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56 你就是一粒灰塵

前往車站接秦朗的路上,佟思晴從包里取出了一份資料,里面是方志誠委托她,調查了解到霞光區的一些情況。佟思晴打開資料,解釋道:“現在霞光區有點特殊,區委書記鄧少群看上去是一把手,統籌管理全區的各項事務,但真正做主的,并非鄧少群。”
  方志誠踩了一腳剎車,將車速減緩,低聲問道:“不是他,又會是誰呢?”
  “馬振東!”佟思晴沉聲道,“也就是你的前任,已經退居二線,但他在霞光區區長的位置上呆的時間太長,所以在霞光區的威望十足。不僅深得官員的信賴,而且在老百姓中的口碑也很好。”
  方志誠眉頭皺起,道:“也就是說,莫進還有焦正才等人,都是以馬振東馬首是瞻?”
  佟思晴點頭,道:“沒錯。”
  方志誠疑惑道:“馬振東在政府工作上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為何沒有與鄧少群起沖突?莫非兩人之間也存在什么特殊的關系或者交易?”
  佟思晴翻了翻手中的資料,蹙著秀眉,道:“這就是馬振東的聰明之處,從擔任區長位置時起,他幾乎與每一任區委書記都保持良好的關系,不貪功,不搶功,盡心盡力地輔佐歷任區委書記,所以馬振東沒有與任何人結緣。包括鄧少群在內,對馬振東也是稱贊有加。”
  方志誠沉吟許久道:“這馬振東可真厲害,人能在一個位置上經久不倒,甚至還能引起同僚的欽佩,做到這個程度,不僅是可敬可佩,甚至可以用可怖二字來形容了。”
  仕途之路,有形形色色的各種人,但馬振東這類人還真是少見,在正常人眼中,可以用完美來形容。深受下屬的敬重,能獲得同僚的信任,并受到老百姓的愛戴,全身而退,坐穩二線之后,對這個地區仍留有自己的話語權。
  有這么一個前任,方志誠突然感覺到身上的壓力很大。
  試想一下,馬振東做得那么完美,一輩子也就止步于區長位置,自己想要往前更進一步,那豈不是要比馬振東做得更加出色?
  方志誠突然覺得自己進入霞光區有點不明智,如同跳進了一個坑。
  他原本以為一個區的區長并沒有什么難度,現在想來,宋文迪跟自己選擇了一個并不是很輕松的位置,前任的門檻很高,自己要跨出這一步,必須要用盡全力。
  佟思晴合起資料,笑道:“馬振東的資料很多,我就不一一與你說了,你有空可以看看,多研究一下,這對你接手霞光區的各項工作有好處。”
  馬振東執政霞光區十多年,資料加起來也不是一時能消化的。
  五點左右,方志誠接到了秦朗,與他同行的那位同事,方志誠也曾經見過,名叫溫靈。當初與秦朗一起以“千百萬人才工程”進入東臺招商局的。
  溫靈剪了一頭短發,劉海斜分,露出整張年輕白嫩的俏臉,見到方志誠之后,她面色明顯一紅,低聲道:“方市長,您好!”
  見溫靈還是以方志誠在東臺時的身份稱呼自己,方志誠對這個女孩生了很多好感,暗忖秦朗的眼力不錯,挑了一個很好的姑娘。
  佟思晴站在方志誠身邊,沒有主動說話,但她長得很漂亮,氣質出眾,早已引起兩人的注意,方志誠給秦朗、溫靈介紹道:“這位是佟主任,文迪書記的秘書,我以前的同事。”
  秦朗見方志誠這么介紹,恍然大悟,方志誠的故事在銀州已經被編成了傳奇和談資,他的仕途第一站便是宋文迪的秘書,而這佟思晴想必便是宋文迪的其他秘書。
  秦朗見別的女人跟方志誠在一起,心中自然有點不高興,畢竟他是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溫靈瞧出秦朗不太高興,低聲問道:“怎么了?”
  秦朗癟嘴道:“那個女人太漂亮了。”
  溫靈沒好氣地白了秦朗一眼,道:“你想法不要那么齷齪好不好?方市長能這么做,行為坦蕩,肯定不是你想得那樣。”
  秦朗臉色一沉,嘀咕道:“反正這事兒,我得告訴我姐,提醒她小心一點。異地戀最怕什么?就怕貓兒偷腥。”
  溫靈嘴角露出苦笑,暗忖這秦朗未免也太小家子氣一點。
  方志誠對漢州也不是特別了解,只知道漢州有一條名叫“漢云谷”的街道極有特色,便將車停在外圍,四人邊聊邊走,尋找了一家裝修古色古香的飯店點了幾樣漢州的地道菜肴。
  等菜上桌之后,溫靈首先提著茶杯,以茶代酒道:“感謝方市長,請我們吃大餐。”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其實我平常很少有時間出來走走,今天也是借著這個機會,欣賞漢州的風景,品嘗漢州的美食。今天桌上沒有職務,只有朋友,隨意一點便好。”
  溫靈眸光一閃,笑吟吟地埋頭吃菜,秦朗一雙眼睛咕嚕嚕的直轉,不時地會以審視的目光,監視著佟思晴和方志誠。
  方志誠很坦然地應對,佟思晴有點不自然,抽空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你這未來小舅子,是不是瞧出什么破綻了,跟看情敵一樣盯著我。”
  方志誠笑了笑,片刻之后,回復了一條短信,安撫道:“他就是一個小孩,你千萬要繃住,別被一個小孩的氣勢給壓倒了。”
  見場面上有點冷靜,方志誠便問了一下現在東臺招商局的情況,溫靈和秦朗都在招商局,但相對而言,還是溫靈更為敏感,對招商局現在的情況也更加了解。
  溫靈對待方志誠的詢問,仿佛面對考官一樣,一本正經地匯報道:“從宏觀上來看,今年東臺招商局整體招商引資的速度會有所放緩,因為前兩年招商引資工作開展得很好,大中型企業的引入上已經步入瓶頸。但從微觀上來看,今年全市企業的營收情況很好,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企業都實現盈利。李市長,在工作會議上強調,今年的任務強調‘精’,所有入戶的企業,必須要符合東臺招商引資規劃的要求,將不符合條件的企業一律排除在外。”
  方志誠知道溫靈所說的李市長,指的是李卉,他頷首滿意地說道:“李卉的想法還是很正確的,現在東臺已經不缺企業,現在要存著寧缺毋濫的想法,把整個東臺的商業格局變得更加科學,這樣東臺的發展才更加長遠。”
  溫靈笑道:“我們都知道,招商引資規劃綱要,是你當初制定的,現在李市長還是按照你當初制定的方針政策來掌舵。總而言之,你對東臺的影響深遠。”
  被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委婉地拍了一個馬屁,方志誠覺得有點暈乎乎的,對溫靈這個小姑娘的印象分再次往上蹭蹭地走了一個檔次。
  吃完飯之后,在漢云街逛了半個小時,然后方志誠再將秦明和溫靈送到賓館。為了表示熱情,方志誠主動帶著兩人來到賓館,給他們開房。因為不知道兩人的關系發展到什么程度,方志誠正琢磨著該如何訂房間,溫靈細心地提醒道:“兩間單人房。”
  方志誠瞄了一眼秦朗,見他有點失望,淡淡地笑了笑,讓服務員開了兩間單人房。
  方志誠回到車上,佟思晴盯著方志誠一陣古怪地笑,方志誠汗毛孔直豎,道:“思晴姐,你沒事吧?”
  佟思晴手指在他腦門上戳了一下,感慨道:“你這家伙太氣人了,桃花運太好了。”
  方志誠莫名其妙地問道:“這話怎么說?我今天除了招惹你外,沒有招惹其他人吧?”
  佟思晴乜了方志誠一眼,道:“仔細想想,真的沒有招惹別人嗎?”
  方志誠凝眉想了想,理解佟思晴的意思,苦笑道:“你不會是指溫靈吧?那可是秦朗喜歡的女人。”
  佟思晴鼓著腮幫子,低聲道:“那姑娘可不這么想,她不太喜歡秦朗,這顆心怕是在你身上呢。”
  “不會吧?”方志誠從來沒有想過這種可能,他之所以對溫靈不錯,完全是看在秦朗的面上,心里對溫靈還真沒有非分之想。
  佟思晴眨了眨,道:“以女人敏銳的第六感,那個溫靈肯定對你有意思。打個簡單的比方,在吃飯的是,她目光關注在你的身上比在秦朗的身上更多。有句話說得好,但女人愛上一個人,那么那個人就是她眼中的世界。”
  方志誠可不會承認佟思晴這荒誕的邏輯,笑道:“用這個邏輯來推理,那你的世界豈不是就是我?”
  佟思晴嘴角一翹,嘀咕道:“你可別自視甚高,在我眼里,你就是一粒灰塵。”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一粒灰塵也能迷住眼睛,讓你的世界模糊一片。我是那一粒灰塵,但模糊了你的世界。”
  佟思晴撇了撇嘴,不再跟方志誠打口水仗,“強詞奪理,不可理喻。”
  回到了家中,方志誠先進門,佟思晴還沒來得及拖鞋,只見方志誠露出了獠牙,遮天蔽日地將自己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