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55 春日相思雨零落

馬振東泡了一壺好茶,焦正才喝了一口,輕嘆道:“老區長,不瞞您說,今天過來,我有事情要匯報。”
  馬振東擺了擺手,淡然說道:“我已經退二線,你有什么事情去跟鄧書記去說,另外,不是新來了一個區長嗎?你是區政府辦主任,有什么事要第一時間與他匯報才是,你跟我匯報,我也無能為力。”
  焦正才見馬振東風輕云淡,置身事外,苦笑道:“老區長,你可不能輕易丟下我們不管啊。無論您到哪里,我們都是你的兵。”
  馬振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新來的那個區長不是很年輕嗎?”
  焦正才沉聲道:“這區長雖然年輕,但脾氣不小,剛來第一天就給老莫來了個下馬威。”
  馬振東道:“年輕氣盛,理所當然之事。”
  焦正才又道:“現在上班一周,什么動靜都沒有……前后的言行不相符,所以我和老莫都覺得,他在暗地里醞釀一場風暴。”
  “風暴?”馬振東大笑道,“霞光區就這么丁點大的地方,哪里來的什么風暴?”
  焦正才輕嘆了一聲,道:“老區長,經開區基礎建設和城中村建設,這兩塊有一定的危險啊。”
  馬振東眉頭突然一皺,不悅道:“小焦,你別自亂了陣腳,那兩處有什么危險,不是已經過了審計,都形成文字資料了嗎?”
  焦正才見馬振東如此態度,很多話就不敢繼續往下說,沉聲道:“老區長,我只是提醒一下而已。”
  馬振東大手一揮,冷聲道:“無需杞人憂天,做好自己的工作,別整天胡思亂想,同時你告訴莫進,讓他要注意收斂鋒芒,盡管他是霞光區的地頭蛇,但不要忘記新區長是省委組織部下派的干部,做事要注意分寸,懂得虛以委蛇。”
  焦正才點了點頭,對馬振東的反應雖說有點失望,但也只能表示尊重。馬振東不僅是自己的老領導,也是霞光區政府不少干部的主心骨。
  出了馬振東的家,焦正才給莫進打了個電話過去,莫進聽完焦正才的話之后,沉吟片刻,嘆道:“老區長還是那個脾氣,太求穩了,所以在霞光區那么多年,至始至終也沒有升上去。按照方志誠的性格,他是一個不太喜歡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我覺得他肯定有什么陰謀詭計。”
  焦正才低聲道:“那我們該如何是好?”
  莫進道:“老區長已經退居二線,所以不愛沾事,但我們不能怕事。我們應該趁著方志誠才來到霞光區沒多久,還沒有站穩腳跟,將他逼走。”
  焦正才知道莫進有自己的私心,方志誠位置不穩,他這個常務副區長豈不是有轉正的機會?
  不過,焦正才也知道,如今對自己而言,沒有太多的選擇,方志誠對自己不可能親信,不被區長信任的區辦主任,想要有什么大的發展前景,難度很大。
  焦正才有點后悔,當初老區長退二線之前,曾經想讓自己去下屬鄉鎮擔任一把手,被自己拒絕了,現在不僅有進退兩難之感。
  焦正才道:“莫區長,請你放心,我跟你永遠站在一個陣營,有什么需要的,請你盡管吩咐。”
  莫進沉吟片刻,“繼續幫我盯著方志誠,有任何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告訴我。另外,你接觸一下與產業園和城中村有關的人,讓他們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橫生枝節。”
  焦正才知道莫進為何如此擔憂,產業園和城中村當初是老區長提出,莫進負責具體推進的兩個重要政績項目。莫進能夠成為常務副區長,也與這兩個項目有關聯。焦正才作為老區長和莫進之間的紐帶,他知道許多內幕,產業園和城中村的事情,千萬不能被深查,否則,許多人要吃不了兜著走。
  ……
  進入春天之后,漢州的雨特別多,從周一開始,陸續下了好幾天,方志誠坐在沃爾沃XC60內,將音響的音量調低,然后撥了個電話給佟思晴。佟思晴低聲道:“我也不知道在哪兒了,已經下了高速。”
  方志誠笑道:“那就沒多久了,等會見。”掐準了時間,方志誠拿著一把黑色的雨傘走出車,在出口處等了十來分鐘,一輛瓊金至漢州的大巴緩緩停下,又等了一陣,佟思晴提著白色的皮包,從中間的那道門邁下來。
  方志誠過去幫佟思晴撐著傘,佟思晴笑道:“挺感動的。”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輕嘆一聲道:“你瘦了不少。”
  方志誠苦笑道:“換了個工作環境,很多煩心事,精神不佳,自然就瘦了。”
  佟思晴道:“我了解你這人,心思太多。”
  方志誠與佟思晴并肩而行,心中覺得溫暖,在漢州獨自一人呆了近十天,人生地不熟,那種滋味不太好受。
  上了車之后,佟思晴一直靜靜地望著方志誠,方志誠笑道:“我是不是變帥了?”
  佟思晴低聲道:“好久不見,有點陌生感,我想多看你幾眼,這樣會很快熟悉起來。”
  方志誠笑道:“這就叫做久別勝新婚。”
  見到佟思晴的第一面,其實方志誠就難以壓制心中的種種情緒。與佟思晴從朝夕相處的同事關系慢慢發展到如今的感情,其中也經歷了諸多的波折。兩人從來沒有明確地要對方給予承諾,但兩人早已默契地將對方視作自己重要之人。
  “李大哥那邊有消息嗎?”車內的氛圍有點僵硬,方志誠還是直言說出了心中的困惑。
  佟思晴搖頭苦笑:“從來沒有跟我聯系過,跟他父母倒是打過幾次電話,跟兩位老人借錢,說是做生意需要周轉。兩位老人打了幾次錢,但后來發現他越要越多,最后索性不再借了。有不少人說,李明學很有可能下海經商,進了一個傳銷團伙之中,現在已經被控制起來了。”
  方志誠愕然無語,苦笑道:“應該沒那么嚴重。不過,他既然不與你聯系,那你就無需在意這些。”
  佟思晴嘆了一口氣,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畢竟我們曾經一起生活,而且還有兒子。”
  方志誠道:“對了,李家人愿意讓兒子跟你過嗎?”
  佟思晴痛苦地搖頭道:“我已經跟老李離婚,自從那以后,李家人就很少讓我見到兒子,他畢竟是兩位老人的嫡親孫子,不可能給我的。我起初還曾爭取過,不過,見兩位老人家挺可憐,李明學現在變成這樣,如果再沒了孫子,我怕這兩位老人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哪個母親不疼惜自己的骨肉,方志誠與佟思晴很少提到她的兒子,因為害怕觸碰這道傷疤。
  方志誠道:“小孩還是跟著父母生活,那樣有助于健康,有機會的話,你還是將兒子接到身邊吧。況且,瓊金的教育資源比銀州也要發達,你可以借上學的借口,讓兩位老人將兒子轉交給你。你可以同情兩位老人,但也要對你的兒子負責,對你自己負責。”
  佟思晴想了許久,鄭重其事地點頭道:“你說得沒錯,為了兒子,我也應該拿回撫養權。”
  很快回到家中,佟思晴在四周打量一番,道:“地方不錯,只是一個人住有點太大了吧?”
  方志誠笑道:“你以后可以常來,那樣就不是一個人住了。”
  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道:“貧嘴。”
  方志誠在廚房里燒了一壺水,這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方志誠接了之后,發現是秦玉茗的弟弟秦朗打來的電話。
  方志誠笑問:“有什么事嗎?”
  秦朗自從知道方志誠的真實身份之后,對方志誠的態度一直就很恭敬,笑道:“姐夫,有件事情我想請示你。”
  方志誠笑著道:“說吧。”
  秦朗道:“是這樣的,我和一位同事周末越好來漢州旅游。你不是在漢州工作嗎?所以我就想著給你打個招呼。”
  方志誠哪里聽不出秦朗的意思,秦朗并非為了旅游來漢州,而是因為自己在漢州,所以才會旅游,他問道:“既然來到漢州,我肯定要盡東道主之誼,你什么時候到?”
  秦朗見方志誠爽快地答應接待自己,朝著身邊的溫靈得意地笑了笑,道:“姐夫,我現在已經在大巴上,估計還有一個半小時便能到。”
  方志誠看了一眼佟思晴,暗忖這事兒還挺不好安排,道:“行吧,等下我來車站接你。”
  掛斷電話,聰慧的佟思晴已經猜出幾分,方志誠也就不隱瞞,將事情全盤說出。佟思晴以前便知道方志誠有女朋友,倒也不太介意,笑著道:“我們的方區長,瞬間變成大忙人了。這樣吧,我在家里等著,你招呼好了那兩人,再回來招待我吧?”
  方志誠挑眉,搖頭道:“那怎么能行,不能丟下你一人。這樣吧,你跟我一起去。”
  佟思晴眨了眨眼,無所謂地說道:“你就不怕出問題嗎?”
  方志誠索性咬了咬牙,道:“以咱倆的演技,應該不會露出破綻。”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