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454 二線位置隱臥龍

方志誠沒有召開會議,將一干區政府領導聚集在一起,以辦公室風氣不正為借口教訓一頓,因為他知道,即使在表面上別人對自己畢恭畢敬,如果自己不作出一些實質性的動作,只是流于形式。想要讓人畏懼或者尊重,必須要展現出自己的能力,讓對方服到骨子里。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打開電腦,從郵箱里調出一份資料,里面是霞光區政府班子成員的介紹,是宋文迪安排佟思晴發送給自己的。
  宋文迪離開銀州,擔任瓊金市委書記,沒有帶走小余,但卻帶走了佟思晴,這讓方志誠感覺到頗為意外。不過,后來聽說,是佟思晴主動要求的。
  已經有許久沒有與佟思晴見面,心中有點掛念,方志誠想了想,撥通佟思晴的電話。佟思晴壓低聲音道:“稍等。”
  幾十秒之后,佟思晴用正常的聲音說道:“剛才在開會,有什么事情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沒什么特別的事情,就是想你了。”
  佟思晴心中一暖,低聲道:“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呢。”
  方志誠連忙說道:“刻骨銘心,哪里能說忘就忘?”
  佟思晴啐道:“甜言蜜語要人命。”
  方志誠笑著邀請道:“漢州離瓊金很近,有空的話,我們聚聚?”
  佟思晴道:“既然覺得這么近,為何你不來找我?”
  方志誠道:“因為我懶!”
  佟思晴沉默,嘆了口氣,道:“行吧,等有空我就會去找你。對了,你跟我打電話,肯定不是為了這事兒吧?有什么事情趕緊說,里面正在開經濟工作會,我不能離開得太久,否則要被老板批評了。”
  方志誠點動鼠標,對著資料上面的莫進,低聲道:“我想了解一下莫進的情況,你之前給我的材料太簡單了,瞧不出什么明堂。”
  佟思晴想了想,道:“我這兩天會幫你調查一下,你等著我的消息吧。”
  佟思晴正在開會,有些話不好多說,方志誠便就沒有糾纏,深深地嘆了口氣,突然有種孤獨無力的感覺。
  來到霞光區成為了黨政二把手,但方志誠突然發現,身后沒有支持,眼前漆黑一片。以前在東臺的時候,宋文迪替自己撐腰,即使他離開之后,還有邱恒德從旁照應,而如今,方志誠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自己在他們的眼中或許就是一個異類。
  不過,這種孤獨感,是仕途之中必須要經歷的。江山需要自己親手打下,如果永遠借助外力,那就永遠無法達到權力的頂峰。
  方志誠沒有輕舉妄動,他首先必須要采集足夠的信息,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對手的性格究竟是什么,有什么喜好與破綻,這些都需要自己摸清楚之后,才能有得放矢,最終能一擊致命。
  方志誠的沉默,讓莫進感到很意外。
  從那頓飯局上的表現來看,方志誠是一個血氣方剛,很有個性的年輕官員,他來到霞光區肯定是不顧一切往前沖,他也做好了各種準備,應對方志誠的諸多刁難。
  但未曾料到,方志誠很平靜,上班第一周,沒有任何表態,原本以為他會在區長辦公會上調整副區長的分工,方志誠也沒有作出任何決定。
  這種平靜的感覺,讓莫進覺得非常不舒服,如同暴風驟雨來臨之前的平靜,讓他坐立不安。
  焦正才推門而入,低聲問道:“莫區長,您找我?”
  莫進指著軟皮沙發,沉聲道:“坐下談。”
  焦正才感覺到氣氛有點壓抑,正襟危坐。莫進給他倒了一杯茶,說出了心中的擔憂,“我讓你調查方志誠,最近有什么動靜沒?”
  焦正才搖了搖頭,苦笑道:“這個方區長,太難揣摩他的行蹤了。第一天上任,就到各個辦公室巡視了一番,我原本以為他會借此由頭要發飆,結果發現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周過去了,他每天都是朝九晚五,正常上下班,很少找人談話,也不與什么人接觸。”
  莫進的眉頭鎖得更緊了,他揉了揉太陽穴,道:“他會不會醞釀著什么陰謀詭計,表面上的平靜只是為了麻痹我們?”
  焦正才苦思冥想一陣,苦笑道:“我還真猜不出他會耍什么花招。不過,他倒是露出了很多把柄,剛來漢州第二天,他就搬出了招待所,住進了一個高檔小區,然后還買了一輛價值六七十萬的豪車。我在想,方志誠是不是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復雜,他只是把霞光區當作一個跳板而已。至于與你之間的矛盾,并非他刻意為之,而是本性使然。”
  焦正才的分析也有道理,不過莫進不敢輕敵,道:“我安排人特地去東臺市一趟,收集了關于方志誠不少資料,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兩任一把手落馬,都與他有直接或者間接的關系。現在他表現得如此平靜,唯一的可能便是,他手中握有我們的把柄,正在等待時機,露出獠牙。”
  焦正才擰緊眉頭,莫進在他眼中一直是個足智多謀的人,為方志誠如此焦灼不安,他知道這莫進肯定不是杞人憂天,但方志誠的表現太反常了,上任這么久,連大聲說話都沒有,莫進逼著自己找出方志誠有什么詭計,讓自己根本無從下手。
  他只能無奈地說道:“莫區長,我安排人繼續觀察方志誠的一舉一動,有什么風吹草動,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告知您。”
  莫進嘆了一口氣,道:“除此之外,你要把產業園和城中村兩處的事情給妥善解決好。”
  焦正才疑惑道:“你認為,方志誠會以產業園和城中村的問題為突破口采取措施?”
  莫進點頭道:“產業園這兩年招商引資寸步難進,前期政府投入,都打了水漂。方志誠來霞光之前,在東臺市的主要政績是招商引資,我估計他會以產業園為契機,打一場反攻戰。至于城中村,我總是覺得有點不安心。”
  焦正才匯報道:“產業園基礎建設的賬目早在去年已經安排人梳理清楚,即使方志誠想要揪小辮子,也查不出什么破綻,而且,產業園的事情,也是老區長留下的攤子。莫非方志誠還想追舊賬?老區長怕是第一個不會答應吧?”
  莫進沉吟半晌道:“現在他在暗處,我們在明處,誰也不知道他會弄出什么幺蛾子。”
  焦正才低聲道:“我今晚會去一趟馬區長家中,看看他如何應對。”
  兩人又商量一番,焦正才離開了辦公室。莫進摸著茶杯泯了一口茶,前任區長離開霞光區之后,原本他以為自己會接任區長的位置,結果事與愿違,蹦出了個方志誠。
  自己和焦正才當初都是以老區長馬首是瞻,雖說老區長到了年齡,退居二線,但有些事情還需要老區長做出指示,自己才知道如何去辦。
  至于區委書記鄧少群,莫進知道自己是無法從他那里獲得什么實質性的幫助,雖說老區長與鄧少群相處融洽,但畢竟派系有別,真遇到利害關系,鄧少群也只會將莫進視作馬前卒。
  晚飯過后,焦正才提兩盒上等茶葉來到前任區長的家中。馬振東,是漢州一個傳奇人物,在區長位置上擔任時間最久的領導。他在霞光區區長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多年,與三四個區委書記打過交道,每個區委書記都對他交口稱贊,敬重有加,但偏生他直到退休還是正處級干部。
  有人傳言,馬振東是得罪了某個高層領導;也有人傳言,馬振東有足夠的資歷連跳數級,但他只愿意在霞光區擔任區長職務。眾口紛紜,誰也不知道馬振東始終留在區長位置上的原因。
  前年,馬振東到了退居二線的年齡,但他還是留在位置上呆了兩年。一個人在一個崗位上干了這么多年,因此霞光區政府系統,留下馬振東的痕跡。鄧少群之所以能受到眾多常委的支持,那也是因為馬振東從來不唱反調,大力支持的緣故。
  如果馬振東想要跟鄧少群爭權,鄧少群根本沒有太多的辦法。
  摁響門鈴,馬振東的妻子黃梅英開了門,她對焦正才很熟悉,笑道:“焦秘書,你來了啊?”焦正才以前擔任過馬振東的秘書,雖說這幾年焦正才已經是辦公室主任,但她還是這么喊他,這也顯得親切。
  焦正才微微笑道:“有事情要請示馬區長……”
  見焦正才提著禮品,黃梅英也沒拒絕,這也側面說明自己對焦正才很熟悉,不將他當作外人。黃梅英接過了禮品,喊道:“老馬,焦秘書來了。”
  馬振東在書房里喊道:“來了,就進來吧。正好我寫了一幅字,也讓他看看,我這功夫有沒有長進?”
  進了書房,只見馬振東提筆按上重重地下了一筆。馬振東以前當區長的時候就喜歡書法,有時候思考問題不得其解的時候,寫一幅字往往豁然開朗。
  焦正才湊過去,細細地看了一陣,只見那幅字猶如游龍出海,暢快自得,霸氣中透著灑脫,他忍不住情不自禁地說道:“好字!”1058