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59 城中村改造現狀

(近期不少讀者加3群,但3群已滿,所以肯定是加不上的,推薦大家加5群:97227883)
  坐在出租車上,方志誠歪著腦袋,不時地打量著那女人,她年紀看上去不大,手上拿著化妝鏡,不時地用粉撲輕輕地拍打臉頰,慢慢地,原本清秀的臉逐漸變得活潑起來,原先有點清純的俏臉,多了一股妖媚的氣息。
  女人發現方志誠偷看自己,瞪了方志誠一眼,方志誠連忙扭過臉,吹著口哨,宛如一個地痞流氓。十來分鐘之后,出租車停在藍色港灣KTV,女人下車之后,見方志誠并沒有跟著下車,臉上露出無奈地苦笑。
  方志誠之所以隨意攔了一輛出租車,是為了甩掉布置在自己家附近的眼線。他看上去生活工作很正常,其實他早已知道,有不少人潛伏在暗處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這就加大了方志誠對霞光區一些人的懷疑,如果不是心虛,為何要監視自己呢。
  自己的到來侵犯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另外,那些人害怕自己的到來,會影響現在的格局。
  “你不下車嗎?”出租車司機問道。
  “去三元橋社區。”方志誠拉了拉帽檐,答道。
  出租車司機臉上露出苦笑,“你不是說跟剛才那個女人同路嗎?如果知道你去三元橋社區的話,我可以選擇另外一條路線,提前將你放下來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跟別人約好了時間,離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正好在你車上打發打發,放心吧,等會我多給你點錢,不會讓你吃虧的。”
  司機無奈地搖了搖頭,他跟方才拼車的女人一樣,恐怕都把方志誠視作異類。
  二十分鐘之后,方志誠來到三元橋社區,這是霞光區在前幾年重點改造的城中村之一,以前名叫三元村,現在改成了三元橋社區。隨意找了個餐廳坐下,方志誠點了三個小菜,不時地跟老板說兩句。
  老板是本地人,原本是農民,城中村改造之后,分配到房子,便利用一樓自己開了一家餐廳,平常的生意不錯,今天過了飯點,就冷清下來。
  方志誠吃了一口菠蘿咕嚕肉,笑道:“老板,你家的菜味道不錯,生意肯定很紅火。”
  老板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道:“小伙子,你看到的只是一個空架子而已,其實每天賺不到什么錢,勉強維持運營,保證不虧本而已。”
  方志誠邊吃邊問,“這里建了許多安置房,不是應該有很多人口嗎?我觀察了一下,周圍吃飯的餐館不超過十家,沒有什么競爭,按理來說,你這邊生意應該是很好才是。”
  老板索性坐下來跟方志誠訴苦,道:“這邊的房子多,是沒錯,但人口很少。外面人把三元橋社區比作‘空城’和‘鬼城’,沒有人,可就苦了咱們這些做生意的。”
  方志誠放下筷子,道:“這種現象是什么時候開始的?”
  老板嘆氣道:“還不是幾年前搞城中村改造,原本周邊雖然環境差了一點,但人氣還是不錯的。一些外來打工的人,愿意來這邊租房子,因為這里的房租要比其他地方便宜很多。但自從開始城中村改造之后,大家就把人全部清出去了,但是城中村改造的速度一直很緩慢,所以導致現在的三元橋慢慢地變成了一個空城。”
  方志誠疑惑道:“社區就沒有想想辦法嗎?”
  老板冷笑一聲道:“別提社區了,那些干部全部因為拆遷變成了千萬富翁,我們這些村民的利益完全被他們給壓榨了。現在他們都在其他地方購置了房產,哪里還管三元橋的死活?”
  方志誠擰緊眉頭道:“干部貪污**,將公眾利益揣入私人腰包,難道就沒人去舉報嗎?”
  老板擺了擺手,苦笑道:“當然有人舉報,可是管用嗎?”他指了指不遠處一棟看上去與改造后城中村有點格格不入的民房,道:“前面那間土房看到沒有?以前的住戶名叫張大武,有名的釘子戶,去市政府、省政府都拉過條幅維過權,前段時間被打斷了腿,現在躺在家里,真心可憐。老百姓跟政府扳手腕,沒有出路,只能默默忍受。”
  方志誠從老板的口中聽得暗自心驚,因為沒想到三元橋社區的問題竟然如此嚴峻,而政府也形成了一套消息封鎖的關卡,使得基層的信息根本無法傳到上面來。
  方志誠沉吟道:“沒想到這邊的情況這么復雜。”
  老板誤以為方志誠過來準備租房子,覺得自己剛才說得太多,透露了不少黑幕,連忙補充道:“小伙子,你是不是要租房子啊?我家有空房子,價格好說,而且很安全,你可以放心。”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謝謝老板,我再看看,如果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到時候就租你家的房子。”
  老板哪里肯輕易放過客戶,拉著方志誠,熱情地笑道:“房子離這不遠,幾步路便能到,我帶你去看看吧。”
  方志誠琢磨著還需要調查更多的一手資料,便沒有拒絕老板,跟著他步行十來分鐘,來到了一群看上去略顯陳舊的老房子。
  三元橋的城中村改造并不徹底,外圍已經拆遷,并開始建設大型的商業設施,但走到里面之后,還是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城中村的落后與混亂。
  老板的家是一棟四層樓高的自建房,每層被隔成八間左右的單間,提供簡單的家具,有獨立的衛生間。不過,因為長期不通風的緣故,里面充斥著一股霉味。
  老板介紹道:“我家是附近這幾戶之中,環境最好的,房子的空間大,里面的家具也是最近買過來的,租金不多,每個月只要一百五十元,如何?”
  方志誠進入一間,仔細看了看,大約只有十五平米左右,他琢磨著想要更加詳細地了解城中村的具體情況,必須要沉下心,親自調查獲取一手資料,這里的房租又不是很貴,索性租一套下來,于是便問道:“你這邊的房子是月付還是季付?”
  老板見方志誠愿意租房子,心中一喜,道:“一般是季付,不過你愿意月付的話,也可以。”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一百五十元,想了想又拿了兩百塊錢,道:“兩百塊錢是押金,一百元是這個月的房租費。”
  老板連忙點頭,笑道:“行,我們現在下去便簽合同。”
  方志誠選擇在這里租一個落腳點,主要是為了更好地了解城中村居民的生活,不僅僅是為了調查城中村現在的問題,他希望能為霞光區城中村改造工作,提供一個新的方向。
  他對城建工作比較陌生,不能拍著腦門做事,一方面需要積累經驗,另一方面則需要了解民生。只有了解老百姓的需求,才能做出老百姓樂于支持的項目。
  與老板簽訂好了租房合同之后,方志誠瞄了一眼,發現租在這邊的都是年輕人,有些看上去似乎是大學生。他便笑問道:“老板,你這兒住的小夫妻挺多的啊?”
  老板擺了擺手,苦笑道:“哪里是什么小夫妻,都是一些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漢州大學有一個分校區離這兒不遠,不少小情侶都來這里租房子。房租不太貴,又能過二人世界。不過,你放心,我這兒還是挺安靜的。”
  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自己畢業已經有四年,現在大學生變得開放許多,也能理解。
  方志誠在老板家中又住了片刻,然后便走出了城中村。他對城中村現在的情況有了大致的判斷,三元橋現在連半成品都還算不上,區政府工作報告中,三元橋城中村改造已經完成百分之八十的進度,但從實際走訪的情況來看,恐怕只完成了百分之二十左右。
  城中村改在的問題如此嚴峻,區政府竟然沒有人關注,這種現象才是最可怕的。
  方志誠帶著諸多擔憂往回走,因為城中村交通不便,所以他出了村,花費半小時左右的時間。打車回到小區已經十一點左右,他付完車費之后,覺得口渴,便在小區門口的一個便利店買了一瓶礦泉水。來到收銀臺正準備付錢,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門外走入,正是幾個小時之前,方志誠與之搶出租車的那個女人,
  那女人似乎多喝了幾步,步履有點不穩,踉踉蹌蹌的,徑直來到方志誠的身邊,與服務員打著酒嗝說道:“給我一瓶果汁。”
  服務員皺了皺眉,指著不遠處的冷藏柜,道:“飲料在那邊,請您自己取一下。”
  那女人白了服務員一眼,伸手拿起放在柜臺上的那瓶方志誠購買的飲料,直接打開瓶塞,咕嚕咕嚕地喝了兩口,道:“這瓶我買了。”
  服務員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望著方志誠。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沒事,這瓶算我請她的,我再買一瓶。”言畢,他轉身重新取了一瓶,然后再次付了錢。
  而那個女人手里拿著飲料,已經左右搖晃地出了便利店。
  方志誠出門之后,倒也沒再搭理那個女人,自顧自地走路。只是那個女人不時地朝方志誠望一眼,醉眼迷離中藏著警惕。
  突然她站住腳,轉過身拍著腦門,笑道:“難怪你這么眼熟,我現在想起來了,你是那個奇葩!”
  方志誠暗自苦笑,現在角色轉換,奇葩不是我,而是你了。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