刀,被街坊攔住了。
  有人勸道:“姜帆,你爸很不容易,這么多年為了供你吸毒,房子賣掉好幾套,你就饒過他吧。”
  “我饒過他,誰饒過我?”姜帆怒道,“如果不是他當年為了貪圖便宜,想要以城中村改造為由頭,拿更多的賠償金,我怎么會走上這條不歸路?”
  姜帆面目變得猙獰起來,“那些人誘惑我吸毒,讓我賭博,還不是因為這老家伙是個釘子戶,不肯拆遷?他就是罪魁禍,害得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兇手。你以為我想過這種日子嗎?誰不知道吸毒是慢性自殺,但我走上這條路,不吸毒的話,就生不如死!戒毒所,你們去過嗎?那可是地獄!”
  鄰居被姜帆嚇了一跳,紛紛地倒退幾步,癮君子多半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所以其他人心中都有些害怕。
  方志誠上前一步,狠狠地扇了姜帆一個耳光,指著他的鼻子罵道,“別為自己的墮落找借口。你變成現在的模樣,沒有人將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著你如此不堪。一切都是你意志不堅定使然,你父親沒有義務養活你一輩子,至于你吸毒,那也是你自己的選擇。你父親甚至還為了供你吸毒,變賣了家中所有的房產,他會在乎那些錢,把你推上絕路嗎?”
  姜帆冷冷地盯著方志誠,他因為長期吸毒的緣故,神志時而清醒時而模糊,但人的本能告訴自己,他不能與方志誠對著干,因為這小子下手夠狠,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大家配合我,把他綁上吧。”方志誠從腰間取出皮帶,吩咐幾個街坊道。
  街坊們倒也配合,圍成一圈,將他堵在中央,方志誠簡單使了個小擒拿,將姜帆絆倒在地,然后用皮帶捆住了他的手,控制住了他,然后壓著他進了姜老頭的屋子里。
  姜老頭見眾人拿住了姜帆,情緒也就穩定了,又等了十來分鐘,姜佩趕回了家,她身后還跟著一個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歲。那男人看了一眼姜帆,眼中明顯流露出厭惡之色。
  姜佩走到姜帆的身邊,提起手狠狠地甩了姜帆一個耳光,怒道:“你真是太過分了!”
  姜帆舔了舔嘴角,血腥味讓他變得清醒。他怒道:“你個賤人,憑什么打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姜佩冷聲與姜老頭,道:“姜帆他已經泯滅人性,爸,你就放棄他吧?”
  姜老頭激動地說道:“他是你弟弟,是我兒子,如何能放棄?”
  姜佩身邊的那個男人嘆了一口氣,從口袋里掏出一個信封,道:“爸爸,我們為姜帆做了很多事情,但這次是我們真的最后一次幫他。這里面有些錢,你們收下吧,我和姜佩就先走了。”
  “孫柏,你?”姜佩見老公這么說,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孫柏沉聲道:“姜佩,咱倆是夫妻,我從來沒有推卸過自己應盡的義務與責任。但你弟弟的事情,讓我精疲力盡。我真的希望,此事有個了斷,不要再影響我的生活。同時,我也希望你做出選擇,徹底對這事有個決斷。否則的話,我們……離婚!”
  “離婚?”姜佩沒想到自己的老公會說出這種話,“孫柏,你太冷血了吧?”
  孫柏聳了聳肩,道:“姜佩,你說話不要沒有良心,這么多年來,我一直默默忍受一切,有幾個人能像我這樣做?你竟然還覺得我冷血?罷了,如果你覺得我冷血,不想跟我繼續過日子,那就順其自然吧,錢我已經給了,我想也沒必要留下了。”
  言畢,孫柏托了托鼻梁上的金絲眼鏡,果斷地離開了房間。
  姜佩捂住臉,痛苦起來。
  圍觀的街坊紛紛交頭接耳,對姜姓一家人充滿了同情。
  方志誠覺得很是慚愧,因為這姜姓家族的悲劇,始作俑者完全是政府使然。城中村改造導致這畸形的故事生,他們這家人從幸福美滿到分崩離析,政府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方志誠沉默地離開,心中有種沖動,想要補救,卻又沒有太多辦法。
  城市規劃對社會的影響太大,很多家庭都會因為政策受到波及,個人的力量太過渺小,當政策的車轍驅動時,個人的利益會被無限縮小。個人利益為集體利益讓路,這個錯誤的想法,畸形的意識形態,在華夏老百姓心中留存已久,政府方面則從來沒有絲毫改正的想法,這是最為悲哀的。
  方志誠回到蟻巢租屋,掏出手機找到東臺市委宣傳部長路遙的電話號碼,然后了條短信過去,詢問她能不能介紹一個熟悉的權威的記者。
  路遙接到方志誠的短信很是意外,因為兩人曾經的立場不同,所以很少有過交流,但畢竟同事一場,路遙還是了《淮南日報》一個時政記者的聯系方式給方志誠。
  “左冷?”方志誠聽過此人的名字,曾經在全國拿過好幾次優秀新聞獎的記者。
  他主動撥通了左冷的電話,左冷沒等方志誠主動介紹,笑道:“你是方區長吧?剛才路部長已經與我通過電話,我了解過你,是一個優秀的年輕領導。”
  方志誠笑道:“很榮幸,對你的名字我是如雷貫耳。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
  左冷想了想,道:“方區長,做記者有自己的底線,事先打好招呼,如果觸犯我的行事原則,我會拒絕你。”
  方志誠暗忖左冷還真是有個性的記者,現在這個時代,有他這樣保留著底線的記者不多見。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真誠地說道:“放心吧,左記者,等我說完一切,你會現這是一個極有價值的新聞素材,而且能夠在全國范圍產生影響力。”
  左冷笑道:“我相信你,因為你在東臺時候,也給我們這些記者帶來了許多驚喜。否則的話,我也不會輕易被路遙說動。我猜猜,是不是需要我給霞光區做一個軟性的宣傳?像四無縣長,或者最敢說實話的縣委書記,那樣?”
  “不是……”方志誠徐徐說了一個令左冷很意外的事情,“我這次是希望你能揭露一個藏在冰山下的故事,一個足以讓霞光區政府所有干部感到毫無顏面的事實……”
  “負*面報道?”左冷有點意外,同時也升起了記者強大的好奇心,“方區長,我們見個面吧……”
  方志誠語氣凝重地說道:“那就明天吧?”
  掛斷了方志誠的電話,左冷雙腿不停地抖動,他每次遇到興奮的題材都會如此。他在淮南媒體界混了十多年,至今還只是個部門副主任,原因在于,他很多時候,不服從上級的安排,報道一些很敏感的話題。但正因為如此,他受到某些領導的高度關注,在《淮南日報》的地位又是不可取代的。
  從兩年前,左冷便關注到了方志誠,他分析過,東臺在淮南的迅崛起,與此人有著密切的關系。比如之前轟動全國的銀州地*下錢莊案件,里面便有方志誠的身影。
  他這次又會帶來什么樣的驚喜?左冷充滿期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