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46 桃花運成桃花劫

(感謝陳實之品格、冥海鯊、csn69、有點小壞yi、書友2035669、船長11等人的打賞支持,也看到權色許多老書友回來了如愛在今夏、WU愛心等,尤為感動,新書期間,需要大家的幫助哦。)
  方志誠坐在辦公桌前,將昨日鐘揚送來的那份郵包打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總共三疊嶄新的人民幣,除此之外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承蒙不棄,敬請笑納。”
  方志誠頓時對鐘揚升起不少好感,這年頭有誰舍得主動將錢往外送,而且還送得如此到位,如此暖心,讓人舒坦到骨子里?單憑鐘揚這做人的姿態,低調、內斂、情商高,方志誠暗忖他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其實,方志誠并不知道,鐘揚之所以把身姿放得如此低,主要是害怕趙清雅的哥哥對他姨父不利。三萬塊,對于姨父的仕途,對于自己的前程,那又算得了什么?
  雖然對錢沒有什么饑渴難耐的欲望,但不代表見到錢,不心花怒放,方志誠瞄了一眼內屋那道門,小心翼翼地抽出一疊鈔票,一只手握著鈔票的尾部,一只手捻著另一端,鈔票一頁頁的翻過,指尖與紙頁觸碰,發出“滋拉”的聲音,心情愉悅不少。隨后,他眉頭微蹙,琢磨這筆錢該如何使用。
  三萬塊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自己現在如今工資一個月兩千不到,不吃不喝,滿一年都存不了這么多錢。突然得到這么一筆巨款,方志誠開始醞釀,是否要投資點小生意,讓錢生錢。
  方志誠從小到大生活也算是衣食無憂,從來沒有為錢犯過愁,但也知道有錢的好處。比如有了錢,給秦玉茗買那些昂貴的衣服,不至于肉疼,有了錢,在城南舊事清吧喝酒,也就更理直氣壯。
  他不是一個貪婪的人,但也不是一個清高的人,有人送給他第一桶金,自然要好好利用才是。
  內屋傳來動靜,方志誠如同做賊一般將鈔票重新塞入皮包,暗想著中午找個時間把錢存了才是。
  來到內屋,宋文迪點了點手邊的摞成小山的文件,道:“這邊的材料都已經處理過,你安排綜合辦來人領取。”
  方志誠一邊點頭,一邊將文件抱在懷中,盯著第一份材料,臉上露出吃驚之色。宋文迪沒有抬頭,似乎早已猜出方志誠的反應,放下手中的鋼筆,揉了揉太陽穴,輕聲道:“如果有疑問的話,那就說出來吧。”
  方志誠見宋文迪愿意為自己解惑,便輕聲道:“為什么讓丁能仁頂替劉強東?”
  宋文迪的目光似乎落在他眼前那面墻上的一副字畫上,“寧靜致遠”,淡淡道:“丁能仁為什么不能頂替劉強東?”
  “劉強東是丁能仁的老領導,丁能仁一向聽從他的話,而且上次市婦聯招待所的事情,丁能仁是參與的。”方志誠緩緩道。
  他曾經想過很多人選來擔任市委秘書長一職,但卻沒想到丁能仁能夠上位。原因很簡單,丁能仁是劉強東的人,劉強東已經下了,還讓丁能仁上位,這不是昏招嗎?
  除非,這其中還有故事?
  方志誠已經想到了諸多可能,他佯作不知,希望能從宋文迪口中探知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方志誠很關心這事,原因很簡單,自己屢次冒犯過丁能仁,若是他成了市委辦主要負責人,以后難免要穿小鞋。
  宋文迪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站起身踱步走到窗邊,“此一時彼一時。正因為丁能仁以前是劉強東的人,我才能放心用他。”
  方志誠很難理解這句話,臉上露出沉思之色,宋文迪望著窗外風景,輕描淡寫道:“他是個聰明人,知道有把柄在我的手中,所以會更加小心謹慎,不會輕易暴露其他的破綻。至于,任命丁能仁,這也是當前局勢之下最好的選擇。況且,這原本便是丁能仁應得的位置,如果沒有他,又如何能讓劉強東輕易垮臺呢?”
  方志誠眼中露出震撼之色,因為宋文迪雖然沒有明言,但他猜出一個驚人的消息,劉強東之所以敗得那么迅速,敗得那么徹底,極有可能是丁能仁臨陣倒戈的緣故。丁能仁在市委這么多年,一直站在劉強東的身后,做一個乖巧順從的副管家,但是人心的欲望總會膨脹,他何嘗不想自己轉正。
  劉強東正面想硬撼宋文迪,這讓丁能仁找到了機會,他一方面按照劉強東的步驟實施計劃,另一方面則把消息泄露了出去。否則,宋文迪為何能在此事上占據先機。
  方志誠不敢往里面深想,他甚至懷疑那天市婦聯招待所隱藏微型攝像頭一事,其實只是一個誘餌,讓劉強東放松警惕的陷阱。
  原本以為亂花已漸明朗,如今發現柳暗處實有玄機。
  想起當天宋文迪的種種反常舉動,比如與曾茹在舞池親密跳舞,隨后還要留宿招待所,并且安排自己離開……方志誠感覺到心驚肉跳,若是自己猜測是真的,那宋文迪還真是一個擅長謀局的高手。
  宋文迪見方志誠面色不斷地陰晴變化著,他淡淡一下,拍著方志誠的肩膀,輕聲道:“凡事不要想得太簡單,但也無需想得太復雜。丁能仁擔任市委秘書長,對你而言,影響不大。你擔任我的秘書,也有一兩個月,想必市委不少人應該知道怎么做了。”
  方志誠微微點頭,保證文件走出辦公室,宋文迪稍微活動一下身子,伏在案頭繼續批改文件。
  宋文迪最后一句話說得含蓄,但其實說明了一種現象。方志誠現在在市委大院如魚得水,沒有一開始進入市委的窘迫,即使丁能仁更進一步,成為市委秘書長,也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對付方志誠。
  一方面宋文迪在市委逐步扎穩腳跟,不少人意識到這一任市委書記,跟前幾任不太一樣,是一個有能力有手腕的領導,從一開始的排擠心態轉變為敬畏,自然對他的秘書,也給三分薄面,平常見到方志誠主動會打招呼;另一方面,方志誠年紀不大,剛入官場未多久,稚氣看似未脫,為人處世卻相當圓滑,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與氣勢,所以其他人也樂于與方志誠打交道。
  五分鐘之后,綜合辦來人過來拿資料,方志誠將材料交給他之后,那人便匆匆離開。又過些許時間,大概是丁能仁擔任市委秘書長的消息傳開,王柯神神秘秘地站在門口,對方志誠使眼色,方志誠知道王柯對丁能仁不滿,聽到消息之后,立馬來找自己。他從抽屜里取了一包煙,然后與王柯來到茶水間抽煙。
  王柯吞吐云霧一番,輕聲問道:“丁能仁是什么玩意,只會拍馬屁,連發言都要準備講話稿,照本宣科才行,他這種人怎么能擔任市委秘書長?”
  方志誠拍了拍王柯的肩膀,笑道:“王主任,你輕聲點,被別人聽到就不妙了。”
  王柯冷笑一聲,“當著他的面,我也照樣這么說。”
  方志誠輕嘆一聲,淡淡道:“我知道你擔心什么,若是丁能仁擔任市委秘書長,你與他之前有矛盾,他自然不會對你加以顏色。不過,如果你轉換角度來想,其實大可不必。正因為丁能仁能力不夠,所以只會更加依賴你。”
  王柯眉頭一擰,好奇道:“這是何解?”
  方志誠笑道:“秘書一處至關重要,丁能仁善于經營,但業務能力卻不夠,所以他不可能輕易動你。況且,他很精明,知道你是誰的人?”
  “我是誰的人?”王柯疑惑道。
  方志誠暗忖王柯還真夠木訥,嘆道:“誰扶你上一處主任位置的,你便是誰的人。”
  王柯眉間陰云豁然開朗,笑著點頭道:“還是小方,你看得明白啊。”
  其實,方志誠勸王柯之言,也是他默默勸說自己,自己是宋文迪的人,丁能仁不看僧面看佛面,絕對不會明面上對自己使手段。
  市委食堂分為大食堂與小食堂,一般的公務員在大食堂吃飯,而若是有客人來,則安排在小食堂,當然到了一定級別的領導,也會在小食堂吃飯,主要因為大小食堂菜色的口味還是有差別的。
  中午宋文迪主動要在大食堂吃飯,方志誠跟在他身邊相陪,幫他挑了幾樣喜歡的菜式。宋文迪陸續與人點頭致意,面朝小食堂門口,看了一陣,似乎有想法。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又陪著宋文迪散了會步,正好遇見丁能仁。
  丁能仁主動迎過來,笑道:“聽說宋書記今日也在食堂吃飯,所以我跟過來看看。”
  宋文迪點點頭,突然問道:“對了,小食堂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丁能仁默然無語,不知宋文迪此話用意,問道:“宋書記,您的意思是?”
  宋文迪擺了擺手,淡淡道:“現在外面來人,各部門都在外面的飯店接待,小食堂早已失去原來的意義,這可是問題啊。”
  丁能仁不知該如何應答,嘆道:“主要食堂飯菜味道一般,若是在小食堂接待,難免影響市委的臉面。”
  宋文迪冷笑一聲,道:“市委的臉面是靠一頓飯掙來的嗎?”
  丁能仁不知所措,冷汗直冒。
  宋文迪轉過身,輕聲吩咐道:“市委改革,從食堂改起;杜絕浪費,從嘴巴做起。”
  方志誠意識到宋文迪的一連串話的用意何在,第一,為了立威,要敲打丁能仁,壓住他剛剛升職的氣勢;第二,市委要開始改革了,除了食堂之外,可能還會針對三公消費,掀起一系列的針對性舉措。
  宋文迪是黨委一把手,利用黨務這只手來控制銀州,這也至關重要。方志誠暗忖,銀州市各機關部門很快要迎來一場整風風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