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7)      完本感言(01-1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7)     

步步高升458 勝敵先偽裝自己

佟思晴回了瓊金,方志誠再度開始忙碌與枯燥的日常工作之中,之所以一直沒有采取任何激烈的行動,那是因為方志誠選擇了一種以不變應萬變的方式。走馬上任之后,正常的官員會選擇三把火,讓下面的人都知道自己不好糊弄,然后再通過人事調整,慢慢地改造政府,使之成為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方志誠沒有按照其他人的方式,另辟蹊徑,沒有任何的舉動,未過多久,很多問題便浮出水面,暴露在方志誠的視野之中。
  如果采取強壓的策略,或許在極端的時間內,能夠讓下面的人信服自己,但另一方面會掩蓋許多遺留問題。方志誠認為,自己在霞光區絕對不會是走馬觀花,他需要沉淀下來,不僅要做好面子上的政績,而且還要替霞光區刮骨療傷,解決它骨子里的問題。
  方志誠很年輕,這就決定了他有著與其他官員不一樣的雄心壯志。有了遠大的目標之后,再抽絲剝繭,讓目標成為現實,這是方志誠的處理問題一貫的風格。
  常務副縣長莫進是一個很敏感的官員,他始終沒有放棄對方志誠的觀察與注意,甚至安排了不少眼線圍繞自己的身邊,方志誠已經不是初入官場的嫩頭青,他積累了很豐富的斗爭經驗,尤其是在偵察兵出身的孫偉銘長達兩年時間的交鋒過程中,他變得很敏感,很狡猾。
  莫進讓焦正才監視自己,他并非蒙在鼓里。方志誠并沒有感到憤怒,而是覺得信息,因為莫進有點慌亂了陣腳,他肯定有什么問題需要掩蓋,所以才會顯得如此沉不住氣。
  盡管莫進和焦正才掩飾得很好,但方志誠通過靜觀其變的方式,還是發現霞光區政府有幾個遺留問題需要解決。從調取信訪辦最近一段時間的記錄來看,產業園所在地的信訪情況,在這段時間明顯有所下降,換句話來說,產業園以前的信訪問題還是很嚴重的,如今突然變少,只有一種可能,有人為了方志誠問題暴露,進行了突擊工作,阻止信訪。
  方志誠為了不打草驚蛇,沒有追查下去,調看信訪辦以前的一些資料,但他很敏感地意識到,產業園肯定有著不小的問題。
  除了產業園之外,城中村改造遺留問題,也是方志誠關注的一塊。霞光區城中村改造,可以說是近幾年來最大的一個亮點。
  城中村是一種特殊的城市現象,普遍存在國內各個城市,臟亂的街道,陳舊的建筑物,嚴重影響了城市的形象,隨著社會的發展,城中村改造成為不少政府發展的必然要求。
  大量外來務工人口涌入城市之后,居住的首選之地便是生活成本相對較低的城中村,這也使得城中村被貼上了復雜的標簽。近兩年漢州在迅速發展,城區在往外擴張,同時老城區的改造也是當務之急,而霞光區作為城區之一,城中村改造也就是變成重要的任務。
  城中村改造在五年前開始,政府陸續投資近十五億元,如此龐大的資金會不會成為被某些人中飽私囊,這值得追問。
  方志誠翻閱了城中村改造的相關資料,與產業園的問題一樣,很多信息都不完善,有種被人故意遮掩了面紗的感覺。
  區長例會結束之后,焦正才敲門而入,手中拿了一疊簡歷,這些人員都是區長秘書的候選人。方志誠隨手翻了翻,道:“老焦,秘書的問題你幫我選擇吧,我對秘書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忠誠!”
  焦正才聽到方志誠這么說,心中一驚,他知道方志誠的意思是什么,笑道:“方區長的要求說起來簡單,事實上很難。人心都是不可測的,我沒有透視眼,如何能看清楚別人的心思呢?”
  方志誠原本是敲打一下焦正才,讓他意識到,自己對他并不信任,沒料到焦正才會與自己委婉地進行辯駁,他心中暗忖這焦正才倒是挺狡猾,想要進一步試探自己。
  方志誠能理解焦正才為何會這么做,自己來到霞光區之后,沒有采取任何措施,自己這種不問不顧的態度,讓焦正才陷入迷茫之中,誰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區長是怎么想的,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何時打出致命的一擊。
  未知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可怖的,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那種滋味當真折磨人。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老焦,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透視眼,但我知道你有一顆七竅玲瓏心,能理解我的意思,一定能幫我選擇一個合適的秘書。”
  焦正才見方志誠沒有回應自己,只是再次重申將挑選秘書的事情交給自己,他也不好繼續利用這個話題,更深層次地了解方志誠,只能笑道:“既然方區長這么信任我,那我就挑選兩個人,還請你騰出時間,明天上午安排面試,不知可否?”
  方志誠翻了翻最近幾日的行程表,點頭道:“那就明天上午十點吧,辛苦你了。”
  焦正才拿著那疊方志誠只是粗粗看了一眼的簡歷,回到辦公室之后,不僅陷入沉思。按照焦正才原本的想法,自然安排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選成為方志誠的秘書,這樣便可以起到更加精準監視方志誠的效果。
  但方志誠的反應,讓自己出乎意料之外。
  焦正才原本以為安插一名自己人成為他的秘書,會需要動一些手腳,沒想到方志誠直接將秘書人選完全交給自己來定,這反而有點讓他茫然失措。
  莫非自己和莫進都高看了方志誠,其實他就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年輕區長?莫非從東臺那邊調查而來的消息都是摻水,方志誠根本沒有資料中顯示的那般英明神武?
  不可能,一定不是這樣!
  焦正才將簡歷逐一翻了一遍,從中挑出了兩份,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選擇這兩人,而是打電話給人事科,讓相關人員重新甄選秘書人選。
  焦正才突然想清楚了,方志誠說自己相信焦正才可以幫自己選好秘書,并非他真認可了焦正才的眼力,原因是他對自己提供的這批人選都不感興趣。
  這些人的忠誠度,方志誠都不看好。
  焦正才自嘲地笑了笑,暗嘆自己會不會太高估了方志誠呢?
  不管自己是否高看方志誠,以焦正才的經驗,這批人的簡歷都無法過關,所以他選擇讓人重新安排秘書候選人。
  下班時間到了,方志誠沒有加班。來漢州這段時間,他每天朝九晚五,一改以往在東臺的勤政風格,因此在別人的眼中,都覺得方志誠是個懶散的領導,有種混日子的感覺。
  方志誠就是要在眾人眼中先營造這種感覺,正如自己不了解霞光的官員,他也需要讓那些關注自己的人看不清自己。
  方志誠將車開入小區,回到家中之后,重新找了一身衣服,風格有點朋克,墨鏡、牛仔外套和,有點松垮的牛仔褲,膝蓋和屁股位置有兩個大洞,帆布寬腰帶搭在左腿,猶如一個搞音樂或者搞街舞的嬉皮青年。
  方志誠對著鏡子比劃了一陣,擺了幾個造型,然后才滿意地出了門。
  出門之后,方志誠壓低盡量壓低帽檐,不讓自己的整張臉暴露在空氣中,出了小區之后,他看到一輛出租車,迅速地沖了過去。他剛坐穩在后排座位上,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一個女人也跟著坐了進來。
  “你這是……”方志誠疑惑地問道。
  “你太沒禮貌了,這是我攔的出租車。你知道先來后到嗎?”女人的聲音很清脆,眉頭緊鎖,鄙夷地望著方志誠,“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都這樣,穿得衣衫不整就到處跑,不講禮貌,沒有教養,真是太可笑了。”
  被女人噼里啪啦地罵了一頓,方志誠竟然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出租車司機勸道:“這位小伙子,是她先攔的車,要不你等下一輛吧。”
  方志誠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為了躲避那些眼線,出來的時候太過匆忙,竟然沒注意出租車是由別人攔下的,所以搶先一步上了車。
  他能夠理解身邊這個女人心中的憤怒,但如果自己出去的話,恐怕會引起那些眼線的懷疑,一咬牙索性扮演起無賴,捏著聲音道:“我趕‘系’間啦,‘系’父,‘類’趕緊開車吧。反正我與她是‘慎’路啦。這樣,‘類’可以賺雙倍錢咯。”
  那女人微微一愣,沒好氣地說道:“你怎么知道咱倆是順路?”
  方志誠歪著頭,晃著腦袋,抖著腿說道:“我說‘慎’路就‘系’‘慎’路,‘系’父‘類’先送她咯。”
  出租車師傅見方志誠愿意多給錢,哪里有不賺的道理,還沒等女人反應過來,出租車便開始飛馳起來。那女人臉色漲紅,已經上了賊車,也不好下去,只能說道:“去江陽路上的藍色港灣KTV。”
  方志誠拍著巴掌,道:“‘系’父,我也那兒下,我也那兒下!”
  女人翻了個白眼,低聲道:“奇葩!”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