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62 喜歡耍酷的歐巴

(月底了,求諸位手中的月票!)
  老頭悠悠醒轉,朦朦朧朧地見周圍許多人,顫聲道:“你們這是做什么,怎么都在我家?”
  與他相熟的鄰居大媽解釋道:“姜老頭,你剛才又發病了,幸虧這位年輕人,不然的話,誰也不敢動你。”
  “哦……”姜老頭看了一眼方志誠,感激地說道,“謝謝你了啊。”
  方志誠搖頭,謙虛地道:“不客氣,舉手之勞而已,都是大家幫忙的結果。”
  姜老頭又與周圍的人道歉,“不好意思,讓大家看笑話了。今天我那個臭小子又回來了一次,偷掉了我上個月的工資,我氣急之下,才會犯病。唉……”
  旁邊的人都知道姜老頭的情況,紛紛覺得姜老頭可憐,鄰居大媽關心道:“老姜,你吃晚飯沒,如果沒吃的話,我回去給你端一碗面過來?”
  姜老頭擺了擺手,道:“哪里還有心情吃面啊,我恨不得去死,養了這么個忤逆的兒子。”
  大媽安慰道:“現在說其他的話,都沒用了,要不要打電話,通知你女兒回來?”
  “千萬不要!”姜老頭緊張道,“佩佩,如果知道這件事情,恐怕家里又得鬧矛盾,她原本就夠忙,我不想給她添加太多的麻煩。”
  大媽見姜老頭這么說,頓時不好辦,方志誠大概明白了個中情況,這姜老頭肯定還有個女兒,只是老人害怕女兒擔心,所以不愿意將自己的病情告訴女兒。
  方志誠勸說道:“大爺,我知道你心疼女兒,但從子女的角度出發,將您的實際情況告訴她,我認為這是必須的,建議您還說跟您的女兒聯系一下,將現在的情況告訴她,否則的話,我們這些人也不放心,將您一個人留在家中。”
  姜老頭猶豫不決,其他人又在旁邊勸說了一陣,他終于還是用座機給女兒打了個電話。
  方志誠在姜老頭家中待了許久,大概明白了他家中的情況,只聽一個瘦高老漢低聲說道:“這姜老頭生了一個孬兒子,生了一個好女兒。”
  方志誠等人在房子里等了半個小時,終于一個穿著很干練的女人匆匆推門而入,她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模樣,短發齊耳,發型斜分,露出左側的臉頰與耳垂,耳垂上綴著銀色的耳釘,她穿著清爽的職業裝,踩著黑色的高跟鞋,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因此顯得高挑極有氣質。
  “爸,你怎么了?”姜佩一進門見姜老頭躺在床上,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你哥又回來過了,偷走了我的錢,估計又去吸毒了。你趕緊想想辦法,他這才從戒毒所剛出來沒多久,又進去了,那該受多大的罪?”姜老頭老淚縱橫地說道。
  姜佩眼眶有點泛紅,轉身看了一眼周圍的鄰居,勉強擠出笑容道:“各位街坊,謝謝你們的幫忙。時間不早了,請你們回去吧,我爸有我照顧,你們放心吧。”
  街坊瞧出姜佩怕家丑外揚,便紛紛告辭離開,方志誠出門之前,看了一眼姜佩,輕嘆了一聲。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遇到了這樣一個兒子和哥哥,人生無疑被蒙上了一層陰霾。
  姜老頭接過姜沛遞來的一杯水,長吁了一口氣,道:“佩佩,我知道你對你哥充滿恨意,但看在我的面上,還是幫幫他吧?他還年輕,不過三十多歲,我不希望他的人生就這么毀掉了。”
  姜佩暗嘆這就是父母之心,盡管兒子已經病入膏肓,但他還不忘想要幫助哥哥。
  姜佩苦笑道:“爸,我也想幫他,但你讓我怎么幫?我親自送他去戒毒所不下三次,他還是一如既往地跳進去。他已經沒救了。我實話實說,嫂子當初與他離婚,那也是對的。他已經不可救藥,沒法治了。”
  姜老頭用拳頭狠狠地錘擊了一下椅子的扶手,悔恨地說道:“如果當初沒有拆遷,那該多好,你哥也不會被那些人蠱惑,染上毒癮。”
  姜佩眼中流露怒意,道:“爸,我一直在懷疑,哥之所以會染上毒癮,完全是那些人的計謀,當初你不打算拆遷,所以那些人便以哥作為突破點,讓他染上毒癮之后,逼迫你,使你沒有辦法,答應了他們極其低廉的條件,同意拆遷。”
  姜老頭點了點頭,道:“其實我也想清楚了,當初也是我太執拗,如果一開始就同意拆遷,就不會鬧出那么多的事情,也不會連累你哥走上了這么一條不歸路。”
  姜佩苦笑道:“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主要這社會太黑暗了。政府為了拆遷,甚至使用這么下三濫的招數,讓人難以啟齒。”
  姜老頭望了望四周,他現在所住的房子是租來的,簡單的家具看上去有點寒磣。
  姜老頭眼角多了淚痕,道:“佩佩,我很累了,跟政府斗是沒有出路的,咱們現在能做的是,能不能勸勸你哥,讓他回頭。”
  姜佩面色復雜地嘆了一口氣,道:“我盡力而為吧。”
  誰能想到一個完整的家庭會被城中村改造項目給毀掉。姜老頭是三元橋村的老居民,祖上傳了不少宅子,當時拆遷改造的時候,姜老頭覺得補貼的費用太低,于是成了釘子戶,任憑怎么做工作,都沒有用。那些拆遷人員其中有一個與他的兒子很熟悉,是一個吸毒人員,引誘兒子染了毒癮。
  姜老頭的兒子為了吸食毒品,需要很多的錢,姜老頭被逼得沒有辦法,最終同意了拆遷方案,將住宅以極低的價格給拆遷了。
  可是,人一旦犯了毒癮,想要戒掉,那是難上加難。姜老頭的老婆因為兒子的事情得了腦溢血去世,姜老頭也因為受到了打擊,會間歇性發病。
  方志誠出了門,感慨良多,霞光區城中村改造項目,哪里如同政績單上那么光鮮亮麗,完全就是一個充滿悲情的噩夢。他已經打定主意,要為這里的老百姓做點什么,以前的事情他沒法控制,至少在未來,不允許這種類似的事情發生。
  其實拆遷改造,出現類似的情況,在全國屢見不鮮,比如坊間傳聞,還有艾滋病拆遷隊,拆遷人員組織艾滋病患者恐嚇居民,“不搬走就感染你們。”社會不知不覺已經病態到了人神共憤的程度。
  方志誠在三元橋社區租的房子勉強住了一宿,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太適應這種生活。一棟樓五層樓,如同螞蟻穴般,住了近百人,有種壓抑的感覺。最無語的是,這租賃的房子隔音效果很差,緊鄰的兩間房只是一層薄薄的水泥板,到了半夜的時候,可以清晰地聽見隔壁傳來男女行事之聲,讓人頗覺尷尬。
  早上五點左右,方志誠便睡不住了,穿了衣服,出了房子。跑了三五分鐘,便瞧見昨晚見過的姜佩,挎著女式包,匆匆往前走。
  方志誠沒有超過她,跟在她身后不遠處,放緩速度小跑,到了拐角處,姜佩突然停下,望了方志誠一眼,疑惑道:“你跟著我做什么?”
  方志誠原地踏步,笑道:“我可沒有跟著你,從里面到站臺只有一條路,我只是走自己的路而已。”
  姜佩打量方志誠,覺得他有點眼熟,又問:“昨晚在我爸家,好像見過你。”
  方志誠點頭道:“沒錯,你爸昨天發病是我抱進屋的,然后也是我勸他,給你打電話的。”
  姜佩原本以為方志誠是什么目的不純的流氓,與方志誠對答幾句后,發現此人雖然穿得有點不堪,但談吐倒也正經。她輕嘆了一聲,道:“謝謝你了。不好意思,我誤會你了。”
  隨后,姜佩繼續往前走,方志誠則一路尾隨。
  姜佩上了公交車,方志誠也是如此。等到了方志誠所在的小區,方志誠便下了車,姜佩這才松了一口氣,畢竟五點多,天才蒙蒙亮,在路上遇到異性尾隨自己,這對于一個有點姿色的女人而言,的確有點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