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66 少地震多點策略

(求月票!)
  隨后與萬衡又下了一盤棋,結果還是方志誠在中盤獲勝。萬衡倒也不生氣,主動請方志誠在茶樓吃了晚飯。綠蘿春的晚飯比較清淡,方志誠喝了一碗小米粥,感覺胃里暖洋洋的,對綠蘿春的印象變得不錯。
  吃過晚飯之后,萬衡問起了方志誠在霞光區的境況。方志誠簡單地概括道:“看似風平浪靜,其實危機重重。”
  萬衡凝眉思索,點頭道:“你準備怎么辦?”
  方志誠眸光中閃過一道厲芒,沉聲道:“大刀闊斧,不成功便成仁。”
  萬衡徐徐說道:“市委對一些問題也進行過了解,并不太支持你這種看法。為了地區的穩定,我們要少一點‘地震’,多一點策略。”
  方志誠感慨道:“力度太輕,也只是看似有效,其實改變不了本質。霞光區政府多年來發展,只有框架,沒有具體下沉到實際的成效,已經讓政府變得了無生氣。”
  萬衡嘆道:“你知道老馬為何能在霞光區能干這么多年嗎?”
  方志誠搖頭道:“我不管過去發生了什么,我只知道,現在我是霞光區的區長,必須肩負振興地方經濟的責任,將一切不好的、陳舊的東西全部清除,給老百姓帶來一個全新的生活環境。”
  若是在正式場合,萬衡可能會認為方志誠是在講套話和官話,但現在只有彼此兩人,方才也對弈過兩局,對彼此的性格有所了解,所以他能聽出,方志誠現在所言都發自肺腑。
  萬衡輕嘆了一聲,道:“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表個態。在市委層面,我會配合你做一些工作,但前提是,霞光區要保持穩定,不能搞地震,這是前提。”
  萬衡盡管說得委婉,但方志誠能理解他的意思。萬衡是市委組織部長,從市委層面可以幫助方志誠在人事安排上做一些調整,比如將一些馬振東原系人馬調整出霞光區,然后再安排一些方志誠自己看好人安排在一些重要崗位上。
  能得到萬衡這樣的支持,今晚的見面已經算是非常成功,甚至可以說是超出了預料。
  與他分手之后,方志誠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與萬衡見過面,當然詳細的情節,沒有細說。
  宋文迪沉吟半晌道:“他是什么態度?”
  方志誠想了想,答道:“先冷后熱。”
  宋文迪意味深長地長吁一口氣,淡淡道:“看來他們終于想明白了。”
  方志誠自然知道宋文迪口中的他們,究竟是哪些人,至于想明白,定然是利于宋文迪的。
  李思源調任中央之后,留守在淮南的內部發生了小規模的動蕩,除了宋文迪之外,也有幾名曾經與李思源走得很近的副部級人物,他們的態度也同樣決定著李系的未來。盡管李思源授意讓宋文迪成為派系的新領袖,但宋文迪也必須要展現能力,才能夠收服人心。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省委書記文景隆與省長卜一仁在各個層次進行了角逐、交鋒,宋文迪也沒閑著,他通過一系列的調整,讓瓊金的風向大變,現在已經逐步按照自己的思路來發展。
  有了瓊金作為陣地,宋文迪便顯得閑庭信步起來。
  所以說,今天萬衡之所以想自己委婉表態,會在市委層次支持自己,一方面是覺得方志誠能力不錯,認可了他,另一方面是李系內部的堅冰正在消融,隨著宋文迪逐步掌控李系的力量,不少人已經開始靠攏他。
  與宋文迪隨后又聊了一下,瓊漢同城化的問題。預計在下半年,瓊漢同城化項目將會全面開始推進,方志誠提出“城市運營商”與“瓊漢同城化”相結合的概念,宋文迪沉吟許久,道:“方法很大膽,不過還需要認證,究竟有沒有風險,畢竟市場的東西,誰都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么樣,而且事關城市運營商的招投標,這被有心人利用,恐怕會變成龍潭虎穴。”
  方志誠提出這個方案,也只是先旁敲側擊地問問看,從他對宋文迪的了解,宋文迪應該有所意動。這主要與宋文迪的執政思路有關系,方志誠受到他的影響很大,所以思考出來的策略與之一脈相承,往往能得到宋文迪的支持。
  宋文迪暫時沒有作出明確的判斷,主要現在省里的風向還沒有定,他不能大膽地改革,以免成為對手攻擊自己的武器。
  想要將“城市運營商”與“瓊漢同城化”聯系起來,最大的難點在于,選擇哪些企業來承擔相應的任務,這涉及到統籌協調,資源分配等等諸多問題,并非一個創意一個想法,便能實現。
  方志誠知道,任務非常艱巨,需要自己持續不斷地爭取,有條不紊地推動。
  回到小區已經十點半左右,方志誠鎖好車門,往家中行去,途經小賣部,買了一包香煙,剛轉身,再次見到那個韓國女人樸泫雅。
  “又喝酒了?”方志誠皺眉盯著樸泫雅,她身上傳來一陣酒氣,有些難聞。
  樸泫雅盯著方志誠看了好一陣,突然眼睛一亮,“原來是你啊。”
  方志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之前跟她每次相遇,都穿著一身牛仔衫,自己今天剛下班回來,自然穿得非常正式,風格完全不一樣,所以樸泫雅一開始根本沒認出來。
  樸泫雅擺了擺手,帶著醉意評價道:“今天你怎么穿得這么正式,太一本正經了,看上去老了十幾歲,一點都不帥氣了。”
  方志誠尷尬地撓了撓頭,道:“你要買什么,我幫你吧。還有,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嗎,不要喝這么多酒,你怎么又醉了,真是個不知分寸的女人。”
  樸泫雅指著貨架道:“幫我買瓶酸奶吧。還有,你沒資格說我不知分寸,你根本不了解我。”
  方志誠苦笑道:“行吧,我們只是陌生人,是不應該管你。”
  言畢,方志誠轉身,往家中走,不再搭理樸泫雅。
  樸泫雅在背后喂喂喊了兩聲,見方志誠根本不搭理自己,突然坐在地上,嗚嗚地痛哭起來。
  小賣部的老板趕忙喊道:“小伙子,你女朋友都倒下了,趕緊回來扶著她。”
  方志誠尷尬地轉身,知道老板肯定誤會了,自己與這女人不熟悉,滿打滿算,只是見過兩次面而已,但既然毫不熟悉,那自己為何要幫她買酸奶呢?老板肯定錯以為自己和她吵架了。
  走近樸泫雅的身邊,這女人破涕為笑,一把挽住了方志誠的胳膊,方志誠被嚇了一跳,道:“你想做什么?”
  樸泫雅騰出一只手,取出鑰匙,仰天大聲命令道:“歐巴,你送我回家!”
  方志誠沒怎么看過韓劇,但他知道韓劇里面的主人公很多時候都是有些瘋瘋傻傻的,琢磨著這韓國女人恐怕深受其害,與人相處的時候,都會變得腦殘,把什么都當成浪漫了。大半夜的,讓一個陌生人送她回家,她難道就不知道后果嗎?
  方志誠想了想,暗忖這女人怕是因為自己上次沒有侵犯她,所以就認定自己是安全的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太天真了點吧?
  男人或許因為道德的緣故,會強行逼著自己做一次柳下惠,但面對第二次,第三次誘惑,還能一如既往嗎?
  方志誠扶著樸泫雅上了樓,將她送入房間,仔細檢查了一下房間,確信沒有監視器什么的,這才放心。
  方志誠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警惕之心還是很強的,他對樸泫雅依舊還留著警戒之心。在檢查房間的過程中,方志誠發現了一個情況,樸泫雅有寫東西的習慣,書房內紙張散亂,地上到處都是紙團,上面寫著朝*鮮文,方志誠也不清楚她在寫什么東西。
  回到家中,佟思晴打來電話,讓自己上網插手郵件。方志誠點開郵件之后,突然想起自己曾經讓佟思晴安排人調查過莫進。郵件包括兩個部分,首先是莫進過去的工作經歷,這些都是組織部人事檔案中的內容,可以看到莫進此人科班出身,父母曾經也是領導,進入政府之后,一開始從鄉鎮做起,慢慢地成為常務副局長,政績還是挺不錯的,擅長農業這塊。第二個部分,是關于莫進的一些投訴材料,這些多半都沒有被處理,但被也特殊部門給保留下來。這個特殊部門有別于紀委或者信訪,與國家安全有關。
  投訴莫進的材料,主要包括兩個方面,其一,生活作風腐敗。材料中稱他為拉菲區長,他有個愛好,特別喜歡喝拉菲,宴請他的飯局,沒有拉菲的話,他就會很不高興;其二,以權謀私。莫進的老婆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以低價成功拍得土體后,轉讓出去,賺取其中的差價。
  其余的投訴材料也有不少,方志誠認真看了一陣,嘆了一口氣,暗忖莫進既然身上污點不少,為何始終沒有被調查出來呢?這怕是現任漢州市委書記有關。
  漢州市委書記名叫董蘭山,是個相對保守的一把手,他在漢州任滿一屆,漢州這幾年沒有出現過處級以上干部被雙規的情況。
  董蘭山對紀委有一個要求,有問題必須要查,但解決問題的方法必須要穩。
  所以,方志誠想要用地震對付莫進,恐怕不太可能,既然如此也就只能另辟蹊徑,看能否從其他角度,找到方法來對付莫進。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